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选课和乌龙

小说: 不可堕落 作者: 一颗红壤柚子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5859 阅读进度:5/14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竟然选的体育课是排球”马雪躺在床上双脚勾住上铺横梁崩溃的喊道。

钱多多:“听说排球很容易挂,你自求多福吧。”

马雪:“死多多,你快给我呸呸呸,摸木头,我这刚选上,你就诅咒我。”

程二十一边在阳台晾衣服一边说:“咱鹤华学姐不是说乒乓很好过?为什么不选?”

马雪:“哎呀,我想选来着,点错了,现在退了没地方去了,就网球和排球有名额。”(哭泣)

钱多多:“选篮球啊,我就选的篮球。”

在床上捣鼓电脑的孔亭亭:“我就得羽毛球也很好,我打算去网购一副拍子。”

程二十:“哦?羽毛球?那你以后尽量避开周五下午去羽毛球馆打球。”

孔亭亭疑惑:“为什么呢?”

程二十:“你可以去试试,就是容易损兵折将。”

钱多多:“冉冉,白白你俩呢?”

张白戴耳机游戏中。

张冉摘下耳机:“我和二十一样,乒乓球。我姐是健美操。”

程二十进屋坐床边:“乒乓?白啊,不会是张梅老师的乒乓班吧。”

张冉:“对,我选的是每周五上午最后两节课。”

程二十:“那咱俩一个班。”

钱多多:“你们不知道吗?咱们班的体育课都是周五上午最后两节课。”

马雪从床上坐起来:“啊?那咱费半天劲选课。”

钱多多拍了一下手:“姐妹们,明天我们社团在东礼堂讲座,大家去捧个场吧!”

马雪应道:“有空我们就去,几点到几点啊?”

钱多多:“上午10:00-11:30”

张白边打游戏边说:“不去,没空,你参加的社团,我们凭什么去。”

钱多多手抓着上铺栏杆向下俯视:“哎呀,明天不是有在外面开公司的学姐来嘛,人少了不好

看,二十你就去吧,你明天不回家又没事。”

程二十尴尬笑笑:“不好意思啊,多多,上周报名了美容课,每周周六日上课,这周第一节课

就是明天一上午。”

钱多多:“你学这个干嘛,又没啥用,”(又看向马雪)“雪儿你可得帮帮我。”

马雪:“我和二十一样,报了美容班,还是我撺掇二十报的。”(呲牙)

“我也报了”张冉快速的说了一句。

钱多多有点恼:“你们一点都不支持我的工作,亭亭你呢?”

孔亭亭:“你确定我去?”

钱多多:“别了吧,没有二十,镇不住你,你问的问题正常人回答不的上来。”

局面一时有些尴尬,就在大家不知道说什么才能打破这个局面时。

程二十微信来了视频电话,定睛一看,田博!

程二十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拿着手机出宿舍接听。

田博:“干嘛去?着急忙慌的?”

程二十一边下楼一边说:“现在去学校东门那取个快递,然后去小食堂吃酸辣粉。”

田博:“胃看来是好了,都能吃酸辣粉了”

程二十反驳:“我吃微辣的。”

田博:“怎么着?上课2个多月了?是进学生会了?还是当班级干部了?”

程二十走出宿舍楼:“学生会,体育部。”

田博:“不应该啊?你不是不愿意掺和这些事嘛?怎么去趟学生会的浑水了?”

程二十:“我这,我不是为了学分嘛,什么都不参加会被训的。”

田博:“怎么不去社团?”

程二十:“进社团要缴纳20块钱团费,我又不参加社团活动,不值。”

田博:“20都舍不得了,呦呦呦,现在这么过日子啊。”

程二十尴尬一笑:“我妈这个月给我的生活费,我花的差不多了,手头有点紧巴。”

田博:“橙子啊,才10号,你就花的差不多了?舅妈给你不少钱吧?花钱干嘛了?”

程二十:“哪有?给的就是平均数,买了几件衣服,出去吃了点饭。”

田博:“吃饭?和谁出去吃饭啊?男朋友是吧?谈恋爱了!”

