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人有悲欢离合

小说: 不可堕落 作者: 一颗红壤柚子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5834 阅读进度:12/14

第二天王猛早早的起床捯饬自己,衣服换了一套又一套,看镜子里的自己怎么都不是那个味儿。

对倚在门框、满腔怒火的于淑清抱怨:“妈,您怎么不给我置办几身衣服啊,我这都没衣裳

穿。”

于淑清不耐烦:“你大早起叮叮咣当的,我就懒得没搭理你。一家子让你折腾起来,又说没衣服

穿,你常年不在家,我凭什么给你买衣服,光着出去吧。”

王猛撇撇嘴:“妈,我这可是去见您儿媳妇,你说我穿的比拾破烂的还磕碜,让人看见了,多给

您丢脸啊。”

于淑清走进房间一巴掌拍王猛后背,咬牙切齿:“捯饬的人五人六的谁看你啊?长得磕颤还怕人

说啊?人家小丫头要是知道你有这个心思,不得漆黑半夜往家跑啊。”

王猛委屈:“我多优秀啊,我立过功,我身体素质好,从小到大得了多少奖啊,她了解我之后指

定就看上我了。”

于淑清一时被儿子的自卖自夸无语到了:“儿子,不是妈打击你,你也得看看你自身条件,从

小就不白,现在更黑了,年纪大人家那么多,还吃得多,喝得多,花钱多。”

于淑清走进屋坐在王猛身后的椅子上。

接着说:“你说你得奖,从小让你上音乐兴趣班,学了一顿狗屁不通。后来又去打球当了体育

生。只有体育拿过奖。在高中的时候是不是因为搞对象耽误训练让教练点名批评?”

王猛大惊,扭头问:“妈,这事你都知道的?”

于淑清轻哼一声:“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别一时兴起就去追求人家,这会给人家造成不必

要的负担。”

王猛一脸认真:“于老师,我是在学生时期谈过几次恋爱来着,每次我都是认真对待感情。但是

上大学之后就没谈过,更别提进部队了。我绝对不是一时兴起,您要相信您的基因,我不是玩弄

别人感情的渣男。”

于淑清正要说,王云海拿着手机走进王猛房间打断母子二人聊天:“媳妇儿,大哥打电话过来,

让咱一家子去他那边吃饭。”

于淑清:“带点东西过去,年年在大哥那边聚。”

看向王猛:“儿子,你不是去战友家嘛,回来那天在人家又吃又喝又住的,买些礼品过去,别空

着俩爪子。”

王云海附和:“你妈说的对啊,给战友爸爸买箱酒,买两条烟,买些礼品啥的。咱别差事儿”

王猛赞同:“我知道了,我昨个都买好了,你儿子还不可能差这事儿。不用操心这个。”

王云海对于淑清:“媳妇,给孩子转些钱,出去吃饭买东西啥的,别不够。”

于淑清:“哎,对,我去卧室拿手机给转钱。”

王猛忙拉着于淑清阻止:“妈,我有钱,平时也不是那么爱花钱,钱够用。”

王云海问王猛:“那你几点从家里走啊?”

王猛看看时间:“8:00这块吧”

王云海:“啊,那你晚走半个钟头,顺便给我热热车。”

王猛……

—————————————————分割线———————————————————

王猛给田博打电话说到他家小区的时候,田博挺惊讶的,毕竟以为昨天他在开玩笑。

领王猛进屋里,田修平程淑澜夫妇早已出门。

王猛进门第一句话就是:“妹妹干嘛去了?”

田博冲卧室门扬了扬下巴:“屋里睡觉还没起来呢。”

王猛点点头:“那个,这些礼品和酒是我带给婶子和伯伯的。那天在这儿连吃带喝的,还住了一

宿,添了不少麻烦,一点心意,别嫌弃啊。这些个零食小玩意是我给妹妹买的,她闲着没事磨牙

玩吧。”

田博笑了:“礼品带回去,咱不整这套虚的。”

王猛:“又不是给你的,礼品是给婶婶,伯伯的。也别和我掰扯这个,拿来了,我就不会带走”

田博故意问:“你今个来送礼的啊?送完走吧,我也不方便留你。”

