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十六章

小说: 渡她 作者: 识肆 更新时间:2022-06-25 字数:4067 阅读进度:17/22

天化十九年的某个上弦月夜。

边关大捷,威武侯及世子又立战功,逼退回胡三十里,朝廷封赏,次日夫人季陈氏携女进宫谢恩。

兆庆帝闻得胜喜讯大悦,留母女二人在宫里说了半天的话。

夜深了,宫门下钥,二人特许留宿宫中。

因此役大胜,后续嘉奖任命,军需军务等等折子如雪花般纷至沓来,太子在军机处忙到子时。

抬首望月,明月却于墨空中含羞,踏着朦胧月光太子遣散其余侍从,带着锦书信步左转,走进一条幽深的宫道。

三月里的夜风还是微凉的,锦书提着宫灯亦步亦趋跟在后头,小心翼翼提醒:“殿下,从这条道回宫要绕一截远路。”

他以为太子忙昏了头,忘记平日回东宫的路了。

“本宫知道。”太子的声音很轻,飘扬在风里。

听闻父皇留季氏母女宿在未央宫,从这条路走可以路过。

锦书应了声奴才多言,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乖巧提灯跟着,不再说话。

更深露重,太子裹着一身潮气慢慢走到了未央宫。

未央宫后殿有一块空地,从前住在此宫的主位在后院辟了个花圃,宫墙内外挂满藤萝。

太子负手站在垂花累累的宫墙外,不发一语,让思绪肆意蔓延。

夜让一切都安静下来,细闻风声中有剑气涌动。

可宫中怎会有人用剑,怕是错觉,鲜于修明低声问锦书:“你可曾听到什么声音?”

锦书侧耳,不解摇头。

鲜于修明越听越觉得剑气凛然,确然就在这宫院之中,恐虚惊一场扰了大家清梦,带着锦书潜到后院小门。

未央宫僻静又久无人居,宫人疏忽,小门虚掩着。

果断推开门,只见一粉衣少女折枝为剑,以花为敌,剑气所到之处,花落翩然如雨。

她的“剑”使得很利落,不是女儿家常做的缠绵剑舞,带着肃杀,带着血气,招招式式毫不拖泥带水,让人看得异常清晰。

漫天的碎花瓣中,少女的裙裾飞扬。

是风动,剑动,亦或是心动?

怎么脑海里突然浮现《坛经》[1],鲜于修明失笑摇头。

察觉有人,季海棠慌张收了剑招将树枝藏于身后,见是太子几步小跑蹦着过来,惊喜道:“太子哥哥!”忽而想起夜色已深,忙捂了嘴。

再见已是亭亭少女,玉面琼鼻,樱唇雪肤。

季海棠刚练完剑,面颊透着几许潮红,鬓角几缕湿发黏在颊边,轻轻喘着气,隐隐约约露出一点酒窝。

鲜于修明眼光微闪,一连三问:“你怎么深夜在此练剑?何时学的?季夫人知道么?”

听到太子提起母亲,季海棠心一抖,畏缩四顾确定无人,将太子拉到隐蔽的花架后,锦书见势识趣儿地走到一旁望风。

“我告诉殿下,您可千万别告诉我母亲。”季海棠双手作揖可怜兮兮地巴望着,直等鲜于修明点了头才道:“母亲不让我正经拜师学艺,我就趁去岁大哥回朝在家的那一月,跟着他晨起偷看他练武学会的。”

季玉衡常年在寅卯之时晨起练功,风雨无阻一日不落,难得她有这个毅力。

鲜于修明眼中划过一丝笑意,“你大哥可知道你偷师?”

“母亲不许,大哥要是发现早就告状赶我了。”季海棠摆摆手。

鲜于修明摸了摸下巴,季玉衡真不知情?

他倒觉得未必。

“母亲明令禁止,我只能每天晚上偷偷地练,这事儿我连贴身的岁寒都瞒着,殿下您可不能出卖我。”季海棠从背后拿出树枝在鲜于修明面前晃了晃。

眼睛一晃,鲜于修明一把捉住她的右手,掰开手指,指腹、掌心和关节都破了口子,伤痕累累。

这哪里是一个高门小姐的手。

鲜于修明蹙起眉,问:“怎么搞得?”