程二十:“谈什么恋爱,我可是放眼于星辰大海,不纠结于这点情情爱爱。

就是进学生会有不成文的规定,学长学姐攒局表面是迎新我们,实际是我们出钱吃吃喝喝,

今年我们部就招了6个人要请10多个学长学姐吃饭,选的地方档次不低,饭后学长学姐们又叫了

几个学长学姐去ktv了一圈,6个人平摊钱有点小多。”

田博:“你们挺会玩啊,都玩出花了。钱不够,哥救济救济你。”

“田博儿,你和哪个小丫头聊天呢?不会是军训的时候认识的吧?”战友方凯打趣到。

程二十不敢出声,打字问道:谁啊?咱要不以后再聊。

田博扭头:“别瞎说,我和我妹妹聊天呢,说话注意影响啊。”

田博对程二十说:“没事啊,别搭理他们,你接着说。”

程二十小声说:“我钱还够,我觉得那个副部长,我有点讨厌他,总是起哄,一直说乱七八糟

的‘肺腑之言’其实就是各种‘拍马屁’言论。

他还说大家吃,大家喝,学弟学妹们有钱,学弟学妹们会做人,以后混得开。”

田博:“喝点酒就上头了?你们部长很有派头嘛,你尽量私下别和他接触。”

程二十无所谓道:“接触啥啊,开会都不想去,你不知道前几天差点气死我(吧啦吧啦说出

查早操被学姐骂事件)。”

田博:“这样啊,以后你们有的是受委屈的地方。不想干了就不干了,每周4天早起挨冻,那几

个学分不挣也罢。”

程二十盯着屏幕,看到田博后面的人用手指了指说道:“王教官在你后面。”

田博回头问王猛:“有事?”

王猛(一脸严肃):“你先聊,一会和你说。”

程二十赶忙说:“先挂了吧,我看王教官挺着急的,我已经取完快递,到食堂了。”

田博:“行,吃点热乎的,啊,多穿点,别冻感冒了,拜拜。”

挂断视频电话。

王猛(戏谑):“刚才和你视频的女生我要是没记错是军训爱笑的那个吧?”

田博:“是啊,怎么了?”

王猛:“呦~还怎么了?兄弟,这就搞上了?”

田博:“王猛,这是我妹妹,什么就搞上了,别乱说话。”

王猛:“妹妹?挺会啊~”

田博(严肃):“擦,这是老子亲舅家的表妹,你他妈的想什么呢。脑子里的东西给我洗干净了

控一控。”

王猛:“真妹妹?”(质疑)

田博:“滚,你个二百五。”

王猛:“真妹妹啊?(震惊)有对象嘛?”

田博(愤怒):“给老子滚远点,瞅你现在这个13样。军训的时候就不想说你。”

王猛:“别生气,误会,误会。”

赵乾打趣道:“博哥,我刚才可听见咱妹妹说自己没谈恋爱啊,你看我合适吗?”

王猛毛遂自荐:“我也算一个,大学当了兵,女友变前任,都是光棍,你看,让咱妹妹挑挑?”

田博:“不看看自己的年纪,就好意思张嘴,都给老子滚。”

王猛揽住田博肩膀:“好兄弟,我给你洗一个星期衣服,你告诉我咱妹妹微信,我在军训的时候

就觉得这小姑娘有意思。”

田博挣开,从屋里出去。

王猛挠挠头:“他急了,我能害他妹妹嘛?肯定好好谈对象,疼她啊。”

战友们:“哦~是吗?怎么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 ̄ ̄ ̄ ̄ ̄ ̄ ̄ ̄ ̄ ̄ ̄ ̄ ̄ ̄ ̄ ̄分割线 ̄ ̄ ̄ ̄ ̄ ̄ ̄ ̄ ̄ ̄ ̄ ̄ ̄ ̄ ̄ ̄ ̄ ̄ ̄ ̄ ̄

程二十满脸甜甜的笑:“姐姐,麻辣拌酸甜口带一丢丢辣,打包带走啊。”

戴书臣:“刚才不是说吃酸辣粉?”

程二十猛回头:“哎?听着了?在这吃?”

戴书臣上前:“对,我和仙女来的,我吃砂锅,仙女在那边等酸辣粉,一起呗,别打包了。”

程二十点点头:“成。老板娘姐姐,麻烦不打包了,打包的一块钱给我加个卤蛋。”

老板娘:“行,没问题,还有什么要加的?”

