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杨氏四舍五入算经》

小说: 取均值为何这么难 作者: 豆腐白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2313 阅读进度:9/12

不过倒也不是都看不懂,比如其中有一册叫《杨氏四舍五入算经》,看起来似乎是关于算术的。

星移师弟居然对运筹算术感兴趣?

修士们寿元悠长,不可能这辈子每时每刻都在修仙,因此他们也会有俗世的兴趣爱好。

不过却从没听过有谁沉迷钻研算术之道。

著书释文之类的季瑶不懂,但是算术总还是会点的。

大不了就掰手指头呗。

她扬起这册竹简,笑着问:“这个我总可以看吧?”

杨星移咧了咧嘴:“额......”

他担心自己撰写的这本《杨氏算经》,其中内容或许会让这位师姐的世界观,受到某种程度上的冲击。

然而此时季瑶已经摊开竹简,阅读起来:

〖总纲:修士可用四舍五入法,判断自己应该面对什么境界的对手〗

〖算例:问元婴一重的修士,面对何等层次的对手是相对安全的?〗

〖解:元婴一重约等于结丹九重。

而一位法术能力较弱的结丹九重,或许只能抗衡结丹四重。

根据四舍五入法,结丹四重可视为结丹一重。

而结丹一重约等于筑基九重〗

〖答案:元婴一重面对筑基九重以下的对手,才能保证相对安全〗

季瑶:?d(?д??)???

这,这是什么鬼畜算法?

她抬起头,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满脸诧异的望向杨星移:“所以是说元婴境......和筑基境差不多?”

杨星移战术性捂脸。

能不能别这么较真哦,师姐?

贫道只是想从心理上找到一个不轻易出手的理由,毕竟洪荒这么可怕,稳一些又不算什么坏事。

总之在技能点加够前,我不应该对筑基九重以上随便出手。

季瑶闭上眼睛思索片刻后缓缓开口,声音低沉:“星移师弟,你这样下去,路恐怕会走歪呀......”

杨星移闭紧嘴唇,重重的点头。

安静了几秒钟。

砰!

季瑶猛地一拍桌子:“我就知道,你是想达到筑基九重后杀向妖族老巢,为我大渭城百年前陨落的元婴强者报仇!”

杨星移:=?(●●|||)

她颇为感慨的叹了口气:“我记得那位陨落的时候,正好就是元婴境一重啊。”

此时杨星移发现,季瑶看向他的眼神,竟然......

充满了钦佩和敬畏!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嗷!

大渭城的那位元婴境被妖族强者倾巢围剿已经是一百三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呢。

连面都没见过一次,我报哪门子的仇啊?

“好了星移师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季瑶抬起手阻止了他辩解,语重心长:“你的想法师姐我能够理解。

“有勇气固然是好事,但也要认清现实,元婴境和筑基境之间有难以逾越的鸿沟,绝对不能因一时意气做傻事。

“以后千万不要意气用事、写这种歪理邪说了。”

杨星移赶忙点头,默默的拿回那册《杨氏四舍五入算经》。

您说是什么那就是吧,我就不解释了。

“行了,我去把报告交上去,下午还有些事务在身,有空再见。”季瑶站起身,和他摆手告了别。

走出天守阁,季瑶双臂抱在胸前,站在门口沉默了许久:

隔着两个大境界搏杀对方,哪怕只是生出一丝想法,都需要极大的勇气。

没想到这位平日里不太接触的师弟,居然是如此英勇无畏的修士!

“不过星移师弟的这种想法实在太危险,也不知道我的话他听进去没有,如果固执己见,恐怕要走火入魔啊......”

不行!

我不能看着如此勇猛的同门师弟误入歧途,平时我得多和他接触,时刻纠正他的错误理念。

此时,还在天守阁的杨星移正整理着数据。

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他发现死亡率除了和修为息息相关,还和另一项指标有重要关系:

是否有道侣。

用现代的数学统计方法进行简单的建模,排除其他干扰因素,发现有道侣的修士比没有的,死亡率高出2.33%!

这说明了什么?

在洪荒最好不要轻易找女朋友。

杨星移微微颔首,他对这项发现很满意,从怀中又掏出一册自己撰写的竹简——《论修仙者的倒掉》。

提笔研磨,在后面加上两行字。

〖女人:增加男性修仙者2.33%死亡率的远古凶器〗

〖需谨慎接触!〗

......

北市,杨记法器铺。

“姚叔,我回来啦!”

杨星移把写满自己研究成果的竹简暂时锁在柜子里,走进后院。

“欸,姚叔您这是整的哪一出啊?”

只见姚叔一声不吭的地坐在餐桌前,双眼浑浊的呆望着碗里的两块窝窝头,脸上的每一丝皱纹的透着两个字。

——委屈。

杨星移拿起一块窝窝头瞧了瞧:“不是......叔,我好歹也是修士,再穷也没到吃窝窝头的地步啊?

“您出去就啃这个,旁人见了不得以为我虐待你。”

姚叔偏过头,撇着嘴说:“哼~说不定就真就想虐待我这糟老头子。”

杨星移赶忙抬起手:“叔,你这话可不能瞎说嗷?”

“那我问你!”姚叔白了他一眼:“前阵子你说自己火术精进,马上就能炼制中品法器多赚点钱。

“结果呢?

“这都多长时间过去了,天天和那个姓季的小丫头腻歪在一起。

“咱们俩都快十天没开工了,你这火术到底提没提升,法器还炼不炼了啊?”

杨星移一摆手:“害,原来就是为这事啊。”

他大步走到床前,从底下搬出一个大箱子,打开锁头,取出一块灰白色的金属。

“叔,记得它不?”

“玄重银,最高能做上品法器,但你一直剔不出杂质,没法用。”

“叔,你看着!”杨星移笑了笑。

随后他结印掐诀,双手间迅速涌出被高度压缩的黄岩离火,炙烤这块玄重银。

姚叔兴致勃勃的凑过去。

只见不出三息,玄重银便由灰白变成镜面般的亮银色,几滴黑色的液体杂质从中析出。

姚叔没怎么关注玄重银的变化,倒是一直盯着那团火。

“还不错......”

他收回目光,嘿嘿一笑。

杨星移颠了颠这块银:“虽然只有拳头大,但也足够打造十件中品法器,咱们法器铺终于可以大赚一笔了。

“我打算用一部分钱在天守阁兑换些术法......”

还没等他说完,姚叔便伸出食指:“必须先把三昧真火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