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27章心为之夺

小说: 强宠第一受害者 作者: 千金复来 更新时间:2022-03-12 字数:4293 阅读进度:27/42

无论是顾凭是伍飞平, 都是这个宴会上众人瞩目的焦点。无数人都里暗里地关注着他们。就伍飞平走到顾凭面前的时候,周围就不自觉安静了下来。虽然他们的交谈声不大,但是陡然静下来的环境里, 那声音是一字一字清晰地传进了周围人的耳朵。

一时间,众人脸上神态各异。

说实话,伍飞平此举, 点挟势迫的意思。

现冠甲军剿匪势头正好, 颖安卫这个时候强行加入, 其实不太地道。

若是建功,颖安卫的地盘上,那功劳摆了要被他们吞下去。而一旦出了么岔子, 顾凭或者冠甲军,肯定是第一个被扔出去顶缸的。所以,顾凭一开始咬定了军机不可泄,不肯吐一星半点的计划, 想要把颖安卫给隔出去, 这个态度,场冠甲军的将领都觉得对极了。

但是,伍飞平这是硬要迫,以势压人, 顾凭应也得应,不应也得应。

不少冠甲军将士的表情都不好了。

跟他们相反,颖安卫的人则大都带上了喜。

自从顾凭领着冠甲军, 一两场大捷之后, 落颖安卫头上的声就不好听了。毕竟这么多年,他们十八寨的手里就没讨到过好处。

颖安匪患连年不平,百姓的不是没怨。但以往总能用山匪狡悍推脱。如今冠甲军连胜两次。短短一, 颖安城内已经不少风风语冒出来,奚落之,猜疑之,都说十八寨之所以能屹立不倒,不是山匪难剿,而是颖安卫太无能。

若只是脸上无光也就罢了,关键是自称知道内情的人放出话,说颖安卫内就是第二个匪窝。

竟是直指他们通敌!

这事可比劫掠百姓要大多了。

颖安卫前两天着冠甲军的笑话,没想到一眨眼,被架火上烤的就成了他们自己。

现,伍飞平将了顾凭一军,他不得不同意让颖安卫一同剿匪。着顾凭垂着眸,那仿佛强行压下无奈的样子,不少颖安卫脸上的得意都压不住了。

伍飞平好像没注意到冠甲军和颖安卫之间那愈演愈烈的对峙和敌意。他盯着顾凭,笑道:“这晚宴些无趣了,顾司丞想不想玩点意思的?”

顾凭:“哦,伍大人想玩儿么?”

伍飞平慢慢地道:“不如我们来赌一把,赌注么,就是这次清缴十八寨的指挥之权,如何?”

他竟然就这么目张胆地提了出来!

光是要来分一杯羹不够,想要把两军的指挥之权也给一把揽过去!

冠甲军的将领眼睛黑得都要冒火了。

顾凭顿了顿:“伍大人想怎么赌?”

伍飞平:“既然是行伍事,不如就按我们行伍之人的规矩。负重,摔跤,马枪,骑……顾司丞选择一样自己擅长的,我比试一番就是。”

人忍不住冷笑道:“这些都是你们颖安卫每训练的东西。谁不知道顾司丞出身按察司,主的是提刑监察。伍大人他比试这个,不觉得以武欺人吗?”

伍飞平完全不觉得,他昂起头傲然道:“亦是君子六艺之一。再者,我们颖安卫的军士,都是复一苦练过来的,若是一个人不通军务,不晓武艺,伍某真不敢放心把他们的命交到此人的手上——是交了,颖安卫也不能够心服。”

话音一落,立刻颖安卫的将士连声附和。

“对,若对军旅事一窍不通,如何能服众?”

“也让我等领教一下顾司丞的本事!”

“比试罢了,咱们颖安卫里这种事多了去了,何不可啊。”

伍飞平笑容更深:“怎么样,顾司丞赌不赌?

顾凭弯了弯眼睛。

真不枉费他一番示弱啊,他觉要不是他这么退让,伍飞平真不会这么蹬鼻子上脸。

他淡声道:“那赌箭吧。”

他这个选择,倒没特别出乎伍飞平的预料。

本来这院子里,可供发挥的选择就不多。伍飞平自己这项里最擅长的就是箭,顾凭这么一说,他当即就应道:“好!”

