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嗅到了套路的味道?

小说: 取均值为何这么难 作者: 豆腐白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2518 阅读进度:2/12

通过天秤镜提升的实力,没有经过那些突破瓶颈时的关卡,导致杨星移暂时没法精准确定自己的修为。

他抿了抿嘴唇,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大渭城修士们的平均修为应该在筑基境五重左右。

可是现在我丹田的灵气规模,至少是我在炼气境七重时的十倍,不,三十倍......

不对,准确的说是根本就数不过来的倍数。

朝仙门的老师也没说过从炼气突破到筑基后,灵气规模会提升多少倍,下课后得找个师兄师姐问一问。

怀着满心的疑惑,他再次确认了一遍:

丹田内的灵气并没有结丹,更没有胎成元婴,所以我应该确实是筑基境......

吧?

可是这提升的也太多了!

杨星移敢肯定,现在的他一根指头就能戳死十个之前的自己。原来筑基境比炼气强这么多的吗?

远处的渭河水生哗哗作响,夏日的炎热透过窗户涌了进来。

嘶——杨星移倒吸一口热气。

筑基强者,竟恐怖如斯!

他悄悄将小镜子吊坠塞进里怀,这东西绝对不是寻常玩意,等回去之后再好好研究。

一直滔滔不绝的雷铭道人,此时手突然一抖。

就在刚才的一刹那,他发觉到有一股令自己颤栗的强大气息出现了在丹房里,旋即又无影无踪。

他猛地抬起头,双眼微眯,灵识瞬间扩散开来,直接在方圆十里的范围内开始扫描。

雷铭的天赋极高,修行至今还未满三百年就已经达到结丹境第八重,是朝仙门内排得上前五的强者。

能让他感觉到恐惧的气息,必然强大之极。

扫描好一会,雷铭收回灵识,按揉着太阳穴,嘟囔了一句:“奇怪,怎么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我最近太累,弄错了?”

他扫视了一圈,发现弟子们全都杵着腮帮子,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居然连他停止讲课都没有一个人察觉。

这帮小兔崽子,实在太过分了。

雷铭气得吹了下胡子。

袍袖一挥,那只在丹房里闲逛、随时准备啄脑壳的仙鹤停住爪子,目光顿时失去了神采,骨骼处传来‘噼里啪啦’一阵声响。

不过三息的功夫,它便坍缩成一枚上面画满符咒的小巧纸鹤。

在弟子们注视下,纸鹤摇摇晃晃的飘进雷铭道人的储物囊,消失不见。

哇——

丹房内爆发出一阵惊叹声,刚才还死气沉沉的弟子们像是突然活过来了一样,显然都被他这一手秀到了。

杨星移拍了下手掌,认出来这是哪种道术。

叠纸化物!

这是朝仙门一道密不外传的高阶术法,只有宗内高层才有资格接触。

雷铭装作如无其事的收起储物囊,转过身后却忍不住笑了笑:“这帮小家伙,果然只对新奇的玩意感兴趣。”

看来今后得优化一下教学方法。

“好了,本次的早课就到这。”雷铭道:“等我再查验一下诸位‘隔山打牛’的练习进度,便可自行散去了。”

一听这话,众弟子顿时磨肩搓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雷铭习惯性的轻甩拂尘:“此术是我半年前传授的,按理说你们应当已经小成。

“所谓隔山打牛,就是隔空打击。其实此术唯有筑基境方可完全掌握,炼气境灵气薄弱,能粗浅掌握便可。

“当然,若是你们修为接近元婴境,便不能再用了。隔山打牛依旧是相对低阶的术法,无法承载过强的力量。

“比如元婴强者使用的话......

“很可能本想打击眼前的妖邪,实际攻击却落到了百里之外。”

杨星移听到这里,已经露出灿烂的笑容。

嘿嘿嘿!

我嗅到了套路的味道哦!

隔山打牛是他们一直在练习的,但碍于丹田内灵气薄弱,效果一直不好。

如今灵气得到了提升,正好可以有所保留的小露一手。

偶然穿越、光速开挂、果断出手、满座皆惊,这不就是标准的套路吗?

雷铭道人取出一尊巴掌大的小丹炉,握在手上。

手朝着炉口一抹,炉内便哗啦啦的生出一汪清水。

走到一位弟子跟前,道:“就从你开始,先打出离火劲,再用隔山打牛把离火劲转至丹炉下,将水煮沸即可。”

“是。”

那弟子行了一礼,双手结离火印、念动口诀,猛地往地上一按。

砰!

安静了几秒后,小丹炉内传来一声爆鸣,炉内的水直接被炸出来,泼到雷铭脸上。

他默默用法力抹掉脸上的水。

嗯,我是老师,不能和弟子置气。

“不合格。”

他挤出一丝微笑,给这位弟子在竹简上记了个四分。

继续走到下一位弟子面前,雷铭吸取教训,不再手持丹炉,而是直接搁在她桌上:“开始吧。”

女弟子结印掐诀,严格按照流程操作完毕。

这次丹炉没有任何动静。

两息之后,雷铭嘴角一抽,回过头,用法力熄灭自己头发上刚要窜起的彩色火苗。

女弟子看到他身后的火光,当即双手捂嘴:“老,老师......我这是......不小心的失误。”

雷铭长舒一口气。

我是老师,不能和弟子置气。

“不合格。”

他无奈的摇摇头,攻敌类的术法中,这群弟子们只学过‘离火劲’和‘惊雷术’,所以只能用它们来测试。

就这样,这间丹房被弟子们西出东窜的火焰弄得满屋焦糊味。

来到杨星移面前时,这位老师脸上写满了生无可恋。

杨星移笑了笑,这满屋的弟子居然没一个合格的,真是一群菜鸡嗷!

现在都来看我露两手。

“烟生於火,火降氛灭,熊熊离焰,取之无竭!”

杨星移双手结印,念动离火劲的口诀,并疯狂调动丹田内的灵气,将离火劲包裹得一丝不露。

“急急如律令!”

运起隔山打牛,朝着地面一掌打去。

啪!

丹炉下方亮起一丁点小火星。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哈?

杨星移当即愣住:不对吧,这是什么情况?

我这筑基境的实力,竟然只能亮起一点火星?这不可能啊!

他连忙再次掐诀,调动了更多灵气,可是丹炉下面亮起的依旧是那颗小小的火星。

啪!啪!啪!

连续试了三次,到最后他甚至把丹田内磅礴的灵气全部运转起来,结果依然没有任何改变。

“好了。”雷铭阻止了他:“想必是离火劲疏于修炼的缘故,回去务必勤加练习。”

杨星移难以置信的皱了下眉,不甘的看向自己的双手。

喂!

大兄弟,您有事吗?

关键时刻怎么还不按套路出牌啊?

正当他困惑之际,楼外传来一阵喧闹声,声音越来越大,很快变得嘈杂骚乱。

杨星移竖起耳朵,隐约听到了他们的喊叫:

“快出来看呐,城南突然起了老大的火!烧了得有十里啊!”

“着火那地看样子是薛恶霸家!”

“嘿,这火咋还是彩色滴捏?花里胡哨的还挺好看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