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假期要开始了

小说: 不可堕落 作者: 一颗红壤柚子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6566 阅读进度:9/14

乒乓球考试,苦了程二十,那个折磨人的800米,跑下来都费劲,别说分数了。

张梅老师看着摊在地上的程二十,敲敲手里的夹着记录时间表格的板子:“程二十,你长得个子

又高,身体又不错,跑得什么东西啊,那么长的腿怎么迈不开步子,再这样给你考试不及格啊”

程二十跑的嗓子冒烟,一个劲的喘粗气,好一会儿才说出话:“老师,这都测了三回了,,我体

能是真不行,您高抬贵手让我过了吧。”

张梅老师转身就在说了一句:“你要是在班里女子乒乓打第一,我就给你及格。”

程二十费劲的站起来,激动地说:“老师,这可是你说的啊,我打第一就给我及格。”

张梅老师扬扬手:“你先打打再说吧,都垫底的技术。”

程二十是有空就跑乒乓球室打球,看到技术好的,不管人家学长学姐认不认识她,愿不愿意教,

就厚脸皮的请求人家带带她。同样是乒乓班的范可人俩人起,菜鸡互啄对打,有经验的学长学姐

在旁边指导,整整坚持了半个月。

考试前一天,最后一次练习,不认识的学长说:“你俩现在的技巧应付考试足够了。”

考试当天,程二十和范可人两人信心满满,准备大杀四方。

一向速战速决的程二十比赛一开始便陷入焦灼,俩人分数咬的特别紧,程二十第一局输了,稳下

心的程二十后面三局连胜。

程二十的比赛积分一直向上,最后一场争夺第一名比赛,对决的女生是真的有两把刷子,不是程

二十这种新手菜鸡能hold住的,一开场程二十接球都费劲,5局勉强赢了一局,老师宣判结果的

时候,程二十心如死灰,心想:妈妈啊,救救我吧,体育挂科了。

程二十积分排第二,但她开心不起来。晚上四人在学校门口买了很多小吃,程二十连最爱吃的烤

鸡腿都没吃,挂科真的是给人打击太大了。

寝室里,范可人吃着烤冷面,安慰程二十:“没事,不就是没打过张章嘛,打不过她很正常,她是

市里的冠军,从小练这个,高中查出心脏有问题,就从体育生转为理科生了。”

程二十眼泪pia嗒下来,吓三人一跳,递纸巾又拍拍背的。

程二十哽咽:“姐妹们,我控制不住了,我体育要挂科了,张梅老师说我挂科直接重修,我,我

太废物了,练了半个月,搭进去那么多饮料,那么多学长学姐教,怎么就没长进呢。”

李尹往程二十嘴里塞鸡腿:“没事啊,今个的烤鸡腿特别入味儿,你尝尝”

程二十机械咀嚼,满脸泪痕点点头:“嗯,是比之前好吃,果然老板娘手艺好。”

范可人:“别担心,还没核算出成绩呢。”

程二十:“谢谢仙女,没有被安慰到。”

戴书臣:“姐妹啊,你先看看必修课考的内容吧,咱们专业中大奖了,今年科科都分考场。”

程二十抹抹眼泪,我先准备考试周的考试吧,体育管他呢。反正无力回天了。

晚上熬夜背书,白天背书,天天背书,背的程二十觉得自己头发掉的都比以前多,发缝都明显

了。为什么我堂堂艺术生走了这条道路,苍天不佑我啊!

10科考试,分在7天,大约一天一场半考试。

老师画的范围那么大,那么多,一本书都是范围。10科课本,不到一个星期背完是要死人的。

程二十开始找班委套话,找学长学姐要范围,然而都没什么用,班委说:“你们死心吧,系主任

亲自出题,老师现在还没看到题”

越到后期程二十越烦躁,期末学生会开不完的会,自己有背不完的书。

程二十就在背书、写作业、开会中来回轮转。

在烦躁且忙碌的一周中,听到了一个好消息,体育及格了,不用挂科补考了,真是考前最开心的

事。

考前最后一天晚自习,导员来班里开小会,顺便嘱咐:“大家考试带上学生证、身份证、橡皮、

2b铅笔、碳素笔,考试的时候手机关机放进手机袋,不要被发现作弊,否则后果自负。祝大家考

试顺利,下课。”

