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有为青年的死亡(下)

小说: 群青之色 作者: 夏奈克劳德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2399 阅读进度:10/29

女儿的出现,像一道曙光照进了鸡哥黯淡的生命里,他又开始积极起来,希望可以再争取到减刑的机会。

这样他就能够早日出狱,重新开始暂停了的人生。

监狱里的日子十分枯燥乏味,鸡哥还有许多人的青春时光都是在这里结束的,他们不会知道外面的世界正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年轻的时候大家都以为幸福都是永恒的,但到后来少年们慢慢变老,才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跟上时代脚步。

你每长高一分,去到新的城市开始新的学习或者工作,你的过去、现在还有父母都在渐渐离你远去,终有一天会变得模糊不堪,时间和生活不会是一层不变的。

鸡哥的两鬓开始慢慢冒出白发,虽然没有增肥,但他的肌肉却因为岁月的消磨变得消失不见了。

他不再雄浑有力了,甚至在他面对镜子剃胡子的时候,他惊人地发现自己竟和曾经自己的父母那般苍老了。

那双像死了一样的眼睛,鸡哥无法再从里面看到任何激情和快乐涌现出来,法令纹延着他的鼻子两边深深地凿在油腻的脸上。

鸡哥想哭,他真的变老了,但最终却连哽咽都无法发出,只是心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似乎早就变得破碎不堪。

鸡哥终于又再争取到减刑的机会,加上过去的,总共减刑两年,一九九三年入狱,本来要蹲到二零一三年,现在到二零一一年就能出去了,鸡哥十分的快乐。

但这份快乐没有持续多久,它再一度消失了,就像过去的父母、妻子还有兄弟一样,那曾是他最重要、最珍贵的东西,现在鸡哥感到自己又失去女儿了。

他曾夺走了别人的儿子、丈夫还有兄弟,甚至是父亲,法律和时间终于也从他身上一一讨回了,因果相报,恶性循环。

他的女儿终于也停止给他寄信了,鸡哥彻底崩溃了,他完了,他的青春完了,人生也完了,一切都在他二十岁那年就已经结束。

他是一个杀人犯,他违反了法律,如果是其他错误还能浪子回头,但鸡哥在杀了一个人的同时,也把自己给杀死了。

每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鸡哥都变得痛苦不堪,他的负罪感叫他无法入眠,头发大把大把地掉落,每一天都像是一年。

终于,在二零一一的深冬,鸡哥终于出狱了,他孤零零地回到世界,回到终都市。

他想回家,但他找不到路,他拿着监狱发给他的崭新的人民币,面值相比过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鸡哥甚至难以到一个报亭去买一张地图。

他想找兄弟,但是早就断了联系,父母也是...妻子也是...女儿也是...

他坐上公交车,车辆缓慢地穿过终都市的一部分,他看到年轻人们的穿着比那时的摇滚明星还要时髦,到处也都修满了高楼大厦,鸡哥目瞪口呆,他走下公交车,往家记住中的方向走去。

他最终没能回到家,那里变成了一个巨型的商业中心,鸡哥茫然地坐在马路牙子上,路过的人们像看傻子一样看他。

后来,在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鸡哥找到了自己的父母,不过是在公墓里面,刺骨的寒风打在鸡哥的脸上,但他毫无所动。

他终于和女儿见了一面,女孩儿长大后很漂亮,也很争气,考上了个211大学。

鸡哥努力想说些什么,欲又止,最终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心情发作在脸上,女孩儿失去耐心,冷冷地丢下了一句话。

“你真恶心。”

假如说,鸡哥如果当年还愿意好好过日子,那他说不定还可能大有作为,但可惜没有如果,那个被杀掉的人没有如果,鸡哥也没有如果,那个有为青年已经死了。

鸡哥再也没见过女儿一面,他甚至不敢去祈求她的原谅,从那以后他开始大量的酗酒,希望可以借此麻痹自己,那样才可能会稍微好受一点。

鸡哥甚至想念起了还在监狱时的生活,在外面甚至还不如在监狱那样过得舒心。

直到鸡哥碰到了“教父”,那个漂亮的女人想请鸡哥去她的酒吧镇场子,因为鸡哥杀过人,进过监狱,他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教父”向鸡哥保证一定会给他安逸舒适的生活。

鸡哥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并不是相信“教父”,而只是想谋得一个栖身之所。

“教父”履行了她的承诺,不仅每个月都给了鸡哥一笔优渥的薪水,还教鸡哥如何去生活。

“手机是这样用的,你轻轻点就行了,对,就是这样。”

“这里是地铁站,是挺像公交车的,不过要快得多,也不会堵车,只是有时候会很挤。”

“你看那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儿,你喜欢吗?好好好,不开玩笑了。”

...

“教父”每天都会空出一点时间陪伴鸡哥,为了帮助他能够快速适应目前的社会。

最开始,鸡哥以为这只是“教父”笼络人心的一种手段而已,但他后来才慢慢发现,明明自己不过是一个被社会所抛弃的废物,“教父”完全没有必要这样耐心地照顾自己。

她的到来渐渐成为了鸡哥心中的那道纯洁的月光,照亮了在黑夜中的前路。

“教父”给了鸡哥救赎。

在“教父”的照顾和接纳下,鸡哥渐渐变得富态起来,也慢慢适应了监狱外的世界,他在里面待了大半辈子,如今竟也能像普通人一样正常生活了。

鸡哥想到,即使是笼络人心,自己也愿意钻入她的圈套之中,对她忠诚,即便“教父”让自己再去做一些肮脏的事情,自己也乐意效劳...

“避难地”在暗地里做了不少肮脏的生意,小到镇场子做生意,大到追杀能对“教父”产生危害的人,这一切都少不了鸡哥的帮助和打理。

“避难地”在近年越做越大的,乃至成为了终都市阴影世界里不可小觑的一股力量,而颜墨鲤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加入“避难地”的。

然而在最近,“避难地”里却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颜墨鲤坏了“教父”的大生意,让组织白白蒙受了声誉和财富上的巨大损失。

照规矩,鸡哥派人准备清理门户,于是便发生了开学第一天颜墨鲤被追杀的事情。

然而意外的是,颜墨鲤居然逃出生天,这使得他成为了能对“避难地”甚至“教父”本人产生巨大危害的一个存在。

如果“避难地”贩卖毒品这件事被暴露了出来,其后果则是不堪设想的。

为了能够安然度过这次巨大的危机,“避难地”方面正谋划着一场声势浩大的行动,其目的就是抹杀掉颜墨鲤极其知情人士的存在。

而鸡哥现在已经想好办法了,他打开“外卖饭盒”,里面装着的正是一把土制手枪和配套的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