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辰闲再起不能

小说: 斗破:开局征服美杜莎女王 作者: 烤肉不放辣椒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184 阅读进度:395/405

第395章辰闲再起不能

异火席卷之间,辰闲原本用来施展玄火刀的右手,骨骼不断发出了破碎声,都被烧焦成了黑色。辰闲的身体,也在这股恐怖的冲击之下,倒飞了出去,在地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鸿沟,片刻后,辰闲的身体终于停了下来,被掩埋在了泥土之中。

辰闲的身体遭到了异火的重创,不停地抽搐着,显然,他的体内已经受到了很严重的破坏,甚至已经让他无法再站起来了。

轻松击倒了辰闲的林源,倒是没有急着马上把辰闲杀死,后者的经脉已经彻底被异火破坏了,就算有人把他抬出去,也已经就不活了。哪怕用天材地宝吊着命,也只能当一辈子的植物人。

当然,这主要还是辰闲太过自大了,在林源对付白长老的时候,他明明有机会掏出空间石逃跑的,却非要亲眼看着林源死在白长老手下,当白长老被人挡住的时候,辰闲就已经没有逃跑的机会了。

在山丘上,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泥土之中,本来不可一世的辰闲,都默默吞了一口口水,看向林源的目光,已经变得无比恐惧,林源前后表现出来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一个四星斗宗能够做到的,就算是智力残疾也知道林源表现出来的气息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实力,至少也是九星斗宗左右,否则不可能把白长老吊起来打。

宋清的目光也看向了倒在地上的辰闲,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他和辰闲称兄道弟,结果林源直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辰闲打成了这个鬼样子,自然是让他的脸色变得很精彩。

至于妖女曹颖,她倒是不在意辰闲被林源打成这个样子,反倒是对这种战斗很有兴趣的样子,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的话,她都想亲自下场和人打一架了,妖女的脸色变得非常兴奋,恨不得林源和辰闲再打一架的样子,可惜辰闲看起来已经离死不远了,不可能继续和林源战斗了。

“你居然杀了少宗主,玄冥宗不会放过你的。”

这时候,原本被银色人影缠住的白长老,也是终于甩开了对方,看到辰闲被林源打倒,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辰闲是他保护的对象,一但出了什么意外,就算他是玄冥宗的长老,也是吃不了兜着走。一声怒吼之后,就施展了一种玄妙的身法,带着恐怖的气浪,向林源的方向暴掠而去。

见到这一幕,林源的脸色也有一点不耐烦,这白长老还真是命硬,居然这么难缠,真以为自己不敢动手么,要不是怕暴露出实力后被众人围攻,他也不至于一直压着实力和白长老打。

林源脚下轻点地面,身形再次向着倒在地上的辰闲暴掠而去,看到这一幕,白长老的脸色瞬间大变。

林源刚刚接近辰闲,就已经让很多炼药师猜到了他的目的,当下不少人都被林源疯狂的举动吓到,辰闲可是玄冥宗宗主的儿子,林源居然真的敢下杀手,难道他真的不怕玄冥宗与他不死不休吗?

“住手,不许对少宗主出手!”

林源的举动,也是让白长老惊呼出声道,连忙开口让林源停下来。

对于白长老的话,林源完全无视掉了,在进入丹界之前,他就已经忍辰闲很久了。辰闲这个人的心眼极小,自从那天强买不成被林源教训了一顿之后,就一直怀恨在心,还暗地里调查林源的信息,安的是什么心思大家都清楚,为了避免被辰闲派人袭击,他只好先下手为强了,只是自卫罢了。

林源明白,以玄冥宗的实力,如果昼夜不停地派人对他袭击的话,一定会非常麻烦,但是就算他放过辰闲,后者也不会善罢甘休,更别提林源今天已经把辰闲打成了残废,这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已经没有化解的可能性了。

辰闲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让林源死,巧了,林源也是这么想的。

……

辰闲苏醒过来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林源带着一身杀气向他暴掠而来,辰闲原本晕晕乎乎的大脑瞬间被恐惧代替,以他现在的这个样子,几乎连动都动不了,别说是林源了,就算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都能拿着刀戳死他,让他这个玄冥宗宗主的儿子憋屈地死在丹界里面。

“林源,你不能杀我,我可是玄冥宗宗主的儿子,你杀了我,玄冥宗是不可能会放过你的。”

现在这个关头,辰闲也不敢再挑衅林源的神经,只能拿出自己玄冥宗宗主儿子的身份,希望林源能够知难而退。

对于辰闲的身份,林源却是完全不在意,既然已经动手了,就不存在消除仇恨的可能性。就算辰闲现在说的是真话,等他安全以后还是会派人来杀林源,就好像被人栓在笼子里抽了一顿的白眼狼一眼,就算现在被你抽到服气了,只要你敢把它放出去,它还是会接着袭击你。对于这种敌人在生死关头说的话,林源从来都不会当真。

因为他们不管现在说的多么真心实意,过后安全了一定会改口,完全不值得信任。

看到林源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辰闲终于彻底慌了,黄色的液体从他胯下流淌而出,反倒让林源的脚步有了一些迟疑。

早知道林源是这么狠的角色,他当初就不该被猪油蒙了心,带着人去找林源的麻烦。如果能再来一次的话,他一定会选择与林源擦肩而过,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林源打成死狗。

这个时候,林源强忍着辰闲身上散发出来的尿骚味,抬手在空中虚握,一道异火在他的手心中出现,逐渐凝聚成了一把飞刀的形状……

“下次投胎的时候记得,找个离我远一点的地方投胎,免得你哪天头惹到我了,还得让我再杀一次。”

看着辰闲脸上的惊恐之色,林源只觉得无趣,就这种毫无胆色的家伙,如果不是投了个好胎,哪有让他亲自动手的价值。旋即林源的手腕一动,异火凝聚成的飞刀就脱手而出,在空气中留下了一道漆黑的轨迹,带着恐怖高温,就要向辰闲的头上扎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