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风痕商会初建成

小说: 枢衡天地 作者: 飞恨轻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4419 阅读进度:13/57

兰风将这个疑问藏在心底,未来会给出他答案。爱德华沉浸在丧母的悲伤中久久不能自拔,也就没有看到刚才在兰风身上发生的变化。

兰风走到爱德华身旁,柔声开口道:“爱德华,亲者已逝,节哀顺变。别忘了你母亲生前对你的期望,她肯定想看到你自信地走向未来。”爱德华点了点头,亲切地对着兰风说道:“谢谢大人,我知道了。”

接着爱德华又说道:“大人我还有个请求,希望大人能够答应我。”兰风随和地说道:“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以内都可以,你尽管说。”

“大人,我想把我的母亲尸体埋在院子里可以吗?这样我可以天天陪着她,她就不会孤单了。”爱德华哀求着兰风。

兰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爱德华,爱德华喜出望外,急急忙忙地抱住母亲的尸体离去了。兰风留在原地,思绪纷飞,心里也惦念着远方的母亲。

华塞德家族在奥里去往魔法师协会后就变得不太一样了,人人脸上写满了幸福,每个人做事时都充满了激情与活力兰风的另外两个哥哥贝里和贝克也获得了家族最好的待遇,在火属性魔法上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两人都快晋级二阶了。兰风的母亲西雅虽然一直在沉睡,但是身旁有人照顾,生命暂时没有危险。欧文虽然为女儿伤心,但是家族迫使他继续前进。他是一家之长,尤其是在这家族崛起的关键时期,他不能有任何分心。

兰风冥想了一夜,第二天他将爱德华叫来,给了爱德华许多关于魔法知识的书籍,把空间戒指中的材料也倒了出来。让他去读,去辨识各种魔法器物,魔核,药剂等。从爱德华读书的认真程度兰风看出爱德华走出了阴霾,兰风暗暗地点了点头,离开了自家的院落。

兰风没有带上小天,因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遇到鲍勃就危险了。兰风在四处转悠,寻找着自己商会的班底。兰风转悠到了河边,发现河边石椅上坐着一个身穿鹅黄色连衣裙,大概二十左右的清秀女子,她的眼睛水灵的紧,仿佛能说出话来。但是她的脸上挂着愁容,应该是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情。不过这不影响她的气质,相反这种欲语还休,愁眉锁眼的样子最是能引人犯罪。兰风还小,对这种女孩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但是他知道,这样的女孩对男人有着致命的杀伤力。

所以兰风不请自来,径直走过去坐在了女孩的旁边。女孩在兰风坐下后稍微移了移位置,和兰风保持一定的距离,忧郁的眼神里又多出了些许警惕之色。

兰风开口仿若自言自语:“无论遇到什么困难的事,与人倾诉是最好的选择。”女孩对着前方的空气说道:“即使没有朋友可以宣泄心中的难过,也不会随便地就近原则。”兰风觉得有点意思,继而说道:“一场心与心的谈话,不在乎彼此的亲疏,而在于灵魂是否能够相互吸引。”女孩沉吟了一番,轻启朱唇:“也许是一个灵魂的自以为是罢了!”

兰风笑了笑,不再说话。就这样他们一直从早坐到晚,将太阳送走,月亮迎来。“如果是一条河里的游鱼,能够追逐自己的梦想,活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那该有多好。”女孩痴痴地望着水面柔声地说着。

兰风的衣领被风吹的扬起,女孩的体香在夜深人静时弥漫出来。兰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我有一个世界,里面即将会暗流涌动。现在缺少很多条追逐梦想的鱼,不知你,是否会成为其中一个。”兰风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转头望向了女孩。

女孩看着兰风明亮到可以驱散黑暗的眼睛,那眼睛里没有任何杂质,深邃而清澈。女孩知道眼睛不会撒谎,而且她也没有任何退路了,于是她诚恳地回答道:“我愿意。”

“小丫头,现在讲一讲你的故事。我帮你处理完你的难题后你跟我走。”兰风老气横秋地对着女孩说到。

女孩没有按照兰风的要求做,反而问了兰风一个问题:“您看上了我什么?”兰风没有掩饰,直接了当地说:“脸蛋,身材,警惕性,最重要的是你现在处于危难时刻,这时候救你你会对我忠心无比。”

