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小说: 盛夏落幕安 作者: 致月 更新时间:2022-05-17 字数:1911 阅读进度:12/19

【十二】

于君和闭上眼,许久后睁开,他郑重其事地将扎好的花束递给她。

“是很多年,”他异常艰难的开口,“是每一年。”

烟火的颜色将少年的轮廓衬托得柔和,他注视着安年清灵干净的面容,喉结上下滚动,斟酌着,终于说出了一直以来都想对她说的、练习过很多遍的话。

“年年,我真的好喜欢你。”

安年一愣,“你说什么?”

她其实没想过他会说出来,她知道于君和喜欢她,只是这样的感情究竟是依赖还是习惯,恐怕他自己都分不清楚。

所以即使是当她每一次坐在深黑色茶几旁看见于君和拿着捧花走下大理石弧形复式楼梯时,当她每一次用素描笔勾勒出他好看的侧脸时,当她每一次打开房门看见他等她的身影时,她都在心动,她也从未将自己的那些心思说出口半分。

她清清楚楚地看着自己的情感日渐浓郁,放任之野蛮生长,一再迷茫纠结。

“我喜欢你。”他低声重复。

“是哪种喜欢呢?”她掩去眸中翻涌的情绪,模样自然,“我也喜欢阿和的。”

“你明知道我在说什么。”于君和小声道:“年年,你别这样,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

“阿和,”她看向华丽的烟火城市,“人这一辈子会遇到许多人,也许你对我只是依赖。”

疯狂鼓噪的心被浇了冰水,他周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

她在拒绝他。

于君和的心脏疼痛万分,却还是掩饰住了他的酸疼与在意,“没关系的,我其实……”

“不是在拒绝,”他听见她的声音,“阿和,你只是依赖,我恰好在你害怕恐惧的时候出现在你的身边,可如果没有我,你也还是会遇见别人。”

“依赖……”他恍恍重复,半晌后才说,“不是依赖,我知道我是什么感情,我知道我对你从头到尾都不是什么依赖……”

“你听我说,阿和,”安年笑了笑,目光从容坚定,“你会遇见别人的,如果一个人如同我一样出现在你身边,陪伴你克服恐惧走过黑暗,对你一样的温柔一样的耐心,说不定你也会和现在一样对那个女孩说出同样的话。”

“我没有那么重要,你也会错了情感。”

他不可置信,“但是我遇到的确然是你,不会有一个人再如同你一样的对我温柔、耐心,陪伴我、鼓励我,也不会有一个人在这个时候被我遇见。”

安年又怔神,她还想再说什么,“可是……”

少年红了眼眶,伸手拥住她,将头埋在她的颈窝。他无法再听她说出什么伤人的话,太疼了。她说的每一句都如同寒刀利刃,刺得他心口生疼。

“没关系年年,没关系的。”他艰难出声,“你不喜欢我没关系,不回应我没关系,我们就这样当朋友也没有关系,可你不要、不要否定我的喜欢……”

他真的受不住。

她有些茫然,颈窝处落了一片冰凉。

有那么重要么?她问自己,如果因为恰到好处的遇见,那便不是喜欢吗?

她是无数次地在他无助时出现在他身边,他也是在她需要陪伴时永远都在。

不会在有一个于君和,也不会再有一个安年。

究竟是怎样的感情,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喜欢这个少年,就不应该因为不确定、犹疑和徘徊而错过。

他遇见的,确然是她。

少年在烟火丛中说出口的喜欢化为了这个坚定而有力的拥抱,许久后她推开于君和,他瞳孔骤缩,抓住她的手。

“你别不要我……”

是他的错,就这样不好吗?是他非要去求他得不到的,是他贪心,是他想要更多,是他错了。

可是,别丢下他。

她伸手抚上他的眉眼,温柔道:“你知道莎萨九零的花语是什么吗?”

于君和看着她,很是茫然困惑,目光澄澈而干净。

她笑着说道:“是热爱。”

“我也喜欢你。”

“你说……什么?”

于君和的声音很轻很轻,他怕惊扰了美丽漂亮的梦境,“别丢下我。”

“不会丢下你。”她又抱住他,重复着:“我喜欢你的,阿和。”

“我所有的迷茫、徘徊和纠结,所有的隐瞒、矫情与从未说出口的事实,都只是因为我怕,我怕你其实没那么喜欢我,也怕你其实也可以喜欢别人,我怕我想错了。”

他哪里会不喜欢她,从她拉住他的手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注定生此妄念,并且甘之如饴。

“我很喜欢你非常喜欢你最是喜欢你。”

他说:“我只喜欢你。”

.

电影幕里的情景不断跳跃。

安年却实在撑不住了,眼皮慢慢闭上,头歪地靠在于君和的肩膀上。他悄无声息地将声音调至静音,心脏在这冬夜里头一次温热无比。

他克制而温柔地吻了吻她的发间,轻轻地说了一句话,话影飘进空气里,消散得没了踪影。

一会儿后他将她拦腰抱起,走进准备好的客房,放在床上后盖上了被子。安年在这个过程中醒了一瞬,看到是于君和又放心地睡了过去。

他关上门,“晚安。”

我的年年。

我不敢告诉你的是。

“我真的好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