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全族开始修仙啦3

小说: 炮灰女配不死了(快穿) 作者: 醉鱼仔 更新时间:2020-10-18 01:37:08 字数:3778 阅读进度:30/30

木禾管着族内的灵草灵药种植,选拔守庙人这事他没注意,谁知道就是这么一个没注意,报上来的人竟然是溯回。

“我不同意!谁都行,他绝对不行!”

“溯回……”桑枝轻轻念了声,转向木禾长老,“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木禾长老哼哼两声,“我坚决反对!”

“我觉得他不错。”比试时,桑枝悄悄去看了,这个人武艺很不错,而且他既然能闯过几位长老设置的关卡,没道理因为木禾长老的几句话就否决了。

木禾长老看着神女认真的神情,气道,“他血脉混杂,无法修炼族内功法,眼下武艺虽不错,可日后一定比不过其他人,怎么能好好保护神庙?而且……他是我族的罪人,一个孽种!谁都能当守庙人,他不行!”

这话听着似乎有些隐情,桑枝不解张了张口,族长使了个眼色,“好了好了,此事容后再议,时辰也不早了,神女,我送您回神庙吧。”

路上,族长神情复杂地解释,“唉,溯回的身世确实有些……。”

“他的母亲是上任神女。历任神女一生都在神庙,既是侍奉三公主,也是因为神女血脉体质特殊,唯有神女才能参悟族内传承的秘密,神女的责任重大,偏偏他母亲爱上了个外人,为了这个人,弃神女的责任、族中的传承不顾,与那个男人私奔,叛逃出族,甚至为了他回族内偷走了灵药。”

“木禾不喜溯洄也是有情有可原,当年的守庙人正是木禾之子鹿蜀,扶桑神女利用鹿蜀偷走灵药,那药木禾花了十来年才炼成,是给离火治伤的。鹿蜀本就自责不该让扶桑认识那个男人,又有灵药一事,孤身下山寻人,不知发生了什么,几年后带伤回来,没几日便过世了,溯洄那孩子还是他抱回来的。于公于私,木禾对溯洄都难有好脸色!不过那老家伙也就是嘴硬,虽说话难听,可这么多年从来没怎么刁难过人。”

桑枝默默听完,“话虽如此,可溯洄却无辜,扶桑神女叛逃出族不是因他,偷取灵药也不是为他,他的出生虽然不是族中期许,可父母是何人也并不能由他决定。何况您同几位长老既然选了他,想必心里也有了决定。”

族长嘿嘿笑了两声,“瞒不过您,溯回是个好孩子,只是独来独往惯了,性子有些古怪,您若没有什么意见,木禾那边我去与他说。”

桑枝点点头,族长与几位长老一心为族人着想,他们选定的人,比她从原身的记忆里翻出来的要可靠得多。

族长急着去劝木禾那个老顽固,桑枝往神庙去,走了两步,身后又传来一阵脚步声,“族长?”

桑枝侧着耳朵听,来人走至面前,沉默片刻开口道,“神女,我是溯回。”

“神女大人,我是溯回。”

桑枝突然想起一个人,那夜月光下额上系着彩绳、眼神灼灼的少年,她唇边露出一个笑,“是你啊!你的箭法很好!”

少年的声音腼腆乖巧,“神女才厉害!”他顿了顿,又忐忑开口,“神女愿意让我当守庙人吗?”

“我信族长和长老们,也信你!”

溯回目送神女回神庙,黑沉沉的眼中漾开一抹笑。

“溯回,你找神女干什么?”

溯回眼里的笑意瞬间消失,他面无表情,转身离去,没有理身后年轻人的追问。

“这小子!唉,他能做好守庙人吗?”

不知族长怎么说的,木禾长老最终妥协了,虽然认定仪式上脸拉得老长,可终究没说什么难听话。认定仪式后,溯回正式成为一名守庙人,抱着个包袱搬进了神庙侧殿。

有了他,桑枝更不需要做什么了,石像前的灵果灵草自有溯回更换,她只要坐在殿内消化体内庞大的能量,顺带感悟脑海里偶尔闪现的画面,那些画面是历代神女留下的传承记忆,十分珍贵。

溯回给神女换了一杯水,也在她身边盘腿坐下,“神女……您那天用的那把刀?”

“你说皓月?”

“原来它叫皓月?神女,我能看看它吗?”

桑枝指指左侧殿,“在架子上摆着,你去拿吧。”

皓月在人前露过面,当时桑枝被救回来时,那刀就在她身边,也有人问过,她以神庙搪塞过去,却不好再让它轻易消失,索性吃了系统那么多灵丹妙药,债多不愁,便将皓月也租借了,这两样东西让桑枝现在负债累累,欠了系统足足三千六百五十点心愿值,真是被套牢了。

架子上的刀用草编了刀鞘,刀柄乌黑,刻着两个小字“皓月”,溯回小心翼翼地抽出刀,眼神一亮,这柄刀长约一尺,宽不过两寸,形如弯月,看着小巧,上手才发现极重。溯回越看越喜欢,巴巴地问过桑枝,拿着刀进院子比划一回,更是爱不释手。

皓月被人喜欢,桑枝心里也莫名开心,“这刀可不能给你,不过你且再等等,等我们寻回真正的宝物,一定给你挑一把好武器。”

溯回不太明白什么真正的宝物,恋恋不舍地将皓月放回去,自此却承包了皓月的打理工作,比桑枝这个主人用心多了,天天拿着细绢布擦洗刀背刀柄。

关于宝物,桑枝心里有些想法,等身体里的能量控制住,不在乱窜,她才下定了决心。

“您要下山找凤凰火?”族长惊讶道,“不成不成不成。”

不仅族长,连几个长老都态度坚决,“神女您体内的能量还未感悟完,何必下山去?您放心,凤凰火和洞冥那小子族中一定会派人把他们带回来!”