女孩咯咯笑了一声,说:“您的话胜过我听过的所有花言巧语。”接着她又说到:“我的名字叫戴安娜,我之前的职业是佣公会的前台接待,负责分发任务,提供帮助。本应该就这样一直干下去,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辛苦自由地过完这一生。可这一切的美好在我那该死的父亲的讨债人到来时就结束了。我那该死的父亲赌博成性,欠下了许多的钱。然后,这个无耻的男人,背着我母亲和年幼的我跑了。我和母亲的生活无以为继,母亲只能当妓女来还债和养育我。一直把我养到十六岁,这个时候,那个男人在青枫城的债还完了。母亲,因为长时间被其他男人侮辱,得了病,在三年前去世了。我凭借脸蛋,身材得以在佣兵公会谋得职务养育自己。你知道吗?我小时候用母亲的钱时手都在颤抖,颤抖你懂吗?前不久,又来了一群人。他们是那该死男人在其他城市的讨债人。他们获悉我是他的女儿,逼我还债。我的钱根本不足以填满这个窟窿,佣兵公会长老的儿子安迪对我说他帮我还,前提是嫁给他。我宁愿死,也不会被他这种暴虐,变态的色情狂糟蹋。所以,我来到了河边。”说到中间的时候戴安娜的情绪起伏很大,但是最后一句话她说的很平静,视死如归的平静。

兰风静静地听完,就问了三个字:“多少钱?”戴安娜咬唇说道:“五百金币。”兰风打开空间戒指,数好了五百金币装入另一个口袋直接给了她。

戴安娜捂住嘴惊异地喊道:“您是魔法师?”“算是吧”兰风简单地回答了一句。接着兰风说道:“走吧!先跟我回去,明天再还债。”戴安娜跟着兰风在夜色的掩映下回到了院落。

兰风将戴安娜和爱德华叫来,让他俩互相认识了一下。兰风对他俩交代到:“我的名字是兰风,我的名字不许泄漏,你们以后叫我风大人即可。爱德华你继续看你的书,给你十天时间将它们融会贯通。戴安娜你就跟在我身边,我需要你帮我谈一下生意。好了,现在你俩先休息吧。”爱德华和戴安娜起誓不会让他人知道,躬身离去。

兰风继续冥想,他感觉自己马上就晋级了。但是想想小天,就让兰风郁闷的想要吐血。血契是个神奇的魔法契约,双方一方晋级就能带动另一方晋级。而且契约双方在一定范围内能够感应彼此位置,魔兽五级之后,血契还能让彼此在脑海中沟通交流。

血契虽然好,但不是每个魔兽都会和人类签订。魔兽是高傲的,无法得到魔兽的认可,无法成为它的老朋友。就是把魔兽逼死,它也不会自动和人类签订契约的。兰风是幸运的,他和小天有着血契,进步神速。同时,他又是不幸的,小天的实力甩的兰风连面都见不到。

兰风又冥想了一夜,他感觉星之力和月之力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隐隐中他觉得下次冥想就是星之力晋级之时。

兰风欣悦地带着戴安娜出门了,准备买一个稍大的房子改装成自己的商会。临走时兰风还带走了二十个三级魔晶。

兰风让戴安娜去找房子,因为在青枫城戴安娜比自己熟悉多了。戴安娜看上了一个离院落极近,人流极多的地方。房子的主人积攒了一些钱,加上卖房的钱准备去维多拉郡发展。

兰风一直不说话,只是听着戴安娜和房主人讨价还价。房主人是个中年男人,他在说话的时候眼神总是飘向了戴安娜的胸和长腿。戴安娜也刻意露一露,男主人眼睛都发光了。借着自己睿智的头脑和之前的职业对话技巧,戴安娜以极低的价钱谈下了这笔交易。兰风从头看到尾,最后深深地领悟到:色字头上一把刀啊!兰风还不忘自恋一下,自己挑人的眼光也是绝世无双啊!

一栋有着四层,每一层有一千平方米面积的小阁楼就归于兰风手下了。兰风没有现金,就用了四个三级魔晶抵掉了。一个三级魔晶市场价大约是300金币,四个也才1200金币。兰风赚大发了,这个阁楼单卖没三千金币下不来。兰风再次感叹:女人就是洪水猛兽啊!

