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阳光明媚的炙热沙城

小说: 群青之色 作者: 夏奈克劳德 更新时间:2022-06-25 字数:3920 阅读进度:20/29

没有任何交流,三兄弟默契地摁开计分板,在外挂选手的头像下点了举报。

穿墙作弊,自瞄作弊,其他作弊,三项拉满,完全符合无可置疑原则,外观选手给他们带来了极其糟糕的游戏体验。

你和他对枪肯定是对不过他的,无论是穿墙还是瞬秒,只要你一进入外挂选手的可射击范围内就已经死定了。

无论你往哪里跑他都知道你的具体方向,你不仅找不到他,甚至还将可能面对被偷袭的风险。

何其绝望,何其悲哀!

然而在这时,何了凡、李青铜、王遥骆三人本可以一退了之并重新进入下一把,但他们却在明知道结果的情况下,做了一个顽固、愚蠢的选择。

他们决定和外挂斗争到底,即使接下来的十几回合都成了垃圾时间。

何了凡观察到敌方只存在一个外挂玩家,这还勉强算是个好消息,至少可以把他的队友都杀了,最后再来对付他一个人。

李青铜则提出,可以多用投掷物,几个人躲在一个角落里把手榴弹全扔出去总能撞运气把他炸死。

王遥骆却意外地变得闭口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虽然也配合另外两人的行动,但看上去似乎是心态被打崩了。

由于第一个回合,匪徒由惨败的结果收场,第二个回合开始的时候,虽然有战败辅助,但全队除了李青铜外,何了凡一众人都变成了穷光蛋,他似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进行第一回合的,所以什么东西都没买,只用了出生时默认的小手枪。

李青铜想了想,和外挂打游戏应该和平时打游戏有所区别,所以第二局他又是什么都没有买,选择存钱,准备在关键时刻再来动用。

何了凡注意到了李青铜的举动,等到明白他之所以这样做的时候,为时已晚。他想到这一回合就算了,从下个回合开始一定要存钱。

王遥骆沉默着没有说话,虽然又是无甲沙鹰的出门装,但在他死前也杀了两个,打残了一个,算是将自己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成为了匪徒这一方顶梁柱一般的存在,何了凡与李青铜则比他稍逊色一点。

反观敌方的战绩,击杀似乎被那个外挂选手占了个遍,也不知道他的队友是怎么想的,只能勉强混到两三个助攻。

第二个回合无悬念的结束了。

第三个回合、第四个回合…接下的也都是,只能从外挂哥的队友身上做文章,有时运气好能杀到只剩他一个,但到了那时,外挂哥则将处理残局的能力发挥到了淋漓尽致,无论是一打二还是一打三都能全身而退。

每到了那个时候,他都将化身为陀螺,旋转跳跃不停歇,将比赛的胜利当作囊中之物。

时间艰难地流逝着,比分拉到12-0,何了凡一行人的眉头已皱成一团,或许零封将成为这场比赛最后的结局。

到了这个时候,外挂哥的四个队友几乎都开始乱搞起来,开始各种送枪、送人头,反正最后的结果都是索然无味的胜利,还不如在此之前放飞自我。

李青铜已经攒了许多回合的钱,每轮到足够自己买下全甲大狙的时候,他都会毫不吝惜地剁手,或许只有用这个才可能打开局面了,李青铜抱着最后的希望。

何了凡的情况与李青铜几乎一致,也把狙击枪当成了翻盘的曙光,但每到回合的最后,外挂哥都会出场把匪徒全部干掉,曙光也一次次的最后幻灭掉了,但终究也没有放弃。

王遥骆则不一样了,他是一有钱都会尽力将自己武装到最强的地步,每一个回合都拼尽了全力,当作是最后一把来打。

到了第十三个回合,匪徒方依然没能拿下一分,或许真的要被外挂哥剃成光头了,何了凡三人一想到这个便觉得羞耻,竟在这种恶劣的局势下越战越勇,越战越败。

何了凡心急如焚,即使是输也要稍微赢回一点面子,他正拼命地强要自己想出打破困境的办法。快想想办法啊!你不是那么聪明吗?他在心里告诉自己道。

或许是三人的坚守不退起了效果,到了这第十三个回合的时候,局势竟意外地发生了转变,外挂哥突然停止了旋转,变得十分愚蠢。

“这是把挂关了吧?也知道自己要是太猖狂了是会被系统封号的。”,何了凡无奈地苦笑道。

果然就像王遥骆所说的那样,开外挂的人智商一般都特别低,在正常情况下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在做匪徒的最后一回合,王遥骆竟一人将警察全歼,获得了五杀大捷。

这一战果大大激励了何了凡一众人的信心,兴高采烈地喊了几声nice,局势的天秤向他们这一方慢慢倾斜过来了。

1-12

7-12

9-13

14-14

少年们的激情被完全点燃了,竟然在最后还剩两个回合的时候,奇迹般地将比分慢慢追平了。

“好起来了,好起来了!”,王遥骆盯着屏幕,渐渐又恢复了活力,兄弟三人会心一笑。

第二十八回合,这时警察和匪徒的队伍早已轮换了一遍,现在是何了凡一众人当警察一方。

正当准备时间一分一秒将要结束进入到正式比赛的时候,竟眼见有人退出了游戏,匪徒一方投票按下了暂停。

系统提示:玩家“simple'slittlebrother”断开了游戏连接。

暂停是cs:go的机制之一,玩家们可以通过手动投票的方式来让游戏暂停,以方便掉线的玩家能在不耽误游戏局势的情况下重新进入到比赛当中。

何了凡、王遥骆、李青铜三人耐心地等待着,不巧却看见敌方竟有人在公屏打字,嘲讽了起来。

若是换做平时,他们肯定是变身素质玩家喷了回去,但现在他们却全然没有把这当成一回事,已经进入状态,一切只为了最后的胜利。

等待之余,王遥骆做了一个猜想,向伙伴们问道:“他是不是退出去又去开挂了?”