族长和长老们的态度桑枝早有预料,她摆事实讲道理,几人还是不肯点头,毕竟也是,前守庙人才跟人跑了,以前又有神女跟人跑了的事情,他们心里怎么能不顾虑她这个神女会不会一去不回。

桑枝无法,只好低声将凤凰火的秘密抛出来。

“真的?”木禾长老踢翻了凳子,离火长老摔破了茶碗。

“传承告诉我的,凤凰翎羽中除了有三公主的法力,还有先祖的传承记忆,因事关重大,才一直将凤凰火的秘密藏在翎羽中。”

“这这这……”族长满脸凝重,“我马上派人下山,不,我亲自带人下山……”

“不可,”桑枝摇头,“如今天地灵气复苏,外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们族偏安一隅,如果贸然出现那么人找凤凰火,很难不让人察觉,一旦察觉,怀璧其罪,咱们就更麻烦了,而且洞冥与那女人并不是不动的,我能感应到凤凰火,我去找才最合适。”

费尽口舌,好容易让这些人同意她下山,族长却巴不得让她带上十几二十个好手,“不去那么多人,十来个人动静不算大……要不这样,您再带上丹木,那小子只输溯回一招,也是好身手,就算不是保护,如果有个什么消息,也能让他给您送送信……”

桑枝哭笑不得,“真有什么事,靠这样来回跑着送信也迟了,不知族长可知道山下人用的通讯机器——手机?”

“这我怎么会不知道,不就是当初那个女人天天不离手,拿着东拍拍西拍拍的玩意。”

“山下灵气虽不如咱们这儿充沛,可也有许多东西确实很便利,比如那个手机,我带着溯回下山,咱们保持联系,如果有消息,就用手机告诉你们。”

“咳咳,”族长左右看看,不好意思道,“这个……这个手机还挺贵,咱们族里咳咳……”

没钱?桑枝疑惑。

族长重重点头,几位长老喝水的喝水,扶凳子的扶凳子。

桑枝有些懵,就她在系统处获得的剧情,这个世界修仙才复苏,灵草灵果一类的天才地宝十分珍贵,丹药之类更是少见,他们族里那些一片一片的灵草灵果,天天给石像三公主换口味,怎么也不像没钱的啊?

等等,所以族里众人穿着朴素,脚踩草鞋,不是为了劳其筋骨苦其心志,而是因为穷?

桑枝眨巴眨巴眼,消化了这个事实,“……木禾长老的一颗丹药就够咱们所有人用上手机了。”

“这个,我那丹药能卖给谁?山下那些人根本不信。”还骂过他们是骗子。

桑枝翻了翻剧情,离这不远的地方有个镇子,镇上有修仙人士开的铺子,丹药自然卖给识货的人才值钱,她将消息改头换面说出来,族长就明白了,当下拍定,“这事交给离火来办。”

离火长老灵窍属火,却是个细致妥当的人,没几天便将钱和手机带回来了,族长看着背回来的东西,默默将保护灵草灵果的事情提上日程。

离火带回来不少手机,连十几岁的孩子都分到了,一帮孩子自小在山里长大,除了拐跑洞冥的女人还没见过外人,当初那女人能放声音的手机就让不少孩子好奇,这回自个也有了,修炼都落下了。

族长背着手从族里巡查一遍,揪出五个不好好修炼抱着手机点点点、三个给灵草浇水还不忘喂喂喂的,气得他拎着棍子追着人打了一顿,“再敢贪图玩乐忘了正事,手机都别想要了!”

孩子们抱头鼠窜,连连道,“不敢了不敢了。”

族长气哼哼地回屋,摸出手机,指着它骂道,“玩物丧志!就这么有意思吗?一群小孩儿!”说着,食指点在手机屏幕上,不知点哪去了,界面一闪,跳出一只花白相间的狸花猫,藏在纸盒中,上面写着几个字“暗中观察”,族长顿了顿,又点了几下,接连蹦出几张瘫在地上露出肚皮的猫,仰着脖子眼睛睁大的猫……

门一响动,伸出来一个脑袋,莺莺看着她爷爷,族长收回手,“咳咳”两声,收住笑,一本正经道,“不知道神女他们到了何处?”

莺莺憋着笑,欲言又止,退出去,又忍不住回来,“爷爷你把表情包发群里啦!”

“额?啊?你回来?什么表情包?”

莺莺早笑着跑出去了。

山道边上,桑枝也笑了,溯回听见耳边的笑声,扭头问,“神女怎么了?”

“没事,族长玩手机呢!”原身双眼失明,桑枝也不好让系统一直共享视角,下山不便只好让溯回背着,这时忙拍拍他肩膀,“好了,放我下来吧。”

溯回扶她站稳,桑枝耳朵微动,皱了皱眉,手朝山道上一指,“那辆车是不是走了三次了?”他们从山上下来,那车便驶过,没一会儿又走一遍,到他们站在这儿,已经三回了,重复循环?

溯回眼中不甚在意,淡淡道,“是,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