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此生一诺

小说: 此生缘 作者: 卓一群 更新时间:2022-05-11 字数:2669 阅读进度:9/39

高洪双目含泪,沉声说道:“傻丫头啊傻丫头,伯伯是看着你长大的,怎么会不知道你的意思?你故意让我击碎元婴,好散去你父亲留在秘宝里的意念。让他永远也找不到你,这样就可以去做你喜欢的事了。丫头,糊涂啊!事到如今,我也不管你家的事情了,回去之后我会向你父亲禀明一切。从今往后,你就随这小子去吧,去过你向往的平凡生活。你已伤及心脉,碎了元婴,除非那传说中的王级高手出手才能医治。这里有三枚玄灵丹,一年吃一颗,可保你三年无忧,至于三年之后,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时也,命也!”

?高洪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个玉盒递给了叶天华,拍了拍他的肩膀,又摇了摇头,面色沉重地转身而去。那四位受伤的金丹弟子,也各自调息完毕,表情复杂地看了看阴雪梅和叶天华,同声说道:“师妹,保重了!”说完便跟在高洪的身后一道离去。

莫愁湖畔微风拂面,杨柳低垂。阴雪梅倚在叶天华怀中,双目深情地注视着他,轻轻说道:“叶兄,莫忧,小妹还有三年时光可与你相伴,此生足矣。”

神武王朝天风国大北府,叶天华擦了擦剑上的血迹,对身旁的阴雪梅说道:“这是第几个了?”阴雪梅说道:“这是第十五个了。”原来两个月前神武王朝五个属国,大燕国、东洛国、西山国、大齐国、天风国同时出现了一道榜文,其中说道:最近有一大盗拐骗了,天夜王朝山阴国天毒教教主阴无忌的独女,如有修士发现此二人,能够生擒至山阴国交与天毒教,阴无忌便将收其为真传弟子,如若不愿,则送一千中品灵石。上面还附有叶天华阴雪梅的画像。

阴无忌是大乘境三层修士,更有一身毒功相助,在天夜王朝那是赫赫有名,想要拜入他门下之人是数不胜数。此榜一出,叶天华暗暗心惊,心中明白,高洪长老回去肯定受了阴无忌的呵责,怪他办事不力。只是失去了秘宝意识,现在已经不知道阴雪梅身在何处,只知道是和叶天华在一起的。有叶天华就一定有阴雪梅,不抓住叶天华是誓不罢休,这一来整个王朝的人都知道了。金丹修士、元婴修士如过江之鲫,纷至沓来,都想抢了这一功。虽然二人化妆潜行,无奈目标明显,金丹六层修士身边,有一位平凡女子时刻相随。躲过了多数,也避不了那些经验丰富的独行散修。

就在刚才,叶天华刚刚与一位金丹七层修士苦斗一个多时辰,各种手段齐出,堪堪刺了那修士一剑。那人一看不敌,拔腿就跑,连身上的伤口也顾不上了。远远的还大声呼喊:“叶天华,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早晚有一天老子会回来的!”说完便飞速离去。

?叶天华拉着阴雪梅的双手说道:“梅儿,辛苦你了。我知道在大北府有一座神奇的山峰,名曰五指峰。宛如神灵的手掌,端的是奇妙异常,更兼终年云雾,说不定其中还有灵草仙芝可治你伤。我们去碰碰运气可好?”“就依叶兄。”阴雪梅一脸温馨地回答。

?叶之秋听义父叶天华讲的是跌宕起伏,不禁心潮涌动,满脸希溢。“义父那您找到仙草了没有?”叶天华一声长叹,道:“唉,机缘不够,为父深入五峰山脉数十次都没有遇上。倒是和一头六阶灵兽白毛猿大战了一场,结果身受重伤,伤了筋脉。导致原本的金丹七层,变成了炼气境九层大圆满,足足倒退了八个境界。五峰山深处凶险异常,秋儿你千万不可深入。”“是,孩儿谨记。”叶之秋恭敬地回答。

