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少女泪与起卦

小说: 分身也修真 作者: 捌拾衣 更新时间:2022-05-16 字数:3098 阅读进度:11/20

“啊,咳!嗯……你当前正处在练气期,不过你的情况有些特殊。你现在这具身体由‘化茧重生术’炼造而来,本身就有极强的体质,走偏体修的流派最好。”

“那你给我推荐个呗,不需要多厉害,修炼起来一甩头发,头皮屑出去能毁灭星球的那种就行。”

“头皮屑毁灭星球……”

“哈哈,开个玩笑,看着给个吧。”

“我给不了。”

“……那你说半天逗我玩呢?”

“功法需要你自己去寻找……别怪我,这是主上说的。既然是主上说的,那就肯定是对的,所以我也只能给您传授基础格斗技巧。”

嗯?费川皱起眉头,陷入了深思。

那个斗篷女要自己帮一个忙,按理说应该尽快让我成长起来,最好为我提供已经准备好的功法,合适的修炼地点,好让我尽快有足够的实力帮到忙。

但是现在,那人只是把我安排在一片没有人影的森林里,只有一个经常跑题的“向导”,还不提供功法,实在让人费解……

莫非……

“向导,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敢妄图猜测主上圣意。不过你放心,主上说不会害你,就一定不会害你。”

唉,得了,那就先这样吧。不管怎样,人家的救命之情一定要还的。

费川把吃完的鱼骨蛇骨往化生池里一扔,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忽然对向导说:“向导,你需要睡觉不?”

“?”向导犹豫一下,说:“可以一直不睡觉。”

“哦,那就好。”费川从化生池中取出一个“蚕蛹”一样的东西,挂在树杈上,自己钻了进去,说:“放哨吧,朋友。”

“……”向导暗自叹气,心中不断祈求,主上早日把我接走吧,我还想回去接着当大将军,不想放哨啊……

……

夜深了,有的人熟睡,有的人辗转反侧,彻夜不眠。

荒野孤城的一处破旧小院里,唐晴璇正躺在木床上,右手捂着腹部,身体不断颤抖。

“该死,狗官设下的囚印如此霸道……”少女稍微侧了侧身,紧咬银牙:“我不过强行催动灵气发出飞剑,种在丹田的囚印就发作得如此厉害。”

“丹田里的灵台甚至都被囚印压迫出几道裂口……现在也不可能有灵丹妙药来修复了……”少女看着窗外的月亮,心中暗叹:“难道真要修习那魔功么?可是……”脑海里确是想起了在学宫上院里老师对“魔功”的评判:以身入魔,入魔必死。

可是如果什么都不做,等下次那一伙黑衣人再来怎么办?现在自己的状态……

唐晴璇心乱如麻。说实话,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爹,大哥,要是你们还在多好……”少女眼角流下清泪,在从窗户透过来的月光照耀下晶莹剔透。

泪珠一颗颗掉落在麻枕上,浸出一片如花湿印。

她可以在囚车中经历千里的旅程仍然保持唐家人的气度,也可以在丹田受限的情况下于黑夜中击退两个专业杀手。

可她也是一个会在被窝里偷偷流泪的十八岁女孩。

……

此方小世界有三个仙朝,一为大秦,一为大楚,一为北狼。三方势力互为犄角,倒也维持了多年的相安无事,只是时不时还是会有一些小摩擦罢了。

此时,大楚都城——启安,也已经是深夜了。

启安城除了最中间的皇宫外,还分三城。

最靠近皇城的一圈建筑群为内城,居住着达官名将的家眷。

再往外,是中城。里面居住着年轻的小官员,地方大商,以及本城的老居民。

最外面是外城,居住着大部分的农夫,过往商贾,以及各种小买卖。

就在中城的一处精致小院儿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一脸焦急地拉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穿过亭台楼榭脚步匆匆奔向静室。少年虽然被强行从被窝里拉出来,还带着困意,却紧跟爷爷步伐,小跑起来。

这个少年有着极为精致姣好的面容——柳叶眉,丹凤眼,长睫稍翘,脸如桃杏,嘴唇轻抿。

少年眼神里还带着些许睡意,配合额头杂乱的发丝,倒有几分可爱之意。

明明体为男子身,却有几分女儿相。

老者带着孙子奔入静室,点起长明灯,燃了“清心香”。爷孙二人盘坐于一大一小两个蒲团,闭目深呼吸,运转心法。

几个呼吸间,两人的心情已经平复下来。

卜卦讲究心平气和,天人合一,带着任何起伏心情占卦都会影响到与“天”的“交流”,得到的结果往往南辕北辙。

整冠,净手,焚香。

跟着爷爷做完整套礼仪,少年知道,这是要“算大卦”,所以还需要自己在一旁协助。

少年也知道要算什么,正是那现在在启安城传得沸沸扬扬的“大秦唐家贪腐案”!

