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小说: 顾黎月厉景川免费大结局 作者: 霸总追妻火葬场 更新时间:2022-01-09 字数:2597 阅读进度:14/2622

“我今天想吃小蛋糕哦!”

楼上的儿童房里,念念一只小手推开房门,另一只小手牵着黎月,“就是之前的那个香芋味的。”

黎月无奈地笑了笑,点头,“好。”

母女两个一边说着一边下楼。

刚走到楼梯口,黎月就看到了那张挂在楼梯墙壁上的照片。

女人的身子猛地僵住了。

照片上,是她曾经的样子。

她穿着婚纱站在厉景川的身边看着他,眼里满满的全都是爱意和星光。

而厉景川却依旧板着他那万年没有表情的脸。

看着这张照片,黎月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开始逆流了。

当初她将她和厉景川的婚纱照一张一张地精心挑选,费尽心思地挂在所有他视线所及的地方,觉得总有一天,他会明白她对他的真心。

可结果,现实狠狠地甩了她一个巴掌。

她不但失去了曾经的一切,甚至......连容貌都被毁掉了。

“小阿姨......”

感觉到她的僵硬,念念咬了咬唇,更加确定,这婚纱照的女主角,就是妈咪。

原来,妈咪以前是这个样子的。

原来妈咪也会这么开心这么幸福地笑啊......

小丫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黎月的反应,心底涌上一丝一丝的酸楚。

妈咪这张脸,和过去真的一点都不一样了。

怪不得爹地根本就没认出来。

“顾小姐,先生说过,不允许您再来这里了。”

这时,楼下传来管家无奈的声音,“您这样会让我很为难。”

“我凭什么不能来这里?”

顾晓柔的声音张扬跋扈,“她们都能心安理得地住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来?”

管家不卑不吭,“您再这样,我只能联系先生回来了。”

顾晓柔顿时柳眉倒竖,“你什么意思?”

“用景川来威胁我是不是?别忘了我才是这里以后的女主人!”

“惹怒了我,以后有你好看!”

女人的话,让管家默默地低下了头,不再做声了。

虽然先生一直对顾晓柔不上心,但顾晓柔毕竟做了先生五年多的未婚妻了。

娶过门,也是早早晚晚的事儿。

见管家不动了,顾晓柔又扯过一张挂在墙上的婚纱照,狠狠地砸在地上,“这女人都死了六年了,还挂出来,晦气!”

“你住手!”

念念气愤地扯开黎月的手,冲下了楼。

楼下的地上,全都是婚纱照的碎片。

照片外面的玻璃和相框碎裂了一地,连照片上顾黎月的脸,也都被顾晓柔用脚狠狠地踩过,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看着一地的狼藉,念念心疼地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她匆忙地想冲过去,却被黎月拉住了。

女人将念念抱在怀里,小心翼翼地下楼。

现在楼下的地上到处都是玻璃碎片,念念到底是个孩子,一不注意就会受伤的。

“哟,舍不得了?”

顾晓柔双手环胸,冷冷地看着黎月抱着念念下楼的样子,“小丫头,你一回来这照片就挂上了,是你让景川挂的吧?”

念念在黎月的怀里狠狠地瞪着她,“就是我让爹地挂上的,怎么了?”

“爹地说了,妈咪才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挂女主人的照片不对么?”

女孩的话再次将顾筱柔的怒火点燃!

顾黎月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那她是什么!?

她恶狠狠地瞪着念念,“景川不过是哄哄你罢了。”

“我才是这个家里以后的女主人!”

念念咬着娇嫩的唇瓣,“你不是!我妈咪才是!”

“我是!”

听着顾晓柔和念念争吵的声音,黎月觉得有些可笑。

念念不过是个六岁的小丫头,顾晓柔居然能这么孜孜不倦地和她吵架。

按理说,她可是独得厉景川恩宠的未婚妻,完全可以恃宠而骄,何必和念念这么歇斯底里呢?

毕竟念念只是厉景川的女儿,小孩子怎么能左右得了大人的情感呢?

这样想着,她淡淡地笑了笑,抬手给念念整理好因为争吵而有些乱的头发,“不是要吃小蛋糕?”

“我带你出去吃吧。”

念念怔了怔,也明白了黎月的意思是不想让她和顾晓柔继续吵了。

她扁唇,“好吧。”

说完,念念还不忘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管家,“管家爷爷。”

小丫头的声音软软糯糯,“麻烦你告诉爹地一声哦,是他的未婚妻把他和妈咪的婚纱照摔碎了。”

“让爹地重新做两张补上哦!”

小女孩的声音又懵又柔,管家连忙点了点头,“会的会的!”

站在原地,顾晓柔

.

-->>

看着管家的脸,想到刚刚管家冷冰冰得赶她走的模样,心底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

她一个箭步冲上来,拦住黎月的脚步,目光得意地看着念念,“你以为告诉景川这些照片是我弄碎的,他会把我怎么样么?”

“他最宠着我了!”

“哦。”

念念温吞吞地点了头,“那爹地最宠你,为什么没有在家里挂上你的照片啊?”

顾晓柔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趁着她发怔,黎月连忙抱着念念匆匆离开。

她其实不想让念念和顾晓柔发生太多的冲突,并不是因为怕她,而是不想让念念受到伤害。

一丁点儿的伤害也不想。

“砰”地一声,房门关上,黎月抱着念念离开了。

顾晓柔回过神来,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她愤怒地跺脚,高跟鞋踩在地上的玻璃碎片上,“贱人!”

“嘶——!”

玻璃碎片崩到她的脚上,疼得她冷抽了一口气。

她凶狠地斜了一眼一旁的佣人,“还不快过来搀着我!”

佣人连忙搀扶着她出了门。

上了车,顾晓柔仔细地端详了一下自己脚背上的伤口,皱眉,“去整形医院。”

脚上割了一个不小的口子,她不想留疤。

......

整形医院。

“左医生!”

护士匆忙地闯进左安安办公室的时候,左安安和云屿两个人正在为中午吃什么吵架。

“外面来了个病人,脚上受伤了,点名要最优秀的医生给她缝合。”

左安安觉得有些好笑,“我是高级整形医生。”

缝合伤口这种事,也要她做?

“可是......”

护士有些为难,“那个病人嚣张跋扈的,说她是厉景川厉先生的未婚妻,必须要咱们医院最好的医生......”

一旁的云屿微微地皱了眉,厉景川的未婚妻?

那岂不就是那个小三顾晓柔?

他眼睛微微一转,连忙抬手扯了扯左安安的衣袖,“干妈,反正你也没事做。”

“不如你就让她进来,你给她缝合一下,别为难这个护士姐姐了。”

左安安狐疑地看了云屿一眼,“你个小狐狸什么时候这么善良了?”

云屿嘿嘿一笑,“你就当我是为了讨好漂亮护士姐姐好了!”

这话一出,护士连忙喜笑颜开,“谢谢云屿小帅哥!”

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左安安也没了选择的余地,她叹了口气,“让她进来吧。”

说完,她淡淡地转头看了云屿一眼,却发现他在翻书包,“找什么呢?”

“我记得我包里有一罐盐巴。”

左安安:“......”

这臭小子怎么什么都往书包里塞。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