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通关

小说: 死生之象[无限] 作者: 芥芥鹿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4089 阅读进度:18/25

‘修格斯’虽然有可以抗衡古老者的力量,但难免还是会受幻境的影响。所以管家才每回都给客人们吃异化者的尸体,然后客人们就会变成异化者,继而管家为了履行主人的遗愿,就会在半夜出手清理怪物们的尸体……这确实是一个逻辑上的闭环,让管家永远都在清理客人,却永远都清理不完客人。

到了夜里,走廊里又陆续传来当当当的闷响声,但这一回人声的哀嚎变得非常的清晰,有几个玩家惊慌绝望的悲鸣声直穿门板,让人听了就全身发凉。

陆柯白沉默的站在窗边,等到夜里最后的一声人籁也消失之时,先前他在浑噩中看见怪物的落日窗外,也如约来了一位客人。数十根触手张牙舞爪的在黑夜中挥舞,一只庞然大物正站在谢克利大宅的外边,和陆柯白只有一窗之隔。

它的声音很轻,像是在唱歌一样令人着迷,和在二楼走廊尽头被供奉的那尊神的声音也一模一样。

“……我记得你……我记得你……”古老者的节端微微的摇摆了一下,说,“我杀了你很容易……但我现在想和你合作。如果不想合作的话,温莎·谢克利是我最忠实的信徒。他会在三天后的月圆之夜把你们全部献祭给我。修格斯也不会阻拦他,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合作什么?”陆柯白问,“你会和人类合作?”

“人类虽然背叛了我……但我可以不计前嫌……”古老者像是恼怒一样,剧烈的甩动了自己的腕足一下,轻而易举的就扫断了窗外一小片的黑树,杀伤力极其惊人。

“只要你能找到那面镜子,安奇·谢克利书房里藏着一面镜子,你把它找到,并且打碎。我就可以不让温莎·谢克利献祭你……”古老者时断时续的说。

“镜子?”陆柯白心中一跳,“什么镜子?”

“就是一块很普通的镜子,和任何的镜子都一样。”古老者说,“你之前应该也见过那个小男孩了吧……和温莎长得一样的小男孩……那个镜子里封印着他所有的良知……我想把它给打碎,把那些东西给放出来……”

“什么?”陆柯白听后一愣,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想干什么?”

“把温莎·谢克利的良知给放出来。”古老者又重复了一遍,“把那个镜子给打碎!”

“可我根本没在那个书房里找到镜子。”陆柯白说,“我找遍了书房,没有镜子。”

古老者沉默了一瞬,全身的触手都轻轻的抖动了一下,说:“它被温莎藏在了安奇·谢克利的肚子里,你必须得剖开安奇·谢克利的肚子!”

“你疯了吗?”陆柯白说,“那修格斯一定会发狂,我打不过你,难道就能打得过修格斯?”

“我帮你拦住他。”古老者说,“你来帮我打破那面镜子。我想把温莎·谢克利的良知给放出来。他是在九岁的时候不幸看见了那面镜子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的。”

“你为什么要把温莎的良知放出来?现在不是很好吗,他已经是你最忠实的拥护者了。”陆柯白说。

“……正因为是这样,”古老者慢吞吞的说,“我才想让他变成一个完整的人类。你们人类不都是这样的吗?”

“哦?”陆柯白喃喃道,“我们人类?”但他很快就有了主意,朝着古老者点了点头,说,“好啊,那我们就来合作吧。”

--

“古老者居然是这么说的。”胡梢听完陆柯白昨晚的经历,吃惊的说,“天哪,他这么有心?”

