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小说: 盛夏落幕安 作者: 致月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1909 阅读进度:8/19

【八】

安年闭上眼,脑子里一片混乱,她其实想不通,为什么那天在他家她非要问出那些话那件事,也不明白她的失态。

她实在有点不懂自己了,从来没有犯过那样的错误,带着逼迫的语气,硬生生询问。

何必呢?

她想,喜欢这件事,终究是无法避免的。

而他究竟有没有动过心她不知道,但她……

不越界。

不要越界。

不能越界。

“年年,”于君和拽了拽她的衣角,压低嗓音问:“你不开心吗?”

交缠成麻的思绪被打断,安年转头看向他,眼中还有未消去的烦躁与压抑,只是被她生生压了下去。

她笑了笑,理了理衣角,温声道:“没有。”

于君和愣了愣,点点头,便不在说话。

她明明就是不开心的,他注视着她干净柔和的侧脸,察觉到了疏离与排斥。

她在排斥他。

因为他的不坦诚,因为他的抗拒。

是吗?

这种感觉让于君和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即将无能为力的失去,心尖涌起剧烈尖锐的疼痛,他下颌紧绷,阴郁浮上眼角眉梢,眸色沉沉,唇色苍白。

他这是……

发病了。

还在上课,不能暴躁,不能出事,不能如此。

年年、年年。

他克制着呼吸,指尖颤抖地从桌底摸出维生素的瓶子,倒出三颗白色药片喂进嘴里。

他有病。

他就是个根本没办法好的怪物。

果然他该听沈医生的话,不该交朋友,不该心怀渴望,不该迈出那一步,不该去学会喜欢,也不该有那些起起浮浮的情绪。

是他错了。

她不高兴。

于君和知道是因为什么,但他说不出口,他没办法,他真的怕。

从九岁到现在,他失去、不断地失去,直到彻底一无所有,却从未拥有过。

不会再有人如是耐心,也不会再有人如是温柔。

可他什么也没有。

嘴里嚼着药片,眸光木然,内心深处泛起苦涩涌至喉间,吃了两年的药,这次他竟然觉得,真的好苦。

于君和整个人都在颤抖。

他在吃维生素片。

……黑色笔记本。

不坐电梯。

说到过去的沉默。

眼中闪过的痛苦。

……

电光火石间,安年恍惚中突然明白了许多东西,关于他的沉默、抵触、孤寂,关于他的如今、现在、恐惧,又关于他的从未说出口的、真正的他自己。

他在骗她,那不是维生素片,他在吃药,他怕黑、幽闭、不镇定,他躲着她。

只是为了,不让她看到。

原来是这样。

脑子里联系起以前相处的种种,安年突然开始后悔,后悔她的莫名其妙的坚持,也后悔她的不知界限的反复询问。

物理老师周岁半在遥遥的讲台侃侃而谈,安年开始明白。

没有关系,不告诉她没关系,躲着她没关系,抵触着关于过去的一切也没有关系。

她承认自己喜欢他。

守着,就这样守着,等待那些所谓的缘分,也挺好的。

“药很苦的,你这样嚼就会更苦的。”安年温柔地将水杯塞进他的手里,又摸出一颗糖,“没事的,吃糖。”

她知道……

于君和终于冷静下来,药物的苦楚弥漫在口中,他低着头,始终不敢看安年,只是木讷且顺从地接过东西。

安年耐心将糖纸剥开,说:“于君和,你看着我。”

于君和掌心握紧,抿着苍白的唇看向她,眸中挣扎,他想叫她的名字,却怎么样都说不出话。

这时候下课了。

“没关系的。”她说:“对不起,是我不好。”

“我没有顾虑到你的感受,问了你太多次关于你的过去,我没有逼你,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其实我知道关于你的一些事情,我猜到了。”

于君和瞳孔紧缩,安年握住他的手,继续道:“你放心,我不再问你。我一直在这里,你想什么时候告诉我都可以,不说也行。”

“不要害怕,我没有生气。”

“好起来,”她轻声问:“好吗?”

彼时教室里是一片嘈杂的喧嚣,窗外的常青树的叶被风吹拂发出沙沙响。

糖在口中融化,漾开丝丝的甜腻。

许久后,少年终于开口,“你别走。”他反手扣住她纤细莹白的手腕,眼圈微红,声音颤抖,“别离开我。我只遇见了你,我……我好不容易才遇到可以接纳我的你。”

“年年,别走。”

“别走。”

窗外吹过秋天的风,秋阳的光温润礼貌,敛去了盛夏的张扬与恣意。

她唇角轻扬,发丝被轻轻卷起又落下。窗外白/粉玫瑰浪漫,绯红蔷薇温柔,漫光和煦明媚,白色校服上晕了一层金色,岁月静好也漫长。

“我不会走的。”

她认真道:“我就在这里。”

“嗯。”

那天的时光渐渐远去,定格,成了梦境。于君和突然不再害怕,那一瞬间的满足来自于安年的坚定。

他以为她说的一直陪着他是真的,只是那时候他还不明白,有些东西是无论如何都守不住的。

他坚信不疑的,都将粉碎成尘。

再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