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0 章

小说: 结魂 作者: 无聊到底 更新时间:2021-01-14 03:05:18 字数:6951 阅读进度:120/120

时间转眼便已到了四月末, 气候逐渐回暖,路上行人大多穿上了单衣。

被妖精占领的城市越来越多,人们的生活却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陆语冬甚至可以与昔日的同学聊聊天。

前不久, 陈秧刚发表了自己的首张专辑《秧》,看得出来, 她的公司给了她最好的资源,出道半年就能出个人专辑, 而且整张专辑的词曲编阵容都十分强大。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 专辑主打歌的作词谱曲是一个寂寂无名的创作者——张梓云。

“我把安静的过往, 藏在心中, 任风吹动。

不必期待下个重逢。

没有刻骨的回忆,不曾倥偬, 至多懵懂。

也能行过春夏秋冬。

陌生的人潮, 将行人怂恿。

他们最爱先随波逐流,再抱怨麻木顺从。

当春风过境, 当冰雪消融。

会有人撕破虚伪面容, 陪同我尽情放纵。”

这样的笔触,对陆语冬而言无疑是陌生的。

它和张梓云回来时,浑身上下那股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陌生感很像,看似平易近人, 实则紧闭心房。

可要说一样,却偏偏又不太一样。

或许是坚韧的孤独中, 多了那么一份期许。

陈秧应该已经改变了她,至少和当初回来时不太一样了。

说起来,时间过得真快, 一转眼大家都要毕业了。

陈秧和汤倩都在担心她与叶流景的毕设与答辩, 一会儿问她最近在忙什么, 多久才回去,一会儿又问她叶流景最近去了哪里,为什么完全联系不到了。

这些问题,陆语冬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便选择性忽略了过去。

如今她这个样子,能不能顺利毕业也不重要了,反正如果有一日她能平稳安定,那这一生路漫漫,总能学到更多东西,有能力就能赚钱,不差一个文凭。

妖精们,不都没有这些东西吗?

而且就算有了,等到改换身份证的时候,也会随之一同被销毁的。

虽然……她真的很想回去。

想吃大学门口的小火锅和甜品店,更想吃初中附近的红油水饺。

她知道,她想的不是吃吃喝喝,这些东西,四处都有相似的替代品。

可平淡安稳的生活,却离开她太久了。

家里那矮矮的茶几,小小的床,转头便能够着的窗,以及窗外那城市的夜景。

还有,不是故人里的歌与酒……

这是一个表面和平的年代,连战争都显得无比和平,真正陷入焦虑的,只有那些能看到“战争”,或参与了“战争”的人与妖。

偶尔有哪一方做法过激了,媒体也会想方设法掩饰或美化一切异常。

有些原本居住在这些城市的妖精,终于得以回到了自己积满灰尘的家里,而其余暂时无家可归的妖精,则住在妖管局为妖精提供的临时住所。

其实妖精各有原形,能够轻易栖息在任何一个足以遮风挡雨的地方,并不一定要挤进人类的房子。

可说到底,大家都在人类的世界待久了,对于那种四四方方的屋子,或软或硬的床铺,以及一个能充电的插座,有着山里妖精所不能理解的执念。

就像刚从山里出来的妖精找个无人的花坛就敢大小便,而城里久住的妖精,却连上个公共厕所都一定要区分性别。

从前,老蛇爹总说,天地万物,修道先修人。

如今想来,千万年过去了,真正活出人样的妖精,都在这一代了吧?

世界就这么大,人类科技越来越发达,对未知的探索越来越深入,妖又不可能彻底消失,它们终需融入人类。

区别只在于,统治、被统治,亦或是和平共存。

其实,如果让曼珠选,她肯定倾向于最后一个选项。

毕竟和大家在远川生活的十多年间,她一直都很开心,很满足。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一直不愿与人类撕破脸皮,不愿以最强硬的方式冲杀进人类城市,与谭闻清来个决一死战。

而且,那样的代价太大了,不只是彻底撕破人与妖两族间的表面和平,更是彻底敲响战鼓。

但妖族根本做不到绝对的团结,在选择反抗之前,人类一旦给了它们安稳,它们便会接受,不乏一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大妖。

说到底,火没烧到自己身上,谁都更愿意袖手旁观。

这样的妖族,真能在正面冲突下获得胜利吗?

