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王猛的决心

小说: 不可堕落 作者: 一颗红壤柚子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6492 阅读进度:11/14

元宵节,街上很热闹。

程二十走在田博和王猛中间,今天也是难得穿的淑女。程淑澜特意为程二十准备的韩剧女主战

袍,拍照显得人温柔有气质。大衣是挺好看,就是配着东北的这个天气,冻的人直哆嗦。贝雷帽

也没啥保暖性,暖宝宝也显得苍白无力,程二十鼻头冻得通红,脑子里只想进屋。

在大街上拍了几张照片应付程淑澜交差,程二十拉着田博进了商场,直接冲奶茶店走过去。

程二十边看饮品单边问两位男士:“表哥,你喝什么?”

田博:“红豆奶茶。”

程二十扭头看向后面的王猛:“王教官,你呢?”

王猛盯着程二十,程二十突然扭头他猛的一怔:“请我?”

程二十笑嘻嘻拍拍田博:“一切消费,咱博哥买单。”

王猛不由自主的笑了:“那就和你一样”

程二十和店员说:“麻烦要大杯红豆奶茶,还有两杯布丁热可可,热可可也要大杯。”

又问田博:“表哥,你喜欢喝甜吗?”

田博:“半糖”

“王教官呢?”

王猛:“正常的就行”

程二十:“那麻烦大杯红豆奶茶温的半糖,热可可一杯一杯常规糖,一杯半糖谢谢。”

田博付钱,三人在店里小坐一会等奶茶。

王猛坐在程二十对面不经意问:“妹妹喜欢巧克力嘛?”

程二十摇摇头:“不太喜欢,但是爱喝热可可。”

田博玩着手机瞅了一眼程二十:“还有你不喜欢喝的?”

程二十小声怼:“我不爱喝珍珠奶茶。”

田博:“呦,是吗,是谁上中学的时候专门买珍珠奶茶,学裘千仞吐枣核啊?”

王猛忍俊不禁:“妹妹挺有意思啊,现在完全看不出来。”

田博反问王猛:“要你看出来?”

程二十尴尬的要命,皱着眉头:“哎呀,你怎么这事还记得。”

王猛止住笑声帮腔:“就是啊,怎么什么都说。”

田博怼王猛:“你不是笑的挺欢?”

程二十觉得自己尴尬的抠出三室一厅,站起身:“我去拿奶茶。”

王猛紧跟着站起身:“我和你一起,三杯你拿不了。”

程二十摆摆手拒绝:“三杯没事,都有袋子装着呢,30杯我都拿过。坐下和我哥聊会天吧”

田博瞥了一眼王猛:“你盯着我干嘛?”

王猛坐下感叹:“田博,我太喜欢妹妹了,有趣的灵魂,我俩太般配了。”

田博警告王猛:“想死啊!”

程二十拎着奶茶过来:“表哥的红豆奶茶,嗯,王教官的正常糖热可可,这杯是你的,剩下这杯

是我的。”

王猛笑着双手接过奶茶:“谢谢妹妹”

程二十笑着:“没事,你快尝尝,他家的热可可好喝。”

王猛尝了一口,肯定道:“嗯,确实不错。”

程二十一脸赞同:“是不是!”

田博喝玩最后一口奶茶起身:“走吧,去楼上转转吧”说完就直接朝商场电梯走去。

程二十急忙收拾一下桌上的垃圾,扔垃圾桶去追:“表哥,等等我。王教官快一点,我哥进电

梯了。”

王猛嘴角微笑着:“来了”跟在程二十身后。

上楼看不到田博踪影,程二十碎碎念:“这田大牙,又上哪去了?”

王猛叫了一声程二十:“妹妹”

程二十一惊:“啊?”

王猛:“你哥在三楼下的电梯,咱得再上一层。”

程二十:“你怎么知道的?”

王猛把手机聊天界面给程二十看。

田博:三楼超市。

程二十:“哦,那王教官咱上去吧。”

王猛趁机说:“妹妹,咱俩还不是微信好友吧。”

程二十看着王猛:“王教官,我记得你和我说,别和教官私底下联系,军训结束了,一切关系都

结束了。我可不敢成你微信好友。”

王猛后悔,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本正经:“咱俩这不是再次见面,重新认识了嘛,早就

不是教官和学生的关系了,咱现在是朋友关系。”

程二十也笑了:“成为你好友,对我有什么好处啊?是能当饭票啊?还是朋友圈点赞啊…”

程二十话还没说完,王猛急忙说:“长期饭票都行,给妹妹花钱应该的,点赞更是理所应当。”

话都说这个份上了,不加好友是说不过去了。程二十扫码加好友。王猛马上同意好友添加,将程

二十备注小橙子。

“走吧,王教官,咱上楼去超市吧。”程二十转身走向扶梯。王猛在后面跟着,划拉手机点开程

二十头像,看到是小孩子,忍不住问:“妹妹,头像是你小时候?”

