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繁荣路案1

小说: 嗜睡神探卢笙的案 作者: 小清溪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2123 阅读进度:3/20

“繁荣路车祸,五死五伤,其中一家三口被灭门,嫌疑人至今没有被抓获。出事地点位于新区繁荣路,案发时监控摄像头还没启用,驾车从繁荣路一直向北开,就可以出城区了,当时民警在郊区发现了肇事车辆。”

小吴一边驾着车一边向卢笙叙述着案件。

“肇事车是辆出租车,是司机下车忘记锁车门了,才让嫌疑人开走的,车上没有留下线索。”

“也挺好,一个不剩,全走了。”卢笙若有所思的说着。

小吴没有听见卢笙的自言自语,试探着问,“有可能是仇杀吗,一家被灭门。”

“你小子这么多年都跟我学到什么了?”卢笙像是生气的责备着,继续说道,

“车祸撞人,本就具有偶然性,没法保证一定把人撞死,而且自己也连带着危险,把思路打开些。”

小吴当然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他深知卢笙是全警队最擅长交通案的,小吴找卢笙帮忙,一方面是帮他分析分析案情,最重要的也是希望卢笙能振作起来。

“听你说这案子,可能是意外,也可能是蓄意,如果是蓄意的,这畜牲就是个疯子,因为自己不见得一定跑得了。”卢笙大概分析着。

卢笙对这繁荣路案之前就有所了解,对于交通类案件,卢笙有着天然的敏感,并且具备极强的职业嗅觉,无奈已经脱离警队,根本无法掌握第一手的线索。

说话间两人的车已经停在了面馆门前。“好再来面馆”位于繁荣路,面馆的位置视野非常好,可以看见繁荣路和与其交汇的解放大街。

繁荣路两侧开着许多大众消费的饭店,与其他城市不同,这条街并没有被冠以美食一条街的名字,而是被市民调侃的取其名为“酒鬼一条街”。对于囊中羞涩又喜欢喝酒的人是最佳的选择。夜晚的繁荣路,在饭店灯牌五彩斑斓的映射下,尽是一派繁荣的景象。

“架一挺枪就能封锁这两条街。”卢笙心中感慨,突然出现的这样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诧异。

小吴和卢笙一前一后的进了屋,小吴上前向面馆老板出示了证件,并说明了来意。

“还没抓到吗?我已经在警察局录过口供了。”面馆老板有些疑惑,又有些不耐烦的说着,“抓不到,我会不会有危险呀。”

“有些情况我们需要再了解下,”小吴略显尴尬的说着,“希望您能配合我们一下。”

“报案的时候我就说了,那个人非常可疑,百分百是他。”老板态度十分明确的说着。

“百分之百是他,你怎么这么肯定。”小吴有点惊讶的问着,“麻烦你再给我们说说你的发现。”

夜晚的面馆客人已经不太多了,面馆老板闲着无事,招呼着两人坐到了面馆里相对僻静的角落。对于当天的发现,面馆老板始终有着一点点的骄傲,也就是这一点点骄傲,让面馆老板有些担心会遭到报复。面馆老板又回头看了一眼四周,开始得意的小声说着自己的发现。

“那天早上,他来吃饭时我就觉得他不正常,一身黑衣服,戴个帽子,墨镜,还带个口罩,给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生怕别人认出他来。”面馆老板指了一下窗边的位置,继续回忆着,“吃完面,就在那坐了好长时间,一直瞅着外面,过了一会就走了。”

“他是用现金还是手机支付的?”小吴趁着老板说话间隙,连忙问道。

“是现金,当时我还在想,点了个12块钱的面,扔下20块就走了,”面馆老板继续着,

“中午的时候,他又来了,还是坐在靠窗的那个位置,还是点了一碗面,这次他吃完面,把钱放在桌子上马上就走了,”面馆老板露出了确定的神情,“我分析是因为快到中午饭点,有可能怕跟别人在一起拼桌吧。”

“还是付的现金…”小吴刚还想继续问,被坐在旁边的卢笙上前拦下了。

“嗯,”面馆老板看了一眼一直一言不发的卢笙,回答小吴后继续说,“晚上的时候,他先是进来了一次,后来又出去了,现在想想,应该是他坐的那个位置有人了。

过了一会,他又进来了,这次那桌子没人了,他就坐在了那,还是点了一碗面,不过这次他没吃,而是用戴着手套的手一直在那擦呀擦的。

擦了一会,就呆呆的坐在那,还是看着那个方向,又过了一会他就走了,他走了不一会,路口那就发生了车祸。一定是他。”

“你们店里有监控吧。”卢笙沉默了半天,指着附近的一个摄像头,终于开口了。

“嗯,现在这个是新的,之前那个坏了,监控已经交给警察局了。”面馆老板答复着。此时的店里来了许多客人,卢笙示意着老板先去忙。

“师父,有什么想法?”面馆老板走后,小吴低声的问道。

“就算第一时间报案,筷子,碗都是公用的,都经过了多次杀毒,也提取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了。”卢笙解释着,继续对小吴说,“走吧,找监控视频去,应该就是他。”

小吴和卢笙先后出了面馆。卢笙看着热闹的繁荣路,想起了不知在哪看过的一句话,“经济越是不发达的地方,餐馆越多”,心中很是感慨。

“你去找视频,不用管我了,我四处转转。”

“这么晚了你怎么回去?”小吴关心的问着。

“这附近有司机快餐,出租车很多。”卢笙头也没回的继续向前走了。

卢笙又想起了刚才那句话,觉得挺有道理,虽说民以食为天,不过一个只想着吃饱喝好的城市,能有什么出息呢。醉气熏天繁荣路如此,虚假繁荣的表象罢了。

卢笙继续走着,看着,想着。只有这时他才能真正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

不知走了多久,露天大排档喧哗的声音让卢笙觉得吵闹不已,实在无法忍受,也害怕自己再突然来个瞌睡,露宿街头,卢笙在路边打个出租车回家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