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之间的距离

小说: 贝特战略 作者: 琉巧孙 更新时间:2022-05-08 字数:2684 阅读进度:5/16

贝特与其他战略部的成员一起出发回鸣海城,而绯木则留在风刺城等候消息。这也是元朗的主意,他认为上级不会为难战略部的成员,可是对待绯木却不同。他们已经为绯木想好了留在风刺城的理由,然后让其他成员回去接受惩罚,这或许可以让上级放过绯木。

绯木用元朗的细胞培植出一只手臂让贝特带回去交给上级,说元朗是在战斗中被颠尾杀了。经过基因鉴定后上级就会解除任务让贝特恢复日常生活,并在听取汇报中得知任务其实是给战略部的一项考验。幸好战况直播在战斗中掉了线,没有拍到元朗的样貌和贝特发疯的证据,否则就难以交代了。

对于擅自外出的成员则将他们禁足三个月。虽然他们违反纪律,但上级看在此次的收获不错就轻罚。这次的行动不止让鸣海见识到颠尾团结的可能性和破坏能力,也让居民更加支持基因改造计划和推广机械化以取代所有具危险性的职业。这次的行动也让成员获得了宝贵的实战经验,一举两得,所以上级才放过绯木,让他继续留在风刺城代表官方在那里设立研究中心。

事情告一个段落后,贝特向上级申请离开战略部到外面的世界探索和收集资料,以防再次出现状况,威胁到光影的生存。申请已经获得批准。

“我又来告别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请保重”,贝特紧紧抱住尚枝。“三兰要我向妳说声对不起,没有管好元朗,让他麻烦大家了”

“其实是我麻烦她才对,是我将元朗送去风刺城交给她照顾的。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可是却不喜欢鸣海城的生活方式,所以独自去了风刺创业。我要是有她一半的勇气就好了“

”妳救元朗的勇气可是他一辈子忘不了的。有机会妳一定要来看我们“

“好好照顾自己,也帮我照顾元朗”,尚枝没有将元朗的秘密告诉贝特,因为她也不能确定是否会发生,所以不告诉贝特免得让她担心,而且这事也应该由元朗自己说,“如果元朗对妳不好就回来,记住了“

“我怎么可能会忘记“

”我真糊涂,要让妳忘记几乎是不可能,不过有些事情该忘掉的就不要记住它“

****************************

贝特回到风刺城时,元朗已经离开了。贝特对他感到很失望,以为他会等她回来,以为自己的感觉是对的。

三兰将一封信交给贝特,然后埋怨元朗这个混蛋只留下一封信就逃走,让她独自快要忙死了,还吩咐贝特读完就把信烧了。贝特没有拆开信封,将信收入袋子,向三兰告别后就离去。

她骑着电车来到与元朗初次见面的森林,这里搭了一间小房子。她知道元朗就在里面,走到门口却不敢进去。

“进来吧”,听到元朗的声音后让贝特松了一口气。她把门打开。

“又回到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了”

“是第二次见面的地方,妳忘了窗口外面的那一次,还被妳整,没想到竟然会用这么简单原始的手法”,元朗好想回到那个时候。

“因为原始才会让你想不到,谁叫你有偷窥的怪癖”,贝特从刚才就一直瞪着元朗,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从她打开门见到元朗的那一刻,就发现他已经瞎了。

“那不是很扫兴吗?组织首领变得如此可怜。我最讨厌丢面子了”,元朗笑道。

“为什么不留在城里好让大家照顾你?三兰和绯木怎么说?他们知道你的情况吗?”

“这里不会被上级发现,而且我喜欢安静。三兰已经帮我安排好起居饮食,不用担心。”

“他们都不肯告诉我你在这里,要不是你身上的追踪器,我。。。“

“妳看,我连这么重要的事都忘了,帮我把它取出来吧”

“不要,我只能靠这个跟着你”

“我不会再偷跑了。妳没有看我写给妳的信吗?“

“没看,我要你亲口对我说”,当三兰交给她的时候,贝特的心都已落地,根本不敢看信件的内容。但是看到元朗之后,更害怕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我的寿命将尽。这是失败品的命运,短暂的生命。真的很羡慕你们可以多看看这个世界。当初如果不成立组织,把时间用在其他方面的话,或许。。。“,元朗没有接着说下去,因为没有组织他就不会遇见贝特。所以他不后悔这么做,”我已经看不见东西,接着就是听不见声音,然后就瘫痪在床,什么都没有了”

“你还有我,在身边照顾你”

“换成是妳,会将我约束在身边,让我看到妳憔悴退化的模样吗?”

贝特摇头哀叹,无话可说。她明白元朗希望保留最后的尊严,所以也不强求他让自己留下来。

“妳走吧”

元朗一直不放弃希望,或许有一天绯木会找到治疗他的方法。可是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贝特离去后,元朗心想,“如果有来生的话,或许。。。”

***************************

贝特再也没有出现在元朗的面前,不过元朗知道她一直在附近守护着他。贝特知道元朗不愿让她看到自己退化无能的模样所以将她推开,保持距离。但是贝特不知道元朗其实更不愿意留给她一个空虚寂寞的往后,所以做此了断,那么贝特就不会为了他而伤心难过。可是贝特对感情的执着是他没有想到的。不过,换成是元朗,他也会用自己的方式陪伴着贝特。

有一天,贝特收到元朗过世的消息。她没有流泪,因为她知道这对元朗来说是一种解脱。

贝特一直站在屋外,四周非常安静,以后再也不会从屋内传出咳嗽不止或是偷偷哭泣的声音了。

回到风刺城,贝特便立刻去找绯木帮她抹掉一切跟元朗有关的记忆。

“如果妳后悔了找我算账怎么办?”,仔细想想,绯木觉得自己的话糊涂,都忘了怎么可能找他算账?“除非妳有很好的理由“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不过当我得不到他,不能和他在一起时,心里很难过。我不要记住他,因为一辈子太长了”,这些话贝特并没说出口。绯木看见她欲哭无泪的样子便已心软,答应帮她。

当贝特醒过来时,她已经忘了这一切。

***************************

一百年后,鸣海城的发展突飞猛进,更显繁华先进,而风刺城也紧跟在后,成了鸣海最大的矿石制作中心,其中也包括研发与提炼各种合成材料,能够用在建筑物和武器装备等方面。绯木依旧在风刺城管理当地的研究中心,并且研发了治疗老化衰退的迹象,那是他曾经受一位朋友所托而投入一生精力的伟大贡献。他将此医疗项目称为‘朗愿’。

尚枝现已是高级管理成员之一,负责监管鸣海城里的研究事项。尚枝上任后便改善基因改造孩童的养育计划,将孩童送到外面居住,学习融入社会。她也设立了一个辅助中心,帮助残疾光影接受朗愿计划,改造细胞,重获新生。

她后来极力推荐贝特接过这个位置,不过被她拒绝了。贝特已另有打算。自从五十年前第一次与索拉星取得联系以后,鸣海城就强调发展宇航系统,希望早日接触外星生物。

接下来的几十年,贝特一直往这方面发展,志在参与第一接触的任务。现在她已成了航星集团的领袖,并准备带领使团前往索拉星。