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9 置身事外,欲离去

小说: 请神,开局关二爷上身 作者: 理发的小强2 更新时间:2022-05-12 字数:2278 阅读进度:9/174

李牧民本想拒绝,但又想到原主的积蓄都给了小梅,自己以后吃喝也需要钱,于是说到。

“把钱留下一些,其他的都分给村民吧。”

族长愣了愣,然后夸赞道:“牧民你的心肠就是好,以后村子有福了。正好青河村现在没了村长,我与族人商议了,打算推举牧民你做村长。

之后再将这些东西给村民分了,正好笼络人心,得个好名声,不过这房契,族叔觉得还是留下。

你看你现在还住着破茅草屋,应该换一个住处了,鲁图人不怎么样,但他那宅子确定不错。”

李牧民摇了摇头:“村长你们另选他人吧,房子也不需要,你们谁有需要就给谁吧,我准备过几天离开村子,是否会回来,什么时候回来还不一定。”

族长大惊失色,急忙劝说:“牧民你可不能走啊!你走了,我们李氏又会被鲁氏打压,之前不知多少族人成为祭品。”

“土地爷和河神已死,不会有人再成为祭品了。”

李牧民又抬头看着空中布满血丝的巨大眼球:“我不可能一直待在青河村,我想出去看看,这个世界还有多少不同寻常的地方。”

族长感觉到了李牧民的坚决,沉默片刻,说到:“你是有本事的人,想出去闯荡族叔也阻拦不了,不管怎么说,房子还是要有的,族叔先替你保管,以后回来有个落脚的地方。”

李牧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问到:“族长可有地图?”

“地图?”族长摇了摇头:“我活了这么久也没见过。”

“那族长可知附近的城镇在什么方向,我先去附近城镇看看。”李牧民继续问到。

族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历任村长都不允许我们离开村子。城里收税的大人,十年才来一次,从不和我们交谈。

这里几乎看不到外人,只有商队半年经过一次,在我们村休整一个时辰。只是,除了交易,也从不和我们交谈。

曾经有村民想让商队带他离开,商队不仅没帮,还直接将他绑了送到村长面前,然后他成为了那年的祭品之一。”

对于族长说的这些,李牧民能想到原因。

毕竟青河村年年需要献祭,怎么可能会让人离开,村子人少了,就会出现祭品不足的情况。

商队会在青河村休整交易,必定是和村长有协议的,除非以后不来了,否则怎么会得罪村长,带村民离开。

哪怕只是问城镇的方向,也有逃离村子的嫌疑,商队都会把人绑到村长面前。

不过,现在的情况不一样。

“商队还有多久会来?”

族长想了想:“大概两个月左右。”

李牧民点了点头:“多谢族长,我便再等两个月。”

族长有些不死心:“牧民,你真的要离开吗?不如这段时间再好好考虑考虑。”

“等商队到了,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离开。”李牧民语气坚决。

“那好吧。”族长既失落又无奈,转身对族人吩咐到:“把装有钱币的箱子给牧民一个。”

“是。”立马有一名青年上前,激动崇拜的看着李牧民:“牧民哥,给您。”

“谢谢。”李牧民接过箱子,道了声谢。

青年更加激动了:“这是我应该做的,牧民哥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吩咐我去做。”

李牧民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好了,不打搅牧民你了,我们走。”族长带着族人离去。

回到屋内,李牧民打开了沉甸甸的箱子,里面铺满了钱币。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世界的钱币并不是金属的。

李牧民也不知道制作钱币的材料是什么,但觉得像是某种生物的骨头。

骨质的钱币比石头还坚硬,被打磨的很薄很光滑,呈椭圆形,上面布满浑然天成的神秘纹路。

而钱币被分为小钱、大钱、玉钱,三种。

先说小钱和大钱,两者材质一样,就是大小不一样。小钱和拇指差不多大,大钱有掌心那么大。

一枚小钱能买一个包子,一枚大钱的价值等于一百枚小钱。

至于玉钱,其实是品质更好的小钱和大钱,看去宛如美玉。

普通小钱大钱看去,能看出是某种生物的骨头,但玉钱根本看不出来。

如果不是玉钱上面同样布满浑然天成的神秘纹路,只会以为是某种玉石。

玉钱也分为小玉钱,大玉钱。

一百枚大钱等于一枚小玉钱,一百枚小玉钱等于一枚大玉钱。

李族长送来的小箱子中,都是大钱。粗略一看,估计有七八百枚之多。

李牧民并没有太在意,随意的将箱子放在一旁。

另一边,走远后的李族长一脸严肃的对众人吩咐到:“牧民要离开村子的事,决对不能外传,知道吗?”

“知道。”众人连忙答应。

一旁的族老开口了:“族长,真将鲁图家的财物分给村民吗?”

族长思索了一下:“如果牧民留在村子里,这些财物自然是分给所有村民。现在嘛,只分给我们李氏族人就可以。”

“这要是被牧民知道了怎么办?”族老有些担忧。

“我们族人不也是村民?优先分给族人不是人之常情吗?只要你们不说出去,其他村民不会说什么的。”族长不以为意。

“那选村长的事怎么办?”族老接着问。

“继续选,牧民不做,我来做。”族长眼中闪烁着对权利的火热。

“可是鲁氏人数众多,他们会答应吗?就算您成为了村长,等牧民离开,我们没了依仗,他们不服怎么办?”族老并不看好。

“所以不能让村民知道牧民要离开村子,先把鲁氏中有声望那几个杀了,没人带头就好对付多了。”族长残忍一笑。

族老看着毫不在乎人命的族长,身躯颤了颤:“鲁氏反抗怎么办?我们人没鲁氏多,牧民也不一定会帮我们。”

族长露出自信的笑容:“这些人本就是鲁图的亲信,只要说是牧民对鲁图的后续报复,他们不敢反抗。

正好商队要来了,我们还可以将一些鲁氏族人卖给商队,换取一些钱。”

“不愧是族长!”族老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