顾凭道:“若是我赢了,两军指挥之权就给我,若是伍大人胜了,指挥之权就交给你?”

伍飞平:“然。”

顾凭:“口说无凭,伍大人压个信物吧。”

伍飞平拧了拧眉:“顾司丞这是何意,难道怕我会赖账?”

这不是肯定的吗?这人已经不要脸成这样了,打赌输了之后再赖个账,显然不是干不出来。

不少冠甲军都点头。

伍飞平涨红了脸,冷笑道:“我给你立个字据是——”

他的话,被顾凭抬手打断了。

顾凭自从来之后,就一直站走廊下,那幽深的阴影落他身上,固然为他平添了一丝神秘,但也令他整个人的气势也沉幽暗处,让那份突出不再那么灼眼。甚至仿佛显得分脆弱。现,他跨出两步,走到了院子灯火辉煌处,数不尽的火光打他身上,那从容而悠然的风华被灯火映照得通,令人陡然间觉得,这整座院子都是一亮!

伍飞平心中忽然一紧。

最开始,他对顾凭是充满了警惕,他那些心腹来找他的时候,也只是让他试探一番。没清这个人深浅时,最好是不要妄动的。但是怎么跟顾凭说了两句话,他就把这些人的叮嘱给忘了,把他最开始的目的全给抛脑后了?

伍飞平不着痕迹地向四周扫了一眼,果然对上了他那些隐藏人群中的心腹的目光。那些人都冲他摇了摇头——

怎么这些紧张的,提醒的,阻止的眼神,他之前向顾凭挑衅的时候,全然不曾注意?

虽然两军剿匪的指挥之权,他们是一定要拿到的,但绝不是非要今晚。

他刚才是上头了!

就清醒过来的伍飞平正飞快地思考着该怎么往回收的时候,顾凭抬了抬手,立刻一个人从他背后出来,手上捧着一个木盒。

顾凭指示那人打开木盒。

然后,他从木盒中勾起一块玉佩。放伍飞平眼前,同时,也是放所人的目光之下:“伍大人,这枚玉佩,就是能号令整个冠甲军的兵符。”

刹那间,院子里死寂了下来。

所人,不止伍飞平,整个颖安卫,整个冠甲军,都被震住了。

这是陈晏手里的兵符啊!

伍飞平骇然望着他。

怎么会,这个东西么时候落到了这个人手里?!

顾凭的嘴角依然含着浅笑,那眼神依然从容无比,悠然无比!

他笑道:“我可以用应赌。不知道值不值得大人那一块能调动整个颖安卫的旗牌?”

这是白白的迫。

这个玉佩的含义,是如陈晏亲临。

如陈晏亲临。拿出这个玉佩之后,退不退,这局赌开是不开,已经不由伍飞平说了算了。

伍飞平死死地盯着他,额角的青筋抽搐了又抽搐,牙齿更是被咬出了格格的细响。

现的他,整个人处于一种极端的拉扯中。调动整个颖安卫的旗牌,这已经完全超过了他最初预期的赌注,但是摆面前的,是足以号令整个冠甲军的玉佩!

天下最强军的兵符。没人面对着这个东西,能不心动!

半晌,他狠狠道:“好!”

不多时,伍府下属捧来了颖安卫的旗牌。

箭靶也摆好了。

伍飞平:“顾司丞请。”

其实若论拿出来的赌注的价值,那陈晏的玉佩是要贵重过颖安卫的旗牌的,所以照来说,应该是顾凭来定次序。但是此刻众人动不安,他的心思也浮,这于箭大不利,纵使不讲规矩,伍飞平是立刻选定了后手。

顾凭朝他瞥了一眼,微微一笑,点头应下。

他提步上前,握弓,搭箭,勾弦,开弓。弓满,手指撒开。

箭急出。

所人的呼吸那一刻都屏住了,一个声音大叫道:“是红心!”

红心,十环!

