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犯规了!(求订阅!)

小说: 杀手就该全撑肉 作者: 我有三问 更新时间:2020-11-08 字数:6468 阅读进度:99/196

与此同时。

在绵都一座庞大的阁楼内。

整个绵都各大学府的招生老师,如今全都聚集于此。

根据各大学府之间的高低之分,他们分别位于阁楼的不同楼层。

像四大学府的招生老师……

如今就位于阁楼的最顶层。

之后是仅次于四大学府的十二学府。

如果说四大学府乃是绵都的顶尖学府。

那么这十二学府,便是仅次于顶尖的高等学府。

之后还有中等学府,以及下等学府。

不过即便是下等学府,其教学质量也都胜过蜀地大部分都城中的学府。

这也是绵都能够被称为学府之都的原因所在。

此刻阁楼中有着很多屏幕,屏幕上清楚显示着各个考场,也就是各个岛屿中的情况。

其中有几个中等学府的招生老师,就关注到了早前阎正义凭黑甲反震蓝昊的一幕。

对此,他们的目中都有光芒亮起。

“这个叫阎正义的小家伙不错!”

“虽然是通过关系进入的第三轮,不过以他的实力,就算没走关系,也能够轻松进入第三轮。”

“我们叶丈学府,本次最想招的就是这种肉身不俗的学子。”

“我个人比较喜欢他的狂傲性格,我辈修长,就该有这样的傲气!若是畏畏缩缩,凡事怕这个,担心那个,就算有再大的天赋潜力也只是庸才。”

这几个中等学府的招生老师对阎正义赞赏有加,十分满意,纷纷有了招收的心思。

随后,他们又看到了蓝昊等人遇到的倒霉事情。

在啼笑皆非的同时,他们倒也没有联想到这一切是阎正义所为。

虽然此前阎正义曾有过一番奇怪的举动……

但他们都没想到那种倒霉,还能是人为造成……

目前整座阁楼内,仅仅也就他们几个人关注到了阎正义。

其余的招生老师,基本上都没有留意阎正义那里。

尤其是四大学府的招生老师。

他们手里拿着一些单子。

每一张单子都是一名学子的履历。

从对方修炼开始所经历过的事情,全都清楚记录在了单子上。

并且早在第三轮考核开始前,他们就已经根据手头上的资料,对这些学子进行了等级的划分。

如今重点关注的,也是等级最高的那一批学子。

其余的学子,他们最多只是淡淡撇一眼,若是没有看到什么特别的,就不会再进行关注。

实在是参与考核的学子太多……

即便这第三轮已经淘汰的只剩下十万人不到,他们也都看不过来。

其中属于阎正义的资料,也曾出现在他们手中。

只是他们在看过后,全都摇头,并没有将阎正义划分到等级最高的那一批学子内。

实在是他们掌握到的有关阎正义的资料太少。

无论是阎正义在地窟阻止三大世家开采资源的事迹,还是击杀同境叛者的辉煌,都被古绪君和韩雍抹去。

没有出现在资料上。

在阎正义的资料中,就只有他来自雨都,肉身强悍,具有反震黑甲等基本讯息。

这直接就被四大学府的招生老师当作一般学子处理。

即便是仅次于四大学府的十二个高等学府,也都有些看不上,没有去关注。

也就导致他们都没有看到之前的那一幕……

此时阎正义已经远离了蓝昊那帮人。

虽然他很想看看这帮人之后还会如何倒霉……

但收集学牌,显然更为重要。

如今每一座岛屿上都分布着众多学牌,要想找到这些学牌,基本只能靠运气。

阎正义的气运陷阱虽然可以降低别人的气运,但是却没法提高自己的运气。

这就导致他找了半天,一枚学牌都没有找到。

“可惜不能把影子带进来,不然哪还需要我自己找,直接交给影子,让影子给我去找就行了。”

阎正义对此深感遗憾。

无奈下,他又找了一阵,终于在一处草丛中,成功找到了一枚学牌。

“不容易啊……”

阎正义打量着手中学牌。

整个学牌制作的很是精致,且材质不凡。

只是他才刚拿起学牌……

呼!

