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日记

小说: 厨神也疯狂 作者: 酸菜冯酸菜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3871 阅读进度:244/279

于微红眼见自己和小伙伴被困,哪怕能瞬移到爹娘的宝库前也打不开,功败垂成,无比挫败,一时被逼急了眼,撕掉上官修神的鬼面具,一刀插在他手臂上,逼视上官无敌:

“宝库后门你说不说?说不说?说不说?”

一个字就能插上十几刀,简直快如闪电。

“别插了别插了。”冯酸菜连忙制止“阿红,你插第一下的时候小洛就控制了上官无敌的神志,再给她点时间……”

“好……好的吧……”

“怎么打开这里的宝库?”虽然洛新妇集中魅惑攻势,但上官无敌的修为实在高深莫测,竟然翻着白眼浑身痉挛,强行抵抗,不让自己失去意识。

洛新妇的狐狸身‘哇’的喷出殷红鲜血,压迫力增强半分。

上官无敌发出野兽般的惨叫,终于松口:“啊……石门的开启方法是门牌号……加密语……”

“什么密语?”冯酸菜心疼洛新妇,满头大汗地逼问。

上官无敌再次清醒挣扎,恶狠狠地盯着冯酸菜:“姓冯的你我不死不休!”

与此同时,妖兽场上的活物除了四脚蛇兽外,就只剩下奴隶石牢中的冯酸菜一行。

能够天生视热的四脚妖兽吃完第一批长老,便将目标对准了他们。

腐蚀极强的毒液正在蓄积。

锋利尖锐的爪牙蠢蠢欲动。

四脚蛇兽从四面八方扑天盖地朝着奴隶石牢包围。

“啊——”洛新妇发出痛苦之声,全身毛发都竖了起来。

上官无敌浑身剧震,终于放弃了抵抗:“全部石门,听我号令:芝——麻——开——门——”

砰!砰!砰!砰!砰!

上官无敌拼尽全力一声吼,旋即七窍流血倒地不醒。

妖兽场上,数以百万计号称牢不可破的石门应声弹开,很多都是封存近千年的宝库,天量的灰尘纷纷扬扬,弥漫了整个空间,甚至连能见度都降到面对面才能看清的地步。

第二批长老见状如何不心动,这里存着的可都是各大宗门,各大旺族传承万年的稀世珍宝啊。

其实四脚妖兽并不难杀,只是数量太多,需要付出代价罢了,只要利益足够丰厚,没有什么代价是不能付出的。

很快,第二批长老纷纷振臂高呼:

“家主眼看是不行了,不如趁此机会搏一搏!”

“正是,富贵险中求,此时不搏更待何时?”

“我等侍奉上官家和骨冷阁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是时候拿回属于我们的酬劳了。”

当下踊跃穿过石窟法阵,各显神通斩杀四脚妖兽。

闻讯前来支援的骨冷阁弟子见长老都反水了,也跟着进去分一杯羹。

洛新妇见状大笑:“天助我也!”

随即抖擞精神,拼尽全力施展魅惑之术,直接命令在场男子撞死在岩壁上,为冯酸菜他们开路。

修为弱的弟子根本无力抵抗洛新妇的命令,毫不迟疑撞向最近岩壁,一时间啪啪声不绝于耳,残肢内脏漫天飞舞,鲜血满地流淌,腥臭满溢刺鼻。

四脚蛇兽兴奋异常,嘶嘶怪吼,一面啃噬尸首,一面与长老弟子们厮杀。

与此同时,于微红捡到三件暗绿色妖兽皮斗篷,正好小伙伴人手一件,然后和冯酸菜紧紧相拥,怀中夹着洛新妇。

虚空扭转,瞬移符带着两人一狐穿过血腥纷乱如地狱的妖兽广场,来到于氏夫妇所在的宝库石门前。

“你们先进去。”洛新妇从于微红和冯酸菜中间跳落地面,朝着广场哈出一口气就是一片狂风,沉降的千年灰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尘再次扬起。

千钧一发,洛新妇的狐狸身口吐真火,引爆了妖兽场库的的粉末灰尘。

轰!

大地为之震颤。

数百名骨冷阁长老和弟子,还有上万头四脚蛇兽被熊熊烈火吞噬。

而洛新妇在关键时刻闪身躲进于封云和洪念的宝库,冯酸菜顺利关门,火焰犹如猛兽血舌卷进门缝,很快被石门彻底阻断在外。

两人一狐各自瘫倒,气喘吁吁,浑身大汗淋漓。

冯酸菜定了定神,第一个起来给于微红和洛新妇清明大还丹,助她们恢复伤势。

于微红迫不及待观察周围,只见宝库是直接在岩层中开凿的小空间,宽不过三尺,高不过九尺,密密麻麻的符纹和阵纹确保了它的安全防护,可是存宝人哪里想得到,骨冷阁自己留了密语后门。

于封云和洪念夫妇就存了一只箱子放角落。

于微红上前用神识一扫,确定没有危险后直接打开,就见里面只有一本厚达半指的羊皮书册。

冯酸菜凑到近前:“这什么玩意?藏宝图?”

于微红抹去封面的厚灰,极度缭草的‘日记’二字赫然在目。

两人一狐交换了眼神,冯酸菜道:“阿红,你爹娘的日记你自己慢慢看吧。”

于微红道:“都是兄弟姐妹,说这么见外的话做什么。”跟着迫不及待地翻开查看。

就见日记前半本基本是古氏大陆的生活记录,春节过后二月中旬开始,才是对无极大陆云霜宗的描述。

“二月十六,来无极大陆第一天,想念小精灵的第一天,阿念哭得一塌糊涂。

要不是为了学到更多功法抵御古氏大陆上的霸主,我们何至于骨肉分离?”

