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小说: 不可堕落 作者: 一颗红壤柚子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6408 阅读进度:13/14

“你们相信一见钟情嘛?”一上课思政老师抛出问题。原本沉寂的课堂瞬时欢呼雀跃。

李行率先站起来回答:“相比一见钟情,我更倾向于日久生情。”

思政老师:“这位同学说一下你的观点。”

李行半开玩笑说:“提前说好了啊,仅个人意见,不喜勿喷啊”

大家伙起哄笑了,老师也表示这只是课堂上同学们交流自己不同的看法。

李行:“最近网上不是流行‘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这句话嘛。

始于颜值相当于一见钟情了吧,他更多是看脸和气质,有了这个前提才有了下一步的深入了解去

发现内在美也就是人品;日久生情是长时间的相处,发现对方内在,有好感产生的感情。所以我

觉的重点在于内在。一见钟情在我看来更多的是见色起意吧。”

李行:“当然这是我自己的看法,大家轻点喷我”

老师点点头,没有做评价,又找了一位同学回答。

马克有些不好意思:“老师,我也是日久生情这一趴的。”

思政老师:“可以,你说说你的看法。”

马克从容中有意思紧张:“这个我先从两个词的本意来说吧,日久生情是指相处的日子长久了,

就会产生感情。更倾向于陪伴是最长久的告白,这是一个层层递进的过程,是必然性和偶然性的

结合,相对来说是比较追求稳定的,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

一见钟情呢,它是指男女之间一见面就产生了感情。钟情解释为爱情专注的意思,是比较速度

的,他也是带有必然性的。我个人倾向于日久生情,这和我的个人性格有关因为我是一个慢热且

腼腆的人,认定的一定坚持。老师我的回答完毕。”

思政老师点点头,突然问了一句:“同学,你有女朋友嘛?”

课堂闹哄哄一片,谁不爱听别人的爱情呢,看别人谈恋爱多有意思。

马克微笑着爽快回答:“有,中学就在一起了,现在我们为自己的理想努力。”

思政老师:“那老师祝福你,希望你俩情比金坚。”

老师又叫了好几位同学说自己的看法,每位同学看法不同,理解不同。

中午放学的时候,程二十把这个问题问了杨冰。

美少女壮士:冰冰,冰冰,你是相信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

杨冰:我觉得一见钟情抵不过日久生情

美少女壮士:那你是倾向于日久生情喽

杨冰:我属于容易对别人有好感的,但是随着接触就觉得这个人压根不是我想要的

美少女壮士:确实啊,哪能第一眼就看出内在呢

杨冰:有的是见面觉得一般,但是相处起来给人挺舒服的感觉,觉得不错

杨冰:男人

杨冰:还是多相处多认识比较好

美少女壮士:总有一位和你灵魂都高度契合

杨冰:怎么的,想找男人了【有事情】

美少女壮士:思政作业,小调查。谢谢配合。

杨冰:滚蛋,浪费别人感情。

美少女壮士:祝您生活愉快。

美少女壮士:【一朵红花】

下午苏井然打电话问程二十晚上要不要出去吃饭,程二十拒绝。

苏井然说拒绝无效,老头儿要求的,问程二十下午几点下课他来学校找她。

下午整整两节大课,愁死个人了,去教室路上戴书臣向天叹气。

戴书臣:“老天爷啊,这个老师很爱拖堂的,上课了就不能去厕所,忍俩钟头得。”

范可人催促:“尘尘,你现在还不快去,一会儿进了教学楼厕所可抢不上位置。”

戴书臣小跑起来:“姐妹们,我先走一步。”

李尹:“橙子,你不去?”

程二十:“不去,特意一口水没喝,死也要撑住。”

李尹:“其实也大可不必。”

程二十:“现在没感觉……”

一下午是非常难熬的,尤其是纯文科生听理科课程,脑子里都是,这是啥?这又是啥?这么神奇

的嘛?还能这么表示?

单个字咱认识,连在一起像天书。只能死记,戴书臣和李尹听的津津有味,程二十、范可人俩人

石化了,迷迷糊糊睡着了,啥也不是。

下午下课,苏井然在一楼大门口等待程二十,左等不出来右等也不出来。

直接去教室,教室人快走空了,有几个人围在一起说话。

便上前询问:“同学,请问一下,程二十是这个班吗?”

李尹一脸警惕:“你有什么事吗?”