“这是野兽被人类给驯服了吗?”江奥也很吃惊,但想了一会又摇了摇头,“可我总感觉事情不会这么顺利,这不太符合游戏一贯的恶趣味呀。”

“游戏的恶趣味是什么?”胡梢茫然的问。

“极限二选一,同生共死,相互灭亡,人性考验,组队团灭……”江奥洋洋洒洒的列出来七八十条,“系统狗的出奇,有的时候都不是一个一个的用,反而喜欢套在一起用,可能一直给人希望,但最后才发现这是条彻头彻尾的死路。”

“那如果遇见死路怎么办?”胡梢脱口而出,说出口才发觉自己这话太蠢了,刚想说你们就当我放了个屁,江奥却给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的答案:“那就重头再试,不要放弃希望,游戏从来不会给人设死路。”

“那如果你是江奇,昨天的那种情况,你又有什么办法?”谢清瑄问。

“用自己的眼睛观察每一分有可能的生机。”陆柯白却说,“昨天那种情况,确实不是死局,如果江奇不愣神而是直接往书房里跑,也许就不会被古老者给绞死了……昨天古老者从始至终都在走廊里活动,从来没进过书房,应该是书房里的那扇镜子,让它根本进不去吧。”

“如果我是那个小女孩该怎么办呢?”陆柯白双手抱着胸,歪着头朝着胡梢像是自言自语般问道,“首先,在这种充满未知的游戏中,凡是有点经验的老玩家都不会轻易动手杀人的,最多也就是借刀杀人,因为直接动手,谁能保证那个被自己杀死的玩家不会重新出现在这种游戏中呢?所以轻易就被别人恐吓住是不可取的。其次,既然是温莎邀请玩家进去和他聊天,那他就一定不会一上来就杀人。而在和别人聊天的过程中,在不知道对方的底细就轻易暴露自己的目的,这样只会让自己盲目的处在劣势,并且十有八九会触到别人的霉头。”

“……谢谢你,学到了。”胡梢讪讪的说,“你怎么知道我想问这个。”

“猜的。主要还是因为我话特别多。”陆柯白说,“是我要说别介意才对。自从我当了老师之后,每回一张嘴说教意味都特别重,下回你可以直接把耳朵给捂上,等我说完你再松手也行。”

“不,怎么会……”胡梢说,“我觉得很有用。”

“——等听我重复了十遍以上你就不会这么觉得的了。”陆柯白经验充沛的说,“我们家的狗就是被我给烦死的。”

“嗯……哈!?”胡梢瞠目结舌。

“停。”江奥说,“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剖开安奇的肚子?”

“还是干脆把线索卖给其他的玩家?”谢清瑄说,“让他们也干点活。”

“什么都别做。”陆柯白说,“等五天观光游结束就行了。”

“可是!”胡梢激动的说,“那不就是前功尽弃了……”

“对啊。”谢清瑄也不理解的说,“翻了那么多的东西。”

“傻不傻啊?”陆柯白好笑的说,“虽然我也是刚刚发现的,但是……”说着,他就伸出了四根手指,朝着胡梢和谢清瑄问道:“管家说会保护我们四个平安夜,所以请问——五天有几个晚上?”

“!”胡梢霎时间睁大了双眼。

“只要我们一直都是谢克利大宅的客人,管家就会一直保护我们。”陆柯白笑眯眯的说,“不然,安奇公爵的心血……不就白费了吗?相反,那个古老者才真是鬼话连篇。如果所有看见镜子人的意识都会被分成两半,温莎的善良因此被封印,那么现在温顺,帮助谢克利家族的古老者……被封印在镜子里的又是什么呢?”

“它进不了书房难道是因为它不想吗?”

“同理,如果没有点法宝当身,这只来自高等文明的生物又凭什么听从谢克利家族的指挥?它难道不知道应该在安奇·谢克利实验成功前就赶尽杀绝,不留一点让谢克利家族反击的余地才是最正确的事吗?”

“至于温莎是它的忠仆……这句话就更是仁者见仁了。如果温莎真的驯服不了它,为什么说让它杀了江奇,它就要杀了江奇啊?不过这么说其实也有一种可能是因为它真的怜惜温莎·谢克利?那就换一种说法好了,如果温莎真的是它的忠仆,它也确实进不了书房,那为什么不让温莎干脆把安奇的尸体给搬出来,搬到走廊里它不就可以自己动手了吗?”