房主人走之前还依依不舍地看着戴安娜,戴安娜抛了一个媚眼给他。兰风感觉他骨子都酥了,因为他走着走着就好像要飘起来了。然后在房主人妻子母老虎一般地暴踹之后,房主人焉焉地走了。

“风大人,您要这个房子做什么呢?”戴安娜不解地问道。兰风的眼神熠熠生辉,豪言道:“我要创办一个商会,这个商会在不久的将来会让整个大陆颤抖。”理智告诉戴安娜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但是当她看到了兰风坚定的眼神之后,她仿佛看到了一个商业帝国屹立在遥远的未来。

兰风又和戴安娜置办了很多器物用具,找人进行了装修。就这样忙活了三天,商会从里到外变得焕然一新。一楼出售魔法防具魔法武器,二楼出售药草,魔晶,稀有材料,三楼出售魔法增幅道具,记忆水晶,魔法卷轴,四楼被分为两个部分,小型拍卖会和议事厅,小型拍卖会能支持25人左右的拍卖,议事厅用来兰风处理紧急事务还有宣布总结事情。

兰风将空间戒指里的东西和爱德华正在辨识的大部分东西分类整齐,放置在了各个楼层。自己留下了一些稀有的有用的东西以备不时之需。接着兰风携同爱德华戴安娜去青枫城务所注册商会,在注册时兰风犯了难,起什么名字好呢?

想来想去,兰风想到了风痕这个名字。如风一般迅速,在大陆留下自己的痕迹。交了五十金币,兰风顺利拿到了青枫城驻城许可证。

于是兰风高高兴兴地和爱德华戴安娜回商会,不过回来时一群凶神恶煞的人挡住了去路。他们紧紧地盯着戴安娜,眼中露出淫光,轻佻地说道:“戴安娜,找你几天终于找到你了。你父亲的钱该还给我们了吧。还不起一直伺候我们哥几个也行。实在不行学你妈妈去卖,应该也能赚点钱的,我们可是会经常光顾的哦。”

戴安娜拳头紧握,眼神愤恨,牙关紧咬地吼道:“不要说那个恶心的男人,也不要侮辱我的母亲。拿着你们的钱,滚!”戴安娜将怀中兰风给的装有五百金币的袋子狠狠地甩向了他们。

其中一个个子矮小,猥琐的男人捡起了袋子,仔细地查看了一下。接着露出屎黄色的牙齿奸笑着说道:“看来你真的很有你妈的天赋啊!这么几天就能搞到这么多钱。不过,五百金币难道没有利息吗?没一千金币你今天就别想离开这里了,哥几个也好久没尝尝荤了。”

戴安娜气愤异常,脸色气的通红,更平添了几分魅惑。就在这时,兰风开口说话了:“滚,现在!不滚,爬着回去!”“你很狂啊!你以为你是谁啊!”满脸长麻子的高个子男人无比叫嚣地对着兰风说道。

兰风一句话没有说,只是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了一个攻击魔法卷轴,里面储存了一个一级火属性范围攻击魔法火蛇狂舞。然后,轻轻慢慢地将其打开。

刷刷刷的声音响起,成群的火蛇涌向了讨债的人群,他们在火焰中哀嚎,衣服被烧掉,皮肤被烧焦,全部跪倒在地面容狰狞。

兰风优雅如绅士,柔声说了句:“怪我,第一次用,掌握不好力度和范围,让你们受伤有点重了。下次,你们来的话,我一定会掌握好力度的。”那些人看向兰风就像看着一个魔鬼,人人眼中闪着恐惧之色。戴安娜看向兰风时眼中充斥着感激,内心深处好像多了点她说不清也道不明的东西。

兰风和戴安娜爱德华静静地走了,角落处一双眼睛也消失了。只留下低声的自语:她是属于我的。

兰风请人做了一个紫色的店牌,看起来高贵而典雅。兰风和爱德华一起将店牌挂上,戴安娜在下面帮他们纠正方向和距离。

挂完后,他们三人看着“风痕商会”四个大字。心中突然有了一种看到家的感觉。“风痕商会,今天初步成立”兰风自言自语道,爱德华戴安娜也在心中默默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