苏井然语气有些许着急:“我俩认识,我找她有事。等了好一会也不见人出来,打电话发消息

没人回。”

李行走过来:“兄弟,她去厕所了,一会儿就回来了。你找个位子坐着等一会吧”

苏井然听到原因有些无奈,坐在门口的位子上,等程二十。

“哎呀,姐妹们,你们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程二十甩着两只手跨进教室的第一眼就看到

苏井然,顿时失声。

苏井然站起来,走出座位问:“得怎么着?”

程二十忙把手上的水蹭在身后的衣服上,尴尬中略带有丝意外:“请求他们帮我把东西带回寝

室,去楼下找你出去吃饭。”

急忙从苏井然身边走过,和后面的小姐妹嘀嘀咕咕。

李尹小声:“这是谁啊?”

程二十低声:“吃完饭回来再说,你们帮我把东西拿回去,我先走了。”

小跑到苏井然身边:“走吧,咱”

苏井然强装着扬扬下巴,示意她先走。出了教学楼苏井然小腿迎来一脚。

“妹的,上个厕所,催催催。”程二十叨叨

苏井然:“嘶,疼啊,轻点踢我,我这不是好奇你们学习氛围嘛!”

程二十阴阳怪气:“吼吼,你好、好学哦”盯着苏井然:“你不就是想看小丫头嘛,说的那么清

高。”

“害,漂亮的谁不喜欢看啊”苏井然一脸坦荡。

程二十不想和苏井然辩论,因为说不过他。便岔开话题“去哪啊?吃什么啊?”

苏井然:“跟着我走,到了你就知道了。”

程二十虽然跟在苏井然身后,但还是嘀咕:“谁知道你会不会把我卖了,你这大逆不道的。”

“又要说和我爸我妈是一辈人是吗?小丫头片子装什么大辈,怪不得考这二分。”苏井然也是嘴

上不留情。

程二十转身就走,直奔宿舍区。

“哎,哎,干嘛去啊?又不乐意了?气性大容易谢顶长胡子。”苏井然紧忙挡在程二十跟前,

“你现在要是回宿舍了,多尴尬啊。”

程二十被念叨烦了:“要你管啊,你怎么那么多事,我就是不想出去吃了,我减肥不行啊”

苏井然笑的很放肆,很过分:“你减肥?”拽拽程二十胳膊,“吃饭去吧,小姑姑,啊?”

又撞了撞程二十肩膀:“给个面子啦,想吃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程二十斜着眼看苏井然:“随便点?”苏井然点点头。

程二十绷着脸怕自己笑出声:“开路吧”

晚饭吃的很美,饭后苏井然还带着程二十去了她最爱的超市,大兜小包的买了不少。

都是苏井然付钱,有时候当个长辈也不错嘛!

苏井然拎着程二十的零食,俩人选择溜达回学校,也不是很远,也就步行个半个小时。

俩人吃的都有点撑,就当做是消食了,路上有很多学生步行回学校。

把程二十送到宿舍楼下,苏井然把零食放在程二十怀里,叮嘱她:“一定要老头儿面前美言我两

句,零食是我孝敬您的,这周你回家嘛?回家我带你一起回去。”

程二十冻得快归西了,敷衍着:“我知道了。不回家。你快回去吧。”转身走进宿舍楼。

苏井然也是冻得跺跺脚,随口吐槽:“真无情,现在女生太无情了。”

程二十从宿舍楼门口冒出头:“我可听见了啊,苏井然。”

苏井然吓一跳:“哎呦,我cao,你不是进去了吗?”

快步走过来,“呐,这兜给你,免的背后说我小气无情”程二十将其中一大购物袋零食递给苏井

然,再一次转身走进宿舍楼。

爬上四楼,看到在宿舍门口张望的李尹,程二十冲她眨眨眼。

李尹一把把程二十薅进宿舍,带上门一气呵成,程二十觉得自己腰都闪了。

范可人往床铺边上挪了挪:“橙子,坐我这儿。”

程二十挪着步子坐在范可人床上。

寝室里有在上铺玩手机戴书臣,李尹,范可人,还有上铺苏提在看电视,刘杰约会还没回来。

李尹:“呀,拎这么多好吃的?都是那男的买的?”

程二十打开袋子:“喜欢吃那个随便挑”

李尹忙拒绝:“不吃,不吃,我刷完牙了。”

程二十将袋子放桌子上“你就挑喜欢的明天吃,尘尘,仙女,苏提,自己拿啊。”

戴书臣下了铺:“怎么着,又有情况啊橙子”

范可人:“我可是听你们寝的说,有个男生送你到宿舍楼,你俩还依依不舍”

程二十心想,依依不舍?是怎么看出来的,不应该是冻得直打哆嗦?

