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游戏

小说: 死生之象[无限] 作者: 芥芥鹿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549 阅读进度:14/25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直接去找温莎要?”胡梢一愣,心里觉得荒唐更甚,“他今天下午刚拧断了一个玩家的脖子。”

“可是书房里的那个也是温莎·谢克利。”江奥说,“他天天托梦想要人进去找他呢。”

“这也许只是他想弄死我们的诡计。”胡梢说,“我看现在这宅子里没几个是正常人了,我也不是,那些吃了肉的玩家都不是,虽然我现在还没什么感觉,但……”

“就是在这。”陆柯白打了个响指,叫停了还在絮叨的胡梢,说,“不管是书房里的温莎,还是书房外的,温莎·谢克利都想让我们进书房。”

“为什么?”胡梢问,“就因为他让管家开了安奇的卧室门,还允许我们可以随便逛?”

“这是一点,另一点就是温莎一直在提醒我们。”陆柯白说,“他告诉我们老管家的真实身份,而且今天早饭上他没有吃任何的肉类,他一直在暗示我们。吃了管家做的肉之后身体就会发生异变,那给我们做饭的管家到底还是不是人类?如果他已经不是人类,但温莎·谢克利却仍不害怕说明什么,说明一种可能是他也不是人类,所以不害怕,另一种可能则是温莎还有其他的办法可以制约老管家,而从老管家给我们的信里就不难猜出这股力量就是三楼的那只不可名状的生物。”

“而在两方都具有平等对话的实力之下,温莎能给予我们的消息显然就不会是在老管家的逼迫下才给我们的。他是自愿给我们这些消息的。他告诉我们可以自由的探索谢克利大宅,也告诉我们大宅里有不同寻常的声音。而那些声音就是由已经不是人类的老管家造成的。而现在又已知的一点是,喝酒会导致做梦,会梦见一些奇怪的东西,这也是游戏给我们探究前的提示。”

“所以我昨晚做的那个梦,听见有人在剁肉的声音……”江奥赞同的说,“也是确实发生过的事情,但那到底是谁在剁东西,剁的又是什么?不过可以大胆的猜一下,之前谢克利大宅里就有其他的客人,但现在那些客人已经不见了,而经过了一晚上之后,女仆的身上明显有血……所以剁东西的人是女仆,而他们处理的很有可能就是以前的客人。可这就又引发出另一个问题,为什么老管家一定要处理那些客人呢?”

“你们的梦都这么刺激吗?”胡梢咽了咽口水,道,“但是我想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老管家一定要处理那些客人,就从我的梦里——我看见的是一段嘱托,我想就在书房里,我看见有一个人背对着老管家,一直在重复让老管家把那些‘不该存在’‘存在就是罪孽’的东西全都抹杀掉。那个人应该就是安奇·谢克利公爵。”

“那我们之前的猜测就是对的。这不是老管家和温莎之间的对决。而是死去的安奇·谢克利和温莎·谢克利之间的。”江奥笑了一下,“《谢克利奇谭》之间的故事果然是有所串联的,之前的预言竟然全部都实现了。”

“什么预言?”胡梢好奇的问道。

“在最初谢克利受封公爵的时候,他就找人来为谢克利家族的未来而预言,当时的那个占卜师说……”江奥想了想,说,“‘一百年的风雨动荡,一百年的无上荣光,随后恶种降生于此,以黄金和蜡烛葬送这个家族注定灭亡的未来’——但这只是预言的前半段,我没看见后半段。”

“好了,回到正轨。”陆柯白拍拍手,说,“总而言之,温莎一定告诉过我们他把书房的钥匙放在了哪里,所以现在……”

“找不同寻常的东西吗?”胡梢说,“那张报纸上就有。”说着,他就从口袋里翻出了报纸。和陆柯白和江奥都不同的是,胡梢的报纸看上去皱皱巴巴的,好像被什么东西泡过了一样。“我今早洗脸的时候没注意……”胡梢展开报纸,不好意思的说,“把水溅到了报纸上,发现了这个……”

被水浸过的报纸上竟然出现了有人勾画过的痕迹,每一页都有人在不同的字母上画了几个圈。

-cfgygfvhj

-uiidnuemi

-pdenfvfrt

……

“不过我实在没看懂这是什么意思。这勾的也很随意,每一篇里都有,单词也串不成句子。paradise后面直接就跟着die。”胡梢说,“不过这可能是什么密码?但我也没在安奇的卧室里找到什么密语对照表,难不成在温莎的卧室里?”

江奥和陆柯白盯着报纸上的字母看了一会,陆柯白的脑中忽然灵光一闪,打了个响指:“哦!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江奥迷茫的看着他。

“旗语,拿旗语照着画一遍。”陆柯白从桌子下面翻出来纸和笔,开始用羽毛笔展现自己的灵魂画作,把那些字母用旗语的小人重新翻译了一遍,又把报纸四页的字母分别画在了四行上。“看见了吗?”最后陆柯白又把所有小人手臂空隙间的留白拿红墨水又勾勒了一遍,朝着身边的江奥和胡梢问道,“你看这是什么?”

