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进学生会为了那10分学分?

小说: 不可堕落 作者: 一颗红壤柚子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4178 阅读进度:4/14

中秋节过后,大家正式进入学习阶段。

第一件事便是分座位,程二十所在班级为了便于管理,他们有固定的教室,除了实验课和少数几

科选修课,其余课程一律在这个阶梯教室上课。

采取抓阄的办法。

程二十的同桌是范可人,人如其名,可爱,可人。用日语就是卡哇伊。萌的要人命,圆圆的小脸

波波头,戴着一副大框的黑色眼镜,瞬间暴击程二十的心。

程二十想,这才是软妹子啊,150左右的身高,整个人都散发着可爱,这是自己这辈子都达不到

的可爱,范可人可爱到爆表。

程二十满怀期待的和范可人说话。

程二十:“同学你好,我叫程二十,军训的时候我是54方队的。”

范可人笑得灿烂:“哎呀,我知道你。你是不是老被隔壁教官罚的那个?”(正宗唐山话)

声音让程二十一愣,而后尴尬抓抓手尴尬回复:“额…是,认识我?”

范可人:“认识,军训那节你天天和我们寝室戴书臣说话,还嘎嘎嘎笑。”

程二十震惊:“你,你不会是第一排那个,教官不让你挽裤腿脚,第二天拿胶带粘裤腿儿的

同学吧?”

范可人点点头:“是我,是我,我叫范可人,你可以叫我小仙女儿,别见外。”

程二十心想你可真不见外啊。

程二十:“早想认识你了,教官说咱俩是军训祸害,可惜我军训不戴眼镜,大家一换衣服,我谁

也不认识。”

范可人:“给你介绍一下:你右边这位是李尹。李尹右边,就是坐过道边上的是戴书臣,你认

识。你前面的是刘杰,她右边是苏提,我们5个是一个寝室的。

本来还有一个人,军训第一天走了的那个,也是我们寝室的。她回高中复读去了。”

程二十小声问:“你们咋扎堆这儿了?”

范可人突然小声:“你瞅见讲台的那个男班委了吗?”

程二十看讲台那站着好几个男生:“哪个?”

范可人:“就是戴帽子那个。”

程二十点点头:“哦哦哦,怎么了?”

范可人:“他和我们寝室刘杰是一对,从高中就谈了,俩人一起报考的咱学校。

座位就是我们自己内定的。”

程二十:“我也没抓阄(挠头)。”

范可人得意的说:“你这个位置,是我们特意给你留的。”

程二十:“麻烦了哈。”

程二十没想到这一坐,就再也没换过同桌,一直是这四个人,当然这是后话。

范可人:“没事,咱们情投意合啊!我们也有事想问你。”

程二十一愣:“啥事?”

范可人满脸八卦:“你是不是和田教官认识?”(李尹,戴书臣凑了过来)

程二十(谨慎):“大家不都认识吗?”

戴书臣:“你还不说?晚训字模方队,我看见过你和教官聊天。”

(一脸发现不可告人的秘密的样子)

范可人:“还私底下聊天了?”(惊讶)

李尹:“你俩是不是谈对象了?”(笃定的语气)

程二十:“就因为这?特意给我留的位置?”(有些恼)

李尹:“不是啊,我们看见你,就觉得合得来。”

程二十:“我坐别处也行。”说罢要起身

李尹和范可人两人一左一右拉住程二十胳膊。

范可人:“你没地方去了,军训那么熟了,怎么脱衣服就不认人呢?”李尹,戴书臣点头

程二十笑了:“什么脱衣服就不认人,两位靓女先放手。问啥说啥。”

李尹和范可人撒开手。三人围着程二十。

戴书臣:“你俩谈没谈对象”

程二十急忙否认:“怎么可能,他是我表哥,这可是□□。可别瞎说。”

戴书臣:“啥玩意你表哥?”(惊了个大讶)

李尹:“为啥你表哥来军训啊?”