叶天华露出一丝痛惜之色,低声说道:“我和你义母在这五峰山隐姓埋名却不得机缘。你义母当年产下兰丫头后,旧伤复发,回天乏力,终我先去。当时我是多么想和她一起去的,可是舍不得你和兰丫头。心里我是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义母,可你义母临终前再三交待,要好好抚养孩儿长大成人,不然她会永远不开心。秋儿,万一哪天义父不在了,你要和兰丫头坚强地活下去,要互相照顾,此生此世不离不弃。‘’?叶之秋神色一谨,郑重回答:“义父,您放心,我会永远记着您的话。也会让义母在另一个世界开开心心,不让她为我和兰妹妹担忧。”叶天华微微一笑,说道:“义父相信你,你是个好孩子。”

?明月西垂,晨星稀落。睡梦中的叶之秋,突然听到义父叶天华低沉的声音:“秋儿开门。”叶之秋立即下床打开了房门,发现他满身鲜血,气若游丝地躺在门口。叶之秋顿时大吃一惊:“义父,您怎么了?怎么受了如此重伤?”叶天华轻声答道:“昨夜半晌,我那仇家去找上门来,指名与我一战,要报昔日一剑之仇,我知他报仇是假,领赏是真。嘿嘿,我叶天华虽然受了内伤,但也不是无力杀他。我用你义母留下的四十块中品灵石,早就买了二枚轰天雷,拼着一死引爆了它。果不其然,我那仇家大意之下,认为我境界低下,又有内伤在身,不防之下竟被炸了个粉身碎骨。此举虽然不够光明,却是令人解气无比。秋儿,为父命不久矣,你床铺之下有一个木盒,其中有一封信。你可持它前往大北府北山剑派,找我昔日的一位朋友,他会帮助你。兰丫头还小,你可带她一同前往。记得为父对你的交待。储物袋袋中之物,足够你修炼数年之久。我这仇你不必再报,说不准是谁对谁错。秋儿,为父马上要和你义母团聚去了,你不必悲伤。你义母在黄泉之下太寂寞了,我要去陪陪她,那么她就不孤单了……我要陪她……去弥海看日出,去……莫愁湖边……看杨柳,还有……”叶天华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没了气息,竟是仙去了。

叶之秋放声大哭,叶晓兰也被惊醒了。走到门口看到父亲躺在地上,浑身是血,已然没了气息,她大叫一声,“父亲!”一口气没上来,竟是晕了过去。叶之秋见叶晓兰哭晕在地上,强忍悲痛,连掐叶晓兰的人中。不一会,叶晓兰悠悠醒来,兄妹二人抱头痛哭。

?一个月后,在五峰山脉一处低低的小山岗上。叶之秋和叶晓兰跪在一座新立的坟墓之前,墓碑上刻着父叶天华,母阴雪梅之合墓这几个大字。两人一身素缟,低头望着墓碑久久不语。牛二宝一家及邻近交好之人,也有数十人也站在旁边。

叶之秋朝坟墓用力磕了几个响头,对着墓碑说道:“义父,义母,孩儿今日特来向二老辞别。希望二老好好安息,我叶之秋绝不会辜负二老的养育之恩,一定会和妹妹晓兰相依相靠,有福共享,有难我挡。义父,义母,孩儿去了。”说完便脱下了身上的素缟,又帮叶晓兰也脱下了素缟。

牛二宝夫妇走上前来,牛二婶更是搂住叶晓兰眼泪直流。牛二宝拍着叶之秋的肩膀,郑重说道:“秋儿,此去一别数年,你要千万小心。妹妹还小,要多多照顾。老宅子那边宝叔替你看着,哪一天想家了,就可以回来看看。小子过来!”牛二宝拉过牛一勇的手,一脸严肃地说:“你要和叶之秋一起求学,为父不拦着你。要好好听他的话,多动脑筋少用蛮力。我和你母亲还有众乡邻,都等着你们平安归来。”

太阳升上了半空,叶之秋牵着叶晓兰,后面跟着牛一勇。三人向大家挥手告别:再见了五峰山,再见了乡亲们,我们一定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