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做全宗门最普通的崽

小说: 取均值为何这么难 作者: 豆腐白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517 阅读进度:7/12

还留在花园中的杨星移端详着那枚叫做天秤镜的吊坠。

吊坠只有拇指甲盖一般大,正面是铜镜,背面刻满神秘的火焰纹,一圈古朴的金边为它平添了几份贵气。

嘎哒!

他把金边搁在牙齿中间,用力的咬了一口。

一点都不柔软,甚至非常咯牙。

“额......看来不是黄金做的。”

杨星移前后翻看:“也不知道这镜子到底从哪里来的?”

这具身体的记忆中显示,天秤镜是他出生之时便含在嘴里的,也就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东西。

呵,抄袭红楼梦的剧本实锤!

“按照正常的剧情进展,我如果我拿灵识扫描它,或许就能有收获?”

虽然刚刚探测方圆百里的讯息消耗了大量灵识,但此时已经恢复了点,扫描一个吊坠还是很轻松的。

灵识蔓延而去。

天秤镜轻微震动,几行文字浮现在他脑海中。

果然,某点作者永不欺我!

杨星移大致扫了几眼,难以置信的说道:“这些信息,竟然是它的使用说明书?”

闭上眼睛,仔细阅读:

〖此宝名曰混元天秤镜〗

混元?

哎呦喂,这玩意口气不小啊!

“混元”在洪荒可不是寻常字眼,只有先天之物才可能以混元命名,比如上清灵宝天尊座下弟子云霄的混元金斗。

当然了,尘世的修仙者们为法器命名时相对随便,经常滥用各种大词。

比如在他家临街的一间日用品店,经常推出“混元擀面杖”“乾坤净桶”,在老百姓间还卖的挺火。

前阵子这家店居然用三清道祖的尊号冠名厕筹,还销售火爆......

城主知道后吓得连夜沐浴更衣,参拜三清圣像,然后下令全城停业整改。

起名乱象这才好些。

〖此宝可取得你与所处之地最强者的修为平均值,并将该均值赋予你〗

“哈?”

这个均值......果然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取大渭城内所有修士的实力均值。

而是只取我和大渭城的最强者,两个人的平均值?

大渭城的最强者似乎就是城主,那岂不意味着我现在的真正实力,是城主的一半左右!

如果没记错的话,城主的修为在元婴境三重到四重附近,他实力的一半,起码也相当于结丹境九重。

甚至很可能达到初入元婴!

可是,我的丹田里的灵气既没有凝气成丹,更没有胎成元婴啊?

〖通过混元天秤镜提升的修为,与正常修炼不同,因此你无法直接确定具体修为,需自行探索〗

〖或等到你自行突破下一重瓶颈,即可感应到具体修为〗

〖每次提升修为后,需冷却一段时日〗

〖每次提升的修为,有上限约束〗

杨星移撇了撇嘴:“搞了半天是这样......只是我现在到底有多强,还需要自行探索?”

用什么办法探索?

难不成把脸蒙上,逢人便说:“道友,请留步!

“贫道不知道自己有多强,因而今日不得不与你切磋切磋。”

额,恐怕会被暴揍一顿吧,虽然对方未必揍得过我。

罢了,知道大概的实力就可以了,应该就是结丹九重左右......

吧?

说明中提到的冷却周期,他确实感应到天秤镜已经陷入某种沉睡状态,估计每取一次均值消耗不小,需要温养。

至于有上限的约束,那就更好理解了。

否则他直接去兜率宫,在太清道德天尊面前转一圈取个均值,岂不直接原地飞升大罗金仙?

——纯属在想屁吃!

使用说明还剩最后一行:

〖持此镜照天下之物,可另有发现(或无效果)〗

不知道是啥意思,以后可以研究研究。

浏览完毕,杨星移睁开眼睛。

他抱着胳膊思索一会,最终叹了口气:“我明明只想做全宗门最普通的崽,结果却迈入最强梯队?

取均值为何这么难!”

不过不管怎么说,结丹境九重的实力倒也还行吧。

但是,杨星移丝毫没有骄傲,甚至顾虑更多了。

正因为结丹境强者很秀,所以才容易被妖族和邪魔外道记在小本本上、多加关照。

他清楚的记得雷铭老师讲过,大渭城四百年间,筑基境陨落率为7.8%,但结丹境的陨落率却为8.5%!

整整多出0.7%的死亡率,这......

太恐怖辣!

再说了,现在我的技能栏空空如也,惊雷术、离火劲什么的实在太低级,根本登不得排面。

像雷铭老师那种结丹八重,各种术法变幻莫测,层出不穷。

或许真正斗起来,我只能和普通的结丹境四五重分庭抗礼而已。

四舍五入就是和结丹境一重差不多。

听说有些极为厉害的筑基九重还可以搏杀结丹一重!

再四舍五入......