季海棠不以为意:“日积月累练剑磨出了茧子,怕被母亲发现就索性将它们磨掉了。”

吐了吐舌头,用左手挠挠头,她这才有点儿不好意思,“结果劲儿使大了把手掌磨破了,我一看这样一点儿茧子的痕迹都不见,干脆就都磨破了装作不小心伤了手,母亲都没怀疑呢。”

她倒说的轻快,还一脸骄傲。

鲜于修明替她心疼,“非练不可吗?”

他没问她为什么要练剑,他知她是天生的将门之后,明明也用不着她一个女孩儿沙场点兵她也要练,她是真心喜欢这些,很纯粹的喜欢,只是被季夫人拘着要做一个文静秀雅的贵女。

见她乐于此道他为她高兴,可见她受伤他会心疼。

季海棠这时神色一正,“非练不可。”

鲜于修明明知答案,听到以后还是微叹:“那以后别在夜里练了,伤身。我以后常召你来东宫伴读,在我那儿你随便练,至于手茧我叫太医研制一些护手的膏露,你用完了再回家。”

季海棠乐的一蹦三尺高,回过神来连连作揖,“我就知道殿下最好了,多谢殿下。”

鲜于修明翘起唇角,只是催促她赶紧回去睡觉。

害羞的月亮从云层中探出半个身子,影绰花架后的一双人影在浓重的夜露中不舍分离……

这些年东宫的御厨长很是烦恼。

原来兆庆帝做太子时穷奢极欲,变着法儿的要他们研究新菜,日日不能重样,最会享受生命。

没几年东宫换了主人,新太子崇尚节俭,讨厌铺张浪费,削减份例不说还裁了不少同僚,他日日担心哪天修明殿下下令以后要喝西北风,然后就驾鹤飞仙了。

空有一身厨艺却无处施展,他竟也怀念起兆庆帝做太子的日子了。

好在近日殿下总算是开了窍,常邀未来的小太子妃来东宫玩耍,小太子妃喜欢他做的鱼脍和茶果子,终于又有了能欣赏他厨艺的贵人。

这下太子殿下应该能让他做到告老还乡了吧,御厨长边想着边将今日新做好的鱼脍端给锦书,在心中预备将小太子妃提升到最高讨好目标。

锦书接过饭食,走过长长的廊亭来到书房外院,将尚且温热的食盒提在手上,殿下读书时不喜打扰,他便在角落里静默站着等着时机伺候。

鲜于修明执卷的手轻轻捻过一页,伴着徐徐微风头顶的老槐树簌簌洒下几粒春籽。

“放桌上吧。”鲜于修明缓声道,脊背挺直,目光仍专注地落在书卷上。

虽是春晴天气,老树下浓荫密匝,石桌上还有沁人凉意。

“还是让奴才提着吧,凉的慢。”锦书尽心道。

今日季海棠来迟了,他们约好每日等太子下朝她就来东宫“伴读”。一开始只留一个时辰,再拖到两个时辰,后来干脆留在东宫用了午膳再归家。

只是今日已近用膳时分仍不见人影。

修长的手指弓起拂开书页上散落的春意,翻起新的一页,树下的人在浮光掠影中凝神细读。

锦书在正午的阳光下站的笔直,影子投射成小小的一团。摸着食盒外壁已经半凉了,正想着要不差人去威武侯府问一声小太子妃今日是不是不来了,就见后墙角一个圆咕隆咚的脑袋探了进来。

他刚想招呼,季海棠赶忙朝他比划噤声。

抬头看太子殿下专心致志地手不释卷,锦书抿了抿嘴压下微翘的唇角。

季海棠蹑手蹑脚走到太子背后,双手捂住他的眼睛,覆在耳边轻声快语:“猜猜我是谁?”

