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三章

小说: 渡她 作者: 识肆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887 阅读进度:4/22

海棠一把掀开修明的隔音罩,袅娜行至他面前,指腹温柔地为他拭去脸上猩红的血迹,低语道:“你的学生来救你了,还要与本尊一战。”

眼中兴味盎然,“你说本尊应不应战?”

他的学生……

修明任朱雀宫神君执掌天地教化以来,许多小仙前来求教道法,他向来不拒学子悉心传授,故而门下弟子众多,可会孤身来魔界“救”他的,只有一个。

脑中浮现出一个名字——

九洲正道魁首,灵阳子。

修明不禁有些头痛,此人……

仔细想想,修明谨慎作答:“你带我去,我会向他说明我本自愿,劝他离去,不扰魔界。”

海棠沉吟半晌,闲适一笑:“也好,少一桩血债就当是本尊日行一善了。”

轻轻地,海棠勾起修明御剑而出,只给阿树、小七丢下一句:“把这些‘东西’收拾好,我稍事回来。”

海棠修为高,从炼狱城后方主殿到前城门飞行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他们刚到城门口就听到一声中气十足的叫嚣——

“魔界妖女,速来与吾一战,还吾仙师!”

海棠闻言淡淡瞥了眼修明,加速出城。

修明眉头紧蹙,一心盘算着该如何说服灵阳子。

灵阳子其人本为凡胎,热爱武学,一生惩奸除恶,以匡扶正道为己任。

一套剑法使得浑然正气,因此生前得了个九洲正道魁首的名号,死后因积善得以飞升。

飞升后简单的仗剑干架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开始追求大善,向人求道,最后拜在朱雀宫门下。

不是因为他推崇修明的道法,而是别的宫都不收他。

原因很简单,他太热爱打架了。

每次与人论道,一言不合就要开打,修道向往和平,长此以往无人与他论道。

最后找到修明时,无论他怎么相激,修明都不出手,后来他便甘愿聆听朱雀宫教诲。

其实修明将他收入宫门本就是抱着“造福众生”的修行去的,现在修行的路不需要了,烫手山芋砸锅里。以灵阳子刚直的性格,想要在海棠手里保住他的小命,真是棘手。

二人甫一出城,便看见一朵云上站了个正气凛然的小胡子持剑而立。

修明与灵阳子虽以师生相称,单就从外表看两人身份应该倒个个儿。

小胡子见到修明激动异常:“业师!”说着便驾云冲来砍向海棠,“妖女看剑!”

海棠本可以躲开,但她没有,由着修明出来挡在她的面前。

灵阳子见是修明,慌乱中收了剑招,修明勉力挡了挡还是被凌厉的剑气划伤左肩,浸染出大片殷红的血迹。

“妖女你对吾师做了什么?”灵阳子见修明保护海棠,大声质问。

海棠正要说话,修明截住:“灵阳子,我是自愿入魔的。”

岂料灵阳子根本不听修明的解释,他剑尖直指海棠,迎风大喊:“妖女,可敢与吾一战?若吾胜,你便放了吾师。”

“出剑吧!你别是不敢!”灵阳子兴奋地盯着海棠脚下神秘黝黑的魔剑,实在是一刻都等不得了,恨不得马上开打。

修明扶额,他就知道……

哪里是为了救他,根本就是自己架瘾犯了找个由头过来干架!

灵阳子还嫌不够,不断勾剑挑衅海棠,“来啊,今日吾便叫你看看什么叫做邪不胜正!”

海棠淡漠地看着灵阳子在空中乱窜,不予理会。

“你可是不敢正面迎战,魔族鼠辈,看剑!”

按捺不住了,一道锋锐凛然的剑气,灵阳子率先正面攻来。

魔界谁敢以下犯上,灵阳子这出把海棠这些年好不容易养的一点儿性子散的差不多了。

“想死在本尊的昆吾剑下?你不配。”说时迟那时快,海棠也不躲,祭出赤练硬碰硬直袭灵阳子面门。

除了五百年前她继任魔尊那次,还没有人能让她真正用剑,现在也只有个别还记得她当年的惊天一剑。

毕竟,死人是没有记忆的。

这么多年她日常用鞭不用剑,没人知道她究竟有多强。

未知就是威慑。

她必须承认坐高台久矣,很多年没见过上来就找死的人了,她浑身的嗜血因子在叫嚣着释放,很烦,也很畅快。

一寸长一寸强,灵阳子察觉不对时,长鞭已袭至眼前!

多亏他有丰富的约架经验,身体下意识滑步躲闪,收剑抗衡,捡回一条小命。

其实以海棠的修为,她若有心释放威压灵阳子根本扛不住,但她选了这种原始打法,故而他还能撑上几个回合。

灵阳子只能灵活控云躲闪试图寻找海棠的破绽。

可怕的是,她没有破绽。

空耗几个呼吸,海棠懒得陪他再玩儿,一鞭子下去长鞭划在剑上发出刺耳的拉锯声,这是海棠加诸灵力的一击。

灵阳子用尽全力双手握持剑柄抵抗还是止不住发抖震颤,脖子青筋暴起,他却痛快大笑:“再来!”

如他所愿,第二鞭挟着万钧之力重重落下,长剑尖锐嘶嚎,寸寸断裂。

他却还是高呼:“再来!”

等到第三鞭,他身无武器,只能用肉|身相抗,最后生生挨了海棠十成十力道的一鞭。

三鞭下去灵阳子再无抵抗之力,海棠将他抽翻在地,整个人宛如一捧浪花摔在云头。

他狠狠摔落,将云朵撞得下坠高速回弹,他喘着粗气挣扎着站起身,剑碎了便在手中凝出一把气剑,喘息低吼:“再!来!”