程二十:“再来个香菇肉包子。”

戴书臣扭头瞅了一眼就餐区:“仙女找到位置了,你先端着饭过去吧。”

范可人站起身招招手:“来这儿,橙子来这儿,坐我对面。给你夹点酸辣粉”

程二十忙放好饭和快递坐下:“谢谢姐妹,你整点麻辣拌吧,买两份饭,给谁带的?”

范可人:“李尹,一会儿李尹她们训练完过来。抱着快递,买的啥啊?”

程二十摇摇头:“不知道,同学寄来的,一个盒子也不知道是啥。”

范可人:“一会吃完饭,去我们寝室拆,正好和你说点事。”

戴书臣端着饭过来挨着橙子坐下:“啥快递啊?一会去我们寝不?”

程二十一笑:“我这不去不行啊,你俩说的一样的话。”

“你们怎么10:30就下来吃饭了?平时不是12:30以后?”程二十拌着麻辣拌疑惑地问。

戴书臣:“钱多多呗,去我们寝让明天给她凑人数,我们隔壁寝她也去了,没几个人愿意,她烦

了,说都不配合她工作,室友一个个的都跑了,正闹呢。我们出来的时候看隔壁宿舍全员出动

了。”

范可人:“她还让我活动活动其他专业的同学去,我说,大周日的,人不见得愿意去,和我烦

了。”

程二十:“哦,我们寝室6个人,3个周日上美容课,一个打游戏,一个她自己不让去。”

范可人一脸严肃:“橙子,离她远点吧,这孩子别人拒绝她的要求,她接受不了。”

戴书臣紧跟着说:“她莫名其妙就烦了,我们还没说什么呢。”

李尹轻快的跑过来,嘴角扬起大大的笑脸:“亲们,我来了,谢谢仙女帮我买的饭。”

刚坐下李尹一边拆筷子一边问:“钱多多找你们了吗?”

“她还找你去了?”戴书臣一脸无语。

李尹边干饭边说:“我们训练手机不是放那个盒子里嘛,我没接到她电话,她找来,让我给她

找点人参加明天的一个讲座,说是有个创业成功的学姐过来分享经验。”

范可人:“你咋说的?”

李尹:“我实话实说呗,我说我们每个周六日上午都训练,去不了。她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程二十嚼着包子:“她和班委说说,让他们在班级群里动员不是更好。”

范可人:“橙子,她就是班委,心理委员。你和她一个寝室不知道啊?”

程二十:“是吗?她没说过,一直没在意这块。”

戴书臣:“选班委的时候没她啊。”

李尹:“这我知道,她毛遂自荐的,直接找导员的,其他班委是带班学长学姐选的,她是导员定

的。那时候我找导员签入队申请的时候,她正在导员那说这个事。”

范可人:“那她挺厉害的,咱导员多严苛啊,敢毛遂自荐,不是一般人。”

程二十笑着打岔:“姐妹,她本身就不是一般人,她和咱一样,是4班人。”

范可人:“李尹,吃完没?吃完回寝看橙子快递是啥。”

李尹:“我喝完这口面汤,(咕咚咕咚)走吧。”

范可人递上纸巾,李尹抹抹嘴。

“带暖壶了嘛?各位”程二十走出食堂门口问道。

“带了,三个人的我都拿下来了”戴书臣应声答到。

“热水房开门了,姐妹们我们拎着热水回去吧”程二十夹着快递朝向热水壶走。

“还有俩月就放寒假了,我都没觉得自己学了什么”11月了,气温比较低李尹跺了跺脚。

范可人:“咱刚开课1个半月,和高中真不一样了哈。”

戴书臣:“可不是嘛,老师一节课讲好几页,橙子睡觉流的哈喇子浸湿的页数都不如老师讲得

多。”

程二十反驳:“你是没睡,你在英语课上看小说笑出声,老师点你名扣分这事忘了?”

