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十三章

小说: 渡她 作者: 识肆 更新时间:2022-06-25 字数:3252 阅读进度:14/22

羌芜方知红桑守卫的滴水不漏,自己居然是她眼中的跳梁小丑,她勃然大怒,发了疯似得朝红桑摄魂追命。

红桑也有所防备,侧身躲过,二人交起手来。

下面的人也全都乱做一团打了起来,一片混乱中海棠拉着修明潜行,离开暴|乱的中心。

二人来到圆顶浮宫的顶层,向下俯瞰,局势尽收眼底。

修明默默看着这场叛乱,“你不出手吗?”

海棠敛眸,只道:“为时尚早,还有大鱼在后头呢。”

看下面的局势,红桑早早摸清了羌芜手下的水平,很快就占了上风。

场面收拾的差不多了,旋即用法宝把阴血们绑了关在一处。

正打扫战场,来了两位贵客——

翼魔族族长空冥和戎魔族族长栾布。

红桑将两人请到议事厅,厅里还有被制服的羌芜。

见状,海棠对修明说:“我现在要神魂出窍,有什么异常你唤我回来。”

修明听话点头。

海棠抽了神魂尾随空冥和栾布进了议事厅,她的修为高轻易不会被发现。

议事厅内。

羌芜看见出现的两人,眼中燃起希望的火苗,尖叫:“救我!”

红桑立即堵了她的嘴,对着空冥和栾布告歉:“两位族长,失礼了。”

“无妨,已经清理完了吗?我一时能调动的人有限,还特意叫了栾族长过来帮帮场子。”空冥道。

羌芜闻言瞪大了双眼,用尽全身力气反抗。她被红桑用法宝下的禁制给困住了,但她挣扎力气之大,竟冲破了禁言咒。

声声喑哑带血:“空冥,当初说好你助我当族长后我帮你当城主,一起推翻海棠,这竟然是你和红桑的圈套!”

“羌芜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啊,当初明明是你意欲谋夺族长之位找上我,我只是假意答应而已,”空冥拱了拱手,“我对城主俯首帖耳,可没这样的胆子。”

红桑也道:“我一直密切关注着你的动向,你一找上空冥族长他马上就将此事告知与我了。”

身边身高八尺,宛如小山一般的栾布一跺脚,“羌芜你违逆城主,现在还想构陷别人。”

羌芜这才真正意识到什么叫做大势已去,她疯狂地摇头,发髻散乱,瞬间老了几百岁。

不是的,不是的,她怎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当初她去找空冥,明明说好以她这边发动叛乱开始,夺得魅魔族长之位后,两族联手推翻海棠。空冥说他准备很久了,其他族里也都有他的人,他还有必胜的法宝可以战胜魔剑。

为什么,为什么要利用她……

羌芜兀自疯魔着,三个族长已经在商议着如何将此事上禀城主了

海棠的神魂趴在墙根儿凝神听着,突然自灵体深处传来轻轻的呼唤。

正好也窥得差不多了,海棠回到肉|身中,一睁眼就看见了尤姬。

“原来你躲在这儿,我找了你好久。”尤姬袅袅行来。

“你找我做什么?”海棠问。

“其实你不是阴血血脉对吧?也没有真要跟着羌芜。”尤姬没回答,反问道。

难得遇见个聪明人,海棠转念道:“那你呢,你是阴血血脉吗?”

下意识脱口而出:“是。”继而自嘲一笑,“现在不是了。”

反应过来,尤姬叫道:“喂,你都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是哪族的奸细,本事还挺大,我都看不出你的真身。”

“你知道我修为高还敢就这么找上门来?”

“我不怕,虽然我参不透你,可你也未必打得过我。”尤姬非常自信,她已突破了中阶上品,整个炼狱城除了那些辈分比她高的老家伙们没人打得过她。

“因为你将摄魂术与魅术的心法融合突破了瓶颈?的确挺厉害的。”海棠不吝赞赏,“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推行你的秘笈,将其发扬光大呢?”话题逐渐被海棠牵引着越走越远。

尤姬已经忘了来找海棠的目的,老老实实回答:“我当然想让魅魔一族更强,有一天能与翼魔、戎魔一较长短。只是你也看到了,阴血一脉与普通族人之间横亘着巨大的鸿沟,只要内部分歧存在一天,魅魔族就难以出头。”

“如果从今天开始这些都不存在了呢?”

