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沉迷修炼,提上日程

小说: 清冷神君哪里逃 作者: 落雨沁心 更新时间:2020-10-18 00:57:04 字数:4652 阅读进度:243/255

因为没打算掺和凤凰族的族内事务,凰璃又闲了下来。

也不能说闲,毕竟她还要忙着学习如何同时修炼魔力与神力,不仅要学习理论还要不断联系,这样才能够更快地适应自己身体的修为,然后完全掌握。

由于没有特意留意关于凤凰族的近况,所以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火灵溪最后的结局怎么样。当然凰璃也不关心这些,自然也不会想太多。

只是近日里,夜辰轩出去的频率有些高了,对此,凰璃只是有点疑惑,但是并没有去过问。

日子过得很平静,平静地凰璃开始胡思乱想。

按说她和凤曦晟也算是正在交往吧?可是就近几天的情况统计,他们除了一起待在晟阳殿以外,没有做过一件正常情侣之间会做的事情。

凰璃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也清楚他们这样的状况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难道这个世界的恋爱跟原来的世界不一样?他们现在这样才是正常?

因为纠结于这个问题,也没有人给凰璃解答,所以凰璃只能自己纠结。然后就导致了凰璃无法集中精力修炼,也无法集中精神认真学习。

于是凤曦晟这几天发现一件怪现象,璃儿总是看着他出神,难道是有什么事情要跟他商量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没什么好顾虑的,他又不固执。

就在凰璃又出神的时候,凤曦晟坐了过来,轻声询问:“在想什么?”

凰璃还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说:“在想为什么我和凤曦晟一点都不像热恋中的情侣,到像是已经生活在一起很久了的亲人。”

亲人?

凤曦晟没想到凰璃会这么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之所以都没有对璃儿有过于亲密的举动,是考虑到这段时间璃儿连续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需要时间好好调整一下。

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已经不需要调整了,都可以有时间胡思乱想了。

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可以不用忍了……

心动立即行动,一直手臂拦腰将还在走神的凰璃搂进自己怀里,另一只手捏住凰璃的下巴,使得凰璃微痛张开了嘴巴,凤曦晟趁势袭入。

这个吻,略微带着点惩罚的意味,当然更多的是柔情。

凰璃起初还被凤曦晟的举动弄得很害羞想要推开,力气没有凤曦晟大,便失败了,后面……后面就不知道了……

凰璃被凤曦晟吻得晕里晕乎的,整张脸都因为缺氧而胀红,还有些缺氧。

没有经验,连接吻时换气都不会。

“你,你,你……”凰璃捂着自己的被吻得通红的嘴唇,瞪着大眼睛,指着凤曦晟,结巴地不知道说什么。

凤曦晟微微一笑,抓住凰璃指着自己的那根手指,放在嘴边轻轻一吻,还看着凰璃的眼睛,带着笑意。

这么一弄,凰璃的脸更红了,被凤曦晟握住的手有些微微抖动,然后用力把手从凤曦晟的手掌中抽离,把两只手都藏在身后,同时把头瞥向一边,好像这样就可以不面对刚才发生了的事情。但是她还在凤曦晟的怀里,还能跑到哪里去,又不能选择临时失忆,当做没有发生过。

凤曦晟的这一吻,直接转移了凰璃的思绪。没有再想“她和凤曦晟的关系不像是热恋中的情侣”了,而是在为自己刚才的陶醉而感到害羞,有想要找个洞暂时把自己埋起来的冲动。

若不是凤曦晟的手臂禁锢着,凰璃此刻怕是已经逃跑到了房间把自己关起来,用被子捂住自己的头。

“我们这样不像热恋中的情侣?”凤曦晟附身贴在凰璃耳边说道。

温热的气息直扑在自己耳朵上,令凰璃的耳朵变得通红,连脸的温度都再次上升了几度。

当凤曦晟喉咙中传出笑声,凰璃立即反应过来,凤曦晟这是在逗她呢!偏偏她还傻嫩嫩地没有意识到,难怪人们都说人在恋爱中会智商下降,果然如此!

