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源

小说: 千玑图 作者: 青橘一枚 更新时间:2020-10-18 00:46:17 字数:3434 阅读进度:27/27

宗懿去了纳兰松月的马车上坐着,车里又只剩下游莲一个人了。

因宗俊此次回京带了太多的女人和辎重,为控制随军的车马,保证大军的行进速度,在大部队开拔前一刻,宗懿把自己的奶娘穆延嬷嬷也安排到了游莲的车上。

穆延嬷嬷手提一只碎花小包袱在一名婢女的陪同下,登上了游莲的马车。

“十二姨娘,老奴对不住了,只因九王爷非要老奴带一个丫鬟,让映月只能骑马跟着,都不能上车了。”穆延嬷嬷一脸愧疚地跟游莲道歉。

游莲没有多说什么,只扯了扯嘴角,朝穆延嬷嬷勉强一笑:“嬷嬷客气,无碍的。”

经过了上次的刺杀未遂事件,穆延嬷嬷的表现让游莲有些意外,也让游莲对穆延嬷嬷的印象改观不少。

只是自那以后,游莲每一次见到穆延嬷嬷,都会有些不自然。倒是穆延嬷嬷从来没表现出任何异样,每一次见到游莲都保持了高度的热情。

穆延嬷嬷的随身丫鬟□□花,是一个四肢健壮,面色红润,又老实巴交的乡下丫头。

春花陪穆延嬷嬷坐下后,就张罗着给穆延嬷嬷铺软垫,放小几,摆茶水,一整套摊子铺开来,马车里剩余的空间就不大多了。

游莲冷眼看着春花一寸一寸逐步侵占完车里的大部分空间,便主动把自己的身子往车窗边挪了挪。

穆延嬷嬷看见了,很为难地告诉游莲,说她不会骑马又不会坐马车,车一开就恶心想吐,所以让春花提前准备了点薄荷和橘皮,给泡了茶,准备路上随时喝点。占用了十二姨娘的地方,实在不好意思了。

说话间,穆延嬷嬷从包袱里摸出来一把又红又大的桑葚,双手捧了,送到游莲的面前:“十二姨娘不嫌弃的话吃一点吧,这是刚才等车马的时候,老奴看见路边一颗老桑树上长的。这么好的果子看着就可人,老奴就让春花爬上去采了点,想着路上闲得无聊,也好给十二姨娘哄哄嘴巴。”

穆延嬷嬷说话的时候,朝一边春花的的方向努了努嘴,游莲看见春花的裤脚上果然有一层土,簇新的黑布鞋也脏了,为了这一捧不值钱的桑葚,很显然春花也付出了不小代价的。

穆延嬷嬷的手又粗又大,饱经了风霜洗礼,指尖异常粗糙。这双手捧着一捧红彤彤的桑葚,这让游莲想起栖霞山上十余年来给自己洗衣做饭,陪自己练功读书的玄玉师傅。

游莲四岁就上山跟玄玉修行了,刚上山时年纪太小,游莲的吃喝拉撒都是师傅一个人伺候完的。那时的玄玉也这样,总是会提前准备好不少稀奇古怪的山果揣怀里,要是游莲表现好了,不哭不闹了,师傅就会给游莲一个果子,有时候也会是两粒桑葚,以示鼓励。

与穆延嬷嬷不同的是,玄玉师傅是汉人,一年前的冬天里死在了女真人的刀下。

虽然游莲早过了靠几粒果子就能收买人心的年纪,但再一次被人这样对待,无论对方是来自敌营还是来自同族,她依然会有些动容。

游莲伸出手来接过穆延嬷嬷送过来的桑葚,放到穆延嬷嬷面前那张小几上堆着。

“谢谢嬷嬷,嬷嬷也吃点吧。”游莲笑意盈盈地说。

穆延嬷嬷摆摆手,说道:“不了,十二姨娘吃,老奴吃东西怕吐,没得恶心到你们。待得晚间到了客栈,老奴再喝点粥就好。”

游莲颔首,也不勉强。

桑葚很新鲜,还带着桑树上新落的杂尘。可是游莲并不在意,她直接捻起一粒桑葚送进嘴里,一脸赞许地对穆延嬷嬷说:“唔,很好吃,”

游莲丢掉了满身的利刺,变得愈发平易近人起来,穆延嬷嬷也随意了许多,不再像从前那般谨小慎微,主仆两个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天来。

穆延嬷嬷很贴心地安慰游莲,说九王爷虽去了纳兰郡主的车上,但他心里一直挂着十二姨娘的,刚才还可劲吩咐老奴要替他照看好十二姨娘,若十二姨娘有什么需要,赶快差春花过去告诉他。

游莲点点头,表示她并不介意的,嬷嬷倒是多心了。自己只是一个排行十二的小姨娘,莫说纳兰郡主是要做九王妃的人,就是九王府里随便一个姨娘都可以轻轻松松碾压自己呢……

穆延嬷嬷有些惊讶,她瞪大了眼睛告诉游莲:虽说九王爷大婚以后一定会有次妃和更多的姨娘,但纳兰郡主还没嫁过来,九王爷暂时还不可以纳妾的。

所以十二姨娘你现在就是九王爷身边唯一的一房姨娘。

“……”

游莲也惊讶,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花魁?