第二天程二十哼着小曲进考场,考完第一场下来直接蔫了。

学号1号,坐在第一排和老师面对面,孤立无援。当后面的同学都有争论的声音时,老师就死死

的盯着程二十。程二十想,我的亲娘诶,这位老师莫不是觉得我长得太好看了,一直盯着我干

嘛?后面同学都快抄欢了,怎么不管管后面。

开考半小时后,老师说答完题的可以交卷出考场了,程二十没动。当提醒还有15分钟考试结束,

程二十终于坐不住了,交上卷子溜溜的跑了,监考老师看着程二十笑了一下,程二十心里一哆

嗦,太惊悚了,莫不是老师笑我空的太多?我有把握及格的。

心惊胆战的考完一周,16号只有下午一场考试,学校在考试前通知东区的宿舍搬空,统一换床铺

程二十在东区,所有的行李搬走,马扎、脸盆、暖水壶拜托西区的一位高中男同学放在他们寝

室。

有些外地的同学直接把所有行李放在认识的男同学寝室,程二十班级只有一个男生宿舍。程二十

不想麻烦别人,自己家又不远,所以她打算把行李全都打包带回家。

15号问家里明天有没有空来接,把缘由说了一下,程之言表示明天会和程爸爸一起去接。

16号上午,程二十打包好所有行李,静等下午考试。

室友们有租了一小块澡堂放行李,说是很多同学这么干。

程二十帮舍友搬了些东西,不得不说刘亭亭,也不知道在哪找的超大号纸箱子,里面放的是砖头

吧,两个人搬不动,三个人勉强搬下楼。年轻人的腰可受不了这个。

下午1:30左右,程之言发来消息。

亲哥(程之言):“几点考试?几点完事?”

美少女壮士:“2:00考,2:30左右我就能完事。”

亲哥:“知道了。”

最后一场考试,程二十多多少少是兴奋了,从她从容答题和翘起的脚尖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管

他对不对,知道的都答上,老师看在这个学生这么勤奋的劲上也得过啊。

越写程二十越开心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坐在对面的监考老师想:大一的题这么难嘛?这孩子都

开始傻笑了?

程二十的脑子里都是,快写,写完交卷回家,回家才是王道。

跑出考场最快的两个人,程二十和马雪,两人相视一笑,都是家里来接的人。

—————————————————分割线———————————————————

“橙子起来吃午饭了”程妈妈推开程二十房门,捏着程二十鼻子,强行叫醒熟睡的程二十。

程二十睁开眼:“妈妈,这样是要出人命的。”

程妈妈一巴掌拍在程二十身上:“你这样睡下去,才是要出人命的,快点的,起来吃饭。”

程二十重新躺下:“我不吃了,下午要找冰冰出去玩。”

程妈妈急了:“出去玩,现在也得起来,晚上不睡白天不起,我看你是离猝死不远了。”

程二十坐起身穿鞋下床小声嘟囔:“不是您昨天晚上带我去看午夜电影的嘛。”

程妈妈盯着程二十:“嘟囔什么呢?吃完饭收拾收拾屋子,大姑娘了,一点都不爱干净,每天自

己收拾的人模狗样的,房间像猪窝一样。”

程二十推着程妈妈往外走:“我知道了,王女士,您一会就该去上班了,你下班回来,我一定把

家收拾的干净利索。”

程妈妈出门上班前还不忘嘱咐:“大橙子,吃饭再出去瞎疯啊”

程二十垫了垫肚子,扒拉手机,群聊里戴书臣分享了自己的健身视频。

群聊名字叫:单身四姐妹

戴书臣:视频。

李尹:尘尘马甲线更清晰了啊!

程二十:宝贝,爱了!!!!

范可人:尘尘全网粉丝有20万了。以后可是千万级粉丝博主。

戴书臣:谢谢姐妹们夸奖。就爱听你们说大实话。

程二十放下手机,打扫卫生,顺便整理一下一周前带回来的行李。

“天空好像下雨

我好想住你隔壁

傻站着你家楼下…”手机铃声响起。

程二十从房间出来走到餐桌拿起手机接通电话。

程二十:“喂?杨画家”

杨冰:“收拾完没?”

程二十:“还差一点儿”

杨冰:“那就是还没换衣服”

程二十噗嗤一笑:“是的,你打电话过来,现在也没收拾呢吧。”

杨冰:“谁说的,我换好衣服了,还没化妆。”

程二十:“大冬天的都捂得那么严实,你化妆给谁看啊”

杨冰:“给自己看不行啊,化妆心情美好一整天。”

程二十:“18:00,铁锅炖见。”

杨冰:“要炖鸡不要鱼”

程二十:“ok。”(表情包)