程二十坐在李尹床上,李尹坐范可人床上,范可人和戴书臣坐桌子旁的凳子上,三堂会审。

如果你忽略她们吃东西的话。

戴书臣嚼着零食:“你俩认识多久了?”

程二十:“十几年了吧”

李尹:“妈耶,橙子,这个是青梅竹马,王教官怎么办?”

范可人:“哎呀,李尹你这思维太跳跃了,跑题了。”

范可人:“所以你俩是啥关系?”

程二十:“他是我师父的孙子,按理说我和他爸爸一个辈儿,但是吧,我们是各论各的”

范可人:“啥师父啊?”

程二十:“书法师父啊”

戴书臣:“就是你的启蒙老师!”

程二十:“对对对”

李尹:“因为啥,你学书法啊?”

程二十无所谓道:“小时候坐不住没定性,又爱到处画,我爸想了个法,让我写毛笔字,我爷爷

认识一位小老弟,就让我跟着他去学,就一直坚持,但是一点都没改过来坐不住和到处乱画的毛

病。”

范可人:“橙子,你们是正规的拜师了吗??”

程二十回忆了一下:“没印象啊,自然而然就叫师父了。”

李尹:“你为啥没坚持啊?学了那么多年,艺考更好啊”

程二十有些不想进行这个话题,打岔:“你们尝尝那个海苔,巨好吃。”

戴书臣附和:“我刚吃完了一小袋,很鲜。”

程二十:“我精心挑选的,反正不花我钱。”

范可人:“橙子,你一阵阵的,像个渣女。”

李尹:“橙子,你还没回答我,王教官怎么办呢?”

程二十皱着眉头,无奈看着李尹:“你也太执着了。我俩啥事没有,爱咋办咋办。”

戴书臣:“你俩寒假的时候不是见过面嘛,互联网没有记忆,我们有。”

程二十心中一万个懊悔,我的个老天爷啊,就不应该瞎秃噜啊。

不过是在四个人视频的时候随口说了一句出去吃饭去了,被问到和谁,和王猛,田博。

程二十:“姐妹们,给个机会,我坦白。”

程二十说了前因后果,重点突出王猛是去找田博,顺便带着自己,三人还时不时的问细节。

范可人总结:“王猛八成是看上你了。”

戴书臣超级肯定语气:“百分之百看上你了。”

李尹:“你俩快谈吧,我参军前定下来吧”

程二十无奈笑了:“李尹,你说屁呢。你们三个一人一句我俩就板上定钉了”

戴书臣追问:“那你俩有联系吗?”

程二十:“偶尔。”

范可人喜悦:“我磕的cp有苗头了。”

“乏了,姐妹,回寝室了”程二十拎起零食袋,从里面拿出一大包薯片“这个给刘杰的”

范可人:“哎呀10:00多了,联系刘杰怎么还不回寝啊”

程二十回寝后,给室友分了一圈零食。简单洗漱,说睡着就睡着了,平时张白张冉打游戏的声音

扰的程二十睡不着,今个也自动忽略了,她有点累,大概是吃饭累的。

程二十做梦梦到被思政老师追着要作业,一直问‘你相信一见钟情嘛?’

程二十张开嘴巴,出不来声音,急迫醒来,还在梦里。

‘鬼压床’的程二十努力的在梦境中挣脱,猛地睁眼。

天还很黑,室友们睡得正香,今天周六,不用早起。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4:23。真早。

翻翻手机,看到微信未读消息。

昨天23:16

亲哥(程之言):明天回来吗?我去接你?

4:26

美少女壮士:不回,要和同学出去逛公园。

昨天22:42

王猛:妹妹下周有空吗?一起吃饭啊【呲牙】

4:27

美少女壮士:你偷偷用手机。【奸笑】

昨天20:51

苏井然:到寝室了。明天我回家,有要带的东西嘛?

21:15

苏井然:大姐,你人呢,吃零食去了又?

21:45

苏井然:再不说,就不管了啊,别到时候又嚎

4:28

美少女壮士:给我带双鞋,要白色的那双,你一说我妈就知道【鞠躬】

苏井然:cao,那么早?没睡?

美少女壮士:睡了,做噩梦吓醒了。

苏井然:啥梦啊?梦见吃了一桶的饭?