顾凭好像没听到,或者说听到了也不意。他只是保持着那个姿势,重复着这个动作。好像这不是一场足以令任何人都勃然变的豪赌,只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夜晚。很多人着他,忽然之间,就觉得被列于君子六艺不是没道。只是这简简单单的动作,就能让人气为之夺,心为之夺。

又一箭红心。

再一箭,仍是红心。

顾凭放下弓。

走过伍飞平身边时,他轻声道:“以弱诱之,以利激之,以强惧之……伍大人,你的心已!”

他好像担心伍飞平不白他是怎么踩进陷阱的,把自己这一晚上针对他的手段,一一给他点了出来。

一时间,伍飞平眼睛乎要瞪出血来。

顾凭的声音很低,除了伍飞平,没人听清他说了么,甚至没人察觉到他说了话。他们只是觉伍飞平的脸难至极。他那剧烈跳动的肌肉,不断抽搐着的青筋,都显示着这个人的心底是何等混,何等焦躁,何等万念如沸!

一个人低声急道:“大人方才不是调整吗,怎么全无好转?箭最忌讳的就是心不定,大人这样,哪里像是能瞄得住靶?”

伍飞平拿起弓,是再眼拙的人也出不对了。

他的手臂竟然不稳。

伍飞平狠狠吸了一口气,手指一松。片刻,他听到一个人说:“脱靶了。”

脱靶了?

第一箭就脱靶了。

这场赌……就这么结束了?

伍飞平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空茫。他盯着顾凭,这一晚上的画面他眼前疯狂急转。

他忽然想,他是可以退的,他很多机会去退。他以势压人,着顾凭不得不答应让颖安卫一同剿匪的时候,他原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那时候,他完完全全可以全身而退,但是他为么就昏了头了,非要跟顾凭赌一把指挥之权?

就算是顾凭拿出了玉佩,若是他拼着这张脸皮不要,拼着得罪陈晏的代价也不应赌。他也是可以反悔,可以不应的。

这么多机会啊,他怎么走到了这一步?

……以弱诱之,以利激之,以强惧之……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伍飞平到腹内如火焚一般,他盯着顾凭,嘴唇动了又动,猛然昏死了过去。

顾凭走出伍府,坐上马车。

一路上,赵长起都很沉默,只是那复杂的目光,时不时从顾凭面上扫过去。

赵长起叹道:“你今天晚上,冒险了。伍飞平的箭法颖安卫中都是的,他如果不是心思大,你不一定能胜过他。但……”

但是之后,他却没再说。

最后,赵长起苦笑了一声:“顾凭,你这聪,确是难得。”

顾凭闭着眼,没接话。

回到楼馆,他走进房间。刚一进去,就到榻上坐着一个人。

顾凭的步子当场就刹门口:“……殿下。”

陈晏抬起眼,扯了扯嘴角:“阿凭这胆子,真是令孤刮目相。”

顾凭:……

哎,他就猜到陈晏可能要发作他,毕竟以这枚玉佩的价值,拿去跟人作赌确实是冒险了。

他关上门,实实地走到陈晏面前。

陈晏冷笑道:“你知不知道,听到你伍府人开赌的消息后,孤想么?”

他当时想,若是顾凭赌输了,这事该如何善后。这枚兵符绝不能留别人手里,或者让伍飞平从此消失,或者直接派人把这枚玉佩给毁了。但是,怎样才能不牵扯到顾凭?他想到了个法子就否决了个法子——而且犯了这样的事,又是众目睽睽之下,顾凭把自己置于这种境地,根本就是得他不想处置,也必须得处置!

顾凭眨了眨眼,假装不懂,笑地道:“殿下肯定想,阿凭真是聪慧过人,他若是助我收拢颖安卫,我该奖他么东西好呢?”

陈晏顿了顿:“……助我收拢颖安卫?”

不知为何,他的声音一丝凝滞。就好像他的心,这一刻忽然停顿了一下。

真的,停顿了一下。

他拢过顾凭,紧紧地将他锁怀里,低声道:“你做这些,是为了这个?”

顾凭:“我之前说了,让殿下不如把颖安收拢收拢得了,要不我们别人的地盘上,一来就受欺负——殿下不会以为我开玩笑吧。”

他说着,轻轻陈晏脖颈上蹭了蹭,哄道:“殿下,别生气了,啊。”

陈晏忽然捏过他的脸,深深地吻了下来。

s..book527232534844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强宠第一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