呼!

不远处忽然有四道身影出现。

“阎正义?”

当他们看到阎正义后,纷纷愣了下,随即目光皆落在了阎正义手中的学牌上,有喜悦之意闪动。

“既然被你撞到我们,那只能怪你运气不好了,把学牌拿来。”

四人当中为首的短发少年上前一步,直接伸手索要。

阎正义目光微眯。

果然和他预料的情况一样,出于某种他所不知道的原因,这处考场当中,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且知道他没有进行过前面两轮考核,而是直接进入的第三轮。

最重要的是……

这里没人愿意和他组队行动,注定他只能单干。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队伍遇到他,都不会有什么顾忌,可以肆意对他进行抢夺。

毕竟在大部分人看来,他这里是靠关系才进入的第三轮,自然没什么实力。

而且还是一个人……

那更是没什么威胁。

注定只是个帮他们搜集学牌的工具人……

阎正义笑了。

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有被人当做软柿子的一天。

他看着那伸手索要学牌的短发少年。

“你们身上有学牌么?”

“嗯?”

四人皆是一愣。

“你问这个干什么,赶紧把你的学牌交出来。”

为首的短发少年有些不耐。

“没什么,我只是想说,如果你们身上有学牌的话,现在归我了……如果没有,那你们就给我当沙包抵数吧。”

话音一落。

这四个人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阎正义的身躯就瞬间覆盖了黑甲。

轰!

直接朝着为首的短发少年,撞了过去。

这四个人都没想到阎正义竟然敢对他们出手。

为首的短发少年惊怒交加,抬手一拳轰向撞过来的阎正义。

咔嚓!

在一阵骨头碎裂的声响下,这短发少年的身形直接被撞飞,轰击砸在阎正义身上的右拳,根本不像是打在人的身体上,而是像碰到了一块奇重无比的陨石,整个右手直接骨折。

“这不可能!”

他瞪大了双眼,目中满是惊恐。

其余三人也没有闲着。

在阎正义和短发少年的碰撞中,他们的攻击也陆续到来。

一时间法力激荡,所有攻击全部轰击在了阎正义身上。

轰轰之音不断从阎正义身上爆发传出。

声响虽大,却连阎正义最外层的黑甲都破不开。

反倒是无形的反震之力,令他们三人在闷哼之中,口中咳血,面色惨白,看向阎正义时,像见了鬼一样。

“什么玩意!”

“怎么打不动他?”

“这是什么反震!”

他们骇然失声。

全然没想到阎正义竟然这么肉……

根本打不动!

而肉也就算了,最可怕的是对方还有强大的反震。

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只刺猬一样。

这顿时让他们头疼起来。

“走!”

为首的短发少年倒也果断。

只是初步一交手,就已经知晓他们拿阎正义没什么办法,果断撤退。

“想走?问过我了么?”

以阎正义的性格,自然不可能就这么放他们走。

自己虽然具有强大的防护,但不是因为自己肉,就可以任人击打,发现打不动就可以走的。

打了我,即便受伤的是你,你也得给我留下赔偿!

当即,阎正义继续朝着短发少年撞过去。

刚才的撞击……

他特地留了不少力,甚至没有施展重甲撞,就是怕不注意把人给撞死。

如今这些人想逃,他不得不加大了一些力量,不过还是没有施展重甲撞。

“玛德!真以为我怕你么!”

短发少年也怒了,施展出了自身更为强大的攻击。

轰!

双方的这一次碰撞,要比之前更加凶猛。

尤其是那短发少年,似担心自己摆脱不了阎正义,索性施展出了自身最为强大的手段杀招。

其整个双手都被法力笼罩,带着一股无比强大的气息,轰向阎正义。

更为响亮的轰鸣之声传遍四方。

短发少年的这一击确实要比他之前的攻击强悍了太多。

毕竟他自身也是诞法层次的修为。

且他们这些能通过前面两轮考核,进入第三轮的学子,都有不俗之处。

在阎正义没有施展重甲撞的情况下,短发少年的这一击,于威力方面,甚至超过了阎正义的普通撞击。

竟把向前撞击的阎正义……给推了出去!

