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28章他其实想问,心悦我么

小说: 强宠第一受害者 作者: 千金复来 更新时间:2022-03-12 字数:2453 阅读进度:28/42

陈晏低着头, 鼻尖抵着顾凭。几缕发丝垂落下来,顾凭的头发交在一。他的动作里有一丝罕见的温柔。

他这人的子,一向都是冷的, 烈的居多。反而在发怒的时候,那形才格外柔和。

像这样,仿佛带着发自内心的温柔的, 真的很少见。

陈晏轻声:“阿凭……”

那瞬间, 他其想问, 心悦我么。

但是,这话在舌尖转了又转,他终于没有问出来。

那种不知如何去形容的情绪, 让陈晏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有什么问不出的?不过是一答案。但是,一想到如果顾凭说的不是他想要的,如果顾凭的反应不是他想看到的,如果顾凭不是像他想要他那样, 也想要着他——光是想一想, 他就无法容忍!

察觉到不知为何,陈晏的动作忽然又激烈了来,顾凭仰了仰头,开始回吻着他。

他的主动好像极大地取悦了陈晏, 或者说安抚了他,渐渐的,陈晏的举动又轻了下来, 那吻慢条斯理地在顾凭的脸颊, 脖颈上游移,其说是吻,不如说是一猛兽在强势地用自己的气息浸染猎物的全身, 就像在确认自己的领土那样,确认着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寸。

门外,一黑脸将领疾步过来。

他看见守在门口的赵。这却不是陈晏的房门,而是顾凭的,当即了然:“是今晚伍府赌箭的事?”

他低声:“顾凭此举确冒险了,好在结果不错。拿到了颖安卫的旗牌,我们在这儿受制于人的情势也可以变一变了。但是……顾凭的子一直都是这样?也太胆大无忌了。”

他对顾凭了解不多,知的两件事,一样是在云宁山顾凭用沈留以身作饵,另一样就是今晚他在伍府用冠甲军的兵符跟伍飞平作赌。这两件事,但凡谨慎一点。对自己的前程稍有顾虑的人,都干不出来。除非是本就这么张狂,行事任,不计后果。

黑脸将领看了眼赵:“他相熟,不妨多提点两句。这两次他有惊无险,没有出大错,也属侥幸。我虽然不在这,但是殿下身边那年者,对这种子多有不喜。”

赵只苦笑。

他觉得,顾凭未必不知后果。

而且,以他对顾凭的了解,这人本里还真不像是喜欢冒险的。顾凭的心一贯又不好琢磨。他有时候看着顾凭,就忍不住想,这人心眼多也就罢了,关键是他心还很不安分,而且心肠还硬,一想到顾凭和陈晏凑在一,这俩人可折腾出的风波,他就感觉自己脆弱的脑门有点绷不住。

赵:“有事向殿下禀报?”

“对。”黑脸将领严肃,“我们的人在狱里审问那俘虏回来的山匪,倒是从他们口中问出了一消息。需要报给殿下。 ”

赵点点头,通报:“殿下,甘勉求见。”

不多时,屋内传来低沉的声音:“进来。”

甘勉走进去。

陈晏仍然拥着顾凭,甘勉看到他们这姿势,平静地垂下眼,就像没有看到。

他施了一礼:“殿下,我们当日在颖安城郊俘虏的那一众山匪,是十八寨中胡天烈的手下。”

胡天烈,这人顾凭知。

十八寨虽然名上是一体的,但其由两人分掌,一是东主满连泰,另一是西主胡天烈。这两人虽然坐拥的势大差不差,但以暗部收集的情报看,胡天烈手下的战比满连泰要强一。十八寨得到假镖的消息,由胡天烈派人掠宝,倒也不出乎料。

甘勉:“属下还得知。胡天烈手下有一被称为三娘的女子,她……”

他的声音不知为何,竟然有一丝迟疑。

陈晏:“怎么了?”

甘勉咬了咬牙:“仿佛是昔年孟家的三小姐。”

屋内一时静默。

甘勉只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神压不住地激动了几分,这片刻的沉默里,他攥了攥自己的手,把所有的情绪用压了下去,终于恢复了平稳,只是声音仍有涩:“……当年孟氏一族谋反获罪,我们却陷在尧昌前线,有十几日,那音信都完全断绝,等到终于剿灭了葛博,准备班师的时候,才知孟家已经……孟三小姐虽然没有获罪,但我们怎么找不到她的下落。有人说她死了。孟家女眷当时为了不流落军,很多人确都自尽了。”

甘勉现在都还记得,他哥哥甘信当时到这消息的时候,脸上那仿佛比站在看不到边的死人堆里都还要可怖的神情。就好像这世界,那瞬间,在他眼睛里都变成了白骨。

甘信在尧昌受了伤,怎么也应该养三月。但是他刚下地的时候,就开始找孟三小姐。

没有找到。

世之中,死一人,太平常了,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死,很多人可天就死了。

一人的死,谁在?

甘勉低声:“后来柳崖那一仗,兄受了伤。濒死之际,他对我说,叫我不要伤心。因为他一点也不伤心。他已经活得够了,从孟三小姐不在人世的那一天,他就忽然觉得这人间万事怎么一点也不好看了。想到还要接着再看几十年,就觉得一丝也不值得留恋。”

“他说,当时他求娶孟三小姐,真是紧张。他一次上战场都没有这样紧张过。孟三小姐问他,生同衾死同,他可以做到吗?兄求之不得,连忙答应了。他说,他这一生只应过孟三小姐这一件事,但是还是失信了。”

顾凭忽然感觉,陈晏拥在他腰间的手紧了紧。

陈晏:“有多大的把握是她。”

甘信:“属下从一山匪身上搜出了一张小像,他说那是三娘……殿下,我有七成把握不错!”

陈晏淡淡:“我知了。”

甘勉躬身一礼,告退下去。

陈晏静静地拥着顾凭,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

半晌,他开口:“清缴十八寨时,若行策,护一下那三娘,不要伤她命。”

顾凭:“好。”

月将他们二人的影子投落在墙上,忽然,陈晏开口:“顾凭,这一次,孤不同计较了。”

这声音虽然带着他一贯的强势,但仍然平添了一分无法形容的寂寥。他拥着顾凭,手指扣住了他的十指。陈晏冷冷:“顾凭,的子,从来不是那等横行冒险的无忌之徒,或者说,顾凭真在的东西,真如果赌输了就付不的代价,是从来不去拿来赌的。”

“无论是云台山,还是今晚的伍府,这么做,无非就是因为,不在在暗部的前途,不在自己在孤身边那人耳中的名声。无非是想要他们以为,顾凭是有几分才华,做应变急智,但那不过是杨修之才,孤可以要,也可以不要。是怕他们真的信赖,倚吧!”

顾凭的脊背僵硬了。

陈晏没有看他,只是保持着这把他紧锁在怀里的姿势,声音冰冷:“世事多无常。这一次,孤放过。但是,若是再令我发现有逃离之心,从那以后,不要想再离开孤身边半步。”

s..book527232536074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强宠第一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