也许,可以吧,像很久以前,牺牲了最后一位妖神的那场恶战那样,获得一次惨胜,换取一场谈判。

所以她再心急,也不敢轻易行动,只能等待一个时机。

如今凝聚到一起的妖精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它们能盘踞下一两个省份已是极限,人类并非毫无动作,妖族再想扩张领地,先前占据之地就有可能因为守备太少而失守。

人类与妖族陷入了一种僵持。

或许长时间的等待能改变什么,而这样的等待对妖族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毕竟妖族一向以强者为尊,曼珠虽未修炼至妖神之境,却仍有那么多妖精追随曼珠,只因它们坚信曼珠是愿意为妖族出头的妖精里修为最高的那一个,也坚信曼珠和那个同她结魂的女孩,可以推倒极夜势力,向人类争取更为平等的生存条件。

可是如今的谭闻清太过强大,他背靠全人类,非但有永昼保护,还获得了暮沉山全部修为。

或许,将来的某一天,陆语冬能与之一战。

但不是现在。

只是,妖族能等,被捉走的言朝暮能等吗?

这个问题,曼珠想不到答案,陆语冬也同样想不出答案。

叶流景离去前,曼珠在她体内留下了散魂禁咒的咒印,并给予了她一股妖力,该妖力足以破去幽冥之力形成的护体灵。

不过叶流景毕竟是寻常人类,妖力对她身体损伤很大,不能藏入太多,所以破去护体灵的时间会很短。

曼珠不计代价以血凝咒,只要叶流景寻到机会破去谭闻清的护体灵,再将咒印种入谭闻清心脉,她便立即能够有所感应。

相隔千里杀一人,也就只在一瞬间。

只是叶流景离去已久,那个咒印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到底是叶流景找不到机会下手,还是根本狠不下心?

不管是哪一种,她都不敢多去猜测,只能选择相信。

相信叶流景不会轻易妥协,相信言朝暮有办法保护好自己。

“总有一天,我们会回去。”

曼珠说着,握住了陆语冬的手:“大家一起回去,一个人都不会少。”

一定会有那一天的。

***

一两个月前,偶尔还有老顾客会从外面路过,好奇地朝里面望上一两眼,如今却早已没有了。

小半年的时间过去,曾经的熟客都已有了新的去处,渐渐不再想念这里的人与事。

过往变成了回忆,于是这间本就开在寂静小巷里酒吧,就一直这样寂静了下去。

“你知道的,前阵子叶流景回来了,从中江回来的,伤得不轻。”

“我本想去探探她的口风,结果那个小丫头被关得严严实实的,谭闻清根本不准任何人去见她。”

“不过这样也意味着她没有妥协,应该只是因为你的事被迁怒了,不得不逃回来……没有妥协,就不会接受结魂,在她向谭闻清低头之前,你是安全的。”

酒吧里亮着柔和的灯光,永昼坐在吧台边,自顾自地说着一些事情。

末了,他转身看了一眼吧台里坐着的言朝暮。

那个结巴就跟个哑巴似的,特别无趣,每天就知道抱着一个没插卡也没联网的破手机,玩那个贪吃蛇大作战的单机版。

永昼记得,从前暮沉山就老说这游戏无聊,次次都遭言朝暮的白眼。

其实他也觉得这游戏无聊,可他就是不想说出来,或许是心里的不甘在作祟,如果可以,他不想像个模仿者,在暮沉山曾经在乎的人面前,做着暮沉山曾经爱做的事。

所以他在边上看着,越看越烦躁。

“喂,小结巴。”

言朝暮没有搭理他。

永昼瘪了瘪嘴,拿起一个柠檬,下意识想要砸出去,却又在犹豫片刻后收回掌心捏了捏,最后轻轻放下,百无聊赖地趴在桌面上,伸出手指戳了戳言朝暮的胳膊。

戳完以后,见其不回应,便又多戳了几下。

言朝暮被永昼戳得手指一个不稳,手机屏幕里好大一条绿蛇撞墙碎掉了,不禁抬头看了永昼一眼。

永昼:“陪我说说话。”

言朝暮:“你说。”

永昼想了想,发现实在没什么话可以说,便尴尬地问了一句废话:“你伤势有好点吗?还疼吗?”

“嗯。”

一声轻轻的回应,也不知是在说好点了,还是在说还疼。

这几日,言朝暮都是自己在处理伤口,酒吧里没有麻药,更没有什么伤药。失去了妖力护体的他,为了让伤口愈合快一点,只能咬牙用针线将其缝合。

腰腹处的撕裂如此,腿部多处划伤与捅伤也是如此。

那曾被小刀刺穿的右手,至今仍是僵硬而又迟缓,还能够动弹,也只因为他是一只妖,有着远强于人类的自愈能力。

“其实,你也不用逞强……灵力受阻,你也没法自行疗伤,光靠身体那点自愈能力,那么重的伤,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的。”永昼说着,眼里闪过一丝愧疚,“对不起啊,我下手太重了。”

言朝暮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永昼想了许久,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从来不求我解开你体内的锁灵咒?”

