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小说: 盛夏落幕安 作者: 致月 更新时间:2022-05-15 字数:2107 阅读进度:9/19

【九】

成川是于君和妈妈的家乡,他失去了她,父亲恨死了他,他也恨他自己。他想了很久,最后决定离开那个生活了许多年的城市来到这里,是想离妈妈出生地方近一些。

其实他早该去死的,可这是母亲拼命救下来的一条命。

他得活下来。

“脸上这道疤……”他轻描淡写,毫不在意,“是那场车祸,车祸后疤就留了下来。”

“我很幸运的逃脱了死神,妈妈拼命护住了我,她对我说了最后一句话是‘小和,妈妈永远爱你,你好好活下去’。”

那时他的耳边轰鸣,眼睛上都落满了血,他努力地睁大眼睛,却怎么都看不清她的脸,只听见了像梦一样的声音。

于君和醒来后就已经呆在了满眼森白的医院,他很好,除了腿和脸我哪里都没有受伤,他完好无损。

而于尘则癫狂又绝望,他看着于君和这张和何嘉相似的脸,说:“嘉嘉死了。”

“你害死的。”

“你胡说——”

他不相信,拖着伤了的腿去看她,却发现是真的……只剩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于君和拿起一支他剪下来的卡罗拉,一只手拢着大而饱满的花朵。

他说:“那时候我九岁,七月十四日是我妈妈的忌日。父亲是个医生,妈妈在他面前停止了呼吸。……在我眼里他就像齐天大圣无所不能,他冰冷、理智、清醒,可那时候他抱着母亲哭得像个孩子。”

于君和停顿几秒,说道:“他问我,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死的不是我。如果可以,如果再来一次,我希望死的是我。如果我没有选择让她去开家长会,如果我没有撒娇,那么一切都会不一样。发生那件事的人会是我,而妈妈会很继续和爸爸好好地生活下去。我拒绝治疗脸上的伤,伤疤结痂后很痒,又痒又痛。”

“我想,这样可以让我清醒一点。”

于君和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他变得那样固执,非要何嘉去参加家长会。那个撒娇的、异常的于君和根本不是他。何嘉当然不会拒绝他难得的请求,于是她空出了她的时间去参加那场他从未要求他他们参加的家长会。

可是没想到……如此便是一隔永生。

他面色云淡风轻,仿佛事件的主人公不是他自己。华丽漂亮的水晶灯洒下的光将他笼罩,他沉浸在过去的往事里。眉眼阴郁而带着死寂。

安年心口钝疼,喉间涌起酸意,她很认真地听着。

他还在继续:“从那以后父亲就变了个人,他消沉颓废,疯狂折腾自己,整日整日呆在妈妈的房间里或者是去妈妈的墓园,不再管我,也拒绝见任何人,更不许我沾染任何与妈妈有关的东西。他对我说对不起,他知道不是我的错,可他就是恨我。恨我那天要妈妈同我一起去参加家长会,恨我活了下来却是用妈妈的命换来的。”

“……我想去陪她,父亲流着泪眼圈通红,他说,你凭什么离开?嘉嘉的命在你身上你凭什么就这样放弃?你就该过得好好的,带着你这辈子都无法弥补的错误活成嘉嘉最期望的样子。”

“后来他摸着我的伤,他说,对不起小和,爸爸对不起你,但是我受不了,很痛苦很疼,我根本就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原谅你……你知道我只爱她,你知道我只爱她的……他抱着我泣不成声,我也崩溃大哭,我恨死了自己,我就不该存在。”

“是我害死了她。”

他勉强地笑笑,用剪刀剪去卡罗拉茎上锋利的刺,又道:“朋友知道了我的事,安慰我和我待在一起,他们给了我他们全部的善良、耐心与坚持,可我沉默、冷淡以及不断地拒绝,渐渐的,我周围的人都一干二净。”

“……八年,我痛不欲生地过活。得了中度抑郁症,必须吃舍曲林和氟西汀,心理医生是你知道的沈医生。”

安年:“药是你那个白色的维生素瓶子?”

玫瑰刺扎到了他的手指,他无所谓地点头,“是,所以不让你看,因为很苦。”

“最后我选择回到妈妈出生的地方,回到她曾经生活的地方。一个人来这里,也许是一种惩罚,也或许是折磨,又或许是,我选择放过自己。父亲没有阻止我,只是最后见了我一面,他告诉我说,我会负责你的生活,从今往后,你既然决定走,就别出现在我面前,你知道我有多恨你。”

“他该好好珍惜你的,”安年说,“阿姨用生命换来你的活着,证明她真的很爱你。”

他摇摇头,“错了。”

“父亲这辈子明明可以和妈妈好好的,是我的存在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后果。我分走了妈妈的爱,父亲为了让妈妈开心,他也会装作很爱我的样子。可事实上他嫉妒得不行。”

他小时候很调皮的,让何嘉操了很多的心。

于尘就单独带于君和出去玩了一天,在游乐园里快要结束的时候。

他的神色淡漠冰冷,像是在看一个无关的人。

他之间夹着烟烟,言语冷厉无温,他说:“我不管你是不是小孩子,也不管你是不是我的儿子,你可以调皮捣乱,但是你已经超过了限度。只要你听话我什么都可以给你,你喜欢的玩具,喜欢的衣服,喜欢玩的游戏……但你必须听话。嘉嘉希望你成绩好你就必须成绩好,希望你听话你就得听话,这就是你存在的意义。她那么爱你,你应该让她开心,懂吗?”

那时候于君和才突然意识到,除了妈妈,父亲根本不会爱任何人,他也不爱他。

于是他后面变得足够听话,足够认真,足够优秀,不再调皮捣蛋,也不再让人操心。

所幸他很聪明,什么都学,也什么也都会。

他成为了人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母亲很高兴,父亲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