王猛不好意思的笑了:“今天送礼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想请你和妹妹出去吃个饭。”

田博一脸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义正言辞:“拒绝。”

王猛马上起身坐在田博旁边讨好:“别啊,博哥,给个面子,好歹让小弟请你吃顿饭啊”

田博扒拉开王猛放在肩膀的手。

站起身淡淡的说了一句:“走吧,趁我妹睡觉的空,和你吃顿饭。”

王猛正要死缠烂打不要脸的时候,程二十出来了

“老姑~”程二十拖拉着脱鞋,一副睡迷糊的样子,声音含糊还沙哑。

田博看着她:“你老姑和老姑夫出去了,快去洗脸刷牙,换衣服。”

程二十:“哦。”压根没看见被墙挡着的王猛。

王猛喜笑颜开:“博哥,一起出去吃饭吧,现在都10:00多了。”

田博没回应。

程二十收拾立整,走到客厅看见王猛,很是惊讶,眼皮上挑瞪大了眼,嘴唇哆嗦了一下,有很快

平静下来,只是尴尬的挤出一句:“王教官来了。”

她的小表情王猛一丝不落的全看到了。

三人出门吃了顿烤肉,吃饭期间,王猛殷勤不断。

程二十觉得这个人比军训的时候还烦。但是和表哥关系很好,好不容易休假,还跑来找表哥玩,

可见人还是不错。

田博看王猛围着自己妹妹转,不大乐意。猪拱白菜谁愿意啊,当然了自己妹妹也不是大白菜。

按体型怎么着也得是冬瓜啊。(程二十觉得田博说话像放屁)

王猛高兴啊,四舍五入这就是一起出来约会了,也不在意程二十满脸的不自在。

三人逛到下午,简单的吃了点散伙回家。

田博和程二十回到家,田爸爸田妈妈留便签说两人看电影去了。程二十就拨通了杨冰视频电话。

程二十:“姐妹,明天我回去了”

杨冰:“好啊,好啊,回来约饭啊”

杨冰:“有一家新开的酒馆,据说很不错,我没去过,你回来咱去喝。”

程二十:“不太养生啊”

杨冰:“你够没劲啊,那咱就去粥铺喝完粥,晚上逛夜场的时候去喝。”

程二十:“养生又健康,可。”

杨冰:“明天什么时候回来?”

程二十:“明个老姑和老姑夫送我回去。”

杨冰:“那咱约下午吧”

程二十:“没问题啊。到时候咱在花店门口见,ok不ok”

杨冰:“嗯呢,你打扮的靓丽些。”

程二十:“哎呀,知道了,知道了”

杨冰:“吃饭了吗?”

程二十:“在外面吃的,刚回来”

杨冰:“你在那认识谁啊?王教官?”

程二十:“对啊,表哥,王猛,还有我。”

杨冰(激动):“啊啊啊啊,橙子,你和王教官这是再续前缘啊”

程二十(淡定):“他是来找我表哥的。”

杨冰:“噢噢噢噢,他们战友情谊挺好了。”

程二十:“是呢,前天在这吃的,还住了一宿。挺羡慕他们战友情了”

杨冰佯装生气反问:“咱俩不好吗?咱俩同窗情谊也很好的好不好。”

程二十忙改口:“对对对,咱俩也是坚不可摧的情谊。□□都巨轮了。”

杨冰:“那,你们吃的什么饭?”

程二十:“中午烤肉,晚上肯德基”

杨冰:“咱要不也约烤肉?”

程二十:“咱那和这个不是一个味儿,今天的烤肉好好吃哦,有机会你来了,我一定请你。”

杨冰:“嘁,空头支票打多了,我就不信了。”

程二十:“你不信有什么办法。”

杨冰八卦脸:“你俩这几天一直见面,你觉得这个王教官怎么样?”

程二十:“他人不错,就是有点太热情”

杨冰:“东北人都热情,不像你含蓄,含蓄的骑电动车唱歌,引得路人都瞅你,小车冲你按喇

叭”

程二十:……

杨冰:“王教官,他离你姑姑家很近嘛?”