言朝暮垂下眼睫,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却并未被永昼察觉。

短暂沉默后,他小声道:“你,你会受罚。”

声音软软的,有些虚弱无力。

永昼却是不由一愣,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你怕我受罚?”

言朝暮没有抬头,也没有应答。

这样的沉默,在永昼看来是一种承认,这种承认,是一种认可与担忧。

“我不会受罚,谭闻清还管不住我。”他的心情忽然好了许多,像小孩得到了甜头似的,笑道,“谭闻清可不敢把我怎么样,我不是那些认主的妖奴,我与他只是合作关系,真要惹急了我,他什么事都办不成。”

永昼说着,在言朝暮诧异的目光下一屁股坐上了吧台,两腿一蹬,翻到了言朝暮的身旁:“我这就解开你的锁灵咒,不过你要答应我,不准离开这里。”

言朝暮犹豫片刻,摇了摇头,起身有些艰难地向后退了几步。

“躲什么?”

“你……不该,不该帮我。”

“说这些做什么啊,你要是怕给我惹麻烦,就偷偷的疗伤,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谭闻清肯定看不出来!”永昼说着,上前将言朝暮摁回了凳子上,正要施法为他驱散锁灵咒,眼底却忽然浮起一丝犹豫。

短暂犹豫后,他认真问道:“你伤好以后,不会偷偷溜走吧?”

言朝暮抬眼望向永昼,目光复杂。

永昼被他看得一头雾水,他想,或许是自己的不信任让言朝暮不开心了。

他就这么一个朋友,不想他不开心。

“好了好了,我信你!”永昼说,“不过我说真的,逃跑这件事吧,你想都别想,外面的结界你也看见了,绝对是逃不掉的。”

说罢,他看见言朝暮无声点了点头,终于放下心来。

***

谭闻清不放心叶流景,所以阻断了她的所有社交。

可人不能永远孤单,那样会疯掉,所以他每天都会来陪陪她,陪陪那个曾经无比信任他、依赖他的徒弟。

五月份,叶流景在谭闻清的陪伴中完成了自己的毕设答辩。

这段时间里,她每次上网都在谭闻清的视线范围内,每次去医院或是去学校,也都有谭闻清的陪同。

谭闻清告诉她,她总是要和妖精结魂的,余生会很长,不用在乎一时的学业。

她却说,她这一生就几十年,以后不想做捉妖师了,找别的工作总得有个敲门砖,虽然专业不怎么好,但结业证和毕业证好歹还是有区别的。

就好像是忽然之间,从前那个不怎么简单的女孩,变成了一个平凡的人。

除了依旧不肯接受结魂以外,她仿佛真的放下了很多东西,包括曾经的坚持,以及心中的正义。

她说她累了,只想做个寻常人。

虽然她始终无法原谅谭闻清命令永昼伤害江放的事,却也终于不再对谭闻清视若无睹了。

平淡的生活,日复一日,要不是谭闻清至今对她保持十足的戒心,像用牢笼囚禁小鸟一般将她死死囚着,她都要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回到从前了。