为了不让自己这么弱智,凰璃打算暂时远离凤曦晟,保护好她的智商。(其实她就是想要报复凤曦晟“嘲笑”她这种行为!)

明明很坚定的决定,没过多久就崩盘了。

恋爱中,智商不重要,要是恋爱中保持清醒和理智才不正常!凰璃如此说服自己。

于是凰璃独自一人学习理论变成了凤曦晟抱着凰璃一边看一边口头讲解,顺便有时候凤曦晟还会偷个香什么的。刚开始凰璃还会说几句不要,后面就干脆放弃了治疗。

至于实战经验,就更不用说了。凤曦晟亲自手把手修正错误的地方,还进行优化。这样一来,身体上的接触就多了。

前面几次被凤曦晟触碰到的时候,凰璃会感觉怪异,脸也会不自觉地变得微红。后面习惯了,就不会感觉不自在了。而且在凤曦晟的亲自指导下,凰璃进步神速。

十几天过后,她已经能够熟练控制自己身体里的能量了。

同时还发现了一件令她惊喜的事情——神力和魔力在她的身体里面可以凝合成为混沌之力。开始她还有些怀疑,让凤曦晟帮自己探查过后才确定的。

只可惜这世上没有修炼混沌之力的功法,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先修炼魔力和神力,然后再将这些神力与魔力凝合成混沌之力。

修炼魔力的功法之前在魔界的时候她那个便宜哥哥推荐了好些适合的,也都给了她。至于修炼神力的功法,找凤曦晟要就是了。

因为试过,凰璃清楚地知道,相同的量,混沌之力比同量的神力强两倍左右,比同量的魔力强五倍左右,这还是保守计算。

凰璃突然觉得自己有望能够超越凤曦晟,达到比凤曦晟更强的地步。有了这个目标,凰璃就更加热衷于修炼了!

先修炼魔力,然后修炼神力,最后再将两者凝合,如此循环往复,不亦乐乎。修为更是因为勤奋蹭蹭蹭的往上涨,效果这么明显,令凰璃更有动力。

凰璃专心于修炼,自然就没有时间谈恋爱,没有时间跟凤曦晟培养感情了。

意思就是,凤曦晟被凰璃冷落了。对手还是连人都不是的修炼!

凰璃正处于修炼的刚开始阶段,再加上凰璃废寝忘食,连凤曦晟都顾不上,有明显的提升是正常的现象。

但凤曦晟不一样,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大境界,要想突破这个境界不是疯狂修炼就能够突破的。更多需要的是冥想,可是冥想也是需要契机的。

凰璃正沉迷于修炼的成就感中,没有留意到凤曦晟的不高兴,不高兴凰璃没有时间陪他。

看着凰璃的修为提高,每天都高兴地修炼,凤曦晟却想起了神弈的提醒。

混沌体修为越高,越容易时失控……

可是凤曦晟不忍心阻止凰璃继续修炼,现在还没有产生那种现象不是吗?

也许璃儿跟以前的混沌体不一样,不会有这种情况也不一定。

直到某一天,凰璃修炼到了瓶颈,才空闲了下来。

留意到夜辰轩没有回来,血刃也把不在,就询问被自己忽略了这么久的凤曦晟。

去问凤曦晟的时候,凰璃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先承认错误,然后才询问。

结果凤曦晟告诉她,都走了!

走了?什么情况?!她修炼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

凤曦晟还说,考虑到没有人照顾竹楼的那些药草,他就自作主张将那些药草都送给了药仙。

what?!

凰璃没有看出凤曦晟是故意的,就是不希望还有修炼以外的东西分散凰璃的注意,占据凰璃的时间,她只是不敢相信她只是去了修炼,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都走了,那就是说,这里就只有她和凤曦晟了?

她绝对没有想什么奇怪的事情,绝对没有!

