第五章 妻子

小说: 嗜睡神探卢笙的案 作者: 小清溪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1714 阅读进度:4/20

“当…当…当…”

卢笙已经开始习惯了楼上这恼人的弹珠声音,每一次的吵醒后,当当声却又戛然而止,“闹鬼呀,你是在逗我玩吗?”卢笙气愤的想着。

卢笙在床上无奈的反复扭动着身体,意识清醒后,再一次的开始了分析。

现在的卢笙,头脑中全部都是繁荣路案,他试图用繁荣路案麻痹自己,“不要去想怪异的病,不要去想曾经。”

只要是清醒,一定是在复盘案情,卢笙把自己想象成是嫌疑人,揣摩着嫌疑人的心思。即便是在睡梦中,他也多次梦到变成了嫌疑人,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进出面馆的全过程。

不知过了多久,卢笙感觉头有些疼,用手轻轻揉了揉,“呼…”卢笙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拿起外套,走到了紧紧关着的窗前。

卢笙呆呆的看着窗外,窗外依旧固执,还是永无止境的黑夜。卢笙已经不记得独自度过了多少夜晚,看那执着抗衡黑暗的小区路灯,就像当年妻子出事的那个夜晚一样,散发着昏黄的光亮。

晓清与卢笙是大学同学,从相恋到晓清离开,两人一起经历了10年的幸福生活。晓清是名教师,性格温柔,对卢笙的父亲也是很孝顺。卢笙的所有美好回忆也全部停留在晓清在的时候。

无数美好的夜晚,两人时常相拥在一起,畅想着未来,“25岁咱们结了婚,30岁生宝宝,35岁生第二个,第三个…”

每每这时,晓清都是笑着打断卢笙,“不打断你,你能说到50岁吧,当我是猪吗?”

灾祸好像从不会怜惜人世间的幸福与美好。

在卢笙30岁生日那天,晓清与卢笙计划一起庆祝,也就是在这一天的夜里,竟成了两人的诀别。

到了约定的时间,也到了约定的地点,横在路中央的斑马线就这样无情的永远分隔了两人。赶到马路两侧的恋人都看到了彼此,一起焦急的等待着最后的30秒红灯。

站在人群的最前面,晓清是那么显眼,幸福的微笑似乎照亮了夜晚,街灯好像也识趣的调低了灯光,黯然失色。

绿灯亮了。

卢笙看着路灯旁的晓清是那么漂亮,迫不及待的飞奔了过去,也就在这时,突然,卢笙看到了对面有辆黑色轿车,红灯状态下却丝毫没有减速,正在飞快的接近毫无反应的晓清,卢笙张着的嘴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瞬间呆立在一动不动…

一声长长刺耳的刹车声,让空气瞬间凝固,随之而来的是人群惊恐的呼喊声,人们四散跑着,躲避着…

轿车巨大惯性产生的冲击力,全部施加到了晓清的身上。卢笙眼睁睁看着晓清毫无生机的躺倒在了血泊中。

卢笙向着晓清方向拼命的飞奔过去,此时的黑色轿车在原地迟疑了一下后,也拼命的飞奔而走了。卢笙瘫软的坐在晓清身边,怀中的恋人就这样还没来得及彼此说声再见…

路灯的光亲历着夜晚人间的所有凄凉悲苦,此时也惋惜的见证着卢笙与晓清的生死离别。

一阵风吹来,窗外路灯有些摇晃,也将痛苦中的卢笙摇醒到了现实。

“监控?汽车碎片?”想着这些,卢笙冷笑着。“都是废物!不管有没有证据,人还是逍遥法外。”

“晓清,抓不到他,我死都没脸见你!”卢笙虚弱的脸上,尽显凄凉。

“也许这就是命,”卢笙又想到了小吴的繁荣路案,“没准这个畜牲就是当初害死你的那个家伙。”

“我见一个,抓一个。”此时的卢笙再一次的想起了,最近在楼下附近发生的交通案,“没准也是他?不对,不对,他的车子被动了手脚。”

“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此时的卢笙思绪已经很乱,越来越多的记忆碎片频繁的出现在了意识中,卢笙用手击打着疼痛的大脑。

“当当当…”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敲门的是楼上老人,老人披着外衣,手里拎着一袋药正站在门口,卢笙连忙上前,准备将老人招呼进屋。

“不用不用,我就站这跟你说几句话,”老人在门口没有进屋,将手中的药递给了卢笙,“这是莫达非尼,对于嗜睡症有一定的功用。”

卢笙接过药,连忙说着感谢。对于突然来自邻居的关心,卢笙心中很是感动,上一次就感觉老人很是亲切,心里想着要是爸爸还活着,应该也和这老人年龄差不多了吧。

“上次来,我看你家里有哌甲酯,你再试试我这药,都吃吃看吧。”老人继续关心的说着,“放平心态,多尝试,身体会好的。”

“大爷,谢谢了,您看我也帮不上您什么忙,您还惦记着我。”

“都是独居,邻里之间相互照应吧。”

说完,老人就上楼了,卢笙看着老人微弯的背影,泪水已经流出了眼眶。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