不过以为,永远只是以为。

从能与谭闻清心平气和说说话的那一天开始,只要她一问言朝暮的现状,谭闻清便会问她,是否愿意与之结魂。

原来,谭闻清把言朝暮留给了她,在她答应之前,他不打算告诉她任何关于言朝暮的消息。

这样也好,至少证明言朝暮还活着。

叶流景其实想过,如果自己假意答应结魂,是不是就能见着言朝暮,可她害怕自己一旦答应,谭闻清便会用各种手段迫使言朝暮屈服。

如此一来,他们相见非但没有意义,还成了一种错误。

所以她需要继续等,等谭闻清放下戒心,等自己拥有更多的自由与主动权。

时间一晃便已至六月初。

在一个无比寻常的中午,谭闻清如同往日那般,于闲暇时间为她送来了午饭。

菜式和前两日不一样,却又一点新鲜感都没有。

被关得久了,周围的铺子都吃熟了,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家味道好的。

谭闻清和她一同坐在沙发上,端着塑料饭盒,边吃边看电视。

在叶流景没有住校之前,师徒俩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

他们是捉妖驱鬼的一把好手,却谁都不会做饭做菜,平日里不是去外面下馆子,就是点外卖回来坐在电视机前一起吃,等到了第二天,再把昨天吃剩下的拿去煮面。

煮面的不洗碗,洗碗的不煮面。

叶流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回到这样的生活。

她本该喜欢这样的生活,至少该是习惯的,可如今却说不出自己心里到底是欢喜多一些,还是厌恶多一些。

吃完外卖,她起身将剩下的装好,放进了冰箱。

而后扯出几张抽纸,擦起了沾了油的桌子。

她用身子故意挡着电视机,似是在无声地赌气,只是曾经声嘶力竭地反抗过,这样小打小闹都算不上的小性子,并不可能对人造成任何伤害就是了。

谭闻清坐在沙发上静静望着叶流景,思绪似根本不在此处。

忽然之间,胸口竟传来一阵剧痛,似要将他魂魄撕裂一般。

叶流景刚擦完桌子,起身将纸团精准地丢进了桌子那头的小纸篓,一抬眼,便看见谭闻清捂着心口,躺倒在沙发之上,眉头紧皱。

“演戏呢?”叶流景皱了皱眉。

似乎,不像在演戏……

谭闻清满头冷汗,紧咬牙关,身子止不住在颤抖,唇色几乎于瞬间变得煞白,怎么看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喂!你怎么了啊?”叶流景下意识慌忙上前,焦急地检查了一下谭闻清。

“永昼……永昼……”谭闻清咬牙喊着永昼的名字,声音嘶哑得可怕。

他的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双手却冰凉得可怕,体内灵息更是无比散乱。

很显然,永昼受伤了,伤得不轻,却不致命。

以永昼的修为,想必过不了多久就能恢复行动能力,到时候谭闻清也就能慢慢好起来。

叶流景连忙扶着谭闻清在沙发上平躺下来,这样的举动几乎出自本能。

从前每一次受伤,谭闻清都会照顾她,而她也下意识地认为,谭闻清受伤之时,她该去照顾他。

可下一秒,她反应过来,如果谭闻清没有在演戏,那这就是除掉他的最好时机。

如今的谭闻清是半妖之体,拥有强大的护体灵,刀枪难入,且就算能够将其刺伤,只要永昼能熬得过去,也无法真正杀了他。

散魂禁咒,是能直接让他魂飞魄散的东西。

只要,只要趁现在……

叶流景咬了咬牙,望着眼前强忍疼痛的谭闻清,犹豫到红了双眼。

——我该杀了他。

她这般告诉自己,反反复复挣扎犹豫,最终指尖还是聚起了一团暗红的灵光,瞬间破去了谭闻清的护体灵。

可就在那一刻,谭闻清抬眼望向了她:“你手上是散魂咒印……”

他因疼痛而布满血丝的双眼里,不再有昔日的理智与沉稳,只余下深深的哀伤:“我一直知道……你回来……是为了杀我……”

可他还是收留了她。

因为,他的徒弟在明面上被妖族驱逐了,他做过太多对不起她的事,不能再让她无家可归。

不再信任,却仍在乎。

若非如此,他就不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让她抓到这样的机会。

叶流景双手不由得颤抖。

原本清晰视线,到底还是模糊了。

可她知道,自己不能动摇。

“那你就去死吧,去为你所做的一切赎罪!”叶流景用力将咒印打入谭闻清体内。

那一瞬间,她忽然大笑起来,仿佛要将心底压抑的所有都尽数宣泄出来。

她做到了曼珠嘱托的事,谭闻清的死活,如今已是握在了曼珠手中。

想到所有的一切,都将因谭闻清的死去而结束,她竟不知自己到底该开心还是难过。

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她是否真的杀了她的师父——那个将她从孤儿院领出来,养育了那么多年的师父。

愧疚与痛苦,在短暂的茫然后涌上心头,她忽然握住了谭闻清的手,失声痛哭。

她埋在谭闻清的胸前,哽咽着道歉,怒斥着自己是个畜生,却不求一个饶恕。

因为,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还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极夜于暗中残害妖族这么多年,所有的一切早该结束了。

她被伤痛席卷,全然不再注意周围一切。

可预料中的生离死别并未出现,谭闻清非但没有死于散魂禁咒,呼吸竟还愈渐平缓。

房间里的哭声渐渐弱了下来,那平缓的呼吸,才入了她的耳。

叶流景隐隐察觉到了一丝不对,诧异地抬起头来,以灵力去探看谭闻清的灵息。

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谭闻清体内根本没有散魂禁咒。

那以血凝成的禁咒,竟在谭闻清身体里消散无踪了!

“你该不会以为,千防万防,我能漏算一筹?”谭闻清仍旧虚弱,可显然已经恢复了些许力量,“你身体里藏着什么,我早发现了。”

他伸手抓住了叶流景的手腕,问她:“小景,抓到一点机会,都急着要置我于死地……你真觉得,我是罪人吗?”

※※※※※※※※※※※※※※※※※※※※

临近完结就卡文,写写删删很折磨,最近更得会很慢,小天使们可以丢一边养养,反正也压抑,这个月怎么都能完结的。

感谢在2021-01-11 00:56:08~2021-01-14 00:14: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愿逐月华流照君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超姬瞄准已部署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超姬瞄准已部署 7个;逍遥、沐青木、ronin.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