苏井然:对于你来说,这应该是美梦啊【无情嘲笑】

美少女壮士:梦见你变成一条狗在吃屎。不让你吃还咬人,把我恶心醒了

苏井然:擦,你大清早文明点行不,上来就屎尿的,咱是个姑娘啊【嫌弃】

美少女壮士:你每天不去厕所?【不服气】

苏井然:除了带鞋还带什么啊?

美少女壮士:没了

苏井然:那就睡觉,下次做噩梦,在梦里骂他,他就不敢出现了。

美少女壮士:……

迷迷糊糊睡着,再醒来已是将近9:00,收拾利索,与其他几人在食堂吃完饭直奔公园。

在公园商店买东西时,李行在门外到处转悠,走到了公园相亲角,好奇的到处看,被大姨拉着李

行问个不停。

大姨:“孩子你有对象嘛?”

李行摇摇头,盯着大姨身后的相亲者得照片挨个看

大姨:“哪的人啊?”

李行:“天津的”

大姨:“小伙子,你先别着急看,我听听你的基本情况”

大姨满脸笑容:“多大了?什么学历啊?收入多少啊?有房有车嘛?父母是干什么工作的?”

李行忙摆摆手解释:“大姨,我就看看,我不着急啊,我这就走。”

大姨:“小伙子,别害臊啊。找对象就不能害臊,跟大姨说说,多大了?”

李行又急又没法逃脱,扎耳挠腮的,这个样子在大姨这成了害臊。

好几个大姨围上来问东问西。

李行觉得人生从来没这么艰难过,看了一圈也没有小伙伴的影子。

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被迫回答大姨们的问题。

李行:“我今年20,还在上学,父母是职工,有房。”

1号大姨:“年纪是小点啊,老齐你闺女年纪和这小伙子相仿啊,你们聊聊。”

齐阿姨:“我闺女也是大学生,比你大6岁,挺合适啊,我家有房有车,闺女挣得也不少,我这

有我闺女的照片,小伙子你看看……”

“哎,行姐呢?”范可人从商店出来看了一圈也没看到李行身影。

程二十从店里出来,手里拿着两个烤肠,“李行,你的烤肠”

范可人满脸疑惑:“行姐好像丢了”

戴书臣吃着糖葫芦:“丢了?那么老大个人丢了?不能够啊”

徐芸:“咱去找找他啊,留个人在店这等他”

商量后一致认定蒋卓在商店这等待,其他人兵分三路找李行。

程二十自己一路;范可人和徐芸一路;李尹和戴书臣一路。

为什么分三路,因为怕单个人出去也迷糊,毕竟有的姐妹记不住路。

程二十不紧不慢的找,穿过一片草地,看对面都是元宵节搭的架子,没往那边去,

但是李行看到了大摇大摆的程二十,救命稻草这不就来了。

李行稳了稳大姨,把程二十喊过来,大喊:“程~二~十~”

看没反应又喊:“程~二~十~”喊猛了呛了口水,剧烈咳嗽了几声。

程二十明确自己听到有人喊,顺着声音向搭的架子方向去。成功找到李行。

李行这个坑爹的,不知道和大姨说了啥,程二十被围的团团转,她也感受到相亲角的压迫感了。

大姨的问题五花八门,程二十两只耳朵有点听不过来。

“孩子,你家是哪啊?”“家里有谁啊?”“父母干什么工作的?”“你多大了?”

“毕业了吗?”“介意找比自己大两岁的吗?”

程二十头都大了,恶狠狠地看向李行,眼里满是“问候”的话。

又笑着回答大姨们:“阿姨,咱别着急,一个一个慢慢说。我先说啊,我是来啊找他的”

指了指李行,“是怎么回事呢,这不外地的同学们提议来咱这边公园看看,咱是本地人啊,

就给当个向导。他啊好奇这相亲角文化。我们现在看到了也了解了”

眼神示意李行“实在是不好意思打扰到各位阿姨了,给阿姨添麻烦了。我们这就走。”

大姨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就是脸色不太好看。

程二十拽着李行快步离开。

走了没几步,追上来一位大姨,要加程二十的微信,程二十拒绝无果加了好友。

程二十发消息,告诉大家人找到了,大家在商店集合。路上李行不仅挨骂了还挨打了。

晚上回宿舍发现有新朋友加自己,申请信息是:孟阿姨儿子周子皿。

阿姨还在微信问程二十同意她儿子好友了嘛,发了一大段她儿子的基本信息和介绍。

程二十叫苦,天杀的李行都是你干的好事。

程二十没管那好友申请。时间长了,就没事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