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乔苏生病

小说: 顾总的小可爱超甜 作者: 香橙橙 更新时间:2021-01-14 00:32:25 字数:2222 阅读进度:699/734

醒来的时候,乔苏只觉得窗外的阳光格外刺眼。

随后,她立马从床上爬起来,心里当即便有个念头,完了,起来晚了。

但更加糟糕的是,她的头昏昏沉沉的,嗓子也像是塞了团棉花,发不出声音,干涩难耐。

身边的位置早就空了,想来顾景行这个时候早就去上班了。

有些艰难地爬起身来,想要探一探额间的温度。

却发觉手心的温度也有些烫。

叹了一口气,将床头柜上的水喝下。

这才觉得干哑如同被砂纸打磨的嗓子得了些湿润,总算是好过一些了,勉强也能说话了。

立刻给剧组打电话,自己今天不能过去,还是要打个招呼。

“嘟嘟”两声过后,电话被接通了。

“是乔苏吧?怎么了?”

电话那头显得有些吵闹,人声和搬东西发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导演的声音便显得格外大些。

乔苏很熟悉这样的说话方式,想要笑。

话还没出口却觉得喉头发痒,捂着嘴咳起来。

“咳咳咳——”

明明想要勉力克制,却是愈发的糟糕了,咳嗽许久这才呼吸顺畅了些。

听着乔苏咳嗽的声音,导演也是一愣,“乔苏,你没事吧?怎么咳得这么厉害?”

好不容易缓和下来,乔苏早已咳的脸都红了,泪眼汪汪地一连灌了好几口水才勉强开口。

“导演,我今天有些难受,大概是感冒了。不能过来剧组这边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想要和您请个假。”

一开口那声音几乎不像是她自己的,嘶哑难听。

吓了一跳,导演连忙道:“你快别说话了,嗓子都哑成这样,到时候再把喉咙烧坏了。”

“我没事的,休息一下就好了,就是觉得耽误大家的进度有些过意不去。”乔苏摇摇头,觉得导演有些夸大其词。

“好了,我一会儿中午有空,过来看看你吧?”

看了一眼表,导演有些担忧。

闻言,乔苏连忙道:“不用了,我就是个小感冒而已,犯不着这么重视,睡一觉也就好了。”

虽然到导演也着实担心,但在乔苏坚决的态度下,还是放弃了来看她的想法。

最后千叮咛万嘱咐要好好保养,不要再着凉了。

也不知道究竟是心疼人还是在心疼作品的进度。

好不容易挂断了电话,乔苏觉得像是抽干了自己全身的最后一丝力气,精疲力尽般的倒在了床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冒,觉得浑身都酸,怎样都难受的很。

“夫人,喝药了。”

也不知躺了多久,管家端着药过来。

将乔苏从半睡半醒的状态当中唤醒。

撑着床边坐起身来,乔苏倚在床头,白皙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潮红。

即便是窝在被子里也觉得冷,她又缩了缩。

管家递过来的药热气腾腾,棕褐色的液体却是一看就能苦的人发晕的样子。

因为她怕苦,所以也并不是很想喝。

但可以撒娇任性的人不在,只能捏着鼻子,神情痛苦地将药液一饮而尽。

喝完药还没完,那股子苦味会在嘴里挥之不去,以至于吃什么都是苦的。

纪叔见她的小脸都皱成了一团,一时间也是心疼不已,“喝些粥吧,胃里也好受些。”

“喝不下。”乔苏摇摇头,只漱了口,便躺下又睡了。

虽然是睡着,可却并不好受。

挣扎在梦魇和清醒的边缘,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在被放在火上烤,或是体温过于高了。

等到下午,纪叔察觉到了不对劲。

若是喝了药,往常发一发汗也早就好了,可眼下乔苏却还睡着。

再一看,脸都泛着不正常的红色,像是煮熟的虾子,温度更是惊人。

心中一惊,意识到乔苏是发了高烧。

连忙打电话联系医院,又通知了顾景行。

“少爷,少夫人她发烧了,原本上午吃了药,没想到不见好,到现在倒是更严重了,刚刚已经通知了医院,您看您要不要回来?”

纪叔看着顾景行长大,很了解他,自然也很明白他对于乔苏的感情。

果然,听说乔苏发烧的顾景行二话不说便立马道:“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但让纪叔没想到的是,他会比医院的车来的都要快。

“顾少,你——”

神情凝重的顾景行来不及换鞋便往房间内走去,一边道:“她怎么样了?”

“发了高烧,还昏睡着。”

听了这话,更是眉头紧拧。

接着赶忙马不停蹄地将人送去了医院,一番检查下来倒是没什么大碍。

开了退烧的药,将人送进病房。

顾景行的手机很快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便按了挂断。

只没一会儿便又有电话打进来,直到他不耐烦地将手机关机才罢休。

一旁跟随的纪叔有些担忧道:“少爷,有什么急事的话您就先去忙吧,这里有我照顾呢。”

“没什么事能比乔苏更重要。”顾景行却是望着病床上的人,语调很轻似乎是喃喃自语。

那张小脸都透出一股不正常的潮红,嘴唇更是干裂起皮。

拿了棉签沾了水不断润湿才好些。

只是虽然在昏迷过程中,她却也皱着眉,仿佛在梦中遭受到了痛苦似的。

呼吸骤然加重起来,唇边呢喃着什么。

一直目不转睛盯着她的顾景行很快注意到了,凑到她嘴边。

这才听见了“景行,景行——”

原来她是在喊自己的名字。

一股说不出什么滋味的感觉涌上心间,顾景行长出一口气,握住了那纤细的小手。

手心的温度滚烫,他紧紧握着,仿佛这样能给她力量。

眼见自家少爷是全然没有心思做其他事,纪叔也叹了一口气,转身便吩咐下头的人准备些晚餐。

“晚餐?可现在顾少连午餐都没吃呢——不要准备点午餐么?”

回头看了一眼病房当中的二人,纪叔摇摇头,“你说顾少那个样子像是能吃得下饭的样子么?”

“这……”那人也是一愣。

“去吧去吧。”纪叔挥挥手,示意人下去。

接着悄悄将病房的门关上,看到的是顾景行将脸颊贴在了乔苏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