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九章

小说: 渡她 作者: 识肆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415 阅读进度:10/22

青选赛当日。

部落地域中心架起了高高的试炼台,所有参赛选手在下方围聚,阴血一脉与普通魅魔各自成堆,泾渭分明。

海棠来的不算早也不算迟,乔饰一番,混在人堆儿里面,收敛气息,力求最不起眼。

曼姬早早就来了,被一众阴血魅魔簇拥着,众星捧月。

海棠入场时她留意到了,瞥见后方的修明,不自然地调转目光。

试炼场外还围聚了不少观众,魅魔族百年一次的大赛,其余各部族也都派了人来,或在明或在暗的“观摩”。

本届大赛共有两三百名适龄魅魔参加,见人来的差不多了,负责的使女们开始准备抽签。

抽签的工具是两个特制的玄盒,五面封闭,正中掏了个拳头大小的口子,将手伸进去,里面飞速转动着各色走珠。

这玄盒的材料是特制的,可以隔绝神识,谨防作弊弄假。

青选赛共比两轮,第一轮比魅术控人,参赛者抽签打乱配对,选手控制他人男仆摘得试炼场中的旗帜就能进入下一轮。

二十人一色一组,赛前抽到相同数字颜色的走珠即为对手。

海棠抽到了黑五,黑组顺序靠后。

顺手将特制的走珠嵌进腰间挂的参赛铜牌里,抬头回首,修明也抽完回来了。

海棠扯过腰牌定睛一看,黑六。差点儿就能对上了,可惜。

大家忙着抽着签,场内嘈杂得厉害。

身边传来一声惊呼引起周围注意,一魅魔难掩兴奋:“我抽到红一了!”

海棠扭头,多少有点儿羡慕,第一个出场比完就能走,不像她要候那么久的场。

还没等红一将走珠安在铜牌上,场外一个姗姗来迟的魅魔三两步冲过来,一把夺了她的珠子,并道:“我要第一个出场。”扬了扬尖细的下巴吩咐,“你,再去抽一个。”

眼看着要起争端,没成想原本的红一看清来人是谁后,转头逃也似的去使女处重新抽签了。

在场所有,无一人出来仗义执言。

海棠扯了扯嘴唇也没说话,这些天在魅魔地界儿里四处闲逛,她打听到了不少人和事儿。

比如眼前这位人物,尤姬。

她曾也是阴血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不过好景不长,风光了没一百年曼姬就出世了,天分胜她几筹,又有一个长老姑姑扶持,很快就被打压下来。

但她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相反,她发了疯似得修炼,立誓要成为魅魔最强者。

今年她四百岁了,这是她能参加的最后一届青选赛,传闻她已经在冲击中阶上品,百年前一直压着不参赛就是为了和曼姬同届大比,一雪前耻。

这样的人如是能加以利用,倒是能省不少事儿,海棠摩挲下巴暗想。

所有人抽完签,使女摇摇玄盒,里面发出至少十几个珠子碰撞的脆响。

海棠环顾一圈儿点了遍人头,发现现场真是少了不少报名者,联想前几日曼姬当街辱人的行径,垂下眼眸兀自思索。

……

未几,众人不约而同感受到一种压力,一种来自高阶强者的威压扑面而来,令整个试炼场陡然变得沉默。

海棠和修明当然没有被这威压影响,在它释放的一瞬海棠就有所察觉,并提醒修明装好样子。

眼皮向上一掠,试炼场上方有两人骑着飞行魔兽而来,是魅魔族族长红桑和大长老羌芜。

这份威压是飞得靠后,但飞得稍高的羌芜释放的。

两位主持飞到试炼场上方,说了些冠冕堂皇的场面话,宣布比赛开始后羌芜才漫不经心收了威压。

众人揉揉垂得酸胀的脖颈,按着使女的安排,开始挨组上场比试。

尤姬如愿以偿第一个上场,她对面的不知是谁家的男仆肉眼可见的两股战战。

尤姬风情万种地撩了撩海藻般的长发,使女宣布开始后也不见动作,反而在试炼台上四下巡睃,直到找到曼姬。

冲曼姬挑衅一笑。

尔后,一个动作就叫对面飞身拔旗,毫无抵抗之力。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在场人大半都是懵的,别说对抗了,他们连什么时候开始和结束都不知道。

尤姬甚至没等使女宣布获胜,提前嚣张下台,潇洒离去。

海棠掩唇一笑,真有意思,魅魔族竟出了这么一个“怪物”。身怀阴血血脉不用摄魂,反而使用魅术,还比自小修习此道的魅魔技法更为精纯,大道化简,有趣。

朝试炼台上空看去,羌芜眉头紧锁,整张脸皱成一团,红桑倒还算淡定,代替愣住的使女宣布:“红一尤姬获胜,进入下一轮,下一位。”