程二十:“是啊,百天照。”

王猛夸赞:“真可爱,和现在一样可爱。”

程二十心里嘀咕:王猛眼神不太行啊。推着小车进超市自顾自往前走,王猛跟在程二十身旁,看

着程二十停在蛋糕坊,盯着一排排蛋糕。

王猛:“想买哪个?”

程二十:“都想尝尝”

王猛:“那就把想吃的都拿了”

程二十:“好主意”

程二十:“麻烦要一盒法式脆皮泡芙、一盒肉松小贝、抹茶蛋糕一块,这个下午茶套餐的蛋糕甜

吗?”

店员:“一般甜度。”

程二十:“那再加一份下午茶蛋糕套餐。”

王猛有些震惊:“你,吃得完?”

程二十像个小老虎:“要你管啊!”

王猛心里想:我倒是想管你,我不是没权限嘛。

程二十向远处招手:“哥,我俩在这儿,你买了什么啊”

田博推着购物车急匆匆过来,质问程二十:“打电话怎么不接啊?”

程二十掏出手机看到未接,双手合十:“我给静音了,sorry。”

田博看向王猛:“你呢?”

王猛:“没注意到。”

田博一脸你又耍什么花招:“是吗?”

王猛脸不红心不跳淡定回复:“是。”

田博看了一眼手表:“10:00了,送您回家,王教官。”

超市完结账,从商场出来,王猛替程二十拎着袋子。

程二十:“王教官,我自己来就行,拎这俩袋子我还是绰绰有余的。”

王猛躲过去忙拒绝:“女孩子,不能拎重的。”

程二十一脸不可思议:“王教官,军训的时候你可不这样啊,那时候你让我去水哥那扛整个方队

喝的水,我说我扛不了,你说我170多的大个子,长得那么壮实,水桶还扛不了嘛?现在说这话

了。”

田博走在旁边摇摇头:“啧啧啧,真是好几副面孔呢。”

王猛那叫一个悔啊,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啊。不过马上整理好心情。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橙

子,我当初是教官,现在不一样了,我是你哥哥,哥哥帮助妹妹天经地义。”

田博:“你谁哥哥啊?谁你妹妹啊?乱攀亲戚,别整这出。你快回家吧,我们就不送了。”

田博从王猛手里拿过来袋子,随手把下午茶套餐礼盒塞王猛怀里:“你不平时爱吃蛋糕吗,送你

了。”

王猛抱着礼盒看向程二十:“妹妹我们常联系,哥哥24小时在线…”

田博打岔:“橙子上车,太冷了,咱回家了。”

程二十摆摆手,和田博上车离开。留下王猛和小蛋糕。

路上程二十犹豫再三说出来:“表哥,那个小蛋糕我也想吃”

田博先是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有一丝尴尬:“下回哥再给你买啊”

程二十有点可惜没吃到:“哦。”

低头看着购物袋里的抹茶盒子。小声请求:“那我能在车上吃点东西嘛?”

田博爽快答应:“吃吧,咱今个还不知道几点能吃上饭了。”

程二十打开抹茶蛋糕盒子,挖了一大快放嘴里满足:“姑姑姑父有场合?”

田博:“嗯,今个咱去我奶奶那边吃饭,他们应该已经提前去了。”

程二十:“我要去吗?”

田博反问:“你不去,在家吃方便面糊糊?”

程二十怼回去:“方便面进肚子不都一个样。”

程二十:“表哥,咱俩就空着俩爪子就去啊”

田博:“你姑姑和姑父带去了,再者说了,一家子,哪有那么多礼节讲究啊”

程二十吃完抹茶蛋糕,又拿出肉松小贝塞嘴里。

田博怕程二十一直吃零食一会儿胃疼,赶忙制止。

田博:“橙子,先别吃零食了,咱现在去吃午饭,然后回家你把大衣换了,穿羽绒服咱再去奶奶

那边。”

程二十放下肉松小贝,神色恹恹的:“嗯”了一声。

田博瞄了一眼程二十:“不是不让你臭美,村里更冷,穿大衣就冻傻了,本来也不多伶俐。”

程二十直接别过头看窗外,我为了臭美嘛,是你送出去的小蛋糕。

—————————————————分割线———————————————————

王猛打了个电话。

“喂(二声调)”

王猛:“我在停车场,送我回家。”

“你知道我在哪吗?就送你回家”对方语气嚣张。

王猛:“商场看见你了,我现在在你车这儿。”

“你妹的,神经病”

几分钟后,车主小跑过来,打开车门,王猛坐进去。

“昨天去哪了?我大姑说你放下行李就走了。”

又看到王猛手里的蛋糕袋子“哎,你怎么还买蛋糕了?”

