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尔等该死啊

小说: 大玄印 作者: 爱吃玉米的读书郎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246 阅读进度:208/213

守护在一旁的余丘鸿上前一步道,“父亲,孩儿这便带上崧儿前去会会武少主。”

微微颔首,迟疑了一下,余丘辞叮嘱道,“将食魂刀带上,想必那几个老东西,也会让小辈将那几件王器带上的。”

食魂刀是三鹤门的宗门至宝之一,此次若非三鹤门担心堃国存在绝世强者,即便余丘辞是三鹤门太上长老,三鹤门也是不会让余丘辞带上食魂刀的。

当然,三鹤门决定让余丘辞带上食魂刀,此行,余丘辞除了要将武书击杀,也是要从堃国带回足够的战利品的。

余丘鸿恭敬道,“孩儿,遵从父亲大人的决定。”

余丘辞点头道,“去吧!”

“是,鸿儿就此告退!”

院外,余丘崧已是静候多时,武书之名,这段时间,余丘崧已经听得心烦了。余丘崧是很想与武书一战的,他非常想当着世人的面,将武书踩在脚下。

余丘鸿一出现,余丘崧上前一步道,“余丘辞见过余丘鸿长老!”

余丘鸿很不爽道,“崧儿,说了多少次了。离开宗门后,我只是你的父亲,莫要将门内的那套规矩带出来。”

余丘鸿作为三鹤门外门长老,平日在宗门,与人相交,也是喜欢将老父亲余丘辞搬出来。而爷爷余丘辞是三鹤门内门太上长老,在三鹤门内门,余丘辞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长久以来,余丘崧却是极其厌烦父亲那套作风的。

余丘崧语气傲慢道,“余丘鸿长老,余丘崧与你可不同,我余丘崧的大名都是靠双拳打出来的。”

每每见到余丘崧这般语气和自己说话,余丘鸿那就是气啊?

要不是余丘崧天赋异禀,平日里又是讨老爷子喜欢。余丘鸿早就狠狠揍他一顿了,真是不懂为人处世的狗东西,我余丘鸿怎么就有你这么个逆子的。

平复了下心情,余丘鸿硬着头皮道,“余丘崧,太上长老有令,命我等前去会会东宿城武少主。”

余丘崧恭敬道,“余丘崧遵命!”

随着武书出现在帝堃城北城楼,东土帝国东土城王家王巍、东土城盖家盖菁、三鹤门余丘鸿、万魔宗负芮、恶鬼一族灰岩等皆是带着一干人等,急速向北城楼赶去。

很快,帝堃城北城楼已经被各大势力的人团团围住。

有此一幕,躲在远处观战的堃国子民,大半皆是战战兢兢的。其中有骨气的人,无不是在心中咒骂各大势力的人,小辈无能,却是要仗势欺人。而那些懦弱之辈,却是将如今堃国的遭遇,归咎于武书身上,他们皆是希望武书就此死去的。

再次与武书相遇,恶鬼一族灰岩冷笑道,“武少主,又见面了!”

大风起兮云飞扬,满头华发随风飘扬!

魔形态的武书是冰冷的看向灰岩,他双眼血红,他却是什么话都不想说的。

见武书迟迟不开口,全身被灰袍包裹住的灰岩反倒是高兴道,“原来,武少主也会有难过的时候,当日武少主那股一人可力战天下的气势都到哪去了?”

停顿了下,灰岩又是讥笑道,“难道都跟随着赵家的那些废物,下地狱去了吗?”

不知为何,听到灰岩的一番话后,武书又是大笑而出,“哈哈哈……”

人活一世,行走在世间,同辈之争,祸不殃及他人,这个道理,眼前这些人难道不懂吗?

一滴血泪也是沿着武书的脸颊流下,武书是依旧不想说什么的?

今日,他武书只想让眼前这些仗着身后势力,胆敢在堃国留下血海深仇的人,皆去为死去的堃国子民陪葬。

而当武书,看到人群中的李上问时,武书的心跳都有种戛然而止的感觉。

为何帝堃城八大家族中,李家的人都还健在?李照赟、李上问为何都还活着?

啪啪啪……

万魔宗长老负芮突然是拍掌道,“武少主,如何?意不意外?惊不惊喜?今日能够在此见到故人,是不是很怀疑自己的眼睛。”

未曾想到,帝堃八大家族之中的李家叛变了。

昔日,与李剑锋相遇时,那时的李剑锋是多么的意气风发,每每提到帝堃城李家,李剑锋也是以李家为傲的。

与武书对视上,李上问等无不是眼神闪躲的。

此时此刻,国恨家仇,还要面对着那些没骨气的李家众人,武书是真的感到乏了。

直接是从火焰塔中取出数百枚上品灵石,将所有灵石丢出,武书仰天咆哮道,“尔等该死啊!”

随着武书的出手,各大家族的长老同时命令道,“动手!”

手握食魂刀的余丘崧,青罡戟在手的王麟,拥有悟蚕手套的盖降,手持血岭剑的厉柯等皆是一步迈出,迎击向武书。

见识过或听闻武书在妖魔族的战力后,此次各大势力,竟然还敢让小辈与武书一战。

武书是不由冷笑出,“五转五逆小天地阵,起!”

“大地纹,凝!”

说时迟那时快,随着那数百枚上品灵石上的阵纹,同时亮起。

冲到武书近前的余丘崧等无不是变得举步维艰,同时他们皆是感到体内土力横冲直撞,一时间他们竟皆是失去了战力。而让众人更加想不到的是,法阵内武书身影虚化,速度快的惊人。

当武书停步在李上问面前时,李上问满眼惊恐。

右手锁住李上问的喉咙,武书冰冷道,“堃国之人永不为奴,除非……他是个死人!”

咔嚓……

武书是直接捏碎李上问的脖子,李上问口中溢出大量鲜血,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下一刻,众人也是看清了各族小辈的情况。

余丘崧等皆是被一剑封喉,这一刻,他们皆是捂着喉咙,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向武书。

余丘崧死不瞑目道,“怎么可能?”

此次,本是想要带着儿子余丘崧出来大出风头,可余丘鸿怎么都没有想到,炼体实力狮虎境中期巅峰、土力境界秘法境初期巅峰的武书,一个照面便是将手握王器的余丘崧击杀。

余丘鸿怒吼道,“不……”

果断选择借助法阵之力,直接将各大势力的小辈击杀,是让武书感到畅快无比的。

很多时候,仇恨真的能够冲昏人的头脑,但武书只想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或许,堃国、东宿城那些喜欢勾心斗角的族人皆是武书的逆鳞吧?

谁碰了他的逆鳞,谁让他流下了血泪,他便会以牙还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