几组比试下来,整体上看阴血一脉的实力确实增益不少,并且气焰嚣张,手段残忍。

“拖下去。”使女无情道。

又一个在比赛中被摄魂故意折磨至癫狂的男仆被扔下台。

羌芜立在高处,自鸣得意:“族长,瞧着我们阴血一脉今年要包揽前三了呢。”

红桑默不作声,专注看着比赛,瞧都没瞧她一眼。

羌芜冷哼一声,心中暗道:红桑啊红桑,等着吧,族长之位你可坐不了几天了。

……

大半天过去,终于轮到最后一组黑组上场。

观众都看乏了,走了大半。

使女叫到海棠名字,闭目养神的海棠才慢悠悠起身,抻了抻腰,懒懒散散地拾级而上,修明也跟着站起来,目送她上台。

同她一样抽到黑五的是一位中阶下品男仆,站在对面迎风而立,十分自信。

只是不巧,今日遇上了她。

海棠摆开架势,建立摄魂通道。

当然,这只是个幌子。

她哪里学过魅魔心法,她真正要做的,是夺舍。

阴血的摄魂术是通过操纵灵府里的神魂,达到为我所用的目的。而夺舍是使对方的神魂沉眠,将自己的神魂套进他人躯壳,被夺舍者没有记忆,神魂也不会受损。

夺舍极耗精神力,只有顶尖高手才做到,寻常人是看不出来的,这也是海棠为何自信能混进阴血队伍的原由。只是有一点不好,自己的原身不能再有其他行动。

嘴角翘起一点凌人的弧度,海棠站定,开始“摄魂”。

做戏做真,成功夺舍后她还假意同对面的自己反复拉扯,才晃悠悠去拔旗。

特意掐了时间,不快不慢,整个过程平顺又简单。

回归原身后,很快对面的男仆也醒了,他摸摸头,看着手里的旗帜。奇怪,他就这么败了,怎么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使女按部就班地宣布获胜方,唤下一组进场。

“黑组六号,曼姬、修明入场。”

转身的海棠脚步一顿,曼姬闻言眼里亦闪过慌乱。

上下台擦肩而过,海棠沉沉盯着修明,他启唇朝她无声道:放心。

曼姬在后头磨磨蹭蹭上了台,直直盯着彼端的修明,眼珠一错不错。

使女轻咳一声:“六号,比赛开始了。”

曼姬不出手,修明也只能陪着负手而立,两个人就这么隔着远空对视。

海棠在台下看着,神色难辨。

又过了片刻,台上台下终于觉出不对劲来,议论纷纷。

“六号不是大长老的侄女曼姬吗,怎么不出手呀?”

“这就不懂了吧,人家可是今年青选赛魁首的热门候选,这架势是等一个机会一击必杀,回敬尤姬那招儿呢。”

……

上空的羌芜也一瞬不瞬紧盯着赛场,终于,曼姬动了,她抬头朝天上看了眼,双手抱拳同使女道:“我要退赛。”

台上的使女恍惚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要退赛。”声音更坚定了些。

这次台下所有人都听清了,所有留着观赛的观众皆是瞠目,一时间人声鼎沸。

“这……”使女想到曼姬的身份,“稍等,待我请示族长和大长老裁夺。”

不待她召出魔兽,羌芜已然俯冲下来,携着灵力的耳刮子直接给曼姬打出了血。

曼姬捂着脸,嗫嚅唤道:“姑姑……”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羌芜眉间的褶痕从来没压得这么深过。

今年她势必要拿回本属于她的族长之位,曼姬夺魁是计划中的重要一环。本以为最大的问题是尤姬,在第二轮对阵她还提前为曼姬做了充分准备,现在突然说要退赛?

“我这么多年悉心栽培你,给我比!”羌芜怒喝。

曼姬偷偷瞄了眼修明,低下头,“姑姑,我不能,我不行……”

羌芜察觉曼姬的异常,拧眉向对面看去,修明仍保持着风姿静静等着。

刚上场时她就觉得不对劲,魅魔族男仆里没有这般模样的,难道是他有问题?

众人的目光也聚焦到修明身上,之前大家都只顾着看魅魔了,没人关注男仆是甚模样,细细看来,台上此人气质当真迥异。

海棠心中暗道不好,正准备出面,红桑也从天上下来了,她只问曼姬:“你确定要退赛?”

曼姬点头。

“不行!”羌芜坚决不同意,“对面的六号有问题,给她换一个对手。”

红桑拿出族长的威严压制羌芜,“众目睽睽之下两边都没动手哪来的问题?对手你说换就换,拿规则当儿戏?”

“退赛是六号选手自己的决定,作为本族长老你也无权干涉。”

“你!”羌芜恨恨咬牙。

“六号选手弃赛,继续进行。”红桑一锤定音。

被当众压了一头,羌芜摔袖当即离场。

下一组选手登场,修明信步下台,现在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已经引起注意了,海棠传音入耳:“马上照着其他男仆娇弱的样子。”压着火一字一顿,“给、我、装!”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