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超级击剑果!

小说: 杀手就该全撑肉 作者: 我有三问 更新时间:2020-11-23 字数:2368 阅读进度:114/196

自从和老王分开后,阎正义这击剑粉就一直没有使用的机会。

而经过之前的一番观察,他意识到要想唤醒灵猴,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关键就在于……

在灵猴的沉睡状态下,能够给它带来多大的刺激……

刺激越大,自然它所散发出的波动也就越大。

而论刺激……

阎正义琢磨着再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比击剑粉的刺激更大!

想到当初那一张张在击剑粉下狰狞发狂的面孔,阎正义觉得只要自己给灵猴吃些击剑粉,就算无法将其唤醒,也肯定会让灵猴在沉睡中,出现前所未有的强烈波动。

想到这里,他的整个心神顿时就全部沉浸在了击剑粉的炼制中。

这种独属于他的毒药,即便有段时间没有炼制了,但他还是无比熟练,没有半点生疏感。

“这灵猴的体型巨大,在数量方面,肯定得是常人的百倍,乃至千倍!”

阎正义加大了炼制量。

这炼制击剑粉的材料倒也平常简单,并不需要什么稀罕的材料。

同时炼制过程也很短暂,不用耗费太多时间。

阎正义仅仅只炼了一天,就炼制出了相当多的击剑粉。

与此同时。

马神探那里也按照阎正义的嘱咐,弄到了近百颗巨型果实。

这些果实最小的直径都有五六米。

最大的一颗,更是达到了十二米!

阎正义对此相当满意。

选择了其中最大的一颗,将众多击剑粉,全部注入到了果实内部!

从外表来看,这颗果实除了庞大以外,没什么特别的。

可是其内所蕴含的击剑粉……

却达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数量!

可以说这就是一枚……

超级击剑果!!

阎正义目光灼热的看着这颗超级击剑果,内心的振奋与期待,让他迫切想知道灵猴吞下该果实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

不过他为人谨慎,琢磨着这种唤醒灵猴的机会,半年内只有一次。

要是失败的话……

半年内他都没法再去尝试。

必须确保一次成功才行。

“这灵猴除了体型庞大,其抗性也很是强悍,那些对人类来说极辣无比的食物,它吃了都没什么感觉,为了稳妥起见,我再给它加一点……”

当下又经过了两天的炼制……

这原本直径有十二米的果实,经过这两天的不断加量后,已经扩大到了接近十五米的程度!

甚至表面看上去……

都能感受到这颗果实已经到了一种快要被撑爆的境地。

阎正义这时已经不敢再继续注入击剑粉了,怕再搞下去?这颗果实就要爆了。

“极限超级击剑果!!”

阎正义心头无比振奋。

这样的果实……

估计也就只有灵猴那种体型庞大的兽类?才能承受。

这要是给人吃的话……

阎正义估计这人怕是直接就会原地爆炸!

“一切……都是为了气运!”

阎正义小心翼翼的将这枚超级击剑果收进了黑甲,随即便联系马神探?和他一起再次前往气运之碑的广场。

马神探一路都留意着阎正义。

发现阎正义整个人意气风发?似对于唤醒灵猴获得气运加持,有着强烈无比的信心。

这些天他一直都在琢磨阎正义让他搜集那些庞大果实的用意。

可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如今见到阎正义这么有自信?他的心中更像是被猫挠似的,迫切想知道阎正义这些天究竟做了什么……

很快。

他们就再次来到了气运之碑的广场上。

这次阎正义没有再继续进行观察?直接前往了柜台处进行登记。

经过一番排队?终于排到他之后,柜台处的工作人员正要给他进行登记。

忽然间……

前方的人群传来了惊呼。

“天呐!那……那不是吴学长吗!”

“吴学长……竟然亲自来唤醒灵猴!”

“算算时间,距离吴学长上一次唤醒灵猴,正好半年!”

“上一次?吴学长可是让灵猴的身躯出现了颤动?获得了相当多的气运加持。经过这半年的沉淀,想必吴学长这次能够让灵猴出现更大的反应!”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

阎正义和王太一也随着他们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一个青年。

这青年长发披肩,面容俊朗,气质出尘。

最奇特的……

则是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奇异丹香?使得他看上去超凡脱俗,很是不凡。

此人……

正是如今南双学府在丹道方面成就最高的学子……吴渃尚!

同时也是最有希望唤醒灵猴的学子?被学府寄予厚望,即便是南双府主?对其也都无比看好。

早前那红发女学子手中的丹药,就是出自这吴渃尚之手。

如今此人的到来?顿时就成为了广场上最瞩目的焦点。

一些学子甚至激动的拿出通讯器?联系其他好友前来观看。

上一次吴渃尚让灵猴身躯出现颤动的事情?可是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即便是学府高层,也都无比重视。

他们都期待着这一次吴渃尚能够带给更大的惊喜。

对此,吴渃尚似也信心满满,毕竟他这半年当中,一直都在研究唤醒灵猴的丹药。

他曾立誓要在毕业前,成功研制出能够唤醒灵猴的丹药。

一时间,在四周众人的簇拥下,吴渃尚径直来到了柜台处。

此时原本轮到阎正义进行登记。

然而随着吴渃尚的到来,这柜台中的工作人员,直接就将他忽略,无比热情的看向了吴渃尚,二话不说就开始给吴渃尚登记。

阎正义不由皱起了眉头。

通常这种登记,都存在着一个先来后到的顺序,自己明明是先来的,如今却直接被忽视给后到得登记。

且那种没和他说一句话,直接将他无视的态度,更是让他心头不爽。

只是四周的所有人,对于这一幕都没有任何的异议,似觉得理所应当,本该如此。

甚至有几个老学子,在留意到他这里的皱眉后,还对此笑出了声。

“一个新生,还想着和吴学长讲顺序?”

“也不看看自己够不够资格。”

他们在嘲笑了几声后,便看都不再看阎正义一眼,目光皆凝聚在吴渃尚身上,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