程二十把刚才的没收拾的行李简单归置一下,换上一身运动服、运动鞋,戴上眼镜和口罩,外面

套一件保暖的羽绒服,拿上手机,钥匙,充电宝,哦对了还有纸巾,出门。

杨冰这边正在化妆,口红叠涂一下,哎呀冬季美女那感觉就出来了。半身裙,马丁靴,外面套

一件大衣,背着小包包,里面放着粉饼,口红,小镜子。戴上贝雷帽,也出门了。

不过程二十比杨冰出门早,杨冰到店里时,炖的鸡可以吃了。

杨冰脱掉外套坐下,盯着程二十:“你就这么出来了?一点都不精致。”

程二十捞起一勺肉放在杨冰碗里,满不在意:“尝尝,汤都收干了,指定入味了。”

杨冰夹起一块鸡肉,放嘴里:“嗯,比上次的鱼要入味”

程二十:“那肯定的,我都来了一个多小时了,现在都6:30多了”

杨冰:“哎呀,人家不是想美美的出现在你面前嘛”

杨冰:“我买了电影票,咱去看电影。”

程二十吐掉嘴里的骨头,随口一问:“什么电影?”

杨冰故作神秘:“你看了就知道了,咱先吃饭。”

饭后俩人在寒冷的冬季,在大街上溜达着去电影院,美其名曰:感受冬季浪漫。

浪漫没感受到,不过冻得程二十脑门子疼,程二十想杨冰的脑袋有时候是坏的。

路过一家奶茶店,程二十碰碰杨冰,杨冰也瞬间明白:“你爱喝这家的奶绿,我去买”俩人

小跑着进去,店里的暖气让程二十瞬间觉得脑门子活过来了。

俩人趁着奶茶的热乎劲,快步走进电影院,看了一部老片子《速度与激情》

程二十小声对杨冰说:“你今天费钱了。”

杨冰:“这部最便宜,新上映的忒贵。”

程二十竖起大拇指:“花钱花在刀刃上,是杨画家的作风。”

看完电影,程二十对杨冰说:“我也想飙车,太帅了吧。”

杨冰嘲讽:“你驾照都没有,还飙车。”

程二十反驳:“瞧不起谁呢?高四的学妹”

杨冰:“友情提示啊,我高四转学了,谁是你学妹啊”

程二十:“哦~,统考怎么样,在学校那段时间忙着选修课考试,也没细问你。”

杨冰嘚瑟到:“稳了,今年绝对稳了。”

杨冰小心翼翼的说:“橙子,其实你要是坚持考艺术生,会比现在上的学校要好,不说重点大

学了,起码是一本,你现在上了个三本的学校,多可惜啊。”

程二十反驳:“二本,现在没有三本了,合并了。”

又攥了攥袖口:“无所谓什么可惜不可惜的,启蒙人都不干这一行了,还有什么意思。”

杨冰叹口气:“苏老他是对书法界现状不满,遭排挤,一气之下封笔了,你不一样啊,你这才

刚开始。”

程二十语气突然强硬:“他们把一位70多岁的老爷子逼成那样,我觉得不写也罢。”

杨冰拉着程二十走进肯德基店:“橙子,你不应该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你从小练,10多年不

是闹着玩的。”

程二十侧身问杨冰:“吃点什么?现在晚上10:00多了”

杨冰见劝不了生闷气:“我不吃。”

程二十看向店员:“麻烦一杯冰美式,两个葡式蛋挞,鸡米花一大份,吮指原味鸡一块。在这吃

谢谢”付款后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下,程二十想今天必须和杨冰说清楚这点事了。

程二十想了想措辞开口:“冰冰,咱这片书法界都知道我和苏老的关系,启蒙老师,关门徒弟,

师兄师姐们都多多少少受到影响,我一个学生更别说了,之前我老是参赛,高三突然不参加了,

那是因为我的名额直接被划掉了。”

杨冰认真的听着程二十讲那一段对于程二十来说是黑暗的日子。

程二十敲了敲桌面:“我不是没有抗争过,后来咱学校的书法老师找我谈过,谈完之后我就彻底

放弃了,这辈子不会写了。”

“冰冰你知道连坐吧?”杨冰点点头,程二十接着说“苏老头他冲冠一怒,不是为了一己私

欲,虽然代价不小但确实有效果,代价嘛,就是我们,我无所谓的,十几岁的年纪,未来道路千

万条,师兄师姐们就不太好了。”程二十突然笑了,是苦笑,是无奈的笑。

“说起来挺可笑的,书法大家门庭冷落,跳梁小丑高朋满座。苏老头将他们的丑事公之于众,他

们觉得丢了体面,断了财路。,有人找我约谈,有人恐吓我。我是支持苏老头的,他和师兄师姐

们想等我上大学再说,我与他讲,抓住好的时机不容易,我大不了不在这一行了。”

程二十停顿:“我去取餐。”

“尝尝这个鸡米花和蛋挞”程二十将餐盘放在杨冰面前。自己拿了冰美式。

“冰冰,我是懦弱的,如果继续走那条路,我可能会郁郁寡欢,就不能像现在一样,在这和你侃

侃而谈了。”程二十喝了一大口冰美式,笑了。

杨冰:“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过来的,但是看到你现在这么开心,我是真的为你感到高兴。那些

垃圾咱不搭理他们。他们会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天空好像下雨

我好想住你隔壁

傻站着你家楼下…”铃声响起,程二十掏出手机,妈妈来电。

“喂?妈妈有什么事吗?”

