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晃动它的胯胯肘,好像有事儿在发愁

小说: 取均值为何这么难 作者: 豆腐白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2786 阅读进度:5/12

杨星移呆滞了一会,这个范围似乎有点大得过分了。

我的灵识可能有问题?

寻常的筑基境修士,就算灵识极强的,探查范围也不可能超过方圆五里,难道我的灵识强过他们数十倍?

他赶紧按住胸口,摸了摸那枚天秤镜。

不对啊,这东西不是说赋予我大渭城修士的实力平均值吗?

这哪里是平均值,都快接近最强值了!

难道只有灵气取到了均值,在灵识上却出现了bug?

他摇了摇头:算了,回去再研究。

不过话说回来,这灵识探测还挺有意思的。

方圆百里是什么概念呢?

上海的最长东西距离约为90公里,大致相当于这个世界的180里,也就是说他的灵识足以覆盖小半个上海。

这感觉就像成了全城摄像头的总监控中心。

而且还不仅限于大街小巷,只要集中精神,连每个房间内角落正在发生的事情都可以随意查看。

嗯......先瞧瞧我的杨记法器铺吧。

灵识中显示,姚叔正在后院的房间里呼呼大睡,桌边还搁着一壶没喝完的酒。

离开店铺,视野拉高、俯视下方。

他发现有一些场所是模糊的色块。

就像被打上了马赛克。

这些房间或者店铺应该都是属于修士的,用了灵气结墙,隔绝窥探。

杨星移能感觉到,只要他愿意,这点灵气根本阻隔不了他的视线。

不过他并没有去尝试,因为强行穿透灵墙有可能被主人发觉,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缓缓拉动视线到一处张灯结彩、香榭亭台之所。

视线越过木门,直接进到房间之内。

额,这里咋这么多女人?穿的还......挺清凉,她们正围着那个富家公子哥,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咳,非礼勿视!

很快的——仅仅停留了一刻钟的功夫,它的视线便退出这里。

感觉到头部开始有些酸胀疼痛,杨星移赶紧收回了所有灵识。

大脑空白了半分钟,思维才缓慢恢复正常。

不过灵识却已经枯竭,短时间内没法再进行这种探测,恐怕得温养一阵子。

嗯,虽然我能探测方圆百里,但是对精神的消耗却极其之大,以后使用的时候必须注意分寸。

寝间内的安静大概持续到了午夜子时。

杨星移敏锐的感觉到屋内的温度似乎下降了一丁点,于是赶忙握紧他的下品法器:雌雄匕首。

过了一会,季瑶睁开眼睛,双目蕴光,做了个口型:要来了。

寝间内的几处角落响起细微的金铁声,几位朝仙门弟子都做好准备。

砰!

大门突然被一阵邪风吹开,阴冷的气息笼罩了整间屋子。

门沿上方挂着的那只灵气计费表开始吱嘎作响,指针不停地左右摇摆,似乎感应到了危险。

季瑶握紧银白色的长剑,偏过头紧盯着门口,只要有东西进来,她便能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反应。

杨星移忐忑不安的躺了好一会,却并没有东西从门口进来。

奇怪,难道是被发现了?

不可能,我们的气息收敛的非常好,以它的本事应该还发现不了。

滴答!

杨星移听到有液体滴落在被褥上,一股刺鼻的腥臭味扩散开。

在上面!

心头一凛,杨星移猛地睁开眼睛,向棚顶看去。

那是一坨乌黑的流状液体,有头有手,腰部以下却是条长长的尾巴,正倒挂在房梁上,凝视着自己。

唰啦——

它腥红的眼眶眯成贪婪的弧度,灰白色的长舌舔舐嘴唇。

刚才滴落在被褥上的墨绿色腥臭液体,就是它舌头上淌下来的口水。

恶鬼张开嘴,喉咙里发出宛如生锈铁器摩擦的声响:

“嘿嘿嘿,我......又来了......

“今天......真的是......好饿呀!”

紧接着,那令人作呕的长舌在杨星移的瞳孔中迅速放大。

“找死!”