“多半是了。”,李青铜努嘴道,又拿出了一根百奇棒,“这么久了还没连上来。”

“就算又去开了我们也给他干回去。”,何了凡说道,语气十分的鉴定,“外挂怎么了?就不能打了吗?”

系统提示:玩家“simple'slittlebrother”已进入游戏。

看到外挂哥又连回游戏,三人已迫不及待,活动了下筋骨手腕,开始了最后的厮杀。

明明刚开局的时候,他们都还被打得很惨,看不到任何的希望,然而他们还是咬牙坚持了下去,甚至将比分追平,这就是少年的意气和血性,竟能在置于死地的情形下找到生的希望。

比赛开始后,何了凡迅速从警家跑向中门后面,端起了大狙向中门架去。

何了凡的手感已经热了起来,在之前的回合中已经打出了不少精彩操作,而现在他正屏住呼吸,等待着外挂哥的来临。

那道旋转跳跃的身影如约而至!

经过二十几个回合的交战,何了凡已经有了一套熟练的应对方法。

外挂哥照常跳了出来,这时他的身影在何了凡的瞄准镜中已经缓慢了许多。

相比于最初只能勉强抓住模糊的轮廓,现在竟能看到他的全身,因为还在空中,外挂哥的枪口的方向还离自己有些角度。

何了凡下意识扣下了板机。

砰!

砰!

两道枪声同时响彻在中路上空。

系统提示:“cloud”击杀了“simple'slittlebrother”

“simple'slittlebrother”击杀了“cloud”。

“nice!”,李青铜和王遥骆吼道!为了此刻他们已等了很久。

何了凡难受地侧过了头,刚才那一枪已经是他的极限,一瞬之后就连视线都变得恍惚起来。

他很快回过神来,进入了观战模式,因为就算外挂哥死了,这把游戏也远还没有结束。

敌方选手突然又认真起来了,此时双方就像是被关在同一个笼子的两只野兽,终要拼命来争取最后的胜利,然而第二十九回合的胜利终究是留给有准备的一方的。

何了凡一方通过了4换5的惨痛代价获得了掌握赛点的优秀局势!若能再赢下一最后一个回合,他们则将以16-14的比分完成惊天动地的大翻盘!

骄阳高悬在沙城空中,竞赛的空气变得愈来愈热烈!

李青铜打了一个赌,以胜利为赌注,他放弃了先前常守的a大道转而奔向了b点。

他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全甲,m4步枪,拆弹器,还有手榴弹、烟雾弹、燃烧弹和闪光弹。

他飞快跑进b点,耐心地坐着等待。

三个人的脚步声传入了李青铜的耳中,他赌对了!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往通往b点的小洞里扔了一发燃烧弹和手榴弹,效果拔群!还没有见到敌人便对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火焰在b洞里熊熊燃烧着,李青铜自信地以为这能暂时抵挡住这波攻势,便扭头转身换了一个架住b洞的点位。

结果谁知敌方的匪徒们已经不要命了,竟发疯般地全冲了进来,李青铜回避不及,落得一个惨死的结局,他愤怒地锤了一下键盘。

系统提示:b点已安装炸弹!

何了凡和王遥骆通过李青铜的死讯以及系统的提示,得到了敌方残血的五名匪徒已经将b点占据的消息,紧接着便带领两名路人赶了过去。

“我给你们扔烟和闪!”,王遥骆吼道,何了凡听后毫不多想便冲了进去,相信队友是最好的选择。

因为上一回合的狙击枪因为死亡而掉落了,这最后一回合何了凡只得买了一把m4a4的步枪,虽然没有一枪一个的强大威力,但何了凡还是在被外挂哥杀掉之前补掉了他的四个队友。

李青铜在观战模式中盯着何了凡大杀四方的盛况,想到这正是在自己的帮助下完成的,便喜不望收。

接下来只剩下王遥骆和外挂哥了,1v1的最终大残局!

这时必须要特别冷静才行,稍有一点失误都将前功尽弃!王遥骆小心翼翼地打算摸进了b点,他知道外挂哥的大致方位。

何了凡与李青铜安静地看着比赛的几十秒,终于快要结束了!走到现在这一步已经让他们筋疲力尽。

高手过招都是在眨眼间分出胜负的,王遥骆换了一把掉在地上的ak47,在听到了脚步声的同时就神一般地将准星甩到了声源发出的地方,一枪穿爆了职业哥的头,自己则毫发无损。

ak47,强大又可靠,是世上最流行的突击步枪之—。近距离内控制好的短点射极为致命,无愧盛名!

“nice!”,何了凡与李青铜狂喜地吼道,紧接着,他们听到c4炸药包发出滴滴声也愈加紧促了,进入到倒数阶段。

“兄弟冷静一下快拆包!要炸了!”,何了凡与李青铜急切地说道,面露狂喜之色。

王遥骆手忙脚乱地跑了过去,脑子里都还是一片空白,便拆除起了c4炸药包。

进度条慢慢将走向圆满,c4炸药包不断发出的滴滴声最终戛然而止。

整个b点炸上了天,渣砾慢慢从空中掉落,何了凡、李青铜、王遥骆看着明媚的阳光洒在青春走过的炙热沙城,万籁俱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