并且那种强大的推动力,使得阎正义体内气血一阵翻滚,嘴角渗血。

“看来是我多虑了……”

阎正义伸手抹去嘴角的血渍。

意识到这些人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脆弱,就算施展重甲撞,他们也不至于会被直接撞死。

“既然如此……”

阎正义眼神逐渐泛起了锋利。

也不再保留,直接施展出了重甲撞,携带着一阵轰轰声,朝着短发少年撞了过去。

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猛然从短发少年的心神内爆发。

单从表面来看,对方的撞击仅仅只是比之前的速度更快。

可他却能隐约感受到对方这一次的撞击,跟之前的那两次相比,完全不是一个层次概念!

在这强烈无比的危机中,他也发狠了。

不惜让体内的法力尽数爆发。

即便这会消耗掉他体内的所有法力,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轰!!

当他的双手再次和阎正义撞击而来的身躯碰撞后。

短发少年就好似断线风筝般,在空中旋转翻滚着直接就被远远撞飞出很远。

他的全身渗血,内脏破裂。

不止是因为阎正义重甲撞的惊人威力,更有他自身攻击,轰击在阎正义身上所形成的强大反震,让他瞬间遭受重创。

而阎正义胸口的黑甲,此时也出现了大片裂纹,甚至有一些黑甲碎块脱落下来。

对方的攻击很是强悍。

将他胸口处的骨头也都被震断了几根。

这也让心中感叹。

能够进入第三轮的学子,显然都不简单。

真拼起命来,就算最后他能获胜,也会受伤。

不过阎正义现在可没什么心思在意自己身上的伤势,连忙前去查看那短发少年的情况。

对方的伤势极其严重。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

阎正义甚至感觉对方的气息无比微弱!

近乎处于死亡边缘。

“可千万别死了啊!”

阎正义一脸担忧。

没有任何胜利的喜悦,相当郁闷。

明明刚才还觉得到对方很强……

怎么突然一下就变得这么不经打了?

这要是被自己撞死了……

那麻烦可就大了。

其余三人也都被这一幕给吓到了。

同时也感受到了短发少年那里的虚弱,顿时面色苍白,身躯都不受控制的哆嗦,指着阎正义,声音发颤。

“你……你敢杀人!!”

“给我闭嘴!”

阎正义内心烦躁。

赶紧来到短发少年面前,亲自取出一枚丹药,给他吃下。

可这短发少年的情况仍然没有好转,身上的气息还在不断虚弱。

“别死啊!!”

阎正义急的满天大汗。

回头怒视向那三个满脸恐惧的学子。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救人啊!”

这三人也都回过神来。

立即赶过来尝试援救。

只是他们和阎正义一样,除了以丹药进行疗伤外,并不具备其他的法子。

而即便他们喂了很多丹药下去,这短发少年也依旧没有好转。

身上已经开始弥漫出死气。

似已无力回天。

“完犊子!”

阎正义眼前都是一阵发黑。

只觉得自己实在倒霉透顶。

内心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给人布置了气运陷阱后,自己这里也会遇到倒霉的事情?

眼看着这短发少年就要嗝屁了。

轰!

岛屿上空忽然凭空出现了一只大手。

一把将短发少年抓起后,一道响彻天地的威严之声,骤然于岛屿上空回荡开来。

“学子阎正义,严重威胁到他人性命,触犯规则,理当取消考核资格。

但谅其无杀人之意,予以继续考核。

现在剥夺其身上所有学牌,扣除一万积分以示惩戒,如有下次,不管缘由,不问原因,直接取消考核资料!”

这响彻天地的巨大声音,不光是阎正义能听到,岛屿上的所有人都清楚听到……

同时阎正义刚刚才找到的学牌,顿时就不翼而飞。

积分更是直接变成了-10000!

“我……”

阎正义差点没忍住就要开骂了!