修明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二人交谈,说到此处他蓦然抬头望向海棠,眼睛里漾着光。

“你说算就算?”尤姬撇撇嘴。

从少时起被羌芜打压,她就痛恨阴血唯血统论,唯亲属论的弊病,于是她拼命修炼想和她们变得不一样。后来她发现光她一个人改变是不够的,这个血脉从根里就烂透了,救不了了。

两人正交流着,红桑骑着飞行魔兽飞了上来。

尤姬转身向红桑行礼,“族长。”

眼神示意海棠快跑。

海棠不为所动,却见红桑一步一步走到海棠面前,恭敬跪拜,“城主。”

于是海棠也懒得装了,变回原身,“空冥和栾布送走了?”

“是,城主。”

“什么时候看出来的,我装的这么不像吗?”每每被人发现,整得她都自我怀疑了。

红桑安慰道:“您装的很像,是属下自己推测的。这么大的事,您不可能毫无关心,您若不来,也会派阿树来。”

两人旁若无人地交谈,徒留尤姬石化在原地。

半晌她才反应过来,手脚并用几乎是趴在地上,“城、城主,我、我有眼无珠,冒犯您了。”

“别害怕,如果我想杀你,你在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就会化成齑粉。”海棠淡淡道。

“所以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我要你将自己融合的心法贡献出来,教给大家,以壮魅魔全族。”

说完扭头向着红桑,郑重下令:“自今日始,废除阴血一脉全部旧俗,魅魔全体学习新的心法,从现在开始没有阴血,只有魅魔。”

“是!”红桑和尤姬高声应道,两个人都有些哽咽。

领了命,尤姬激动地回去整理自己的心法去了。

海棠、红桑、修明三人来到族长密室。

密室里光线昏暗,显得有些幽森。

海棠迤迤然寻了椅子坐下,修明立于她的身后。

转着手里的血色玉髓,漫不经心抬眼,声音有些冷肃:“空冥和栾布走这一趟你怎么看?”

红桑恭敬地半跪在地上,说出自己的想法:“羌芜有异心,空冥的确是在第一时间知会我了,应当不是他在作乱。至于栾布为什么会来,属下猜不到。”

“是吗?”海棠没说觉得对还是不对。

羌芜是背后之人抛出的幌子,那么主动跳进来牵扯上的究竟是不是诈?

海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见海棠默不作声许久,红桑主动道:“城主,那批阴血您要怎么处置?”

“你们商议着如何禀报?”

在炼狱城内魔修们的眼中,海棠这个城主将城内事务全部交由手下阿树打理,自己就是个甩手掌柜,除了六族大会平时很少在城里现身,神出鬼没。

“因为其他各族那里也瞒不住了,所以属下与空冥,栾布商议全都如实上报。”

海棠沉吟片刻:“如此,那作为城主的命令是违逆者死,一个不留。”

“但,城主还有一道密令,公开以极刑处死羌芜,其他人等先关在圣殿里,能管教就管教,改不了的就给个痛快吧。”说完站起身,将玉髓扔到红桑脚边,碎成渣滓。

在魔道众人眼中,她只有比狠更狠才能坐稳这个位置。

海棠走了,只剩一句话在密室的甬道里不断回荡——

“魅魔族的未来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

自她继任魔尊起,这么多年过去了,魅魔族的内患终于算是彻底解决。

走出圣殿,修明犹豫半晌还是对海棠说了自己想说的话。

“你是一个好城主。”

海棠斜晲了他一眼,“即便我手上满是鲜血吗?”

修明不想看她这样讥讽自己,温声道:“有些选择是不可避免的。”

听到这句话,触发了海棠的回忆,语气骤然冰冷:“呵,原来你当初就是这么宽慰你自己的,好快活修你的神仙道去了。”

意识到自己碰了海棠绝对不可触碰的逆鳞,修明后悔多言,可他也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再多说一个字,只好保持缄默。

两人间的气氛异常紧绷,好在没走多久小九突然从路边蹦了出来。

“城主!”

小九充满活力的声音让海棠面色稍霁。

敏锐意识到海棠此时的情绪不太好,主动报告:“您交代的任务,我蹲在门口仔细看了,翼魔族族长和戎魔族族长是同时迈过圣殿门槛的,一个是左爪一个是右脚。至于魇魔、幽魔、灵魔族人,他们都没来。”

海棠绷不住了,敲了下她的头,“我在里面就知道了。”

“不过——”小九的话提醒海棠她得抓紧时间了,她思忖片刻对小九道:“你不用驻守魅魔族了,去翼魔族接替老三收集线报,让老三设法去跟踪空冥,即刻出发。”

看海棠陡然变得严肃,小九立刻收了玩笑赶去翼魔族。

现在把修明遣送回城主殿也很麻烦,海棠面无表情瞥他一眼,“算了,你跟我一起走一趟灵魔族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