“橙子,都几点了,还在外面疯,你看看谁家的大姑娘这个点不回家。快滚回来。”

程二十看着挂了的电话,尴尬一笑:“我妈今天脾气大了点儿”

话还没说完杨冰也接起电话:“喂,妈妈”

杨妈妈:“杨冰,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和谁出去疯了?快回来。”

杨冰:“我和程二十在肯德基呢,哪疯了”

杨妈妈:“你俩都快给我回家,大姑娘家家的,11:30了,快回来。”

嘟~杨妈妈挂断电话。

俩人默契起身,打包剩下的食物,各回各家。

回到家后,杨冰躺在床上回想刚才程二十的话,很心疼她,一个16、7岁的孩子,被一群成年人

逼到怀疑自己,每天浑浑噩噩,到最后被迫放弃梦想。或许是苏老自私了,但是苏老勇于揭露行

业畸形的现状,在现如今人人自保的社会站出来说公道话又是值得敬佩的。

程二十也是勇敢的,以后一定要加倍对她好。

——————————————分割线——————————————————————

难得有个好天气,程二十起个大早,前几天师兄提醒她不要忘记去看看苏老头儿。

程二十骑上小电驴,篮筐里放着刚排队买的炸鸡,烧鹅,烤鸭三件套奔向苏老头家,

程二十直接骑车进院子,大喊:“师父~~你在家吗?”

闻声出来一老头儿,大光头,络腮胡,胡子花白,穿了一身太极服。老头儿声音洪亮:“呀,橙

子来了”一打眼看到篮筐里熟悉的包装袋,顿时笑的眼镜眯成一条缝“还带了烤鸭啊,快进屋,

你师母在厨房炖排骨呢。”说罢上前从篮筐里拿走三件套进屋。

程二十无语,哪有70多岁老头的样子,跟着进堂屋。

看着堂屋的变化,程二十惊讶:“师父,我这出去上学半年,这就改武行了?都供上大刀了!”

苏大江一副我徒弟怎么这么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师父能文能武是不是听起来很厉害?”

程二十捧场:“好厉害哦,我去师母那看看。”

午饭在师父家吃的,饭桌上,苏大江谈起自己的徒弟总结到:“就你孝顺啊,知道给我买烤鸭,

给你师母买烧鹅,还带着自己爱吃的炸鸡,你大师兄啊,这些东西一口都不让我吃。”

师母文婧反问:“你少吃一口了?”

苏大江自知理亏:“橙子啊,你看师傅瘦的,肚子都没了。”

文婧毫不留情面:“那是因为你臭了,没人请你吃饭搭理你了。”

苏大江脾气上来:“我不稀罕那群鸡鸣狗盗之辈搭理我。再者说了,我适合志同道合的人吃饭”

文婧:“你那群志同道合的人呢?”

程二十及时打岔:“哎呀,师母的排骨,挺肥啊,炖的又烂糊又入味啊,以后得和师母学做饭”

文婧满脸笑意:“好吃,橙子多吃点儿,橙子什么时候开学啊?”

程二十:“正月十九”

文婧心里盘算:“苏井然他们正月十八开学,你俩学校是挨着吧?”

苏大江否定:“对门,什么挨着。”

文婧:“到时候让那小子帮你搬行李。”

程二十:“不了不了,我可不敢用您孙子。我吃饱了,我回家了。”

说完就溜了。

转眼来的年底,大家辛苦了一年,终于休息几天,年夜饭吃的简单,火锅,主要原因是大年30上

午程爸爸还在工作,程妈妈与程二十商量后一拍即合,吃火锅,简单省事还方便,虽然在大年夜显

得寒酸了些。

程二十在除夕夜收到了好几份压岁钱,有程爸爸程妈妈的、程之言的、师父师母的,姥爷的,姑

姑姑父的、还有表哥田大牙的。

当然自己也随出去好几份,师兄的孩子、苏井然的,给苏井然就很肉疼,明明他比自己大两岁,

还要年年给他压岁钱,亏死了。开学就让他请吃饭,把钱吃回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