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小说: 盛夏落幕安 作者: 致月 更新时间:2022-05-17 字数:1648 阅读进度:15/19

【十五】

五月半,安年像是恢复了些。她之前又进过抢救病房,但所幸安然无事。

她又开始画素描,但不再像以前那样精益求精,有时只是粗粗勾勒轮廓。

她笑容越来越多,杜岚和于君和都很高兴。

于君和现在仍然不去学校,每天守在她身边,不停地刷题看资料。

安年也不再固执地让他回学校,如果待在她身边能让他安心,那倒也不错。

至于她的高考……他们都不向她提及此事,她也不会去谈。

刚醒来那一阵,她撑着身子穿过医院的走廊走到主治医生门口时恰好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她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半年,够了。

高考前几天,安年登录了许久未用的企鹅号,一一给大家发了加油。

大家都陆续回了消息,都很坚定。

也有人问她会不会去参加高考,她也回了说不会,因为身体还没有好。

大家说可惜。

她却想,其实没什么可惜的。

有什么可惜的呢?她来过了不是吗?

于君和去参加高考前细细地叮嘱了她,大至药物,下至水果,连杜岚都笑个不停。

杜岚说:“年年是遇到了个好男孩啊。”

安年也笑,笑着笑着病房里平白添了几分伤感。

安年装作没有察觉到这气氛,她催促道:“好了好了,我记住了,你要加油啊,祝金榜题名。”

于君和沙哑着嗓子,“一定。”

高考结束后班长他们组织了一次聚会,赵苛这些老师都会参加。

班长邀请于君和去,于君本想拒绝,但安年说,“你去吧,最后一次留个纪念,记得回来给我分享。”

他便来了。

基本都是成年了的少年人,赵苛他们也不拦着他们喝酒,只是说注意着点。

于君和一口一口地喝着,赵苛问他,“安年现在怎么样了?”

他苦涩地笑了笑,酒精刺激着神经,他说:“挺好的。”

赵苛也不再追问,他知道安年出了事,却不知道有多严重。他跟杜岚常联系,杜岚也说,挺好的。

他信了。

只是希望上天善良一点,让这个姑娘能够康复。

安年想出院了,这个充满了消毒水味道的房间,她不想她成为最后的葬所。

出院后,她每天也要吃许许多多的药,还要定期去医院检查输液。

药很苦。

七月底,她又回到了医院。

她开始咳血,不断反胃,吃不下任何东西,意识模模糊糊,每天半梦半醒,快速地衰弱了下去。

杜岚每天焦急万分,她越来越焦虑,面色也越来越憔悴,却还是在安年面前保持着微笑。

于君和每天也是强颜欢笑,眼眶总是通红。日日夜夜都守在安年病床旁,不离一步。

安年知道,是要结束了。

结束在这满眼的森白里。

时间过得太快了。

“阿和,”安年轻声唤他,她说:“我喜欢你。”

于君和握着的手微微颤抖,眼尾发红,眼中一片潮湿,偏执地一味重复。

“我爱你年年,我爱你,你别走,你不要离开我……求你。”

“求你……”

“留下来吧,好吗?”

安年半明半昧间,哭了。

她说,对不起。

八月二十七日,安年永久地闭上了眼。

安年死亡的那一刻,杜岚悲恸至极,这个从来强大不已的人,哭得像一个孩子,泣不成声里那个精致利落地商场女强人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完完全全只属于安年的母亲。。

于君和双手握着安年的手,头抵着她的指骨,眼神空洞而麻木,绝望又悲伤。

但她走的前一刻对他说:“别哭,我在。”

于君和半跪在病床前,仿佛失去了光。

他在腐朽,在溃烂,在被埋葬。

夕阳染红了整个长空。

它无边的血色之中包含着无尽的绝望、痛苦与悲伤。

殷红逝去,深沉的地平线归于死寂与平静,浓郁的墨色凝成了黑色的零落。

结束的,不止是一天,也不止是夏天。

一切的一切,都在这夏天的末尾结束了,盛夏的一场相遇终于落幕。

余下的日子里,荒凉枯寂的人间道,只是褪了色的过去与失去,他再也无法再迄及。

玫瑰热烈漂亮一如既往,蝉鸣之声一年一年复又起,盛夏落幕只是依然宁安。

只可惜,故人不在,梦里方才有初见,回忆之中寄着心尖念。

岁岁年年,朝暮无你,不得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