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31章料敌于先,竟然能到这个

小说: 强宠第一受害者 作者: 千金复来 更新时间:2022-05-17 字数:3812 阅读进度:31/42

帐外,篝火燃烧时木柴的噼啪声,在安静中显得无比清晰。

顾凭知道陈晏的意图,但他人还都『迷』『惑』着,他们注视着甘勉和顾凭,目光中隐隐解。

甘勉道:“顾司丞让们做的的第件事,便是放出风声,说朝廷并打算对十八寨赶尽杀绝,还准备在十八寨的东西二主中留下个人,免罪责,给他个官身。”

众人琢磨了下,纷纷点起了头。

他们熟知兵法,都知道所谓围师必阙,即使困住敌人,也要围三缺,给他们留条生路。便是要令十八寨觉得,就算败了,那也是真正生死攸关的绝境。这么来,就能大大消解他们的斗志。

“第二件事,是让满连泰知道,朝廷打算只留个,就是胡烈天。对另个人,那是要当做罪首杀之戮之,以儆效尤!”

事实上,稍微有些远见的人都明白,匪道兴『乱』世,如今天下渐安定,朝廷腾出手来,定是要收拾这些的。像满连泰这样半辈子历尽风雨的人,他会看出来,以十八寨的势力,朝廷能对他们坐视理,出手剿灭那是早晚的事。

对他来说,如果能得到个机会投靠朝廷,从此摇身变成为官身,这能令他意动!

但偏偏,朝廷属意的人选是他。

非但是他,还要将他当做承担十八寨切过往罪责的祸首,严加惩处。

从来,便如同联盟凝聚,往往起源共同的对立;猜忌嫌隙,起分别。

甘勉微微提声:“顾司丞还下令,向满连泰散布这则消息的时候,要说的是,胡烈天已经投靠了们!”

众人怔,第反应便是以满连泰的心计,他听到这说法,定是会信的。但转念想,以他的多疑,对这看就满是破绽的话,还真会完全置之理。毕竟,兵者诡道,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看起来真的,或许只是用来『迷』『惑』的假象,看似虚假的,却见得是真相。否则,以冠甲军之能,若真想离间,完全以编出个更信的谣言。

众人想,恐怕那谣言编得越是『逼』真,满连泰越会笃定是计策。反而这听就荒谬无比的,或许还有能真的令他动摇。

“第三件,顾司丞令放出了关押在县衙刑房的山匪,纵他们回寨。”甘勉沉声道,“便是因此,今掠阵时中了箭,胡烈天却没有下杀手。然则,穿了件金丝软甲,那箭本就伤到。这步,只是做给满连泰看的。”

比起这些真假难辨的谣言,真正能够诛心,让满连泰相信胡烈天真的已经暗中倒向朝廷的,就是让他亲眼看见。多疑的人,通常都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以说,在甘勉从胡烈天的冷箭之下安然无恙地离之后,十八寨的东西二主之间,那原本牢破的关系就已经复存在了!

要震断那根岌岌危的线,只需要最后击!

片安静中,顾凭上前步。

他拿出了那枚玉佩。

自从陈晏将冠甲军的兵符交给他之后,他只拿出来过次,便是那晚在伍飞平的府邸内,用它赢得了颖安卫的旗牌。今晚,是第二次。

他将玉佩轻轻放在案上。愧举世难寻的玉,与案几撞,声音清彻如鸣。

众将当即齐身拜倒!

顾凭道:“给颖安卫传的命令,你们应当都知道了——两军会合,今夜子时发起总攻。还告诉他们,到时候,胡烈天的人马会在右臂上系条红巾。如果见到这样的人,必动手。在,要告诉你们,今夜的战场上,的确会有人在右臂系上红巾——但那是胡烈天,而是满连泰!“

他字句道:”传的命令,旦看见右臂配有红巾的,必犹豫,即刻斩杀!”

包括甘勉,所有人都是怔,下秒,他们猛地反应了过来。

为什么两军总攻,要选在这个黑灯瞎火的时候?

唯有在子时,能靠面貌分清究竟谁是谁的队伍,才需要戴上信物标明身份。这条红巾在顾凭的计划里,标志的从来就是盟友,而是敌人!

料敌先,竟然能到这个地步!

众人注视着顾凭,目光中时震惊难言,时又是叹服。朝廷当初下的命令,是要他们扫平南疆之『乱』。但是冠甲军纵横沙场,驰骋惯了,他们这些人接到这个命令,第反应就是以武力强攻。像这样疑阵之中再布疑阵,环环相扣的诡诈之风,他们这些人里,还真没有能胜过顾凭的。

众将齐声喝道:“是!”

子时,当胡烈天依照命令率手下赶到通桥的时候,他看到了似乎早就等候在那里的满连泰。

满连泰的身后,但有他西寨的匪兵,还站着他之前从南疆王那里借来的漆蛇兵。

若说之前,胡烈天之部的战力要满连泰的话,那么加上漆蛇兵,两人的武力是以持平了。

让胡烈天感到有点奇怪的是,满连泰身后的所有人,都在右臂上系了根红巾。他正想要问问,下刻,他对上了满连泰的眼睛。

深见底的黑夜里,那双深沉而冷酷的眼睛,让胡烈天的眼孔猛地缩。他狠狠拉住缰绳。

他曾经在战场上九死生,根本能错认这眼神!下意识地,即使脑海还片空白着,胡烈天抬手按上了腰间的长刀。

满连泰直在注视着他,丝错地。这刻,像是终确认了什么。

他微微闭了闭眼,厉声道:“放箭!”

