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12章

小说: 强宠第一受害者 作者: 千金复来 更新时间:2022-02-26 字数:2267 阅读进度:12/42

陈晏望着他。

片刻,他伸出手,指腹落在顾凭的脸颊上:“怎么有些凉。”

顾凭一路在船舷上吹着江风回来的,能不凉吗。他上了马车:“就是吹了会儿风。”

刚说完,就被陈晏拢进了怀里。

顾凭讲起这一路上的布置。虽然这些事陈晏已经从亲卫的口中听过一遍了,但是他听着顾凭一言一语的讲述,竟然丝毫不觉得厌烦。

他低下头,鼻尖轻轻抵着顾凭的侧颈,淡淡道:“做得不错。”

又问:“想要什么奖励?”

顾凭当场就很想说,想要你同意放我走,从此天高海阔,我爱往哪儿浪就往哪儿浪。但是一想到说完这话,等待他的恐怕是陈晏当场翻脸,将他扔回秦王府的后院锁上十年八年的,他就十分迅速地把话给咽了回去。

陈晏见他沉默,也不催促,含着笑吻了吻他的耳垂:“真有想要的?”

顾凭笑道:“没,这不是在现想吗。我还担心原本殿下打算给我奖个大的,结果我开口要少了,那不是亏了吗。”

陈晏慢慢地收紧了拥着顾凭的手臂。

他能感觉到,这个人又在做戏了。

真像是一只狐狸啊。只有狐狸,才会这么狡猾,同时又这么警醒,每当他觉得顾凭仿佛要泄露出几分他真实的想法的时候,这个人就会快速发觉,然后面不改色地遮掩过去。就好像刚才那一瞬间的异样只是他的错觉。这颗七窍玲珑的心肝外面,仿佛总有一根线,拦着他,不许他进去。

陈晏捏过顾凭的下巴,眯着眼:“真没有想要的吗?”

那眼神,看得顾凭心里一咯噔。

太敏锐了。虽然他一直都知道陈晏很敏锐,远超常人的敏锐,但是只有在这种几乎就要无所遁形的时刻,才会知道这份敏锐有多可怕。

这个问题,他必须要回答,而且不能撒谎。

如果撒谎,陈晏会看出来。

但是,顾凭下意识明白,绝对不能让陈晏知道他真实的想法。这个人,在他还没有厌倦,还没有准备放弃的时候,是绝对无法忍受别人生出背离之心的。他永远不会忘记当初第一次见到陈晏,当他表现出了一丝丝的不驯服时,那把森寒的,抵在他喉咙上的剑。

如果说之前那次失败的逃跑告诉了他什么,那就是,不要去赌。

跟陈晏这样的人,永远不要去赌。

陈晏笑了笑,声音愈发温柔:“阿凭怎么不说话?”

顾凭张了张嘴:“……有。”

陈晏的一只手按在顾凭的胸口。掌下的那颗心脏,跳得比平时急促不少……他的话,终于能牵动这个从来没心没肺的人的情绪了?

陈晏勾了勾唇,那笑容有点嘲弄,又有点冰冷。

他低下头,嘴唇轻轻地碰了碰顾凭的唇角,随意道:“哦?想要什么?”

顾凭:“我不想说。”

他的目光很坦诚,毫不避讳地直视着陈晏,向他表示,他是真的不想说。

陈晏愣了愣,眯起眼:“到底是什么东西?”

顾凭摇了摇头:“殿下,是你不会给的,所以我不想说。”

他说的话,每一句都是真的。但是能不能真的蒙混过去,顾凭还真是没有绝对的把握,

他一边等待陈晏的反应,一边在心里飞快地思索下一步该怎么办。

陈晏望着他。顾凭的瞳孔微微张大,这是他一贯紧张时的反应。本来,不过是紧张而已,就算是有人伏跪在他面前声泪俱下地求饶,那剑该斩下去照样会斩,根本不值得他在意。但不知为何,他看着顾凭这个样子,忽然就有些不想继续下去了。

他闭了闭眼,将顾凭的头按在胸口,淡淡道:“识青园的地契,还有园中所有仆从婢妇的身契,我都会交给你。从今以后,那就是你的东西了,由你随意支配。”

顾凭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就是陈晏之前说的给他准备的奖励。

他真的震惊了。这不能不震惊。识青园周围一片都是官员宅邸,非富即贵的大有人在,便是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而且,识青园的仆从也他看过,里面不少人都是出身暗部的英才,还有很多仆婢,即使放在王子皇孙家中也是顶尖的资质。

把这些人都交给他?

顾凭哑了哑:“殿下,这个奖励是不是有些太重了?”

他不想要。只是看在识青园中有不少暗部出身的人这一点上,就足够让他想敬而远之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何况这已经不是常在河边走了,这完全就是在河边建了座房子。有哪个不入暗部的人,能指挥得动暗部的人马?就算是赵长起,他也只是负责陈晏明面上的势力,对于暗部,那是沾也不沾的。

顾凭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诚恳:“殿下,我只是废了朱兴伦,这个功劳,也就值点金银财宝,把识青园给我,这没法服众啊。”

陈晏淡淡道:“你不必担心这些。”

他没有办法告诉顾凭,这些东西,本来就是为他准备的。从识青园,到识青园内所以的仆婢,都是他为了顾凭一一打造,令人专门筛选的。

但是,他没办法说。就好像,他也无法告诉顾凭,今天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在他从亲卫口中听到了顾凭的一举一动的时候,他并不是像那些人一样,为了顾凭使出的智计而惊叹,想着该将他摆在什么位置,令其才能可以被大用。

他只是很想看到顾凭出现在他面前。

就好像今天,本来他可以在秦王府里等着顾凭回来,但是,他就是想看到顾凭立刻出现在面前。

所以他吩咐赵长起驾车,来到这里等待着。

这样的举动,很奇怪,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尤其是,这个让他奇怪的人,自己却总是那么从容自若,那么随心所欲,那么万事皆不在意。

陈晏冷冷道:“孤给你的,你有什么不敢拿的。”

顾凭看着他,张了张嘴,但还是没有再说。

昨天,在他跟殷涿说起帝王座下,何止万骨的时候,虽然说的是皇帝,但他眼前晃过的,其实是陈晏的影子。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真是不想明着拒绝他。

但是……

陈晏最近这些举动,还有对他的态度,让顾凭没来由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安。他闭上眼,在心里慢慢地琢磨。

得想个法子,不能让陈晏再这么继续下去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