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比命重要

小说: 重生后只想给霸总挡烂桃花 作者: 荢璇 更新时间:2021-01-14 00:34:15 字数:2641 阅读进度:193/216

叶蕴是大一下半学期接手家里的公司,那时时凌还在国内,不过没多久时凌就出国了。

这个事裴紫鸢倒是清楚。

因为和时凌有关,重生后她又好好回忆了一遍她二十二岁之前都发生过什么。

“他现在回国了,总有合作的机会。”裴紫鸢说。

“我也是这么想的。”叶蕴笑得很开心。

裴紫鸢眸光闪了一下:“倒是没想到你会是时凌的粉丝,你看着不像是会追星的人。”

霸道女总裁女强人,追星?

怎么看都觉得不像。

“我也是普通人啊,追星很正常的嘛。不过我懂你的心理,就像我看你,也没想到你会这么早这么快还这么投入的去谈一场恋爱。”

视线扫过时曜:“你很喜欢时大少吧。”

早在她们提起叶语时,时曜和叶漠的对话就停了,两人在安静喝着酒,看似在安静喝酒,实则是在偷听。

只是他们很淡定,又时不时碰一下杯,偶尔还说两句话,别人才没察觉他们在偷听。

听到这里的时候,时曜的心跳突然停了一下。

叶漠看一眼时曜,又看向裴紫鸢,好像也对她会怎么回答很感兴趣。

“不是喜欢。”

时曜的心一跌,尽管他知道她说的不是事实。

叶蕴一诧。

叶漠也有点意外。

就在这时,裴紫鸢又说:“他于我,是胜过性命的存在。”语气坚定,神色认真。

让三人同时愣住。

“你……”好半晌,叶蕴才出声,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

见时曜和叶漠都在盯着裴紫鸢看。

裴紫鸢也觉察到了两人的视线,不过她没管叶漠,就看向时曜,不闪不避,对他绽放出一抹笑。

时曜定定盯着她望了约莫有半分钟,才淡定的放下酒杯,淡定的拿起她放在沙发上的包,淡定的牵起她的手,淡定的和叶漠点头告辞:“先失陪,下次有机会再请叶大少喝酒。”

说完就牵着裴紫鸢离开了,都没等到叶漠的回答,也没给裴紫鸢机会和叶蕴道别。

看着两人快速走出清吧的背影,叶蕴愣愣回神。

连她听到裴紫鸢刚才的话都淡定不了,更何况时曜这个当事人。

时曜可是暗恋了裴紫鸢很多年的!这些年她是看着时曜怎么暗恋过来的。

此时此刻,时曜还能一脸淡定的和大哥打招呼才将裴紫鸢拉走,面上情绪还看不出丝毫变化,这根本就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果然不愧是时家继承人,时家那么多人都忌惮的继承人!

她以为裴紫鸢对时曜的感情只是喜欢,或者比喜欢多一点,甚至都没觉得到了爱的地步。

时间太短了。

裴紫鸢认识时曜的时间,太短了。

这么短的时间,能有多深的感情?

可是,她对时曜的感情,竟是到了连“爱”都不足以表达的层次吗?

时曜于她,是胜过性命的存在……

叶蕴坐在沙发上,把酒杯里的酒一口饮尽,心久久平静不下来。

像他们这种人,谁敢轻易说出一个人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这种话?

叶漠也静默着喝完酒杯里的酒,良久才说:“蕴蕴,你这个朋友挺有意思。”

“什么?”叶蕴正在失神,以为听错了。

叶漠看着她,又说一遍:“我说,你这个朋友挺有意思。”

没听错!

大哥说的竟真的是这个!

她诧异的看着叶漠。

她其实和她这位大哥不怎么熟悉。当年叶语走丢后,大哥就变得沉默寡言,不说她,就连父母都很难和他说上话。

大哥初中毕业就出国,这一出国就好多年,直到爸妈出意外去世,他才回来主持大局。

可爸妈和二叔同时出意外去世,那样三个人的葬礼,大哥赶回家,竟是一滴眼泪都没掉。

他很淡漠,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一样。

就连叶语回来,她都没见大哥有太大的反应。

依旧淡漠,依旧寡言。

可这样的大哥,居然会说一个人有意思,还露出了与平时不太一样的表情。

尽管他的表情只是有很细微的变化,她还是看到了。

“……大哥,你……”

好一会儿,叶蕴才压下心里的震惊出声。

“大哥,鸢鸢是时大少的女朋友。”

“我还能不知道她是时曜的女朋友?”叶漠淡漠看她:“这么提醒我,难道是以为我对她有意思?”

“我……大哥不是就好,鸢鸢确实很优秀,如果她没有男朋友,大哥若要追求她,我是举双手赞成的。可她现在有男朋友了,我不希望大哥陷进去。和时家作对,和时大少作对,对叶家没有任何好处,甚至会给叶家惹上麻烦。”

叶漠给自己倒了杯酒,端着酒杯背靠着沙发看她:“你刚刚说,和时家作对,和时大少作对,对叶家没有任何好处?甚至会给叶家惹上麻烦?”

叶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更在意这个,却还是应:“对。”

“记住你说的话。”

“什么?”叶蕴一愣,反应过来,面色就有些发白。

叶漠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他已经收回看着她的视线,端着酒杯喝着酒。

“……我当然会记得我说的话,大哥也要记得,鸢鸢是有男朋友的。”

“有男朋友不会分手吗?”

叶蕴再一次以为她听错了,但她知道没有。

“大哥觉得,在鸢鸢心里,时大少都比她的命还重要了,他们会分手吗?”

“就不能是时曜分?”叶漠神色淡漠,像是说着别人的事,与他没什么相关一样。

叶蕴想都没想就反驳:“这更不可能!”

叶漠淡眸看她。

“大哥你不知道时大少有多喜欢鸢鸢,他是绝对不可能和鸢鸢分手的。”

叶漠没说话,就喝了一口酒。

“不分便不分,时家的斗争无休止,谁知道以后时曜会不会在这场家族斗争中丧命。”

他都这么说了,叶蕴还能说什么。

“对了。”叶漠突然看向她:“你刚刚说,你是时凌的粉丝?你喜欢时凌?”

还不等叶蕴说话,叶漠就说:“我不管你是不是喜欢他,心思都最好给我收住。时凌当年差点杀了语儿,如果不是念在他们家收养了语儿一场,我们叶家与他就是仇敌!”

“……大哥想多了,大哥觉得以我的性格,可能追星吗?至于喜欢他,也不过是为了以后的合作更方便罢了。”

“合作?”叶漠面无表情的说:“叶氏旗下的所有子公司,都不许和时凌有任何合作!”

“大哥!你是要将私人情绪带到公事上?你知不知道时凌的商业价值?知不知道他一回国就有无数人在排队等着和他合作?我们叶氏旗下的产品,只要有一个能和他敲定代言,就能翻倍的赚!”

“如果大哥真要把私人情绪带到公事上,我们只能在董事会上谈了!”

“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大哥少喝点酒,也早点回去吧!”

说完就起身离开。

叶漠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淡淡收回视线没说话,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一边听着清吧的音乐,一边喝着酒。

没人来打扰,他也不出声。

------题外话------

*

用手机敲出一万一千字的我,手酸得怀疑人生⊙﹏⊙

电还没来,肚子好饿,点个外卖(▼皿▼#)

大家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