李尹:“行了,要到宿舍了,别闹了。仙女带钥匙了嘛?(范可人点点头),那你开门,我去看

看橙子他们寝。”

仙女努力开门,三人进屋。不一会儿,李尹回来。

李尹:“你们寝现在只有孔亭亭自己在吃饭,她说马雪和张冉张白去校园之家的食堂吃饭了,

钱多多不知道干啥去了。”

戴书臣:“先看橙子的快递吧,那么大的长盒子。”

chuachuachau撕开最外层的快递袋子

盒子上写着:大橙子你是不是傻。

打开一看,好家伙,好家伙,平铺的一丝空隙都没有,一看就是亲手织的围巾、一本书、一沓照

片、英语四级试卷、手套、袜子、一盒速溶咖啡还有很多零食。

最后是一封信。信件就一句话:

最大的礼物将于过两个月后到达。

———爱你的冰冰子。

范可人:“我咋没看明白这些礼物呢?这毫无逻辑啊。”

戴书臣翻弄着照片:“这照片,怎么没有一张你的?”

李尹:“冰冰是你同学啊?”

程二十:“艺术家的脑子,不是咱能想的。她想表达,俩月后她应该有一场比较重要的考试,快

递地址是外地,她现在应该在外地集训,过俩月考完试回来,她来学校找我。”

李尹:“霍,解读那么多信息。”

戴书臣:“她是学啥的?”

程二十:“学美术的,当初高考完,马不停蹄去旅游,第一志愿没填错过了,第二志愿没录上好

学校,就复读了。”

范可人感叹:“任性啊,她高三还能织围脖?”

戴书臣在快递里拿起一本《如何征服英俊少男》,姐妹,你同学可以啊,有点东西的。

程二十有点哭笑不得又有点尴尬。

“天空好像下雨

我好想住你隔壁

傻站着你家楼下…”

程二十掏出手机,屏幕显示冰冰子来电,扬了扬手机:“寄件人来电话了,我先借用你们阳台一

用。”

程二十:“喂(小声低语)”

杨冰语气欢快:“快递收到了吧?我满满的爱意你感受到了吗?”

程二十笑了一声,质问:“给我寄一本叫《如何征服英俊少男》的书?你怎么想的?”

杨冰:“哎呀,今年你不是满18周岁了嘛,大学生了,该懂一些谈恋爱技巧了,鉴于你没有任何

恋爱经验,特意赠与此书以供借鉴。”

程二十:“那四级卷子怎么回事?买就买吧,还是前年版本的。”

杨冰:“过期的便宜,有就不错了,还挑。”

程二十:“围巾你织的?你有那手艺吗?”

杨冰:“瞧不起谁啊?我心灵手巧,你要是再挑三捡四的嫌弃,(突然变脸)是不是想找死?”

程二十:“还有事吗?没事你接着画画,我挂了,在别人寝室呢。”

杨冰:“就这态度?再也不见。我先挂。”

嘟嘟嘟嘟…

程二十转身回屋子。

李尹坐床边吃着橘子:“你同学挺有意思啊。”

戴书臣:“说吧。”

程二十:“说啥?你们不问,我说什么。”

范可人一脸八卦:“在去食堂路上我看到你和田教官打视频,我好想听到那王教官的声了。”

程二十无奈:“仙女啊,你不仅眼睛好使,耳朵还灵,王教官就说了一句话你就听着了。”

戴书臣挤眉弄眼:“你怎么和王教官还聊上了?嗯?”

李尹一脸懵:“啥?啥时候?我错过了什么?橙子你和王教官谈对象了?”

程二十一把夺过李尹手里的橘子:“李尹,咋话从你这一过,直接换了一个意思呢?”

程二十:“我和我表哥打电话多正常!他在部队,有战友的声音多正常!”

范可人:“没说打电话不正常。别急啊。”

李尹又包开一个橘子:“我觉得你和王教官老般配了。”

范可人,戴书臣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程二十:“点什么头啊,哪就般配了,我俩一句话都没说过,到你这都处上对象了。

再说了我也不想找军人啊。”

李尹:“怎么的?你要是嫌他老,等我大三的时候去当兵,去部队给你介绍年轻的。”

程二十怒了:“仙女儿,尘尘,麻烦你俩把她嘴粘上,离了个大谱。

我要是和王教官谈恋爱,想想就惊悚。”

程二十忙起身:“我回寝室了,你们就是‘狗仔队’。谣言就是这么出来的。”

程二十左手拎起暖壶,右手抱着快递快速逃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