唐家家主唐北感,大少爷唐晴明因被查出贪污腐败被杀,只剩下一个女儿流放瀚海城。

那个逃过一死的女儿就是自己的表姐——唐晴璇。

想到表姐,少年浑身颤抖了一下,精致的面容上甚至渗出了冷汗,好像又回到当年那黑暗的岁月……

再回过头看看这边,爷爷已布好卦阵。

盘坐于卦阵中央的白发老人口中念念有词,两手上下翻飞,三枚方孔圆形铜钱在身周飞舞,很快,卦阵上开始有金色线条浮现,并浮于空中。

“玉儿,来!”少年的意识中接到爷爷的传音。

少年立马抖擞精神,双目之中瞳孔化为金色,看向卦阵,同时双手双双结印,配合爷爷勾画金色线条。

一老一少的配合竟是如此默契,对金色线条的勾画毫无失误。

不多时,金色线条勾画完成,爷孙二人微微出汗。

白发老人闭目感应,开始解读卦象:“大难不死……嗯……岔路难行……哎,终究是要走这条路啊……嗯?”

少年被爷爷“嗯?”的一声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晴璇姐姐会出什么事么?”

爷爷则是用奇怪的眼神看了孙子一眼。少年被这个眼神看得发毛。

老爷子的吃惊不无道理,刚才的卦象里显示晴璇身边有玉儿的身影……嗯,这个可以有,我本来就准备最近就让他去表姐身边帮助一二。

岔路难行,有惊无险。哎,不管怎样,活着就好……

问题在于之后的卦象。卦象为一根似有似无的红线——晴璇竟然得了姻缘之相!

再联系之前卦象里晴璇身边的玉儿……不可啊,你们可是亲表姐弟啊!

不行,还要再算一卦,就算晴璇这妮子的姻缘!

少年眼睁睁看着爷爷又算一卦,而且从起手看出来是姻缘卦。少年心里突然慌慌的。

老人算着算着,心中长舒一口气,还好,晴璇的姻缘另一端并不在玉儿身上。不过老者突然就有了好奇心,这妮子的如意郎君会是个什么人呢?

家里老人一般都有这个“毛病”,很喜欢替家中晚辈操心婚事。

可就在老人准备顺着“红线”继续查下去的时候,冥冥之中传来的感应让他心中一惊,连忙切断感应。

不可算之人!老人心中惊疑不定。怎么还会有这种人的出现……

老人转头看着孙子,神色肃穆地慢慢说:“东方玉。”

少年一下子坐直了腰,他知道,爷爷喊自己全名的时候就是有很正经的事要说了。

“明日一早,你就带好行李,前往大秦瀚海城,去帮助你表姐唐晴璇。记住,细心注意一切接近她身边的人,特别是男人……因为你很能会有一个姐夫。”

啊,去找表姐?东方玉本能地想要拒绝,然后就听到了“你可能会有个姐夫”这句话,脸上忽然露出喜悦的神情。哈哈,早点嫁人好,嫁人后就让姐夫好好管你,省得又欺负我!我得早点跟姐夫打好关系才行……

“玉儿知道了。还请爷爷放心。”

“嗯。”老人轻捻胡须,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接着说:“我已经算过了,你前往瀚海城的这段旅程不会有太大困难的。你也到了游历的年纪了,这次出行,百利而无一害。”

东方玉向爷爷抱拳施礼,爷爷点了点头,少年便转身走出静室。

这天晚上,少年做了一整晚的噩梦。梦中自己穿着各式各样的丫鬟衣服,旁边表姐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忽然有一个看不清脸的男子身影出现,自己上去一把抱住大腿开始哭诉……

这一晚,少年又回想起了被表姐支配的恐惧,同时找到了未知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