额,好像不能再舍了,数学老师棺材板快按不住了。

总而之,而总之。反正我还是一名弱小、可怜、且无助的修士,必须暂时隐藏修为,不能张扬。

杨星移盘坐在地上,像往常一样将修为波动尽数收敛,深度藏匿。

不对,这样太假了。

通常情况下,朝仙门弟子没人会在城里还将气息隐匿的如此之深。

悄悄释放出一点气息,大概刚刚炼气九重的样子,显得天然而不做作。

嗡——

杨星移脑海里突然响过一声细微的嗡鸣,他赶忙眺望天守阁,是那里有人尝试用灵识探查他。

朝仙门的老师?

老师稍等,我还得伪装一下现场。

随手一挥,灵气结墙,直接将那股灵识尽数屏蔽。

仅仅是半分钟后,大渭城的夜空中炸开几道烟花,杨星移认出这是召集朝仙门强者的号令。

妈耶?

一道惊雷术而已,不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吧?

下一秒,刚才那道灵识探测以更凶猛的气势再次扑来,而且全部集中于灵墙的一点,决心要点透式攻破。

“哎呀,哪位老师这么暴躁?”

他再次挥了下手掌,温柔的将那道一往无前的灵识挡了回去。

随后杨星移咬咬牙。

“九天惊雷,化而吾掌,如有违逆,散作微尘!急急如律令!”他双手结惊雷印,念动口诀,然后......

向自己的脑壳拍去。

当然,力度掌握的很好。

咔嚓!

几道细微的电光落在头顶,一头飘逸的直发瞬间变成等离子烫小波浪卷,还很真实的冒着几缕黑烟。

然后再抓起几撮土往脸上一抹,破马张飞就此诞生。

完美。

灵墙散去,杨星移躺倒地上:

“哎呦~~~~~~”

大概十几秒后,南方向传来一阵破风声,那人飞速落到他身边,惊呼道:“星移,你怎么样了?”

杨星移感觉自己被那人抱起来,倚靠在她的怀里。

听声音是季瑶师姐。

额,好软。

他眯缝着眼睛,眨巴几下后才完全睁开,有气无力的说:“师姐......食魂恶鬼......被另一个人劈死了。”

“哎呀,你都这样了,还管那什么鬼干嘛?”

季瑶满脸尽是焦急,连忙按住他的手腕,开始检查经脉运行状况。

额,手也好软。

季瑶现在很愧疚,看着狼狈不堪的杨星移,后悔刚才为什么那么大意。

其实她的自信并非空穴来风,就算遇上结丹强者,她也有手段与其斗得有来有回,以至带领手下时过于放松。

不想出了刚才那种意外。

感受到杨星移气息虽然紊乱,但经脉并没有震断,她这才稍松一口气。

此时,朝仙门的强者们纷纷落下。

都是结丹五重以上,总共八位。

雷铭一眼便瞧见了他们两个,赶忙过来为杨星移做起检查,片刻后他长舒一口气:“好在没有大碍。”

其他七位朝仙门老师看完现场,也围过来:“能用惊雷术劈出这么大的坑,实力极强。”

“知道。”雷铭转头问:“星移,到底是什么情况?。”

杨星移做作的咳嗽几声,气若游丝:“弟子追杀那食魂饿鬼到后花园,与它正缠斗......

“咳,这时突然出来一位身披黑袍之人。

“弟子不知是敌是友,赶忙后退,那人运起惊雷术直接劈向恶鬼,不想他修为深厚,仅仅余波便震得......”

还没说完,他就再次剧烈咳嗽起来。

多必失,少说一句算一句。

“好了,这状态别多说话。”雷铭阻止了他:“季瑶,你先送他回去。”

杨星移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嘿嘿,轻松蒙混过关,其实也在意料之中,正常人绝不会把这大动静和一名炼气境的弟子联系起来。

不过,嗯,以后出手得注意分寸。

下次尽量轻一点点。

目送六位捉鬼的弟子远去,几位朝仙门强者聚在一起。

有人问道:“可以肯定不是我大渭城的人,不过.....

“惊雷术虽然是低阶的雷术,但一般都是我出身三教正宗的人族修士使用,不太可能是妖族和邪魔外道。

“或许只是云游路过的修士?”

众人这才看到雷铭脸色苍白,似乎异常疲倦,不停地揉着太阳穴。

他轻声道:“就算他没恶意,行为举止也过于异常。

“我怀疑薛恶霸家那把十里离火,就是这人放的,现在为了除个小鬼,差点把我们的弟子一起劈死。

“怕不是脑瓜子有什么毛病。”

刚说完,雷铭道人身体开始剧烈晃动,最后直挺挺的倒去。

“欸!老雷你这是咋啦?”

其余几人连忙扶住。

雷铭缓了好一会才恢复意识,大口的喘着气,两撇胡子被吹得不停飘动。

“灵识损伤,养养就好。

“赶来前我两次用灵识探查那人,第一次没看清,第二次被他挡了回来,我能感觉他只是轻轻一指......

“他绝无杀意,可是就那么轻轻一指,险些重创我的三魂七魄。

“那人的实力......”

“比城主还要强悍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