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刚穿越就被皇后怀疑

小说: 混在北宋当皇帝青青谷子 作者: 赵洹宋微宗 更新时间:2022-08-05 字数:5495 阅读进度:1/274

福宁宫。

赵洹正坐在床上发懵,他穿越过来已经有一会了。

“我竟然穿越成了宋钦宗赵桓?”这个历史上有名的奇葩皇帝,也是北宋最后一个皇帝。

回想刚刚融合的宋钦宗赵桓的记忆,赵洹发现,这家伙跟他那优柔寡断,软弱昏庸,奢侈无度的爹宋微宗一个样,都是大奇葩,大宋碰到这父子两着实倒霉。

话说,现在已经是大宋宣和七年十月,金国正挟灭辽之势大举南侵,欲再灭大宋。

由于大宋联金灭辽之时夺回的幽云十六州只是一堆空城,留守在那里的宋军战斗力也低得可怜,哪里挡得住如狼似虎的金国铁骑。

金军如入无人之境,势如破竹,不到一个月就近逼黄河,把宋微宗直接吓破了胆。

做为大宋皇帝的宋微宗能够想到的,不是如何抵抗,而是只有求和,哪怕付出远超当年给辽国的岁币,当真软弱到了极点。

金太宗完颜吴乞买便是看出了大宋的腐朽虚弱,才欲灭了大宋,占领大宋富庶的万里河山,又怎么会在此时答应宋微宗求和?

“金国竟然不答应议和?”宋微宗吓得腿都软了。

除了求和,宋微宗唯一还能想到的就是躲避金军兵锋,放弃开封逃往江南了!

宋微宗想要直接放弃开封逃去江南的举动,让太常少卿李纲气愤不已。

“陛下,身为大宋皇帝,您若弃开封而南逃,开封人心必散,无法可守,开封一失,大宋焉能保全?就算您逃到江南,又能如何!”

李纲的意思当然还是希望宋微宗能乖乖留下来,亲自坐镇开封,提振守城将士的士气,最终打退金军。

可惜,宋微宗太懦弱,胆子太小了,还是想跑。

李纲一番好说歹说,宋微宗也只不过答应在跑之前,封当时还是太子的赵桓为开封牧,监国摄政,代替来他坐镇开封。

“陛下怎能如此!”李纲失望透顶。

忽然,李纲念头一转,想到:反正陛下历来昏庸,留下来也指望不了什么,走了也好,随即趁机劝说:“陛下,太子毕竟只是太子,不如陛下更能提振士气,您若一心要南下避祸,微臣也阻拦不了,但与其让太子监国,名不正言不顺,不如您直接传位给太子,让太子能以大宋皇帝的身份坐镇,也能最大限度提升开封上下士气,守住开封,打退金贼!”

这种话在任何时候说出来,都可以被视作造反之言,说话的人连带着一家老小都要倒霉,也就李纲敢当着宋微宗的面说出来。

好在,宋微宗这家伙本来就没有什么主见,主要心思也从来不在做皇帝上。

传位给太子?、

宋微宗只是短暂的犹豫,并不是特别留恋皇位,想着只要不用置身于战火,皇位给太子便给太子吧,反正都是自己的儿子,正好可以让太子来扛起坐镇开封抵御金国大军的重担。

“既……然如此,那朕就传位给太子。”

这是同意了。

于是宋微宗传位给太子赵桓,令赵桓坐镇开封抵御金军一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李纲这么做,可谓是一番苦心。

然而赵桓又能好到哪里去,比他爹宋微宗还胆小,接到传位圣旨要他继承皇位并留守开封抵御金军,他直接哭昏了过去,而且一连着哭昏了好几回,哭着喊着坚决不当这个皇帝。

李纲得知消息,脸都黑了。

好在,不止是宋微宗想跑了,蔡京,童贯,王黼,等大奸臣们也想跟着跑啊,赵桓要是不当皇帝,他们怎么跟着宋微宗跑啊。况且,他们也觉得金兵凶悍,大宋无力抵挡,开封是无论如何都守不住的,他们想跟着宋微宗一起逃到江南去,躲避战祸。

