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有为青年的死亡(上)

小说: 群青之色 作者: 夏奈克劳德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2452 阅读进度:9/29

临近关键时刻,鸡哥点了一份“回锅肉炒饭”的“外卖”。

我国的大部分中年男人都有这样的嗜好,一旦拿起就很难再放下了。

鸡哥坐在吧台边,酒吧白天通常都很难有生意,更何况是在上班日,但为了赚那点钱,每天都坚持开门,二十四小时从未中断过。

“避难地”九眼桥酒吧街里的一个随处都能见到的寻常酒吧,鱼龙混杂,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小酒吧还有着这样的阴影。

“避难地”不仅做寻常的酒水生意,有时候甚至还会提供一些特殊服务。

但由于社会治安的加强,那些见不得的人的脏事都在“地下”秘密进行着。

带颜色的服务...一本万利的服务......这些都是最来钱的生意,即使被记在了法典之上,但总有人愿意为了高昂的利润铤而走险。

为了维持这些生意能够长期稳定的发展下去,甚至做大做强,本来被社会抛弃和鄙视的人们来到这里,焕发了职业的第二春。

他们大多都出生在社会最底层的地方,教育程度极度低下,有的甚至连字都认不全,但是“避难地”要招聘的人才之中并没有学历要求。

只要你犯事蹲过监狱或是拘留所,只要你在砍人这方面拥有天赋,那你就是重视的人才,当然取而代之的,你需要流血流汗,甚至付出生命,因为这里是你的第二个家。

鸡哥是个顶着啤酒肚的中年油腻男人,他的老婆在离开鸡哥的同时还送了顶帽子给他,他读了大学的小孩也鄙视他,可以说人生已经提前走到了末路。

但他遇到了“教父”,鸡哥的命运之轮随着那个美丽的女人的到来,再度转动了起来。

别看鸡哥一幅废物的样子,但即便是他,也有过轻狂冲动的青春。

在他还是个年轻人的时候,鸡哥还拥有着无限的精力和未来,因为家在火车站附近的贫民窟里,他就经常跟着小伙伴翻过围墙,攀上运送货物的火车,从里面拿了许多好东西出去,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他每天都过得十分快乐。

鸡哥和小伙伴们总能找到新的乐子,偷摸骗抢,无恶不作。

那时的社会环境还不像现在这样安全,热血的年轻认都以自己能有一把枪为光荣,总能看见血拼后的有人倒下然后再也起不来,终都市人民监狱天天都有人进进出出,往来不绝,好不热闹。

鸡哥当年也是个热血的年轻人,他家里人以为让鸡哥结婚了就能让他多少安分一点,就给他安排了相亲,对方的家境虽然也不怎么样,但相貌总归不错,鸡哥瞧她很顺眼,两家很快就结了亲。

但好景不长,鸡哥和后来那些常告诫年轻人要好好生活的故事里的主角一样,没过几天安稳日子,就又和小伙伴们出去玩耍了。

但玩着玩着,鸡哥把事故搞出来了,他和几个好兄弟失手把人打死了!

而鸡哥为了兄弟情义,竟主动抗下了大部分的罪责,一轮流程走了下去,鸡哥被判处了长达二十年的有期徒刑。

当时进监狱或者进派出所都还是个流行的时尚,但这对鸡哥一家人这实在是个噩耗般的消息,鸡哥刚进去的时候,他老婆已经怀了快两个月的孩子了。

年轻人们以为幸福的日子会永远地继续下去,鸡哥虽然失去了自由,不过他却很天真地认为自己不过是换了个地方过日子,在哪里都一样,但是他很快就后悔了。

他的狱友对他并不友善,轻则口头侮辱,重则拳打脚踢,那时制度还不完善,从业人员的素质也有待提高,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常常睁一只眼闭眼。

毕竟鸡哥活该,凭什么同情他?

但鸡哥的希望还没有消去,还有好兄弟和家人会定期来看他,二十年后出来了还是一条好汉,抱着这样的想法,鸡哥慢慢地老去了。

鸡哥的家人从他犯事后被抓进派出所等候审讯的时候就从他的世界完全消失了,鸡哥后来才知道他们选择和自己断绝了关系,他老婆寄来的信上就是这样说的,随信附带的,还有一张离婚协议书,她会把孩子养大,但是希望鸡哥可以签字...

鸡哥看后怒不可遏,不仅没有签字,还把信连带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暴跳如雷地痛骂并诅咒着他曾深爱过的家人和妻子。

然后是他的好兄弟们,最开始鸡哥进去后,每隔几个月还有人愿意过来看他,甚至还陪他度过了一个新年,鸡哥满心欢喜。

就算失去了家人,自己还有兄弟嘛,他这样想着,就连每天例行劳动改造的时候都充满了动力,甚至被评了劳动标兵。

鸡哥年轻时特别爱看《钢铁是怎么炼成的》这本书,他认为自己和保尔柯察金一样,目前只是碰到了生命中必须的挫折。

但慢慢地,好兄弟们也和鸡哥断了联系,有的陆陆续续也和他一样进了监狱,鸡哥的太阳慢慢沉了下去,他的青春就这样蹉跎了,这时离他进监狱的时候刚刚仅过两年。

鸡哥开始怀念起他曾拥有过的自由、爱情和家人,终日沉溺在悲痛和极度懊悔的漩涡当中,一九九五年,他二十岁,已经有半支身子埋入了黄土。

鸡哥的热情和精力慢慢消失不见了,找都找不到丢在了哪里,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具行尸走肉。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小孩,至于是个小子还是个女娃,他痛苦地发现自己竟然都不知道。

然后过了很久,鸡哥久违地收到了寄给他的信,那是他女儿写的,蚯蚓歪歪扭扭地在黄色的草稿纸上爬,看来连笔都还抓不稳,鸡哥心疼之余又感到了幸福,他很久再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信封里面还附有一张合照,上面有三个人,站在最醒目位置的是一个小女孩儿,模样俊秀可爱,和过去的鸡哥一样。

小女孩儿在信上写道,自己虽然从未与鸡哥见面,但却十分想念爸爸,她叫爸爸不要担心,一定要好好改造,重新做人,她会好好生活。

鸡哥留下了感动和幸福的泪水,他把信手收得整整齐齐,当作是珍藏。而那张照片,鸡哥则把它撕成三半,只有一部分是自己梦想看到的。

鸡哥又燃起了生活的希望,那团火在他心里烧了很久,但是他毕竟已经不再是年轻人了,所以那也只是余烬,自那之后,他开始期待起未来的生活。

鸡哥开始每隔几个月都会收到女儿的来信了,每一次也都会附带一张女儿的小照片,她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甚是可爱,鸡哥拿着这些照片对比起来,她慢慢开始长高。

后来过了很久很久,监狱方面因为鸡哥表现积极,给了他减刑,劳改场上,阳光洒在鸡哥的双肩,仿佛还是自由人。

他计算着时间,鸡哥心急如焚地渴望着能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那一天,这样他就能见到女儿了,最好的情况下,多少还能尽下作为父亲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