程二十摇摇头:“不知道啊,说是隔壁市的,隔壁是哪个市我也不知道。”

杨冰:“啧啧啧,橙子,你这不行啊,这都不知道,怎么和王教官谈对象啊”

程二十被杨冰的言论惊呆了:“你,我和人家谈什么对象啊,你天天脑子里想啥玩意呢?”

杨冰摇头晃脑:“我想给程二十当伴娘”

程二十:“你想屁吃。没事挂了。”

滴(拟声词)杨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视频挂了。

发来一条消息。

杨冰:“明天请我吃c座四楼新开的烤肉。”

程二十默默打开美团,买了个烤肉套餐。

刚完单完成,还几天没动静的单身四姐妹群里发起视频。

范可人:“hello,everybody,寒假过得怎么样啊?”

程二十:“hello,hello,hello”

李尹:“你们好啊,亲人们”

戴书臣:“姐妹们,大家寒假过得如何?”

四人叽里呱啦,一顿侃。聊得好惬意。都在分享自己假期的趣事。不知不觉四人聊了两个小时。

最终以网络太卡顿结束视频聊天。

晚上看完电影回家的程淑澜和田修平看到客厅大一堆礼品,问田博怎么回事,谁来了。

田博将王猛的话一五一十讲出来,田修平说这孩子太见外,不就在家吃了顿便饭,还特意送来这

么多礼品,记好了,这两天你也给人家父母送去,别忘了啊。

午夜时分,程二十发了一条朋友圈:烤肉,赛高!

早上6:10

王猛评论:烧烤整起

8:30

程二十回复:不了不了。

私信叮

王猛:不喜欢烧烤吗?

美少女壮士:喜欢,但是今天回家

王猛:不多玩两天了?

美少女壮士:开学了,回家了

王猛:咱三个可以一起回啊。

美少女壮士:好像不是那么的不顺路。

王猛:到时候开学了,一起吃饭啊

王猛:咱仨

美少女壮士:有机会一定。

王猛:这么说准了。

王猛摊在床上,盯着手机,叹口气,刚培养点感情,人家回家了。这事整的。以后见面指不定有

多难呢。

发消息骚扰田博

但愿人长久:博哥,在不?

田博:忙着呢。

但愿人长久:博哥,就一句话

但愿人长久:妹妹今个是回家嘛?

田博:要不你跟着一起回?

但愿人长久:那多不好意思啊,这就见家长,太快了

田博:你脑袋里能有点别的吗?

但愿人长久:脑子里都是妹妹

……

但愿人长久:博哥,人呢?

但愿人长久:博哥?

但愿人长久:博

但愿人长久:哥

但愿人长久:~

“田博,过来,把这些东西搬车里去”田修平大兜小包等着田博一起搬东西,送程二十回家。

“儿子,真不跟着去姥姥家?”程淑澜又问了一次。

田博拎起东西:“妈,下次吧,这次太赶了,明后的我也要归队了。就不折腾这一趟了。”

程二十和一堆零食礼品坐在车后座,挥手和田博拜拜。

田博给王猛打了电话

王猛:“喂,博哥,给我打电话有事嘛?”

田博:“你家住哪啊?”

王猛:“啊?啥玩意?”

田博:“别墨迹,发个定位,在家等我。”

王猛微信立马发了定位,收到消息,田博挂断电话。收拾立整,带上礼品直奔王猛家。

王猛从卧室出来,告诉客厅看电视的于淑清:“妈,我战友要来家里”

于淑清一时没听清:“嘟囔的啥玩意,张开嘴说话。”

王猛清清嗓子:“妈妈,我战友要来咱家。”

———————————————————分割线————————————————

程二十和杨冰酒馆之约,没成功。具体原因嘛,就是被在里面喝酒的程之言逮个正着。

程之言拽着程二十走出酒馆,劈头盖脸数落一顿。

杨冰在一旁畏畏缩缩不敢说话,生怕自己也被骂。

程之言可能喝的有点多了,指着程二十鼻子训:“大姑娘家,你才到大啊,就来外面喝酒,你

真是能耐了。”

程之言“大晚上的,你在外面晃荡个什么劲啊,啊?问你话呢?程二十,我看你这是要疯。”

程二十小声嘟囔:“毕业的时候我还喝了呢。”