王猛:“于嘉嘉,好好开你车。”

于嘉嘉悟了:“我知道了,你昨天去找给你买蛋糕的这个人去了吧,还和她住了一宿。”

于嘉嘉一脸八卦:“让我猜猜,你俩昨天干嘛了,嗯?”

王猛无语:“不用猜了,我告诉你。”

于嘉嘉:“快说,谁啊?哪个女生?”

王猛:“去我战友家了,男的。”

于嘉嘉:“蛋糕也是他买给你的?”

王猛点点头:“对。”

于嘉嘉满脸失望:“没意思”

王猛嘲笑:“你有意思?跑这边来约会?韩国留学一顿,就学回来搞对象。韩剧精髓你

都悟了。”

于嘉嘉:“哈哈哈哈哈哈哈,谢谢夸奖”

王猛无语,妹的,不要脸也学回来了。

于嘉嘉送王猛到家楼下,王猛下车关上车门:“别下来了,你直接回家吧”

于嘉嘉下车:“我得看我大姑啊,基本礼数还是要有的。”到后备箱拿出袋子。

俩人上楼,于嘉嘉敲门,王妈妈于淑清开门。

“大姑,我可是老想你了,哎呀,特意从韩国带回来的化妆品,他们说老管用了,秒变18。”于

嘉嘉他那夸张且热情过头的语调,像神经病,但是家里长辈很吃这一套。

于淑清笑着:“嘉嘉啊,快进来,有心意就行。”

看王猛拿着蛋糕礼盒“儿子还买了蛋糕?”

王猛:“啊,这个是我战友妹妹的给的。”程二十挑的四舍五入就是她送的。

于淑清:“战友妹妹啊,真懂礼貌,嘉嘉给大姑拿到茶几那。”

于淑清一眼看穿,这个战友妹妹是重点。

招呼客厅的于嘉嘉:“嘉嘉,中午想吃什么啊?”

于嘉嘉随意坐在沙发上:“大姑,我都成。”

于淑清拉着王猛:“儿子到厨房给妈妈打下手”

“儿子,战友妹妹多大啊?”

王猛系着围裙:“成年了。”

于淑清:“那她为什么送你蛋糕?”

王猛笑了,老妈那一脸八卦太明显了:“于女生,请打开天窗说亮话。”

于淑清:“对战友妹妹有意思?”

王猛重重的点点头。

于淑清:“她今年高考?”

王猛扒拉菜篮子:“不是,大一了。”

于淑清:“性格咋样?”

王猛:“170左右的身高,微胖,长相英气,性格开朗,大大咧咧,让人稀罕。”

于淑清:“那,小丫头喜欢你吗?”

王猛有意思尴尬,摸了摸鼻尖。

于淑清看他这反应:“单相思呢。”

王猛:“正在追求中”

于淑清:“儿子,你大人家那么多,现在又晒黑了,还好意思追人家,这么厚脸皮随谁啊。”

王猛小声反驳:“还不是随你。”

于淑清抄起锅铲拍向王猛:“你随你爸,嘴欠、手欠、一肚子花花肠子,滚一边子去。”

王猛躲着跑出厨房,于嘉嘉看戏一样看着王猛。

于嘉嘉拿起一块蛋糕:“这蛋糕合着是战友妹妹给你的”

咬了一口:“还挺好吃。成年了,真下得去手啊。”

王猛恼羞成怒一把夺过蛋糕:“吃个屁,回你家去。”

王猛用胳膊勒着于嘉嘉脖子:“你要是敢出去瞎说,我就把你在韩国挂科差点留级的事告诉大舅

妈”

于嘉嘉:“好好好,我不说,先撒开我。”

王猛松胳膊,盯着于嘉嘉。于嘉嘉伸出三根手指头:“猛哥,我发誓,我发誓。”

王猛向门的方向扭扭头。

于嘉嘉点点头表示明白,换上鞋子冲厨房喊:“大姑我先走了啊。”

于淑清从厨房出来:“嘉嘉不吃饭了?大中午干嘛去”

于嘉嘉:“大姑,我爸喊我回家擦地,拜拜大姑,我明天再来。”关门就跑了。

于淑清拿锅铲指着王猛:“打电话,让你爸回来吃饭”

王猛坐的溜直,乖乖回答:“好的,于女士。”

不一会儿王爸爸王云海回到家。

程二十和田博准备前往田奶奶家时,王猛发来消息

但愿人长久:妹妹,你吃饭了吗?

小橙子:吃了。

但愿人长久:妹妹挑的蛋糕挺好吃。

小橙子:喜欢就好。

但愿人长久:妹妹什么时候开学?