范可人:“你啥表哥啊?”

程二十:“别一惊一乍的,小点声儿,注意影响,别让别人听见。”心虚摆摆手

得亏没上课乱哄哄的,不然程二十得当场社死。

程二十:“我回答,你们问,一次性问个够。我先回答你们,田博田教官确实是我表哥,我姑姑

家的表哥。”

李尹:“你还没回答,为啥你表哥来军训呢?”

程二十:“这我真不知道,我和你们一样,也是他到了才知道的。”

戴书臣:“你表哥为啥那爱刁难你?”

范可人:“哎呀,尘尘,罚她最多的是猥琐的王教官。”(挑眉)

戴书臣的出惊人推断:“所以,你和王教官是一对?”

程二十:“你啥脑回路啊?我又不认识他,总共来咱方队的就俩教官,一个王教官,一个刘营

长,你怎么不说我和刘营长是一对。”

戴书臣小声嘟囔:“刘营长不是太老了嘛…”

李尹:“那,你和谁一对儿?”

程二十:“什么一对儿两对儿的,单身。我的志向可是星辰大海。”

范可人:“田教官多大了?”

程二十:“24了吧?我不太确定。”

李尹:“那年轻?看着不像啊?”

范可人摸摸下巴:“晒得黑,面容沧桑显老。”

戴书臣:“你俩长得可不像啊。”

程二十:“哪不像啊?个子不像吗?长得多高大威猛。”

范可人:“田教官是挺高大威猛的,你顶多是壮硕。”

程二十:……

范可人:“听说你是本地的?

程二十眨眨眼:“啊~也不全是”

范可人一拍程二十大腿:“哎呦,李尹、尘尘,咱们抓到一个土著。这下好了。不愁没地方玩

了。”

程二十捂着被拍的大腿,出声回答:“事先声明,我是临市的,我也不怎么认识。”

老师进入教室。

程二十:“嘘!先别说了,到点了上课了。”