程之言听完噗嗤一笑:“哦,喝了一瓶啤酒到家上来酒劲了,连哭带闹非得找妈妈那回是

吧。就你那点小酒量,还出来喝酒?下回再让我看见你来,你试试着。”

程之言看了杨冰一眼,没说话。

叫了出租送她俩回家。

二人上车后,俩人在离家最近的肯德基下车。

程二十面带愁苦:“冰冰,出师不利大抵如此了。”

杨冰还有些余悸:“橙子,你哥还是一如既往的严厉啊”

程二十摆摆手:“害,老光棍都这样。”

杨冰微微一笑:“五十步笑百步”

程二十:“你什么意思啊,啊?好歹我年轻啊,他都快30了。”

杨冰好奇:“你哥哥为什么不找对象啊”

程二十恨恨的说:“因为他太狗了”

杨冰:“你狠,你够狠。”

杨冰:“咱俩每次结尾地都是肯德基啊”

程二十:“这离家近啊,你往东走5分钟到家,我往西走5分钟到家”

杨冰:“也是,好跑。”

杨冰:“橙子,我不是让你打扮的靓丽嘛,你今个怎么穿的像个大白似的”

程二十:“白色的还不靓丽啊,这个棉服有反光条,很酷的,我鞋子也荧光的诶。”

杨冰:“你阅读理解有偏差呀,怪不得高考考那点分,我说的靓丽是这个意思嘛?”

杨冰气结:“你只是亮起来了,跟个电灯泡子一样,”

程二十:“就当给你打光了,又不收你钱。”

杨冰:“吼,吼,橙子,你玩这个是吗?”起身往外走。

程二十忙上前:“哎呀,别生气嘛,明天,明天你陪我逛卖场,挑身靓丽的衣服。怎么样”

杨冰:“哦,不怎么样,不去。”

程二十:“那好吧,看了看手机,也快10:00了,各回各家。”说罢,扭头朝西走去。

杨冰无语至极,我这是交了个什么脑回路不正常的小伙伴啊。跺脚转身朝东走。

程二十到家,给杨冰发了一句:到了

杨冰同一时间来了消息:到家了

程二十在程爸爸程妈妈面前举报程之言大晚上喝酒。

程爸爸很淡定:“最近天天喝,为父习惯了”

程妈妈:“你哥要调走了,你知道吗?”

程二十摇摇头。

程妈妈:“你哥要调去外地了”

程二十有些开心又有些难过:“说了什么时候走了吗?”

程爸爸:“过俩月吧,反正有这个由头了”

程二十情绪低落:“哦。”

“快去洗漱睡觉,刚回家就到处窜,前两天苏井然来找你玩,我说你去姑姑家了,他说开学一起

走,你别忘了联系啊”程妈妈从沙发起身走过来拍拍程二十后背。

程二十:“妈妈,我知道,他和我说了。我洗漱睡觉去了。”

晚上程二十有点睡不着,程之言要调走,平时工作忙起来三天两头看不着人影,裤子都发亮了也

不换。这去外地,可怎么办。生活能自理嘛?

警察真不容易,程之言他挣那点钱够花嘛,哎呀,不知道,不知道,不管了,睡觉睡觉。

王猛晚上也没睡,喝的太多了,田博这家伙,往死里炫啊,不管白的啤的,使劲灌,还不上脸。

王猛跟着炫,整整一下午昏昏沉沉,恶心巴拉的,喝猛了,搁平时不会这么难受,都赖田博打乱

了他得节奏。

王猛脑子乱糟糟的,想起妹妹,也不知道妹妹回家干嘛了,害,感情之路怎么这么不顺啊。

妹妹会不会是个木头啊。得改变策略,哎呀,脑袋好疼,想不出好的策略。

这年头遇见喜欢的已经那么难了,怎么还有那么多拦路虎啊。我就想娶个媳妇。

一个田博就这样,橙子还有亲哥,还有那么多家长,怎么做才能让她家人接受自己啊

好难啊,好难啊,妹妹看不出来我对她有意思吗?她怎么看不出呢?已经很明显了啊!

还不够明显嘛?要直说嘛?直说那让人多不好意思啊,唉。脑袋好疼,先去厕所,回来继续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