已及弱冠的少年阖上书卷,配合垂下眼眸,浓密的睫羽扫过手心,痒痒的。

“可是九天上的仙女落了凡间?”语气中的温柔笑意藏也藏不住。

“没错,正是海棠仙女是也。”季海棠松开手,转了个圈到鲜于修明面前。

她今日穿了一身利落的八棱花短打,裙子转不出浪花,更不像披帛飘逸的仙女。

她从小看的画中仙个个身姿轻盈,飘飘欲飞,可她就是笃定天上会有一种天仙,一身骑装号令天兵,英姿飒然。

她要做这样的仙女。

太子今日穿了一身月白色的交领袍,下摆还有水波纹样流动,清雅端方。

季海棠左看看右看看,直言:“殿下还是穿月白色更好看。”

除了重大场合穿的冕服,鲜于修明在东宫起居惯常穿一身月白色的常服,几件轮转浆洗不换。

前些日子宫中新得了一块靛青料子,内侍省自作主张给他做了件新衣裳,季海棠怎么也看不惯,他也是。便着人重新做了几件月白色,将那靛青色赏作他人。

太子模样生的好,衣裳颜色倒是不挑,这么些年月白色穿惯了,恋旧罢了。

二人闲话几句,锦书在一旁适时开始摆饭,两荤两素一汤摆满了小小一张石桌。

季海棠也不客气,毫无淑女形象的大快朵颐。

太子示意锦书给季海棠布菜,他自己不食发问:“今日如何来迟?可有什么变故?”

阳光透过斑驳婆娑的树影照在季海棠吃的圆鼓鼓的小脸上,她囫囵吞咽几口,“昨日母亲夜半惊醒,说菩萨托梦催她还愿,今晨天还未亮就将我拖去了朝华寺,这才来迟。”

“这鱼脍鲜美,殿下您尝。”说着毫无顾忌夹了一筷子放到鲜于修明碗中。

用了一著她夹得鱼脍,鲜于修明又道:“那便可不来东宫,差人通知锦书就好。”

季海棠舔了舔嘴角的酱汁,“那怎么行,习武之事一日不可废。”

鲜于修明笑看她馋猫模样,打趣道:“究竟是勤修苦练不可废堕,还是美食珍馐不可缺席啊?”

季海棠抿了抿唇,鼓起了腮帮,“都有都有。”

说笑间用完了午膳,季海棠坐在石凳上摸摸自己圆滚滚的小肚子,心中暗道一会儿得给自己加练半个时辰。

见鲜于修明起身,到时辰他得回书房批复奏折了,季海棠仰头对他羞赧道:“殿下您先忙,容我消化消化,一会儿我练完自己回去。”

鲜于修明突然想起什么,召锦书耳语一番,只见锦书匆匆跑进内室捧了个匣子出来。

“今年父皇打算亲自去东华陵祭祖,你的及笄礼我怕是没法参加了。”鲜于修明接过拿到季海棠面前,“这是我预备的礼物,打开看看。”

季海棠的生辰快要到了,正赶上父兄得胜回朝能与之同庆,没想到太子殿下却来不了。皇家祭祀事务繁冗,大小事宜太子都要亲自经手,真是有的忙了。

季海棠打开匣子,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殿下!”

匣子里静静躺着一柄狭长宝剑,剑锋三尺,形制古朴。季海棠细细摩挲每一处纹饰,小心翼翼捧起它,唰地从剑鞘里抽出,发出清亮的声响。

“真是送给我的吗?”她不敢置信。

迫不及待劈斩两下,宝剑发出独一无二的破空之声。晌午的阳光刺目,剑芒亦是慑人。

“你可小心收好了,别叫季夫人发现。”鲜于修明补充提醒。

季海棠此刻什么声音也听不见,她快乐地使起剑来,在这个小院落里的每个角落都留下她翩然的身影。

鲜于修明遥遥望着,被她的快乐感染,眼中盛满笑意。

锦书走到他身边不禁疑惑,小声问:“殿下,季夫人都不让季四小姐做的事您为何还要纵着她?”

鲜于修明收敛了笑意,声音蓦地有些发沉:“她本不应是普通的闺阁女儿,生来命不由己,嫁入天家委屈她了。”

看着季海棠恣意鲜活的小小身影,滑落轻轻一声叹息:“若能让她快活些,即便只有数度光景,也是快活过一回了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