几人一商量,却是平常胡作非为惯了,以王黼领头,带着手下的一帮官员直接涌进东宫,把皇袍披在了赵恒的身上,抬起赵桓就往大殿里跑。

赵桓胆小啊,一路哭喊,刚进殿门又昏了过去。蔡京,童贯,王黼等人也不管不顾,在赵桓昏迷中帮他完成了所有登基程序。

赵桓就是这样坐上了龙椅,当了大宋皇帝,年号‘靖康’。

接皇位接到这个份上,历朝历代宋钦宗赵桓绝对独一份。

“操……,当初北宋以赵匡胤黄袍加身开国,而赵桓黄袍加身又是北宋的结局。”赵洹脸上不住的抽搐。

好家伙,才当了两天皇帝,听说金军马上就要打到黄河边上了,吓得又昏了过去,这一昏更是直接彻底昏死了,然后他就穿越来了。

赵洹苦笑一声,他在现代也只是一个普通人啊,意外事故死了才穿越而来的,即没有什么特殊技能,更不懂得治国理政,就算对宋朝的历史有一些了解,可该怎么收拾这样的烂摊子啊?

凤冠金珠摇曳,一个身穿凤袍,品貌端庄,美丽贵气的女子走了进来。

这是宋钦宗的皇后,也是北宋最后一位皇后‘仁怀皇后’。

“官家,您醒了!”

声音打断赵洹的思路。

赵洹还处于发懵之中呢,下意识抬头望去。

一个现代社会的单身屌丝,猛然看到一个年轻、高贵、美丽的皇后朝自己越走越近,尤其是因为融合宋钦宗的记忆,脑海中自动跳出宋钦宗曾与这皇后亲密接触的一幕幕,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赵洹张着嘴大,双目眼神更是无比奇特,总之绝不是原身宋钦宗见到皇后时有可能露出的表情。

皇后朱琏盈盈双目迎上赵洹这样的表情与目光,她直接被吓了一大跳。

太陌生了,这绝不是和她成亲十年,曾经亲近,每月至少数日同床共枕的宋钦宗能露出的神态举止,她惊秫疑惑,内心不由自主的冲出某种怀疑,更让她脸色不由得发白,身躯轻颤。

“你,你,你不是……”

赵洹同样吓到了,他被皇后朱琏这么巨大的反应吓到了,眼看皇后朱琏指着他就要下意识喊出什么,他立刻回过魂来。

“皇后,住嘴!”赵洹急忙一声大喝。

皇后朱琏吓得连忙捂唇,把后面差点就要喊出来的话压了回去。

赵洹扫了一眼,指着几名低着头在寝殿内侍奉的宫女太监,咬了咬牙道:“你们都给……朕出去守着,谁敢偷听,杖毙!”M.㈧柒七zw.cΟM

当几名宫女太监全都出去,寝殿内只剩下赵洹和皇后朱琏,赵洹才松了一口气。

看到赵洹如此,皇后朱琏脸色反而比刚才更白了些许,盈盈双目之中透着的神情,即慌又怕,有怀疑,有紧张,有惊秫。

“你刚才想喊什么?知道你刚才如果把后面的什么话喊出来,会有什么后果吗?”赵洹懊恼与无奈。

“你……你难道不是官家。”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谁说我不是官家?我如果不是官家那我是谁?皇后你难道精神错乱了不成!”赵洹理直气壮还反口指责了一句。

仁怀皇后朱琏,历史上一年以后的靖康之耻中,她与宋微宗,宋钦宗一同被俘虏去了金国,在金人牵羊礼献俘仪式中,不愿受金人污辱,当场投水自尽,其坚贞刚烈连金太宗完颜吴乞买都称赞她:怀清履洁,得一以贞,众醉独醒,不屈其节,永垂轸恤。还追封她为靖康郡贞节夫人。

这是一个悲剧的皇后,同时也是一个性格刚毅的皇后,她怎么会这么容易被赵洹蒙混。

“我与官家夫妻十年,我岂会不知官家是何性情,你,你明明……”

赵洹面色一变,他当然不能承认,板着脸打断皇后朱琏的话,同时训斥道:“什么性情?朕原先是胆小怯懦,但朕现在想清楚了,朕已经是大宋皇帝,守住开封,守住大宋江山是朕必需要尽的责任,朕无法逃避,更不能逃避,否则以金人的野蛮,一旦攻破开封,朕绝对没有好下场,大宋千万百姓更将从此生活在金人的蹂躏之下,被金人奴役。”

“皇后你不要胡思乱想些什么,朕就是大宋当前的皇帝赵桓,朕如果有什么变化,那也只是楚庄王十年不鸣,一鸣惊人的改变而已,原先的朕保不住大宋,但现在的朕能保住大宋!”