心中升起无限的委屈。

剥夺学牌也就算了,在明知道自己不是故意的情况下,竟然还扣了自己一万积分!

这不是明摆着要自己垫底么!

一枚学牌都才仅仅只有十点积分。

还那么难找!

这一下子就扣了自己一万积分,这还怎么玩?

“这摆明是在针对我啊!!”

阎正义悲愤无比。

甚至觉得那短发少年是在故意找自己碰瓷!

想拉着自己一起死!

“这混蛋一定是蓝昊那帮人派来报复我的!!”

与此同时。

岛屿上的其他学子,甚至是其他岛屿上的人,也都同时听到了这巨大的威严之声。

蓝昊一众人也不例外。

他们纷纷在一愣之后,内心瞬间涌现出了一种畅快之感。

“好!!”

蓝昊更是激动的高声呐喊。

“苍天开眼啊!!”

“阎正义啊阎正义,你特么也有今天!”

其余人也都觉得狠狠出了口恶气。

眼下他们在一边搜集学牌的途中,也在尝试寻找阎正义,想要从阎正义那里验证他们的倒霉……是不是这混蛋搞出来的!

毕竟之前阎正义围绕着他们狂奔的举动,实在太奇怪。

同时他们被鸟屎淋一身的时候,也没注意到阎正义那里是否有被淋到……

如果阎正义没有没淋到的话……那他们基本可以断定这一切都是阎正义搞出来的!

“要是被我知道这件事是他干的,我一定剪了他!!”

那原本走甜美路线的少女……被无情摧毁了甜美这条路线……

整个人在暴躁之中,还带着一股臭味……

这黑灵鸟的粪便不止是奇臭无比,更严重的是……这股味道还洗不掉!!

这就让她在暴怒抓狂之中,即便还不能肯定这件事是阎正义干的,也已经将这笔帐算在了阎正义头上。

即便如今听到阎正义被罚的消息,她也没有其他人那样的畅快之感,仍然恨意无限。

一想到今后自己身上都会带着一股屎臭味……

她就忍不住要发狂!

而此时除了蓝昊这帮人以外。

其余人听到阎正义被罚的消息后,也都有了不同的反应。

头脑比较简单的人此时大多都有些幸灾乐祸,觉得阎正义活该。

同时也为自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而高兴。

毕竟被扣除一万点积分,在他们看来根本不可能翻盘,注定垫底。

而稍微有些头脑的学子,则是皱起了眉头,意识到阎正义这里虽然是靠关系进入的第三轮,但此人并不简单……

毕竟他所触犯的规则,可是杀人!

若是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如何杀人?

更有一些知道规则,以及知道那位发出巨大声音之人身份的学子,此时内心已然泛起了惊天骇浪。

“这阎正义是何人?”

“按照这么多年下来的规则,一旦在考核中杀人,那必然是直接取消资料,我还是头一次听到有‘谅其无杀人之意’这么个说法……”

“那一位在规则上……可一向是无比严明,一丝不苟,无论有什么背景,有再大的来头,或是有再好的交情,那一位都会秉公办理,绝不偏私。可在这阎正义身上……那一位明显有所偏袒!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同一时间。

在岛屿的另一处。

一个面相白皙,一脸清纯,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光头,手上拿着一串佛珠,不断转动,嘴里低声念着听不懂的咒语,目中则是有推演之芒闪烁。

他似能通过这种推演,将每一枚学牌的具体位置,推演而出,一路行进下,他已经连续收获了五十多枚学牌。

随着岛屿上空传出的巨大之声,他略微一怔,目中立即闪耀出了新的推演之芒。

半晌后。

他目光一亮,若有所思。

“这个阎正义……不简单啊!看来我很有必要去找他合作一下。”

当即。

他更改了行进路线,不再去寻找学牌,而是一边推演阎正义的所在位置,一边向着阎正义那里靠近。

除了各个岛屿上的学子。

位于阁楼中的招生老师,也都在同一时间,听到了那巨大的威严之声。

刹那间,所有招生老师的目光,包括四大学府的招生老师,全都集中看向了阎正义那里,目露奇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