好吧,她想了。

不过凤曦晟现在是她的男朋友,甚至可以说是比男朋友还要亲密的关系(未婚夫),她幻想一下怎么了,就算她真的做了,也不犯法。

凰璃绝对是一个行动派,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欲望,就应该承认并且行动。于是凰璃就把“吃掉凤曦晟”的计划提上了日程。

每天除了修炼,就是和凤曦晟待在一起,找寻着合适的时机。

凤曦晟不知道凰璃的计划,只是感觉最近凰璃看他的眼神很是……感觉里面有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

更准确形象地描述,应该是一匹饿狼看着猎物的目光。

为了让凤曦晟提前适应,凰璃开始找凤曦晟“练吻技”,同时寻找一个最恰当的时间,把凤曦晟直接吞下肚子。

凰璃表现地都已经这么明显了,凤曦晟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但他没有说破凰璃的想法,而是很顺从,凰璃让怎么样就怎么样。

听话是会有福利的,越听话,福利就越大。

凤曦晟当然是哪里最大头都福利,凰璃也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但是事后,凰璃并没有感觉到想象中的被碾压后的疼痛。可是他们明明什么都已经……为什么会不痛?

开始的时候是晚上,凰璃醒来的时候还是晚上,当然不会是同一个晚上。凰璃也没有去问凤曦晟已经过了几天,凤曦晟自然也不会主动去说。

但是看到凰璃醒来后就可以下床,还一副没有事的样子,凤曦晟沉思了一会儿。

初尝.禁.果的男女总是会贪恋这种感觉,凰璃和凤曦晟也不是例外,尤其是做这事还不会对身体造成太大的影响,只要控制在一定范围以内,身体就可以自动及时修复。

然后凰璃和凤曦晟就过上了一段没.羞.没.臊的日子。最后还是凰璃实在是受不住凤曦晟的热情,限制了次数。身体是可以承受,可是耐不住累啊!

凤曦晟是精力充沛,她……哎……

凰璃提了这个要求后,凤曦晟回想起这段时间,确实不能持续这样,就同意了凰璃的提议。但是在时间间隔上还是产生了分歧,争论了许久,最后选择了折中处理。

某日,凤曦晟正抱着凰璃,教凰璃学习深奥难懂的佛法,风擎从殿外进来。

看见这么一幕,笑着说道:“我是不是来错时候了?”

凤曦晟一个冷眼无情地扫过去,凰璃则是不高兴地说道:“知道还进来!”

额……

已经自觉找位子坐了下来的风擎感觉自己受了一万点的打击,他为什么要来?!

好在风擎的抗压能力还可以,否则绝对可以被狗粮撑饱走人。

但是他要是走了,找谁分享消息去?他来晟阳殿是有目的的。

“身为仙帝,你怎么有闲工夫来晟阳殿串门?”凰璃让自己瘫在凤曦晟怀里跟风擎说话。完全没有因为风擎的到来而从凤曦晟怀里移出来的想法。

“怎么?这是打扰你们了?天天待在一块,还没有腻歪吗?”风擎不解地问道,他实在不明白,不懂。

单身狗当然不会懂脱单情侣整天都腻歪在一起都不会腻烦的心态。风擎明显就是单身狗的一员。

“等你脱单了就明白了。”凰璃意味深长地说,但是突然想到风擎不知道脱单是什么意思,就补充道:“如果你不是一个人了,就不会这么想了。”

凰璃这句话一出,直接将风擎一巴掌拍死。他去那里找这么一个人?!

风擎感觉,他选择来晟阳殿就是一个错误,他为什么要来虐自己,待在凌霄殿里不好吗?

接下来凰璃没有再继续与风擎拌嘴,接收了风擎带来的信息。

身为仙帝,风擎对仙界中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但是大多时候都不方便插手。比如这一次凤凰族的大变动也是一样。

火鸿浩决定提早启动计划,把还没有成年的火灵溪作为祭品。

就在火灵溪的生命面临生死之际,一位身披黑袍的神秘人现身将火灵溪救了,然后和火鸿浩打了起来。

据当时的情形,那位黑袍是曾经的夜枭族族人,名为夜谦,来找火鸿浩报仇,灭族之恨,夺妻之仇。

最令凰璃意外的是,夜辰轩也在场,还称黑袍为师傅。

凌乱复杂的关系,往日的深仇大恨,还真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