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老祖宗想让你死

小说: 从四合院开始的无限人生 作者: 彦是我女人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381 阅读进度:210/258

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林黛玉,薛宝钗都带着各自的丫鬟,来看望重伤躺在床上的贾宝玉。

王熙凤也过来了。

“蓉儿——”

“可卿——”

这些姐姐妹妹的辈分,都比贾蓉和秦可卿大,所以她们唤贾蓉和秦可卿的时候,就是直呼名字。

贾宝玉躺在床上呼痛,一听到贾蓉也来了,顿时有了反应,在枕上扭头抱怨道:“蓉儿,你可是把我给害惨了。”

“宝二叔,我怎么了?”

贾蓉疑惑。

天地良心啊,贾宝玉挨打的事情,他真的没有掺和,他在宁国府收到消息的时候,贾宝玉就被打的躺到床上了。

“你——唉——”

贾宝玉先是想要说什么,随后重重叹了一口气。

“就是因为你在我母亲的身边乱说,说我喜欢男子,让旁人听到了,又传进了我父亲耳中,才让我父亲大发雷霆。”

贾宝玉轻声抱怨。

不过,他也就是抱怨一声,并没有真正的怪罪贾蓉。

他虽然没有什么责任感,但是,基本上不会随意迁怒旁人,这也算是贾宝玉为数不多的优点了。

贾政打他,究竟是因为什么,他心里有数。

贾环的告状,不过是彻底点怒了贾政心里的怒火。

贾蓉见贾宝玉只是抱怨,并没有别的意思,所以也没有着恼,当即道:“宝二叔,我是不是乱说,你自己最清楚。”

贾宝玉说不上话来,这时,他才注意到贾蓉身边的金钏。

一见金钏,他连身上的疼痛,都要忘记了,开心的笑起来:“金钏,你也来了。”

“在我母亲身边没有见到你,我还担心你呢。”

贾宝玉对金钏的关心,倒是发自内心。

金钏平淡看了贾宝玉一眼。

如果是以前,贾宝玉这样的态度,一定让她的心里,十分感动。

但是现在,她只觉得好没意思。

贾宝玉没有说谎,确实是担心她了,但是,只是心里担心一下,也没有去维护她。

甚至都没有用心去了解她的处境。

金钏平平淡淡的说道:“二爷不用担心了,我现在是蓉大爷身边的人。”

贾宝玉听到这个消息,有些在意的问贾蓉:“蓉儿,金钏怎么成了东府的人?”

贾蓉道:“前儿太太把金钏赶出了府,我见她的模样挺标志,便把她要去了东府。”

贾宝玉愧疚的看了金钏一眼。

他方才,只是震惊于,金钏作为王夫人身边的婢女,居然成为了东府的人。

贾蓉的话,让他反应了过来。

他逗弄金钏,惹下事后,可是没有管过后续。

金钏会被赶出府,和他有脱不了的干系。

意识到这件事,贾宝玉实在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他只是从王夫人那里,搞清楚了他挨打的缘由,但是,贾蓉当日,为何会在王夫人的面前说那句话,他却是不知道。

贾宝玉心里闪过一些想法之后,也完全放下了,对于贾蓉的芥蒂,他认真看着贾蓉,道:“蓉儿,那你一定要好好善待金钏。”

在王夫人的面前,他不敢给金钏撑腰,但是,在贾蓉这里,他倒是不介意为金钏说两句好话。

他淫辱母婢,王夫人真的会处罚他。

但是,他在贾蓉这里,为金钏说好话,贾蓉又不会把他怎么样,说不定,还会给他几分面子。

“宝二叔,你放心吧。”

贾蓉安慰了贾宝玉一声。

他对金钏那肯定是没得说的,不然的话,今天也不会专门带着金钏,过来看贾宝玉的惨样。

得了贾蓉的许诺,贾宝玉也表现的松了一口气。

随后,他又和屋子里那些姐姐妹妹们聊天。

贾蓉放下秦可卿准备的药材,又问候过贾宝玉的身体,就拉着秦可卿离开。

他可不乐意,让秦可卿在贾宝玉的面前多待。

要不是贾蓉不想干涉秦可卿的行为,贾蓉都不会让秦可卿出现在贾宝玉的面前。

剧情里,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就和秦可卿有一定的关系。

王熙凤带着贾宝玉,到宁国府玩耍,结果贾宝玉在宁国府发困,秦可卿就让他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贾宝玉睡着之后,神游太虚幻境,见到了警幻仙姑。

警幻仙姑还做主,把秦可卿许配给了贾宝玉。

醒来之后,贾宝玉就和伺候他的丫鬟袭人,来了一段初试云雨情。

虽然贾宝玉和秦可卿之间,什么都没有,但这不妨碍贾蓉感觉到膈应。

这个世界,一个两个的,都是想给他戴绿帽子。

……

秦可卿被贾蓉拉走,出了荣国府后,都感觉有些莫名。

“蓉儿,宝玉受了重伤,姑娘们都还在他的屋里,我们这么快就离开,是不是有些失礼了。”

回宁国府的路上,秦可卿有些尴尬的说道。

他们夫妇的长辈,本来就极少,以前在宁国府,还有贾珍和尤氏,算是长辈。

但是,贾珍被贾蓉送到了边关,尤氏在宁国府,也是仰仗着秦可卿。

他们真正意义上的长辈,大部分在荣国府。

现在礼数不周到,秦可卿便感觉有些心虚。

“哪里失礼了。”

贾蓉笑了笑,拉着秦可卿的手,平静道:“可卿,你的身份,早就和以前不一样了。”

“你现在是宁国府的管家媳妇,你的丈夫,是宁国公。”

“能过去看他,已经够给面子了。”

贾蓉的声音不高,但是,却直达秦可卿的心底,让秦可卿的心里,充满了莫名的力量。

以前的宁国府,有贾珍当家做主,秦可卿就是一个普通的小辈媳妇。

面对荣国府的那些长辈们,她自然没有什么优势。

但是,现在贾蓉的身份,早就不能同日而语,她作为贾蓉的妻子,同样是如此。

只是她自己还没有什么感觉。

秦可卿的目光,柔情似水:“蓉儿,你若不说,我都要忘记,你已有这么大的变化。”

说了这么一句后,她换了一个话题,问:“快到老祖宗的寿辰了,我们今年要准备什么礼物?”

贾蓉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随便准备一件差不多的贺礼就行。”

“那可是老祖宗,你怎么能这么怠慢!”秦可卿看到贾蓉这个态度,心里无奈。

傻丫头,你都不愿意怠慢她,可这个老祖宗还想让你死呢!

贾蓉心中暗自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