他瞬间暴起,床板都被直接踩塌,手中的雌雄匕首毫不犹豫的掷了出去。

“你,你不是那个人!”那鬼做出一个难以置信的表情。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它那滑腻而庞大的身体瞬间变成透明、消失不见。

轰!

下一刹那,十余道粗如手腕的霹雳惊雷落在它消失的地方,明亮且刺目的电光照亮整个房间。

这是季瑶的惊雷术。

烟尘散去,房顶被雷电轰出来个大窟窿,边缘处一片焦黑。

季瑶甩掉残留在指尖的电弧,沉声道:“穿墙跑了。”

倒不是他们反应慢,而是恶鬼把门吹开之后,居然从棚顶滑下来,这才导致他们稍微晚了一点。

再加上鬼魂与妖族人族不同,是纯粹的灵体,可以轻易的隐匿、穿墙。

杨星移挠了挠头。

他倒没有很在意这只鬼,脑海中依旧回想着这位师姐刚才施展的惊雷术,似乎......

比想象中弱呀?

他瞧了眼自己的双手。

如果是我施展惊雷术的话,可能,要比她那道强很多......

也许是师姐没用全力?

“星移,刚才你离得最近,看清楚那是什么了吗?”季瑶问道。

他暂时收回疑惑,点头道:“通体漆黑,舌泛灰白,应该是食魂饿鬼。”

食魂恶鬼一般都是魂魄不全之人恰好因饥饿死去,灵体偶然染上阴气所化,不算很常见的恶鬼种类。

季瑶纵身一跃,穿过房顶的窟窿站上房顶。

她哼了一声,从储物袋里摸出一只泛着淡金光泽、香气喷喷的鸡腿,两口就把肉塞进嘴里。

“小东西......还敢在我眼皮底下溜?”

顺手扔掉骨头,季瑶将满头黑发往后一扬,看起来依旧胜券在握:“它不会跑出多远,肯定能追上。”

“你们俩分别往东西方向搜,你们俩往南北方向搜,我去偏房方向。

“星移,你去后花园找。

“它已经隐匿,记得贴上法眼符箓,你们自己注意安全。”吩咐完后,她直接运起轻身术飞驰而去。

杨星移和其余四人对视一眼,也各自追去。

唰——

两分钟后,杨星移在严府的后花园落下。

严家不愧是大渭城排的上号的富贵人家,这花园气派的很,摆放的各种怪石景观一看就价值不菲。

只是此时静谧的花园,飘荡着一丝异常阴冷。

没有继续往前追,因为他敢肯定,食魂饿鬼就藏在这里。

假山后,一坨黑色的液体滑落在地面上,凝聚成食魂鬼的身形,他瞪着猩红而空洞的眼眶看向杨星移。

嘿嘿嘿,这小道士脑子怕是不太灵光。

我已经转为隐匿状态,你连法眼符箓都不用,是想悄声无息的被我吃掉吗?

这小道士细皮嫩肉的还挺好看,修士的魂魄一定更香吧!

还真是送上门的美味呢。

它伸出长舌头,用力的舔了下嘴唇后,直接嚣张的滑到杨星移面前。

唰——

食魂鬼拖着大尾巴,往右一扭腰:

嘿嘿,看不到我吧?

随后它的水缸腰又往左一扭:

还是看不到我嗷!

然而杨星移正皱着眉头,此刻在他的脸上,写着大大的迷惑二字。

因为灵气周转全身时自然的流过瞳孔,所以他将食魂鬼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以至于忘了法眼符箓这回事。

这鬼......

捂着脑门儿晃动它的胯胯肘,好像有事儿在发愁?

时不时还吐出舌头做鬼脸,莫非是在跟我卖萌求饶?

喂,你好歹也是实力堪比炼气九重的食魂饿鬼,怎么比贫道还要从心呢?

杨星移眨眨眼睛,缓缓向它打了声招呼:“请问您......有事吗?”

嗯?

正在尽情摇摆的食魂鬼猛地停住。

它愣了两秒,紧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黑糊糊的脸上浮现出一张恐惧的表情。

“你.......

“你,你居然不用符箓......

“就能看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