“这是一个钱……包?”江奥不确定的问道。

“这是菜刀吧?”胡梢说,“你看那还有刀把呢?不过为什么这个刀把在中间啊?”

“……这是蛋糕。”陆柯白一忍再忍的说,“中间那个是蜡烛。这是一个蛋糕。”

“哦——!”江奥和胡梢这才反应过来,惊呼了一声,随即大肆的鼓起掌来,“画的好。画的好啊!”

“不过哪来的蛋糕啊?”

“一开始不就有一个蛋糕吗?”江奥说,“你忘了温莎的那个点心他没吃吗?”

“那还能放一天啊?”胡梢咂舌道,“管家不得扔了?”

“找找嘛。”陆柯白说,“没准那个蛋糕人家自己驻颜有方啊。”

但他们三个找遍了整个厨房都没能找出来一块蛋糕。

“难道旗语是错的吗?”江奥看着陆柯白画出来的那个蛋糕,陷入了沉思,“但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如果不是精心的安排,旗语的小人怎么可能刚好就形成一个蛋糕的图案呢?

“会不会不是蛋糕?”胡梢说,“可能是其他的东西?比如带着杯盖的碗……”

“碗?”陆柯白拿起四行字母,看着它们的首字母,心中忽然生起一种大胆的猜测,“cupb

——cupboard?碗橱?”

“碗橱?”江奥打开头顶的碗橱,里面却空无一物,“cupb也有可能是cupbearer啊?斟酒人?难道在酒瓶子里?”

“我试试看。”陆柯白将手伸进了空荡荡的碗橱里,伸到最里面时却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像是碗碟的形状。“果然……”他想,随后便把手伸了回来,一碟蛋糕也随之从虚无中粉墨登场。

“我们看不见但不代表它不存在。”陆柯白说,从蛋糕里取出来一把尚还沾着奶油的黄铜钥匙。

“这是不是说明温莎也能让老管家看不见什么东西?”江奥喃喃道,“他能骗过老约翰吗?”

“不知道,”陆柯白朝外看了天色一眼,洗干净手和钥匙,说,“走,趁晚饭之前我们先去书房一趟。”

--

“但是梦里那个温莎不是警告我们说进了书房管家就会来弄死我们吗?”在上楼途中胡梢无不害怕的问道。

“现在不是你明明没有进书房他就已经想弄死你了吗?”江奥提醒他似的举起他的手,示意他多看看自己现在宛若非主流一样的黑指甲。

胡梢只好敢怒而不敢言的瞪了她好几眼,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觉得我们忽略了一点。”陆柯白跟在他们后面上楼,一边无视他俩的斗嘴,一边兀自思考道,“你不觉得我们忽略了什么吗?”

“什么?”前面的人不约而同的问道。

“女仆的立场。”陆柯白说,“她们的出现太随便了,好像哪里需要她们,她们就可以出现在哪里一样。如果古老者需要信徒,她们就会在二楼祭拜古老者;管家分尸需要帮手,她们在夜里就会帮着管家剁人……在管家的信里她们可以保护我们,但实际上不出意外的话,二楼那些尸体也是她们干的。”

“二楼?”胡梢听懵了,“除了温莎徒手拧断人头之外,今天还发生了什么吗?”

江奥随口把二楼房间里发生的事告诉了胡梢。

“意思是今天已经死了六个玩家!?”胡梢闻言倒吸一口凉气,连整个人都差点撅过去。

“你没事吧?”江奥扶了他一把,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惊讶,《谢克利奇谭》再不济也是伪s级游戏,死亡率一直都不算很低啊?这不是你在选择游戏的时候,就应该有的觉悟吗?”

“什么叫伪s级游戏,这游戏还能选着进吗?”胡梢虚弱的问道,“我是被一道白光直接给打进来的。”

“这是你的前六场游戏?”江奥一愣,心说不可能呀,游戏不会这么心黑居然让新人来试水a级以上的游戏场啊……但她很快就看见了陆柯白,顿时转念一想,明白了什么,安慰胡梢说,“那看来就是你运气不太好了。遇见游戏出bug了,这场游戏里有系统很讨厌的人,所以系统才……”

恨屋及屋了。江奥在心里说。

“我还有脱离游戏的机会吗?”胡梢嚎啕大哭。

“过完前六场游戏之后,你就可以自主选择进还是不进游戏了。”江奥说。

“这么说你们全是六场游戏之后又自己选择进入游戏的人?”胡梢含泪问道,“为什么?”

陆柯白刚想张张嘴,说自己也是第一次,也是被那串白光强行打进来的,就被江奥下一句的话头给截了回去:“每一场游戏通关之后,系统都会给玩家大量的奖励,新手场游戏最简单,五千块。以此类推……等到了《谢可利奇谭》这种a类游戏以后,一场游戏就是五十万。换而言之,一年只要进游戏两次,那就是年薪百万。”

“暴利之下无往不利。”江奥淡淡的说,“这个世界上多的是想用命换钱的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