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6章 宁大师的伎俩(下)

小说: 民间禁咒异闻实录 作者: 木人高秋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198 阅读进度:806/818

“那我现在要做什么?需要……需要做场法事之类的吗?我听说可以请人念经超度!”女警紧张地问。

宁大师轻笑着摇头说:“不需要请和尚,如果超度管用,他也不会回来找你索命了,要解决你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你的前任在九泉之下找一个伴,就像你再婚一样,他也一样需要有个伴侣来冲淡对你的执念。”

“伴侣?这……这要怎么做?啊,您的意思是……是冥婚吗?”女警知道还挺多,她声音颤抖着小声问道。

“你说得很对,就是需要一场冥婚,方法很简单,只需要找一个和你前任年龄相近的女死者配成冥婚,就能安抚他的怨气了。另外,这个和你前任配冥婚的人最好和他越熟悉越好,如果是认识的人就更好了,如果没有认识的,那就找有些关联的,比如在同一个公司上过班啊,或者住的地方比较近啊,总之就是存在关联,存在因果,这样效果最佳。”宁大师强调道。

“因果?”女警不解道。

“嗯,这个因果,解释起来就有些复杂了,你就按说我的,只要找到和你前任存在联系点的女尸就可以,联系点牵强也不怕,只要因果不超九轮就行。”宁大师说明道。

“九轮……我不是很懂,就……同姓可以吗?”女警问。

“光是同姓肯定是不行的,不过,如果往前算九代,能有直系亲属关系,那也可以,但这个很难推算。”宁大师淡淡说明道。

女警顿时急了,就问:“那……这……我要是找不到怎么办啊?”

“哎呀,找不到可就麻烦了。”宁大师叹着气,看了看女警,又淡淡微笑着道:“你能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我,亦是种缘分,既然你我有缘,那我就帮你一回。你把你前任的详细信息给我留一下,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找到合适的配冥婚的尸体。不过,配冥婚并不是随随便便说成就能成的,这需要一些复杂的仪式,也需要给对方家属一些钱财,算是冥婚的聘礼。”

“冥婚也要聘礼吗?”

“那当然了。”宁大师理所当然似的说。

“好……好吧,需要多少?”女警有些没底气地问。

“不用太多,有10万应该够了。”宁大师笑着说,就好像十万只是个小数目一样。

女警微微皱了下眉,虽然没说什么,但表情已经够明确了——十万,有点贵。

宁大师一看女警的反应立刻劝道:“你也别觉得贵,这十万是帮你渡劫消灾的,从某种程度来说,这就是你的买命钱,你难道觉得自己这条命,连十万都不值吗?看你的穿着,十万也就三、四个月的工资而已,不算什么大数目。”

女警苦笑了一下,很是纠结地说:“我哪有那么高的收入,现有的存款只有5万多,又不能跟我老公要……”

“5万……”宁大师蹙眉轻轻咂了下嘴,颇感为难地说:“5万就实在是太少了那么一些,可能谈起来会比较困难,不过……哎,也罢,谁让我们有缘呢,五万就五万吧,我帮你谈,如果对方就是不肯松口,那你缺的钱我来帮你补,等事情解决了,你的前任不再纠缠你了,你以后有钱了再还我就是。”

“可以这样吗?”女警顿时激动地睁大了眼睛。

“当然可以了,我帮人看事都不是为了赚钱,而是积善因修善果,就像你这次,我是绝对不会收你分文的,你出的那5万我肯定全都要交给女方。”宁大师微笑着说道,身上就差没罩上一层光环了。

女警真的是感激到不行,拉着宁大师的手一个劲地道谢,接着又问:“冥婚需要什么流程啊?我前任都已经火化了,没有尸体还能配冥婚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和你前任应该有过一些亲密的……你懂的。”

女警脸一红,轻轻点点头。

“那就可以了,有过肌肤之亲,就算有了关联,这样用你的头发和指尖血,再加一些你前任用过的东西,去他家里找找应该有的,我用这些东西做一个你前男友的替身,这样就可以了。冥婚的流程你都不用管,等你前男友不在你梦中出现了,就说明起效了,到时候别忘记把差的钱给我就行了。”宁大师微笑着说道。

女警用力点头,再次对宁大师表示了感谢,然后说:“我现在就给您转。”

“好的,这钱能早点到位,冥婚也能尽快配成,这样你以后就能睡个安稳觉,不用担心你前任回来索命纠缠。哦,还有一点,这事你最好别让你老公或者家人知道,他们多半会觉得你被人骗了,会千方百计阻止你。但他们不知道,这样做只会害了你,因为亡魂是不会跟你谈感情的,他们想让你下去,你无论怎么躲都躲不开,现在只有我能帮你。”宁大师紧紧拉着女警的手说道。

“我知道,肯定谁都不说,这事只有我……”话说一半,女警忽然转头朝我看过来,又看了看茶馆里的其他茶客。

宁大师微笑着说:“你不需要在意他们,且不说我刚刚跟你讲的都是千真万确的,假设我是骗子,你觉得他们会来说什么吗?不会的,这个时代,人们对陌生人是没有一丝善意的,有的只是冷漠,甚至亲人之间都不愿意伸出援手,只有我这样的方外修行之人,才愿意无条件地帮你。”

女警深以为然地点着头,起身再次对宁大师道谢。

“不用谢了,先转钱吧,我好帮你把冥婚的事办妥。”宁大师微笑着催促道。

我在一旁听着,觉得时候差不多了,宁大师的所有路数都已经很清楚了——她先约见客户,弄个机关让客户看见“鬼”,然后再把被自己操控的真鬼附在客户身上,再说一些有的没的忽悠客户办冥婚,她再从中捞钱,至于被鬼缠身的人是不是会做出什么过激举动,她才不会关心。

这些都明确了,也不用再玩什么“钓鱼执法”的戏码了。

想罢,我起身走过去,来到宁大师面前朗声道:“谁说陌生人就只会冷漠的?我一直在旁边听着呢,姐姐,你上当了,她就想骗你钱,别听她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