田博关上后备箱喊:“橙子,上车。”

程二十收起手机应声:“好嘞,哥。”没有回复王猛消息。

王猛等了一会没回复,嘀咕:也没唐突啊,正常聊天嘛这不。

王云海端着菜出来:“豆子,别玩手机,吃饭了。”

于淑清拿着碗筷:“咱俩吃,别管他,你儿子单相思呢。”

王云海反驳于淑清:“单相思他也得吃饭啊”反应过来:“他相上谁了?”

于淑清放下碗筷:“战友的妹妹,人家小丫头刚上大学,他就不要脸的看上人家了。”

王云海瞅着王猛,满脸都是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这年纪差的有点大啊,不大能成啊。”

王猛走到餐桌前:“她20,我俩差6岁多合适啊!”

“我还会疼人,我会做饭,家务都会,又那么帅气。身材还好……”

于淑清:“老王你尝尝这蘑菇。”

王云海尝口蘑菇夸赞:“哎呦,太是那个了,媳妇厨艺咋那好啊”

俩人都不搭理王猛。

下午程二十也没回消息,王猛安耐不住。

但愿人长久:妹妹干嘛呢?

……

但愿人长久:博哥、博哥

田博缓缓回了一个问号

田博:?

但愿人长久:博哥忙着呢吗?

田博:有事说事

但愿人长久:咱妹妹干嘛呢?

田博直接没搭理他。

田家这边,小辈忙活穿串,打算整点小烧烤。长辈们准备晚上的饭菜,十来口人吃饭大工程。

田博看了看和其他孩子玩的欢快的程二十,又看看孤零零坐在一边的老大哥,果然同龄人才能玩

到一块去。别看辈分一样,年龄大的就是有代沟。一定要阻止王猛对程二十的非分之想。

王猛打来电话

田博不急不慢接听,语调懒散:“喂,干嘛?”

王猛急匆匆质问:“怎么不回我消息啊”

田博:“不想回。”

王猛:“认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这样对我。”

田博走到一边点了根烟:“惦记别人妹妹还死皮赖脸,我凭什么搭理你。”

这话王猛理亏,确实惦记人家妹妹,赶忙讨好为了大舅哥:“博哥,明天出来吃饭啊”

田博:“不吃”

王猛:“你不吃,问问妹妹吃不吃”

田博:“没事挂了啊”

王猛:“别别,哎呀,不就吃个饭嘛,明天我去你家接你俩吃饭,就这么定了”

嘟,王猛挂断电话。

田博撵灭烟头顺手扔灶台的火里。妹的,当初就不应该同意让他来家里,都乱套了。

王猛这边挂了电话美滋滋,明天又可以见到橙子了。

“爸,爸”王猛出房间喊客厅的王爸爸

躺在沙发上,听着电视剧声音快睡着的王云海有点烦:“干嘛啊,都眯着了。”

王猛一屁股坐王云海身边:“爸,我明天要用你车”

王云海问他:“干嘛去?你妈那辆不行?”

王猛:“我妈那辆不行,得用你的。”

王云海皱着眉头:“不借,自己坐公交出去。”

王猛:“我去临市,见个人,吃顿饭。”

王云海冷哼一声:“你小子,今个不刚从那回来,有几个人你要见啊”

王猛拍大腿高声道:“给您找儿媳妇去,借不借吧。”

王云海坐起来:“豆子,不是爸打击你,人家小丫头刚上大学,学校什么男孩没有啊,再者说

了,人家喜不喜欢你还另说呢,你这就急赤白赖的,咱就别惦记人家小丫头了。”

王猛听了不高兴了:“爸,你怎么就知道她不喜欢我,我这不还没追呢吗,大学形形色色的人太

多,我这知根知底的多有保障,把车钥匙给我吧,我有预感,我俩以后肯定是两口子。”

王云海表情嫌弃:“脸皮真厚啊。钥匙给你,滚蛋。”

这边田家老宅,吃了有一顿美美的团圆饭。

晚饭后田博开车送早上跟车来的大哥一家回去,程二十坐田修平夫妇车回家。

回家路上程二十靠在程淑澜身上睡着了,程淑澜捋顺程二十头发。小声说:“今个可是把咱橙子

累着了。”

田修平看了一眼后视镜笑了:“闺女这些天头一回起这么早,还玩了一天。累睡着了”伸手把副

驾驶田博的外套递到后座“给她盖上,别这一会感冒了。”

快到小区时,程淑澜拍拍程二十:“宝,醒醒,到家了。”

程二十坐直抱着身上的衣服醒盹儿。

“闺女,醒醒盹儿,一会儿下车别感冒了。”田修平看着后视镜里迷糊的程二十。

程二十进屋直奔房间一觉睡到大天亮。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