“可是……可是我为何叫十二?”游莲不解。

“这个……老奴也不知……”穆延嬷嬷更不解了,话说这十二姨娘和九王爷都在一起这么久了,竟然不知道九王爷身边有几个女人?莫非十二姨娘和九王爷从来见面都不说话的?

穆延嬷嬷更担心了,她觉得十二姨娘对待九王爷的态度好像有些随便的样子,连九王爷的婚配情况都不知道,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于是穆延嬷嬷准备跟游莲好生絮叨絮叨。她喝下一口薄荷和橘皮,清清嗓子,开始跟游莲交代起宗懿往事生平来。

穆延嬷嬷从宗懿的小时候开始交代,她告诉游莲,说九王爷的生母温敦夫人的身子骨不大好,经常生病,一病就要躺好久。所以九王爷小时候大多数时间都跟着穆延嬷嬷住,后来因为穆延嬷嬷守着,九王爷实在断不掉奶,王爷五岁那年,可汗发现九王爷还没断奶,就把穆延嬷嬷给赶去了膳食房打了许多年的杂工,直到宗懿十六岁自己开府了才回来。

游莲惊讶,她相当震惊地问穆延嬷嬷,这是否就意味着九王爷吃奶吃到了五岁?

穆延嬷嬷点点头,不无感慨地说:“温敦侧妃身子不好,总是要多溺爱儿子一些的,老奴也舍不得看他哭。”

“……”

游莲满头黑线,就连看穆延嬷嬷的眼神都变得怪异起来。汉人的孩子虽说也有喂得长的,但再长都会在开蒙前断奶,宗懿可以一直赖着吃到了五岁,这样的情况发生在为人狂傲行事乖张的宗懿身上,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只可惜好日子没过多久,九王爷十岁那一年,温敦侧妃竟走了……温敦侧妃走后不久,九王爷便搬去了纳兰大妃的宫里。”穆延嬷嬷无限感慨地说,连眼眶都红了。

“那么纳兰大妃对九王爷可是有些苛刻?”游莲问。

因为对宗懿被宗骏带出去做诱饵捉狼这件事,游莲记忆深刻,再加上当时宗懿说纳兰玉来得也晚,游莲自然而然先入为主地就会做出这样的判断。

可是出乎游莲的预料,穆延嬷嬷竟然摇摇头说:“纳兰大妃虽然为人处事有些泼辣,但是大妃对九王爷甚好,九王爷搬去大妃身边后,大妃对九王爷照顾得是无微不至,就连九王爷小时候的学业,也是大妃一手抓起来的。大汗对大妃抚养九王爷的这件事上,历来都赞不绝口,九王爷对大妃也一直很敬重。”

游莲默默地听着,不置可否。

对比穆延嬷嬷的说辞,游莲更愿意相信自己对宗懿的判断。游莲相信宗懿对穆延嬷嬷是发自内心的敬重的,这并不代表穆延嬷嬷对宗懿的了解,就真的够深入,毕竟穆延嬷嬷并没有一直陪在宗懿的身边。

为了让自己往后在上京的生活能够顺利,游莲也愿意尽量多的了解宗懿的情况。她破天荒地静下心来,真正了解这个毫无预警就闯入她生命中的男人。

游莲从穆延嬷嬷的嘴里知道了宗懿的爱好不多,除了耍耍大刀,宗懿还酷爱看书。这一点游莲倒是有所预料。因为宗懿挺鬼精的,除了他与生俱来的独特的蛮夷审美有些不入流,把完颜宗懿搁赵焱的大殿上,完全就是一副汉人儒生的模样,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才气十足的儒生,就算在汉人的朝堂上封侯拜相也是足足有余的。

游莲还知道了宗懿最喜欢吃嘉庆州的红嘉庆子。因着宗懿不爱赌也不爱嫖,就这丁点吃食上的盼头了,所以每一年初夏,嘉庆州的红嘉庆子熟了,纳兰玉都会费尽周章地托人来中原,替宗懿搞回去几箱红嘉庆子。现如今纳兰玉做了皇后,自然而然地,红嘉庆子也就成了嘉庆州每年必须要上供的御贡品了。

最让游莲佩服的是:宗懿已经二十出头了,一直都不曾纳妾,只是为了不辜负纳兰月的期望,一心等待纳兰松月长大。

穆延嬷嬷把宗懿描绘成了一个为情所重,也多情宽厚,追求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千古有情郎。

这当中有穆延嬷嬷希望在游莲面前给宗懿立一个好形象的心理期许,游莲自然是不信的,不然今日宗懿就不会在迎娶纳兰松月之前,把自己真的给收房了。

可是有一点游莲是看出来了的,宗懿作为女真皇子,却如同清修的苦行僧于这迷乱俗世中穿行而过,的确做到了片叶不沾身。他不会为情所困,不然以宗懿这样的样貌和性格,他就不会一直孤身这么多年了,宗懿这样的皇子,哪怕是在汉人的皇庭里都是极为少见的。

游莲很清楚,自己其实并没有看透过宗懿,今天听穆延嬷嬷这么一谈,她似乎有了一点感触:

宗懿是纳兰玉养大的,而他在旁人与在自己面前所表现出来的,对纳兰玉截然不同的态度,似乎给了游莲一点点提示,也让游莲对完颜旻的这一位阏氏,女真王朝的皇后——纳兰玉,愈发感兴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