于微红看到这里顿时热泪盈眶,冯酸菜神情凝重地拍她肩膀。

“二月十八,这两天一直在和家里进行同声传影交流,爹娘说小精灵不哭不闹,乖得很,让我和阿念都宽心不少。”

“二十二十,在云霜宗交了很多朋友,天天游山玩水练功法,瞧阿念已经把小精灵忘了,我也差不多,嘿嘿。”

“呃……”冯酸菜看到这里有些石化,于微红的眼角也不由得抽搐,连忙跳了几页。

“三月初八,妈的,又比试,一天到晚比试,修仙界三天一小比,五天一大比,还有月试,季试,年试,宗门之间的较量,同门互相看不顺眼也比,个顶个的装逼佬,灭门躁狂症,可劲灌水。”

“三月十一,没做什么有意义的事,干。”

“三月十三,早膳食于广散居,午后乌云阁品茗,晚上大醉致丑斋,乱花钱被阿念打得半死。”

“三月十五日,一大早在藏和周春分对骂,呵,这鸟人已成神经病,幸亏有阿念帮忙,不然还真骂不过他。”

“三月二十,打麻将。”

“三月二十一,继续打麻将。”

“三月二十五,还是打麻将。”

“三月二十九,于封云啊于封云,你怎么可以如此堕落,来无极大陆时答应爹娘要刻苦学习,还制定了计划你忘了?振作起来啊于封云!”

“四月初一,打麻将。”

“啊呀……”冯酸菜看到这里当场摔倒。

“四月初三,阿念说要不给小精灵生个弟弟吧,我说再过四个月要去历练了,怀着孩子不方便打架,遂作罢。”

“四月初四,昨天后半夜还是忍不住阿念的诱惑,此处略去十万字,懂得都懂,不懂的我再细细描述……”

于微红连忙合拢日记,尴尬得满头大汗。

冯酸菜上蹿下跳:“我要看,我要看。”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于微红一把按下他头:“哎呀走开啦阿冯。”

冯酸菜双手插腰,无比悲愤:“你不说都是兄弟嘛,干嘛这么见外!”

“闭嘴啦你。”于微红定了定神“我爹娘是在八月初三失踪的……”

于是直接翻到后面几页,发现最后的日期停留在七月二十七,而且写得格外长。

“感觉高仕力这厮不是正经人,一天到晚跟踪阿念,虽然他修为低下不足为惧,但我真得好想打爆他头啊,这鸟人还想跟着我们一起去历练,看我不找机会弄死他。

中午我和阿念在藏碰见一名男子,应该是云霜宗弟子,不然也进不到‘内’字院,谈间甚是投机,要不是阿念阻拦,我俩差一点就结拜兄弟了。

下午有点鬼使神差,我在拿一本《地龙八步》的时候不小心撞翻了一口箱子,里面全是《云霜宗弟子行为规范》的竹简,几百年也没人看。

然后我就在里面发现一幅卷轴,打开一看虽是普通的江山海疆水墨画,但其中的道蕴却透出了天地之力。

最奇怪的是此卷轴并没有藏的印迹,也就是说可以私自带出去研究,且不会被发觉。

不过毕竟是云霜宗藏发现的典籍,不告而取不太道德,留在这里又会被人发现。

思来想去,我就用古氏大陆的障眼法禁制,用卷轴替换了其中一个书架的木腿,等历练回来再好好研究一番。

过几天就要去历练了,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的缘故,感觉有点心绪不宁,还好有阿念陪着我。

另外阿念说正经人谁写日记啊,命令我把本子解决掉,我想来想去还是舍不得,暂且就放在交换生宿舍吧。”

看到这里,于微红和冯酸菜面面相觑。

洛新妇道:“你们也发现问题了吧。”

两人点点头。

洛新妇说:“这本日记原先是放在云霜宗交换生宿舍的,结果却到了骨冷阁宝库,关键还是以于封云和洪念的名义存放。”

冯酸菜补充了一句:“哪怕是阿红爹娘存的,可他们失踪了不是么,妖兽场库一年两千万的花费,将近二十年时间,是谁一直在续费?还是当初一次性就缴清了?”

“这就得去查骨冷阁最初的存档卷宗了。”于微红陷入深思。

“外面怎么样了?”冯酸菜忽然问。

洛新妇道:“一场真火烧得差不多了,妖兽和骨冷阁的人也死得差不多了。”

于微红有些后悔:“也不知道骨冷阁的卷宗放在哪里,早知道应该把上官父子救进来问问。”

冯酸菜道:“上官家的人没有全部到场,比如那个上官修真,他昨晚和我一起放走上官修音,估计正在被惩罚中,刚好逃过一劫。”

“那就找他问问看。”于微红目光炯炯。

“好的。”冯酸菜给大家贴上隐身符“骨冷阁发生这么大的事,大美妞们八成在鉴宝堂等我们消息,你们先去,叫她们不用担心。”

“你不一起么?”于微红关切问。

冯酸菜来到石门背后:“虽说上官无敌这老匹夫当初设计嗅金门险些害死夕岚爹娘,但是出于人道主义基本关怀,我得去看看他们死没死透,要不要抢救一下。”

说话间他已经打开一条缝探头探脑,然后又补充了一句:“顺便去其他宝库看看还有什么剩下的。”

狐狸身的洛新妇鄙夷道:“小鬼头,你就是想捡漏吧,还说得这么大义凛然。”

“不要在意细节。”冯酸菜尴尬一笑,正要闪身出去,哪知道于微红一把揪住他耳朵:

“外面危机四伏,不许你去!”

(本章完)

s..book400792611091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厨神也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