赵洹知道就算自己这样说,也绝对无法打消皇后朱琏心中的怀疑,毕竟如楚庄王十年不鸣一鸣惊人的改变,可能骗得了其他人,但是却很难骗得了夫妻十年,不知多少次亲密接触的皇后朱琏,不过再怎么样,皇后朱琏也只是怀疑,她拿不出证据。

皇后朱琏心中纷乱如麻,心里的怀疑自然没有因为赵洹这样说而就被打消,一个人就算性情变了,可眼眸深处的神态,习惯性的一些细节举止等等,难道也全都能一下子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她越发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越想她越慌张,越不知所措。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沉默了足足有一炷多香的时间。

皇后朱琏神色是变了又变,茫然,不知所措,其实她不难想出,以原先的宋钦宗的性情,恐怕真的很难守住开封,守住大宋江山。

“官……官家现在真能守住开封,保住大宋?”皇后朱琏声音颤抖的问道。

“当然能!”赵洹斩钉截铁道。

虽然宋钦宗这货是北宋最后一个皇帝,只当了一年皇帝就和他那倒霉的老子宋微宗一起被金国俘虏了,而后过了一段长达二十年不断被羞辱的俘虏生活,最后窝囊至极而死。

宋钦宗无能,不代表他穿越过来就是为了代替宋钦宗去过一年以后的俘虏生活的。

现在他才刚刚登基没两天,金军已经即将兵临黄河,他没有时间准备,但这第一次开封保卫战,他只要如同历史上一样重用了李纲来主持,应该就能够取得胜利。

而只要打赢这第一次开封保卫战,他就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来准备第二次开封保卫战。

北宋末年虽是一个耻辱的时代,却并非一个绝望的时代,因为有可用的名将、名臣,比如岳飞,韩世忠两大悍将。比如李纲,李光,赵鼎,胡铨等文臣。

其中李纲,李光,赵鼎这段时间好像就在开封城内。

总之,第一次开封保卫战不难,难的只是第二次,他有信心。

皇后朱琏又沉默了,好半响她才好似认命一般,咬了一下牙道:“既……然如此,我……我相信官家。”

“好。”赵洹笑了。

他下龙床,本是拉住皇后朱琏的手安抚一下,但他此举却吓得皇后朱琏惊秫的连连后退了两步,差点摔倒,不过也顺势拉开了与他的距离。

赵洹愣了一下,立刻意识到,皇后朱琏心中的怀疑绝对没有减少,这样的反应,根本就是从内心怀疑他就是另外一个人。

赵洹也是顿时脸色变换了两下,不过转念一想,他又并不担忧什么,因为除了皇后朱琏这样与他成婚十年的亲密之人,其他人就算看出他性情变了,也看不出更多的东西,毕竟他从身体到记忆,就是宋钦宗本人,谁也拿不出什么不利于他的证据。

再则,他的身份毕竟是大宋皇帝,掌握大宋最高权力,当别人不能直接拿出他不是原先宋钦宗赵桓的确凿证据,那么错的就永远不会是他这个大宋皇帝,而是提出质疑的人,有怀疑也得自己憋着!

“……”赵洹还想再安抚皇后朱琏几句,如果能说服皇后朱琏直接配合,证明他就是十年不鸣一鸣惊人的‘楚庄王’,而不是真的改变的性情,那才是最完美,最无懈可击的。

然而,皇后朱琏紧张、惊慌,心乱如麻,更害怕赵洹强行要求她什么,哪里还敢继续面对赵洹,继续在福宁宫待下去。

“官,官家既然醒了,臣,臣妾先告退。”

看着皇后朱琏如受惊的小鹿匆匆离开的背影,赵洹独自沉吟了好一会。

“皇后的问题可以暂且不急,眼下还是安排如何抵挡金军,打赢第一次开封保卫战最重要。”

“窦方!”有了决定,赵洹朝寝宫外大喊。

“陛下!”一名太监快步走了进来,这名太监在宋钦宗还当太子的时候选的近侍,跟了宋钦宗六年。

“传朕旨意,召集文武百官,立刻到紫宸殿议事!”赵洹肃目道。

迎着赵洹坚毅的肃目,窦方不由得楞了一下,陛下这次昏迷再醒过来,怎么性情好像改变了许多,不似之前胆小发颤了。

不过,他毕竟从小入宫当太监,到如今已有近二十年,察言观色是本能,同时更清楚主子们的变化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形下才可以稍稍从旁侧击一下,但绝不能立刻跳出来质疑什么,更不能耽搁主子们吩咐去办的事情。

“奴婢遵旨!”

……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赵洹宋微宗的混在北宋当皇帝青青谷子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