下瞬,湍急的箭雨从满连泰身后倾泻而下。

顾凭站在营外的处平底上,前方,山谷里震天的喊杀声遥遥地传过来。

赵长起走到他身后,沉默了会儿,才道:“颖安卫那边,就照着你的命令,在带他们前来会合的半途,突然传令说取消夜袭,让他们就地驻扎。然后,果然有些人鬼鬼祟祟想要给十八寨报信。所有这些有异动的人,们都已经扣住了。”

又道:“还有这段时间,们明着利用颖安卫向十八寨放假消息,暗中也在持续监视着他们,那些举止有嫌疑的,也已经筛出来三四十人,只待查证。经此事,颖安卫内的匪间,也能并肃清了。”

他望着顾凭,目光中带着丝难以言说的复杂。

胡烈天,满连泰,颖安卫……且说他们之间盘根错节的关系,只看这些人各自的本事,胡烈天战力超群,满连泰老心计,颖安卫在此地天然便占着个地理人和的优势。但是这三股势力,竟然被顾凭兵血刃地就给利用了个彻底。

甚至,今晚胡烈天与满连泰这二人鹬蚌相争,冠甲军去渔翁收利的战,颖安卫根本连掺脚也能。

这般被排除在外,他们甚至还无法表达满。光是筛审内『奸』的事,就足够这些人自顾暇了。

赵长起忽然想起来,那,有人在颖安城四处传播冠甲军劫掠百姓的谣言,他们怀疑这件事是十八寨安『插』在颖安卫的内『奸』,打着冠甲军的旗号所为。

当时,顾凭随意对他笑道:“如们叫上颖安卫,带他们上十八寨剿匪去?”

……难道从那刻始,他就布了这样错综复杂的个局?

这次,赵长起是真的感觉到,顾凭身上是有大才华的。

这样的才华,虽然至让他在世上活得随心所欲,但是进退自,那是没有问题的。赵长起心中忽然生出了丝连自己也知道从何而起的惋惜。

遥遥的兵戈声里,夜风轻缓而过。顾凭忽然道:“写了封军令状。”

赵长起:“什么?”

“殿下给了冠甲军的兵符,这件事,还是要想个说辞。”顾凭懒洋洋地道,“对外就说,是殿下以兵符『逼』立下军令状,若是能破了十八寨,便以军法处置。”

顾凭毕竟是皇帝派来的,执行的是监督之责。若陈晏与他的关系亲密,难免会让皇帝怀疑是否是存了拉拢之心。这是会招疑的。

赵长点头:“错。”

顾凭:“这个说法,你记得找人宣扬出去。”

赵长起:“。”

他忽然想,顾凭愿意为陈晏这样尽心谋划,这是是或许说明,他对陈晏,并是全然的无情?

时间,赵长起摇了摇头,有点想要苦笑。

他眼前忽然闪过方才几个冠甲军提及顾凭的那个眼神。这些人从前都是跟随陈晏打天下的,险而又险的战役知经历过多少个。便是有敌人数倍,便是被几股敌兵合围至绝境,便是后方失火以至只能断水断粮地强撑,他们也没有惧的。

这样战功无数的将领,提起顾凭,那眼中的信服竟是假的。

顾凭这手,确实是令他们另眼相待了。虽然这令冠甲军毫发无损,就将整个十八寨收入囊中的计策,确实是精妙无双。但赵长起知道为什么,想起那些人的眼神,他就忍住想撇嘴。

……这些人啊,还是见识太少。顾凭这个人向就是这样,凡是以以空手套白狼的事,他是肯定打算花钱的。

他正要说什么,忽然目光顿,然后,他往后退了几步,无声地离了。

顾凭正站着出神,忽然感到双温热的手臂从后面揽住了他。

陈晏问道:“怎么了?”

顾凭摇了摇头。今晚陈晏忽然将他推到了冠甲军的面前,这个举动,多少令他心底里生出了几分混『乱』。陈晏的手臂坚硬,莫名就给人仿佛以任人依靠的错觉。顾凭闭上眼,索『性』放松身体,懒散地靠了上去:“用红巾区分出满连泰的手下,孟三娘在胡烈天部中,『性』命应当无虞。”

陈晏淡淡地“嗯”了声。

半晌,他突然问:“你想要什么?”

顾凭眨了眨眼:“嗯?”

陈晏平静道:“此战之功,当归你。顾凭,你想要什么?”

顾凭怔了下。说是诧异也,说是茫然也罢,他真有些想到,这个习惯了居处,习惯了号令千万人,身边的人都以遵从他的意志为信条的人,也会问他想要什么?

他张了张嘴,还没想要说什么,就听见陈晏道:“你以想想,再来告诉孤。”

他这么说,便是表示,这是随言,而是个郑的许诺。顾凭顿了顿,他当然清楚这个许诺的价值。到了陈晏这样的位置,他的任何个承诺都珍贵,因为那背后都带着常人难以想象的价值。无论是令个全无根基的人飞冲天,或是令个兴盛的家族就此覆灭,他而言,也就是句话的事而已。

长风在山谷间回『荡』,恍惚间,那冲天的喊杀声也像是远了,此夜之间,只有轮明月悬。古人云,乘物以游心,似乎这颗心只有脱离了尘世,才能天地间自在往来。

顾凭就保持着这样个倚在陈晏怀中的姿势,闭着眼,静静地吹着风。

他能感觉到,自己这整晚都自主地混『乱』着,波动着,起伏定的心,在渐渐地平静下来。

……的确,要平静下来。

他必须平静下来。

因为站在他身后的那个男人,他是陈晏——即使站在他身后的那个男人,他是陈晏!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