“就这还想让温莎变成一个完整的人呢?”陆柯白嘲笑道,“不知道温莎·谢克利知不知道他本人现在不算是一个完整的人这件事?”

“……”

三天后。

胡梢咽了下口水,这几天他们就应了陆柯白所说,什么都没干,却也没事发生。眼下谢克利家族的马车就已经停在大宅的外头,胡梢知道,只要登上它,这场游戏也就结束了。

温莎和老管家站在门口送他们,耀眼的阳光照在容貌秀美的小公爵身上,反倒衬得他像是一个天使般纯洁无暇。临近分别,玩家们纷纷登上马车,陆柯白迎着阳光回头去看小公爵,这几天古老者可没少骚扰他,那司马昭之心,简直是路人皆知。陆柯白看着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温莎,并不相信他对此一无所知。

温莎依然站在老管家旁边,老管家仍然不知道杀了老公爵的罪魁祸首就正站在自己的旁边,陆柯白的视线也温莎·谢克利巧妙的契合在一起,温莎又朝着他露出了一个微笑,但什么都没有说,只像是在告别。

“再见了!”绿色的树叶飒飒作响,谢克利前几天的阴霾彷佛都在这一刻被尽数泯灭在阳光之下。在游戏即将结束的那一霎,好像有人在陆柯白的耳边轻轻的喟叹了一声,以一种格外轻盈的语气说:“一切都结束了。”

--

【叮叮叮,已检测到玩家完成游戏任务!】

【恭喜玩家通关游戏《谢可利奇谭04》主线剧情!】

【支线剧情通关进程百分之六十七,请再接再厉!】

【期待与您的下次再见——】

在罗维游戏通关大约两个小时之后,随着一道白光乍现,陆柯白也回到了桃龄公寓中。陆柯白才刚刚站稳,一道跑得飞快的黑影就蹿进了他的怀里。“小陆!”罗维一脸担忧的看着陆柯白,摸摸他的脸,皱巴巴的说,“你吓死我了,我他妈以为你死了。”

陆柯白的满腔柔情在顷刻间全死于‘他妈’两字。

“我知道你担心我,”陆柯白一手掐住罗维鼓鼓的脸颊,那张比女孩子还要漂亮的脸在狂风暴雨中也显得柔情似水,但现在也难免有些许咬牙切齿,“但下回能把他妈的给去掉吗?”

这就全是罗维个人的口癖问题了。虽然他平时一向乖巧,也不爱和人说话,但每到了紧张或是害怕的时候,那脏话就像是不要钱一样的往外砸,那什么‘我去你妈的’‘直视我崽种’‘阿西巴去死’简直就是信手拈来,张嘴就用。

“啊呀对不起,”罗维也意识到自己的口癖又跑出来作怪了,懊恼的说,“我没注意就说出口了……啊!”他又像只眼睛亮亮的小狗一般黏在陆柯白的身边,连声问道,“你饿不饿啊?我一出来就饿了,刚做了骨头汤,还有一点在锅里。”

“这都几点了……凌晨三点。”陆柯白被手机上的时间惊了一下,推着罗维说,“你快回去睡觉吧,我没事啦,一点事都没有——平时不是到十一点就要睡的吗?”

“我根本睡不着。”罗维反抱住陆柯白的手臂,说,“我看着你吃,家里还有下午邻居送来的虎皮凤爪,我拿给你,吃完咱们一起睡吧……我、害怕死了。反正明天周天。”

“行啊,”陆柯白欣然同意,抱怨道,“你都不知道那游戏里有多抠,我在里头吃了十几顿的草叶子。”

这才想起自己在游戏曾经大放厥词回来要生撕了陆柯白的罗维全身一僵:“……”

忽然就不想拿鸡爪了怎么办。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