第一节课思政,仿佛回到高中被支配的日子,一节大课下来,灵魂出窍,摊在桌上不想动,盼着

放国庆。

第一节课,戴书臣找到了学校校历,研究了课程表,要上17周课,1月10-1月16考试周,1月16

号考完试就放寒假。

不得不说啊,我们戴同学真是有准备的孩子。

周五晚自习,班委通知周六早上10:00去西报告厅听讲座,大家不要忘记,不去扣学分。

又一波吐槽,我们这个时间点啊,真的是很紧凑,和高中没什么区别。

早晨:6:30起床;6:40-7:00早操跑步;7:00-7:30早饭

上午下午按课程表正常上课。

晚间:18:50预备铃;19:00-19:30新闻联播;19:30-21:00晚自习。

晚上22:30熄灯。

晚上11:30,程二十望灯兴叹,这大学上的,多多少少不太得劲了。

洗脚水还没倒,水房的人潮刚刚散去,四个宿舍共用一个水房,一个厕所间,隔壁的学姐们还时

不时也来征用。

三个水龙头30来个人轮着用,怪不得那么多人跑路回家复读。

收拾妥当,躺在床上,一会儿看着小小的摇头扇,一会儿盯着在蚊帐外挤破脑袋要往里钻的蚊

子,程二十想既来之则安之便迷迷糊糊睡着了。

新生的到来,肯定要杂七杂八的社团纳新,学生会纳新,竞选干部之类的。

程二十不想参加社团,到是加入了系学生会的体育部。

缘由嘛,一是想锻炼一下增强体质,二嘛,每个学生朴实无华的愿望,加个几分学分,不至于期

末学分太难看。

但是程二十没成想,体育部每天大清早查早操竟然是一人守一段路,她以为是抽查,结果是大清

早来站岗,早上6:10就得到跑操集合处等待跑操班级到来,抽查人数。

然后到自己站岗的地点,挨个看每个跑操班级跑的是不是整齐,有没有交头接耳,有没有玩手

机,有没有戴着耳机听歌的。

实际人数和班级报上来的人数是否相符,不相符,那缺少的人员是否有假条,管的比古代管家婆

子管的都多,事无巨细,还得是不是忍受同学的白眼。

还会被某些“权势”大的学生干部背后算账。

真是应了导员的那句话:学生会就是“官僚主义”盛行的地方,学习学不明白,搞官僚主义那一

套搞的那真是炉火纯青。

程二十一直处于脱离状态,她不是很喜欢和这种事这种人打交道。

但是她也没想到有一天事会找上她,入冬的某一天,按例跑早操,在前一天学生会的郁老师给体

育部人员开了一个小会再三强调说:没这么冷,除特殊情况,学生跑操不许戴帽子,耳罩。(怕

有学生戴耳机)

即使体育部成员说:老师,这天气确实挺冷的,酌情考虑戴着是不是也可以。

遭到老师怒骂: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别随便插话。

又“耳提面命”一番,当然中间夹杂着国粹。

程二十想起第一次见郁老师,是最后一次面试,和郁老师交谈的挺愉快的,两人还说起家乡话,

怎么再一次见面就急赤白脸了呢?

果不其然,第二天有人跑操戴帽子了。

程二十搭档在队伍经过时喊了一句:“新规定不让戴帽子啊。”

一句话,炸出一位学姐,学姐从班级队伍出来,

指着程二十搭档鼻子破口大骂:“你来干什么的?你们部长就这么教育你们和学长学姐这样说话

的?”

搭档:“学姐,不好意思,刚开会新规定不让跑操的时候戴帽子。”

学姐:“你算什么东西?谁和你说的?你们部长?”

说着便要动手。学姐班级的领队体委忙上来拦着。

嘴里说着:“你们招她干嘛。”

学姐继续疯狂输得出:“你一条狗在这叫唤?我就戴了?有能耐去找老郁告状。”

程二十本不想搭理,但这种事就是越计较后果越不尽如人意,可是学姐骂人太难听。

程二十:“姐,你先别生气,刚才我们语气态度可能不太好,消消气,咱后面还有班级跑步,咱

一会再说。”

后面堵着的班级领队体委纷纷上来劝,虽然看热闹的占大多数,但好歹是糊弄过去了。

搭档很委屈,莫名挨一顿骂,流着眼泪坚持着。

程二十突然觉得很荒谬,自己也预料到结果。

她安慰搭档:“别哭了,一会和部长说一说这个事,看她怎么解决。”

搭档鼻子发囊,浑身颤抖得很:“昨天就说不让戴帽子不行,今天碰到茬子了吧,昨天挨了一顿

骂。今天一大清早又挨骂,咱俩站风口上,冻得哆哆嗦嗦还必须穿校服,外面不让套棉服,有这

样的规定吗?不干了,大不了我回家复读。”

程二十:“姐妹11月了,回去复读,你赶不上进度了。先擦擦擦鼻涕吧”(递过纸巾)。

事后,正如程二十所想,部长和那位学姐私下没解决成功,去老师面前评理。

老师矢口否认说自己从来没说过跑操不让戴帽子,并表明大冷的天冻感冒了可不好。

对于学姐把学妹硬生生骂哭,也美化成同学之间的小摩擦。

对于程二十搭档要退出体育部,遭到老师拒绝,并在私下言语教育一番。

老师估计也没想到学妹会被学姐联合其他学姐以及她身边认识的同学排挤了一年多,直到学姐大

四出去实习才算结束。

程二十也从中知道了这位戴帽子学姐的来历,系学生会主席,班里的书记,年年得奖学金,老师

面前的红人。

程二十想,你看吧走到哪都是人情世故。令程二十想不到的是,这位学姐对她的印象还挺不错,

这上哪说理去。

每天都有小摩擦小故事发生,但程二十更多的是不在意,她盼着周六日可以睡个懒觉。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