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开门,查灵表

小说: 取均值为何这么难 作者: 豆腐白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364 阅读进度:10/12

三昧真火是元神、元气、元精函藏修炼而生,也是更高层次炼器师的必备,效果远高于杨星移掌握的黄岩离火。

虽然三昧真火威力很高,但修炼方法却流传颇广,堪称高阶术法中的大白菜。

比如在天守阁就有收藏。

杨星移坐到他身边,故作惊奇的眨着眼睛:“姚叔,我发现你懂得不少呀。”

“狗屁,哪个炼器师不知道三昧真火?”

杨星移嘿了声:“叔,这你可就不知道了,三昧真火哪是谁都能修炼的。”

整个大渭城能真正掌握的都不超过十人。

因为释放三昧真火对修为要求很高,没达到元婴境的修士就算修成,也只能擦出一丁点火星而已。

那可不能叫三昧真火,充其量是“三昧火星”。

“嗨呀,啥人能修炼我是不管,反正只要你能修成就行。”

说完,姚叔撇下他,自顾自的清扫铸造炉的炉灰去了。

杨星移笑着摇摇头。

我表面只是炼气境七重的菜鸟,怎么就笃定我能炼出三昧真火呢?

果然,老姚虽然常年接触法器,但对于修士的事情依旧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终究是名普通人罢了。

不过......

以我目前的真正实力,倒确实能够修成。

三昧真火不仅威能巨大、可以用于攻敌,在炼器方面也是一把好手。

我现在已经结丹九重,也该给自己锻造一件称心如意的上品法器,甚至是下品法宝!

毕竟如今的洪荒,变了。

直接用法术互扯头花已经开始过时,见面先撇宝物打招呼才是时代潮流。

如果敌人的宝物太过优秀,说不定还没等出招,我就已经被对方砸死了!

修士们使用的宝物,从高到底分为法器、法宝、灵宝、至宝。

法器分为下中上三品,分别对应修士境界的炼气、筑基、结丹。

法宝也分下中上三品,对应元婴、返虚、化神。

在大渭城中,大多都是售卖法器的店铺,法宝则是极为罕见的,据说只有朝仙门的高层才拥有。

至于灵宝和至宝,恐怕突破化神境天堑、成功渡劫成仙后才有资格接触。

咦?也不知道混元天秤镜属于哪个层次。

将炉渣倒进簸箕、扫帚搁在墙角,姚叔向他招招手。

“炉子扫完了,我之前就想好了,用那块玄重银做几只银霜镯,帮我把火点上。”

“这么快就弄啊?”杨星移走过去。

想锻造一件法器,总共需要经过四步:炼金,铸形,刻阵,装配。

刚才剔除选玄重银杂质就是炼金,接下来的、也是老姚唯一能做的一步,便是铸形。

简之就是把金属敲击成相应的形状。

作为一名资深铁匠,老姚的手艺一向让人很放心,打出来的东西既精细又美观。

杨星移抬起手掌,黄岩离火当即在炉内燃起,然后他又设了道灵气屏障过滤余温,以免老姚被烫到。

“好啦,打完叫我就行。”

弄完这一切后,他便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老姚虽然活很精细,但出工也慢,这几只镯子肯定够他打两天了。

“等一会,我还有件事跟你说。”

“嗯?”

“你记不记得酒坊附近刘家,他家有个五六岁的女娃,叫刘小畅?”

“记得啊。”

杨星移皱起眉头:“该不会是那孩子遇到邪秽了?”

他是朝仙门弟子,又是大渭城的驱邪卫,所以一听到小孩的事,便职业性的猜测是被鬼怪缠上了。

姚叔抡起特制大锤,开始打击那块被火烧得发软的玄重银,一边敲一边说道:“倒也没有。

“今早上我去给孩子们讲故事,正好碰到小畅,结果这孩子偷摸告诉我,她家隔壁的赵婶有点奇怪。

“说是......每到夜里就有很多人和她说话。

“可是半年前她怀孕的时候丈夫就去世了,家里只剩一个俩月大的婴儿。”

杨星移挠了挠头,感觉这没什么值得关注的。

说不定是一群隔壁老王聚会呢?

俗世生活即便没有妖邪作祟,也常有各种因人而起的乱象,这不在驱邪卫的职务范畴。

“有没有呈报,让我们朝仙门的驱邪卫查验一下?”

姚叔点头:“查过,去了几个小年轻,没发现有啥事。”

杨星移不解:“那您跟我说这个是?”

“我看刘小畅那娃娃样子很不对劲,那黑眼圈跟被揍了一拳似的,说话时还一直抖,我想让你再去看看。”

“这样啊......”