他根本不是海棠的对手,再下去就没命了,修明立即拦身叫停,恳切对海棠道:“放过他吧。”

就见海棠一身绛红长袍立于高处,收起赤练,淡淡看了灵阳子一眼,然后横移到修明身上,面无表情地吐出两个字:“回城。”

虽不知最终为何收手,修明松了口气放下心登上海棠的剑,回头再望时,灵阳子早已陷入深深昏厥之中,而他手心凝结的气剑却没散……

看灵阳子紧紧握住气剑,战斗意志不息,这让修明想到一个人。

年代久远,修明一时有些怅惘,看着眼前海棠御剑的背影,想说些什么,喉头梗阻,竟无语凝噎。

路上几次张口修明都不知他该说些什么,海棠更是安静,二人就这么一路沉默着回了炼狱城。

海棠带着修明上了主殿顶层,路过二楼时修明悄悄瞥了眼,里面已经打扫的干净如新,不染纤尘。

顶层是海棠的寝宫,里面幔纱飘荡,昏黄暧|昧的烛火忽暗忽明。

海棠悠然入内,没骨头似得躺在美人靠上。

修明默然挺立,不知看向何处显露出几分局促。

海棠打量着修明,他还没换下染血的白袍,眉目舒朗,一身仙骨。

难看极了,她想。

于是她道:“来人,拿件月白色的衣裳来。”

几个圆滚滚的小侍女闻声推开大门,眉睫低顺,对海棠齐声称“是”。

她们是魔域中心的魔树结的恶魔果,成熟百年后就能幻化人形,成形后就会来侍奉城主。

很快,她们就取来了好几件月白色的男子袍服。

修明看见这熟悉的颜色怔愣一下,并没有伸手去接。

“怎么?不想换?”海棠语气已经有些不高兴,这是修明第一次表现出抗拒她的命令。

“海棠……”修明犹豫着终是道:“走出来吧。”

海棠闻言冷笑,一个掌风轰过去将修明推倒在墙角,几乎是嘶吼出声:“鲜于修明,本尊很清醒,忘不掉的是你!”

“谁给你的权利直呼本尊名讳的,现在你该尊称我为城主!”

修明缓缓从地上起身,姿态从容又优雅,只是又咳出一口血来染红了前襟,遮掩不住狼狈。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他取走侍女手中所有月白色的衣裳,恭敬低首:“城主大人,我该去何处换衣?”

海棠满意地笑了,号令侍女:“你们带他去里间。”

几个侍女簇拥着修明去更衣,海棠独自倚在美人靠上怔怔出神……

修明换好衣裳出来,月白色压下了他出尘的仙气,更显入世的和煦。海棠瞬间有些晃神,像是想到什么快乐的事,唇角轻轻勾起,她挥退侍女,招呼修明走近:“过来。”

修明顺从走到距离海棠三步的位置。

“再近些。”

于是距离半步。

海棠还嫌不够,攥住他的衣领一把拉近,是风都吹不进的距离。

她细细地看他的眼,里面是水光潋滟的,柔软的,毫无攻击性的,更是令她沉迷的……

眼尾下垂,扫见他肩头还没处理的伤口,猩红慢慢渗透出来,污了一片月白。

手指轻抚上他的胸口、肩头,似水般温柔。

然后重重按下,愉悦地听到一声隐忍的闷哼,海棠发出满足地喟叹。

差一点,只差一点点,她就又被他的含水的眼睛迷惑,怎能忘记,他是这世上最慈悲亦最无情的男子。

就在此时,大门被人有节律的叩响。

海棠撤下鲜血淋漓的手,懒声道:“进。”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阿树拄着竹杖进来,神识扫到修明,竖起眉头忍耐了下,还是乖乖缄默,一板一眼朝着海棠行礼,不紧不慢道:“城主,魅魔动了。”

“哦?”语气有些惊讶。

魔界与仙界不同,这里鱼龙混杂,部族林立,为了便于统治魔界先祖将其划分为六个部落。其中,戎魔、翼魔、魅魔、魇魔族人本是魔胎,以修炼方式作为区分。另外的幽魔、灵魔族人则是分别吸纳于妖界、人界。

当年魔族内乱,谁都没有预料到横空出世的海棠会在混乱斗争中成为第十八任魔尊,她实力虽强可一些老部族并不服气,一直蠢蠢欲动,意图取而代之。

暗处的人试探了许多年,没想到的是,先出手的居然是魅魔族。

海棠拿出一张手帕一根一根擦拭血玉般的手指,“叫小九将具体情况传信于我,本尊要过去。”

水面上涟漪泛滥,水面下还不知怎么汹涌,她得亲去一趟。

眼风扫到一旁安静待着的修明,思量片刻,颔首知会阿树:“把他关去地牢。”

阿树应下,麻利带走修明。

下地牢的这一路走得很快,初次见面的修明都听出阿树竹杖点地的声音变得轻快。

真是藏不住的小孩,修明笑着想。

与想象的潮湿阴暗不同,囚牢很干净,甚至有点儿过于整洁了,并且还都空荡荡的。

阿树打开里间倒数第二个牢门,示意修明进去。

修明自觉走进后,阿树给大门锁上一个黑色符文锁链,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修明听着竹杖点地的声音在地牢内回响,越来越小,尔后趋于消弭。

没管肩头被海棠弄得更深的伤口,修明安分盘坐入定,运转周天,转换心法,从头来过。

将入未入之时耳尖一动,恍惚听到隔壁传来一阵缥缈仙乐……

修明摇头失笑,天魔两界积怨颇深,怎可能还有第二个天族人被囚魔界,想来是自己幻听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