杨星移想了一会,他认识刘小畅的爷爷,小时候还是玩伴。

只不过七十余载过去,自己依旧是这副模样,那位老刘却早已变成祠堂里的牌位。

走一趟也不费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如果赵婶家真有问题,且只是普通鬼怪作乱,那就顺便收了,还可以积攒功勋。

这些功勋可以在天守阁内兑换法术秘籍。

“姚叔,那我去了。”他摆摆手,随后运起轻身术,如同离弦之箭唰的一声便腾空升天。

咦?好像有点太快了。

炼气七重应该没这种速度。

于是他放慢身体,一边飞行,一边将灵识朝两里之外的刘家蔓延而去。

此时刘小畅站在家门口,太阳毒得很,这小丫头不停擦着脑门上的汗珠。

没多大一会,杨星移在她的前方飘然落下。

刘小畅水汪汪的大眼睛当即亮起,赶忙屁颠屁颠的迎上前,肉乎乎的脸蛋抖个不停:“您,您就是星移哥哥......

“啊不,星移爷爷吗?”

“额......还是叫哥哥吧。”杨星移轻咳一声。

虽然辈分上确实可以当你爷爷,但贫道还是喜欢嫩一些。

他蹲下来,打量眼前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的确如姚叔所说,她的精神状态很不好,似乎失眠多日。

灵识扫描,并没有发现鬼邪侵染之象。

“小畅,哥哥问你,这么热的天怎么不回屋呀?”

“我不敢,怕听到隔壁的声音。”她点着手指头,怯生生的往旁边瞥了一眼。

那正是赵婶的家。

哦?

灵识向外蔓延,将赵婶的家笼罩在内。

这里很安静呀。

目光往右拐,可以看到赵婶正哄她两个月大的小孩入睡,她身穿粗布麻衣,眼睛半闭着,看起来憔悴疲惫。

似乎没有问题。

视线后转,门沿上挂着的灵气计费表指针在最左侧,好像也没有异常。

“小畅,你爹娘有听到那些声音吗?”

她头摇的像拨浪鼓:“我爹我娘都去城南务农,最近不在家,我吃饭都去对面粥铺,那些声音是前天才出现的。”

杨星移皱起眉头。

或许小姑娘得了癔症,应该带她去医馆看看郎中?

“星移哥哥,我真的没骗你。”察觉到他的怀疑,刘小畅声音都带上哭腔。

昨天下午就来了群很厉害的哥哥姐姐,他们在赵婶家转了一圈便走了,她很怕杨星移也会这样走掉。

“一到夜里,那边会有好多老人、小孩、大人说话,还有狗狗在叫,有时候他们还一起吼,真的好吓人。”

难道是赵婶故去亲人的魂魄?

这种情况其实很常见,这些魂魄只是有点执念,没有危害,念一卷《太上就苦经》便可超度。

既然如此,那就留下来看看呗。

......

深夜。

刘小畅盖着小花被,睡得很香甜。

杨星移之前给她念了卷《安神经》,这样无论今天夜发生什么事情,她都能安然睡到明早自然醒。

灵识将方圆一里全部纳入其中。

在如此小的范围之内,他精神高度集中,别说有灵体闯入,就是空气中每一粒尘埃的翻飞他都一清二楚。

就这样等到午夜子时,还是没有任何异常。

别说刘小畅说的那堆灵体,就连一只耗子都没有。

该不会只是这小姑娘做的噩梦吧?如果宗里的梦云老师在就好了,她拥有灵识入梦的法术......

欸?

他挑了下眉,隔壁的房间有动静!

灵识看到赵婶突然披衣起身,打开窗左右张望,随后小心翼翼的把门窗锁好。

随后她点上几根蜡烛照亮房间,并把一张大桌子拽到屋子中央,还围着它摆了十张椅子。

深夜打牌?

就在他感觉疑惑时,突然心头一凛。

一股阴寒之气从隔壁陡然升起,白天里还毫无异常的灵气计费表,指针唰的一下就指向红色区域。

而且这股阴寒之气,居然来自赵婶的孩子,也就是那个小婴儿!

然而此时的它,哪还有婴儿的样子?

浓重的青紫色从它皮肤底蔓延而上、眨眼间扩散至全身,原本雪白的皮肤荡然无存,俨然成了只青黑色的怪胎。

唰!

它睁开眼睛,瞳孔和眼白全部消失,只剩一片血红:“嘻嘻嘻......我们又来和你聚会了......

“隔壁的小女孩......我们可以进食了吗......”

这不是一个人的声音!

似乎有几名老人、还有成年男女、以及几名小孩同时捏着喉咙说出这句话,听起来毛骨悚然。

赵婶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反而冲这个青黑色的怪胎笑了起来。

果然有古怪!

杨星移掂量了一下,根据气息来看,属于他可以安全解决的范畴。

灵气结墙,将赵婶的家从四面八方层层封锁,无论那是何方邪怪,都插翅难逃。

打开窗户翻身而下,杨星移径直走到赵婶家门前,用指节敲了两下。

“开门,查灵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